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56章 节省不得(下)

“被伤害的小孩子多了,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汤丽萍不以为然地回答,这就是家庭出身不同,导致的理念不同,“丽质姐,我觉得你的同情心有点泛滥,要不是遇上太忠哥,我还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惨,而我一直在努力,没有辜负了老天给我的机会。”

“可是……他们真的很可怜,”姜丽质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辩解,事实上,她性格虽然怪癖,但却是个很善良的人,“太忠,我的想法不对吗?”

“下雨了,”陈太忠微微一笑,也不对她俩的争论做出什么评价,心里却是暗暗感慨一下:果然,情种只生在大富之家。

天上又开始飘起绵绵密密的小雨,陈区长带着她俩走进一间小店,买了两把雨伞,三个人就在北崇的街头信步走着。

五月初的阳州,已经是满街的浓绿,在这样的小雨中漫步,真的令人心旷神怡,走不多远,姜丽质发现一棵桑树上满是桑葚,就要过去摘下来吃。

桑树长在一个农家的院子,陈太忠过去敲开门说明来意,开门的女人有点不高兴,说现在果子还没全熟,倒是男人认出了陈区长,说自家这点东西,小孩子们祸害得不少,掉地上也就烂了,陈区长你随便用。

完全变紫的桑葚真的不多,不过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个木头的人字梯来,两个女孩在叶子里找熟透的桑葚,边摘边吃,搞得嘴上手上都是一片青紫。

玩闹了一个小时左右,两人下了梯子,摘了差不多有一海碗的桑葚,头上身上也都是湿漉漉的,却是非常开心,陈区长不管男人的推辞,留下两百块钱,带着她俩离开了——偷得浮生半日闲,应该便是如此吧?

然后三人又回到陈太忠的院子,把身上的衣物烘烤一下,这就到了十一点,于是又走到北崇宾馆,找个包间坐下,没过多久,就进来十来号人,跟区长打招呼。

廖大宝的大婚仪式就定在了这里,虽然小廖和扈云娟都是市里人,可廖主任现在的发展根基,就是北崇区,他原本还想定市里的酒店,但是现在看来,定在区里比较好。

至于市里的亲戚朋友同学怎么说,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可以在市里摆酒,但是万一别人认为他不能扎根北崇,那岂不是很没有意思?

陈区长是随便选了一个包间,但是他往里面一坐,这包间的意义就不同了,不少人进来打招呼,像白凤鸣、徐瑞麟之类的,不想跟外面的小家伙多说什么,索性直接就在包间里坐下了,这一桌就是我们区政府领导的了。

至于说陈区长身边的两个女孩不是区政府的,那也没人多计较,闹哄哄地说着杂话,像白凤鸣就笑着说一句,“这雨不大也绝对不小,看来小廖这个媳妇,也是不好伺候。”

按北崇的说法,大婚这一天,下雨就意味着以后是媳妇管家,雨越大,媳妇越厉害。

不过这个话题,引起了徐瑞麟的忧心,“小贾村那边,不好过啊。”

“昨天才送过去蚊帐和蚊香,”门口响起一个女声,却是葛宝玲来了,她一边进门一边接话,“钱又不够了,马书记答应的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下来。”

“你没有去问一问?”陈区长一听这话,眉头就是微微的一皱,他最烦的就是去市里要钱,现在的北崇发展得红红火火,却是跟市里的拨款没什么关系。

而且北崇跟市财政的关系,那也是不消说的——得罪了政府一把手不说,连财政局局长的夫人和司机,也得罪了个死又死。

但是这一块,终究是绕不过去的,陈区长就打算让副区长们先出面,陈某人不出面则已,出面就是大杀器,还是谨慎点用为好。

“问了,省财政还没拨下来,”葛宝玲微微皱一皱眉,市财政或者民政那里,她能跑一跑,省里的还真是有点够不着。

“那就再等一等,”陈区长不动声色地说一句,然后他眉毛一扬,就站起身笑着发话,“哈,没想到居然刘总也来了。”

来的是地电的总工刘抗美,要说在座的副区长们是看着陈区长的面子,不得不到,他这个副厅级干部出现,就有一点夸张了,毕竟今天结婚的只是一个小区长的通讯员。

“小廖这孩子不错,”刘总工笑眯眯地称赞一句,也走到沙发边坐下,“陈区长,少了你这么个酒仙,康总可是被海角人灌惨了。”

“康总都被灌惨了,我在估计也不抵事,”陈区长笑眯眯地谦虚一句,又给对方散一根烟,“谈得怎么样?”

