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57章 李书记的诚意(上)

陈太忠还真是有点苦恼,中午才确定手头空出几个亿,却就接到了李强的电话,李书记跟他聊两句之后,就问一句,“太忠,既然你手里宽松一些了,能不能借给市里一个亿?”

这样的话,搁在俩月前,李书记绝对张不开嘴,但是现在李陈联手对付陈正奎,已经是很明朗的格局了,而且李书记已经出了两次手,他觉得现在提这个要求,不算很过分。

陈太忠也有点没辙,不管怎么说,在他殴打陈市长,并且阻止明信区上电镀厂一事上,李强给了他一定程度的支持。

这两件事他占理,起码部分占理,也不怕官司打到更高的级别去,但这并不意味着李强的支持是可有可无的,恰恰相反,能将事态的发展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这样的支持很珍贵,而且他拥有了自己的政治盟友。

官场里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陈区长非常清楚这一点,自己若是再用以前的态度对待李书记的话,这盟友的关系就有点危险了,态度也不够端正。

所以他只是奇怪地问一句,“什么项目,居然要用到一个亿?”

尼玛,你这叫什么话?李书记听得真有点恼火,你小小的一个北崇区,过亿的项目都好几个了,我堂堂的地级市,就不能有个过亿的项目?什么叫“居然要”?

不过恼火归恼火,该解释的他还是要解释,说不得他叹一口气,“别提了,就是市中心广场的规划,搞到一半没钱了。”

说起市中心广场的规划,这还真是李强的捶心之痛,在他任市长的时候,想搞一个形象工程,同时也是为阳州市民谋点福利,就想着把市中心广场好好地规划一番——阳州市还没有一个相对现代的广场。

这个广场的改建,涉及到了拆迁、回迁、广场公园和街道装饰,需要的资金量达到了两个亿,建成以后能回笼资金一点二亿元,也就是说相当于市政府投资了八千万,这点钱不算多,如果能利用好临街门面的出售和出租,三到四年内,可以收回全部的投资。

然而还是那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李强觉得自己的规划不错,王宁沪却认为,这纯粹是花架子,彻底的形象工程,有这笔钱,还不如把火车站门口的站前广场修一下。

站前广场也实在是太乱了,体现在城建方面,是地方狭小、私搭乱建的违建多,垃圾遍地污水横流;体现在治保方面,则是违法犯罪现象猖獗,出租车宰客、换假钱、仙人跳和碰瓷的现象,比比皆是。

所以王宁沪认为,就算整顿也该先整顿站前广场,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到最后就是相互支持对方,其实是自行其是——你干你的,我干我的。

站前广场的面积要小一点,而且没有公园这种公益设施,周遭又全是政府的地,征地不存在太多麻烦,更重要的是这里的门面房真的好卖,所以王书记用一年半时间,完成了站前广场的改造。

而李市长就悲催了,广场附近本来就是市中心,相比站前广场,这里的热闹程度或者要略略差一点,但绝对是阳州的黄金地段,开发成本极高,还有这样那样的扯皮事情,干了两年也没全拆完,人累得要吐血,钱也没钱了。

李强还不服气,想咬牙撑下去,但是眼瞅着他就快到点儿了,连市政府的人都没了心气儿,于是自去年年底,这个项目就彻底地停了,成为了一个典型的烂尾工程。

但是谁也没想到,都说李市长要走了,到最后却是李市长成了李书记。

李强的业务能力一般,在官场里的口碑也没有多好,但是他也是要面子的,也是确实想做点事的,出任市党委书记之后,他最想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完善了这个工程。

陈太忠对这个著名的烂尾工程,也略知一二,更知道不少人说,李市长在工程里受益匪浅,如若不是对关系户太过照顾,浪费了大量的民脂民膏,这个工程也许在去年就能完工。

这个说法可信吗?这真是不好说,首先逻辑上是成立的,其次,李强的一些关系户四处插手政府工程,也有太多的例子——陈太忠来北崇之后停掉的那些工程款里,就有不少人跟李强有这样那样的关系。

但是要说李强确实是为了再捞一点,才张嘴借钱,陈区长又觉得有点不像,关于这个广场改造的八卦,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老李会以为我没听说过吗?

