《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58章 李书记的诚意(下)

“还是……不好,”陈区长想一想之后,又摇一摇头,这次他却不是说什么大局感——陈某人本来就是小集体主义很强的主儿,“地北人扣车,是想弄点罚款,但是以你的意思,是要搞运转中心,人心是杆秤,这名声坏了,别人还认这个中心吗?”

“咱只拖延两天货物,不会罚款,”葛宝玲却是想得很周全,“关键咱这个运转中心根本没有名气,就是借此宣传……炒作一下,有了名气,自然就有了收益。”

这个事儿怎么听……怎么有点邪行,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却是又想不出她说的有哪里不对,真要说的话,他只是很单纯地讨厌这种仗着职能吃拿卡要的行为,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真要这么搞,还需要不少配套的车辆吧?”他随口问一句。

“名声出去了,车辆就有了,”葛宝玲信心满满地回答,然后她又微微一笑,“其实没有您点头,这个项目我是不敢惦记的,搞这个,会面临很多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陈太忠沉吟好一阵,才轻叹一口气,“可惜只是汽运,要是能加上航运,那就值得干一票了。”

“只要中转站做大了,也可以做航运,”葛宝玲倒是真敢惦记。

“咱们的车出去以后,被地北或者海角的卡子拦住怎么办?”陈太忠终于认真地考虑这个可行性,若是在他执政的五年中,北崇有了自己的飞机场,那真的值得骄傲。

“那就做工作,其实出点费用也就过去了,那边只是交警,咱们这边可是政府,”葛宝玲轻描淡写地回答,然后又冷冷一哼,“要是真不识趣的话,它敢拦咱一天,咱拦它十天,大不了拼个头破血流……只要您愿意支持,这些不算什么。”

“有利于北崇的,我都愿意支持,”陈区长很痛快地表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事情哪里有什么不对,然后他恍然大悟,“我好像还没有同意这个投资吧?”

“我觉得这个投资是必要的,”葛宝玲并不为他的态度所左右,而是振振有词地回答,“北崇想要发展,必须要走出去引进来,连货运的出入都保证不了,谈何发展?”

“那行,我再了解一下情况,没问题就拨你两千万,”陈太忠真要做决定,也是非常痛快的,并不瞻前顾后,“一年之内,你把货运中转中心搞出个名堂来,搞不出来……你得给我个交待。”

“我一个人就搞不出来,”葛宝玲不愧敢说话的女干部,她很明确地表示,“我需要您的支持,政府方面的大力支持……地北和海角肯定要找咱北崇麻烦的,您跟那俩省关系好。”

一年之后,地北和海角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呢,陈太忠听得又有点想苦笑,腾行健和郑文彬只是现任的省委书记,几个月之后大会召开,谁知道会是怎样。

“反正这件事情交给你了,”陈区长淡淡地表示,“钱给你了,我只问成败不问经过。”

“没您的支持,我一个人不行,”葛宝玲还真是认定陈区长了。

“资金的支持,就是最大的支持,你还要什么?”陈太忠眼睛一瞪,“宝玲区长,人要知足……回头给我拿个详细的投资方案出来。”

这助手和下面人一样,都是不能惯的,陈区长心里当然清楚,只要自家人占理,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他必然会站出来支持,但是这个时候,他却不能许诺,以免培养出某些惰性。

葛宝玲离开后不久,白凤鸣又来了,他是惦记着有这一笔钱,城建工程就可以先实施一部分了,至不济也要跟领导吹一吹风。

“这笔钱是求回报的,”陈太忠无可奈何地表示,“用在城建上,回报率太低,凤鸣你最好还是找两个工业项目,让钱生钱。”

“城建起不来,不能很好地带动起商业,适当的投资还是有必要的,”白区长现在跟陈区长也很惯熟了,不怕说一点自己的看法,“工业项目我倒是又筛选出几个,不过都是些小企业,现在的北崇再上大企业,没有特别合适的项目。”

“再找一找,肯定还是有项目的,”陈太忠皱着眉头,轻声叹口气,“我也想搞城建,但是这不现实……李强还想借钱,把中心广场项目做完。”

“什么?”白凤鸣听得就是脸色一变,他沉默一阵之后,感触颇深地叹口气,“那这么说来,这个城建暂时是无法动的了。”