“大致有个意向了,恒北控股,”刘抗美轻吁一口气,看得出来,他情绪不错,“电量海角占六成,用水也由海角来调度……”

原来在前天下午,双方就达成了初步的意向,海角和恒北地电各自控股百分之四十五,剩下的百分之十是北崇区政府的,如此一来两家地电股份均分,却又能保证恒北控股。

有得当然就要有失,恒北和海角同为缺电所困扰,恒北控股了,海角就要拿走六成的电量,而且水库如何放水,是海角说了算。

这是大致的意向,细则还要继续谈,不过恒北地电能把条件谈成这样,也算相当不错了,尤其是还给北崇争取了一成的股份。

康晓安做点事情,还确实靠谱,陈太忠承认这一点,但是白凤鸣听到这里,就要再问一句,“那就是说,投资的百分之五十五,是北崇先出了?”

“康总说了,近期能从农发行协调到两个亿的贷款,打算全投到清阳河项目上,”刘抗美又爆出个料来,他不无自豪地发话,“按全部投资八个亿算的话,北崇借给我们两个亿就够了,而且优先还你们。”

“优先还,这个不错,”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然后眉头一皱又发问,“我们测算的是,八个亿怕是打不住,没准要到九个亿。”

“我也觉得够呛,不过预算能控制在八个亿内,”刘抗美点点头,接着又苦笑一声,“项目越大越难筹钱,但决算应该可以控制在九个亿之内。”

“预决算资金差距的缺口,海角那边有数吧?”白凤鸣不动声色地发问,海角没数的话,这笔钱又是麻烦,所以还是问清楚一点比较好。

“海角地电可是不缺钱,”刘抗美感触颇深地叹一口气,恒北的地电纯粹就是一个架子,正经人家海角的地电,才叫财大气粗,想起前天下午的交谈,“人家都说了,全资都没问题,之后水归它管,发电量海角和恒北各半。”

“这个条件也不错啊,”徐瑞麟禁不住插句嘴,如此一来,北崇一分钱都不用出,还能享受清阳河发出的电来。

你们觉得不错,但是我们地电还需要发电企业呢,而且那电就未必能留在北崇了,刘抗美心里有数,可话不能这么说,于是他笑着表示,“这涉及到很多问题,比如说以后省地电会考虑上市……”

借用我们北崇的投资,你们倒琢磨上市了,几个副区长交换一下眼神,彼此都能看得到对方眼中浓浓的不甘来。

倒是陈太忠对此很无所谓,投资就是用来建设的,目前北崇没有特别好的项目,把钱暂时借出去,以保障以后发展所需的电力,这买卖划得来。

不过能节省下点资金,也是不错的事情,油页岩项目搞不起来,再找几个不大不小的项目搞起来也不错,于是他笑着发话,“康总谈判果然很有两手,接下来咱北崇花钱,也就不怕捉襟见肘了。”

听到这话,几个区长的眼睛又是一亮,地电把合作谈成这样,北崇手上起码多了五个亿的闲钱,大家很多想做而没有做的事情,也就有了着落。

然而这样的话题,不合适在此场合说,众人只能将这份牵挂埋在心里,等着回头得空了,跟陈区长好好念叨念叨……

又过一阵,区党委书记隋彪和宣教部长陈文选都来了,组织部长霍兴旺也托人随了份子,不过由于区政府这拨人已经满满占了一桌,隋书记等人就另开个包间。

廖大宝的婚礼搞得隆重得很,能容纳二百余人的北崇宾馆居然接待不下,不得不在宾馆的院子里又摆了十来桌,由于天上下雨,又支起两排雨布,倒也有几分情趣。

不过那些繁文缛节并没有影响到区领导的两桌,时间一到就开动了,等旁人纷纷进来敬酒的时候,大家都打算站起身走人了。

所以进来敬酒的人虽多,还很有些扈云娟的亲戚,但是基本上,陈区长没记住几个人,又敷衍一阵之后,众人纷纷站起身走人。

葛宝玲惦记着从陈太忠手里抠点钱出来,下午三点的时候,就来到了区长所在的小院,还没等她说明来意,陈区长就问了,“是惦记省出来的那点钱吧?”

“我觉得在候车大厅旁边,可以搞一个货物集散地,”葛区长先试探着开口,胃口也不算太大,“充分利用咱北崇三省交界的优势,有两三千万就能搞起来。”

“李强刚跟我打了电话,也想借钱,”陈区长无奈地晃一下手上的手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