身为堂堂的市党委书记,在接下来五年的任期里,天天要面对改造到一半丢弃在那里的广场,真的可以无动于衷吗?

李强以前贪了不少,或许是真的,但是眼下将该工程完工的意愿,应该更可信。

然而,年轻的区长虽然分析出了这些,可这并不代表,他会答应借钱给李强,区里借钱给市里,这不是肉包子打狗吗?

于是他干笑一声,“这个项目,我也有所耳闻,市里想借钱的话,我会帮着给博睿公司牵一下线,具体怎么操作,还是李书记您跟他们谈吧。”

“唉,”李强听得就是长叹一声,关于中心广场的八卦,他听到的版本比任何人都多,不过他也只能听一听,实在没办法解释。

李市长的关系户在里面赚钱了吗?确实是赚了,但是大头都让各种更高级别的关系户赚走了——如若不然,他怎么能从上面要下那么多钱来?想得到,必须要有付出,这种利益分配关系,并不是他能左右得了的。

而李强在这个项目里,基本上没落下多少好处,他本来就不是阳州人,仅仅是为官一任,也没想着让自己的亲朋故旧在这里扎根,那么,他想赚也赚不了多少。

然而这个苦衷,他也没办法跟人解释,于是苦笑着发问,“太忠,你觉得以阳州的条件,跟外面谈融资,好谈吗?”

“那就不是我考虑的事情了,”听到这话,陈太忠再也顾不得对方的面子了,断然出口拒绝,“我能帮市里引见私人关系,已经很有诚心了,北崇的钱,自己还不够用呢。”

他帮着阳州引见博睿公司,那是市里跟港资借款,还不上的话要考虑后果,市里跟北崇借钱——哪怕是转借的博睿的钱,到最后还不上,挨板子的是北崇,在这一点上,他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李强默然,良久之后,他才缓缓发话,“太忠,我是想让你帮市里出个点子,跟这些人打交道,是你擅长的。”

这话听起来很诚恳,市长不但恭维了一下小区长,而且阳州也确实没啥吸引人投资的地方,但是小区长不这么看,哥们儿的建议,有可能成为背书,这种事情不能随便沾手。

所以他干笑一声,“这个我也真的不是很擅长,市里领导的智慧,肯定比我这小年轻要强很多,只说引见的话,我可以帮忙……嗯,有人敲门,您先忙着。”

他不管不顾地压了电话,李强却是在那边发起呆来:你小子还真是没大没小,到底你是领导,还是我是领导?听你说话这态度,简直就是跟同级别的干部在沟通。

可再想一想,就连李书记也不得不承认,只从经济角度上讲,陈太忠确实具备跟他平起平坐的资格,如此说话正是有底气的表现,不过——你小子能稍微尊敬领导一点吗?

陈区长才挂了电话,就见到葛区长进门,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是为什么而来的,“货物集散中心……这个有意义吗?”

“长远来看,是很有意义的,”葛宝玲硬着头皮回答,其实她更想谈道路建设,但是区内的道路建设,没有什么直接的回报,价值都体现在间接的社会效益上了,倒是这个货物集散中心,可以适当地收取一些费用。

而马上到来的这十个亿的资金,不但是借款,还是求回报的,所以她只能拿出这个项目来做试探,“在这个交界地,货物运转可以集中配送,这方面,咱们的优势是得天独厚的。”

“我觉得不容易,”陈太忠寻思半天之后,终于是缓缓地摇头,“客运咱肯定不能揽,货运的话,零担车都是点对点的,人家凭什么来咱们这里集中配送?”

“它不愿意配送,咱们可以上路查啊,”葛宝玲冷冷地丢出这么一句来,她虽然是女人,这话说得也是杀气腾腾,“查几天以后再放行,咱也不乱罚款……只要他们觉得自己耽误得起,那也无所谓。”

“这个……不好吧?”陈太忠心里,其实有一点心动了,旁人都能借着职能吃拿卡要,哥们儿这北崇位于三省交界,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也不算啥,不过他总觉得自己这么搞,有点……有点不太合适。

“地北已经在这么搞了,咱阳州人都过去打十几场架了,”葛宝玲却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北崇本来就穷得叮当乱响,现在别人开了坏头,跟个风算多大点事?

她不无自豪地发话,“所以他们现在敢扣别人的车,绝对不敢扣阳州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