他很清楚陈区长的逻辑,阳州市的中心广场停工是人所共知,市里是烂摊子,北崇反倒开始搞城建,这种情况下,要是李书记没借钱也就算了,既然开口借钱,不答应的话,就太打市里的脸了——所以城建只能缓动。

“还是靠区里将来赚来的钱搞城建吧,”陈太忠摇摇头,又无奈地撇一撇嘴,“要不然难免又有人歪嘴,说我寅吃卯粮,透支北崇将来的利益搞建设。”

“谁这么无聊?”白凤鸣一听这话,脸就沉了下来,真要拿博睿的钱搞建设,还确实存在这个问题,毕竟这是借款不是拨款,将来是要还的,陈区长花钱花得爽了,留下一屁股债给继任者,难免要被人歪嘴。

但是白区长认为,这个事情也不能简单地这么看,只有城市建设好了,才能更好更快地发展,这里面产生的间接效益,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说得清楚的——比如说,北崇若能把旧城墙建起来,配合上武水的旅游区,收益肯定会增加不少。

“总有人很无聊,”陈区长轻描淡写地说一句,他很怀疑这个谣言是黎珏散布的,现在整个北崇,跟他不对眼的也只有这个政协主席了。

谣言很可恶,不过这个谣言也提醒了他一点,来的时候,陈某人可是大言不惭地说过,他不一定要认前任的糊涂账,走的时候,也不会留下任何的亏空。

倒是今天白凤鸣说没有太合适的项目了,陈区长又想起刚才葛宝玲说的话,禁不住就问一句,“老白,我觉得,下一步该考虑重点发展商业和服务业了,你认为呢?”

“这个早晚是要搞的,北崇在制造业上空白太多,要一步一步地建设,这个期间要加强商业和服务业的建设,”白凤鸣点点头,认可区长的说法,“三省交界处的优势,能利用起来的话,潜力还是很大的。”

三省交界的优势,这是第二个人提了,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看来真要重视这一块了,不过想到葛宝玲要用的手段,他又禁不住暗暗地苦笑,想做点事,一定要用非常手段吗?

两人正在聊着,徐瑞麟也来了,他也盯上了区里省出来的这点钱,不过徐区长的想法是,区里跟信用社合作,搞个助农基金,帮助农民小额贷款——大学生返乡创业贷款的资金,也可以走这个渠道。

三人随意地聊了一阵,又有门铃响起,陈区长接起来一听,赶忙迎了出去,“李书记您怎么来了?这大雨天的。”

合着李强赶到了,他的奥迪车静静地停对面,李书记打着一把伞站在门口,他看一眼院子里的两个副区长,若有所思地发话,“我肯定要快点来,来得慢了就又没钱了。”

“李书记您这话说得……”陈太忠赶紧走上前,笑眯眯地接过雨伞,“市里的钱,您不能跟我这个小县区张嘴啊。”

“今天来,就是特意跟你说这个事儿的,”李强又淡淡地扫一眼那两位区长,不动声色地发话,“你的小日子过得太滋润了,一枝独放不是春啊。”

这一眼看过来,白凤鸣和徐瑞麟心里明白,只能站起身告辞,看他俩离开之后,李书记才笑着发问,“这俩也是来谈钱的吧?”

“哈,他俩跟我谈钱,这很正常啊,”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潜台词不言自明:李书记你来跟我谈钱,这就不太正常了。

“中心广场这个工程,马上就要动了,”李强只当没听出他的意思了,自顾自地发话,“两个字,缺钱,太忠你要帮忙。”

“我说了,可以介绍博睿的人给市里,”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他必须要把底线坚持住了,“只要有足够的诚意,想贷款还是很容易的。”

“今天我来找你,就是咨询一下,何为足够的诚意,”李强正襟危坐,顺便拿起桌上的烟点一根,“对付这些投资公司,你经验多。”

“这很简单啊,有抵押就好谈贷款,”陈太忠笑着回答。

我当然知道,有抵押才会有贷款,李强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以你看,用市财政担保怎么样?”

“这没有任何的意义,也体现不出诚意来,”陈太忠摇摇头,“阳州现在能拿出的硬通货,只有土地,用这个抵押还差不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