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54章 还是合作吧(下)

这世界上的事情,真的没什么道理可讲,担保手续完善的贷款,并不能让人心里更踏实——那只是程序正确罢了,万一出了漏子,相关的程序也够人走的。

而陈太忠的本心里,还是草根情结居多,看得顺眼的人,他不怕小小地赌一下,不就是几个亿吗?陈某人亏得起,事实上,他更欣赏康晓安的一句话——丫承认没啥理由,敢承认没理由的,这就是汉子。

左右不过是一份机缘,他能给王媛媛一份机缘,也不怕再多撒一份机缘出去。

至于上浮百分之十,这个条件跟没提也差不了多少,十个亿的贷款,一年利息六千万,和六千六百万,真的差很多吗?

说白了,水电站只要能扛得住前期的投入,后期的收获那简直是必然的,前文都分析得很多了,这里不再赘述,十万千瓦的水电机组满负荷运行,若是撇开社会效益不谈,只谈利润的话,抵得上一台三十万千瓦的火电机组——水电的发电成本就是低。

而水电站的运营寿命,却是比火电高得多,水电只要是水库不垮,机组寿命到头,换一台机组即可,不需要重建锅炉重修冷却塔,要少很多费用。

也正是因为如此,地电一定要把这个项目拿到手,发电量虽然少,架不住它全是肉啊。

“那成,”康晓安点点头,伸手出去跟他重重地握一握,大家都是琢磨电力行业的,里面的轻重谁都清楚,陈太忠愿意让出控股来,这给了多大的面子,他心里有数,“太忠你拭目以待,要是我对不起你,你吐到我脸上。”

“你别挤兑我,我真的敢吐你,”陈太忠干笑一声,他让出这个项目,也不是很情愿,但就是那句话了,牌照问题难死人。

而他搞这个水电站,并不是要为北崇盈利多少,关键还是想借此补充了北崇的电力缺口——没错,北崇有油页岩电厂了,但是未来的发展,这个十万千瓦的油页岩电厂未必够用,他目前都已经在策划二期工程了。

在二期工程之前,水电站能开工,对北崇也不无补益,就像北崇自备电厂一样,只要能保障了北崇的电力供应,他无所谓电费交给谁——事实上,这样的潇洒本身就是一种无奈,因为……北崇区政府真的不具备某些资质。

“资金还得你帮着支援一下,”康晓安厚颜无耻地回答。

“那我现在就想吐你一口,”陈区长苦笑一声,“我不吐唾沫,吐口血,可以吗?”

说是这么说,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还是电话联系了谢思仁,谢大秘迟疑一下,还是笑着答应了,“其实地电和地电合作是最好的,不过我就不宜出面撮合了。”

“那还是地市之间合作吧,”陈区长听出来了,谢大秘对海角省的地电有点抵触。

“不用,既然你跟你们省的地电谈好了,这件事就很好操作了,”谢思仁笑着回答,“我只是个人不方便,传话是没有问题的。”

哦,知道了,陈太忠听说是一些个人因素,倒也就不多想,记下一个电话号码之后,依着谢大秘的吩咐,半个小时后,拨通了海角省地电公司老总权为民的电话。

“哦,陈区长你好,”权总并不因为打电话的是个小区长,就摆什么架子,他很热情地发话,“这个合作我前一阵就听说了,省委刚才也来电话了,既然是恒北的兄弟单位一起搞,需要我们配合,那尽管说话……什么时候来?今天就可以来,中午来的话,我给你们接风。”

康晓安昨天喝得太多了,今天八点钟才起来,头还一直在痛,他正端着一碗稀粥有气无力地喝着,就接到了陈区长打来的电话,一时间就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现在就走?”

康总来北崇,那纯粹是要先跟陈太忠敲定,我们地电要如何介入这个项目,至于说跟海角地电的谈判,那是下一步的事,他还打算今天或者明天就回朝田呢。

结果这一大早,陈太忠就告诉他,海角地电已经协调好了,权总欢迎你过去,要知道,康晓安是昨天晚上到的,到了之后就招待陈区长吃喝,一旦吃喝开了,肯定就不能打电话了,要不然有酒后骚扰人的嫌疑——官场里,这也算个不大不小的忌讳。

搁了电话之后,康晓安下意识地看一眼时间,才八点半,想到昨天的海角地电都还不知情,他下意识地感叹一声,“陈太忠在海角,这能量也太大了吧?”

感叹归感叹,既然决定要合作了,也是宜早不宜迟,康总强撑着软绵绵的身子,来到了车上,一行人直奔海角而去,由于双方是第一次接触,陈区长也跟着前往。

车到绕云的时候,才十一点四十,要不说这北崇偏远,去海角的省会,比去恒北的省会要少用一半的时间。

海角省地电的办公大楼相当气派,高有十五层,装饰得富丽堂皇,权总已经领着三四十号人,在院子里等着了,左顾右盼的,很有些派头。

总算是康晓安上任之后,很注意恒北地电的形象,今天来的车里有辆奔驰500,还有一辆凌志车,看到这架势,康总跟陈区长嘀咕一句,“看到了吧,我这场面不能不绷。”

经过一路的歇息,康总已经缓过劲儿来了,虽然身子还有一点发软,但基本上没大碍了,他和陈太忠走下车,热情地跟权总握手交谈。

康晓安此来,身边也跟着刘抗美,不过权为民只是简单地同对方握一握手,倒是对陈太忠,权总是非常地热情,所以,哪怕是海角地电还有两个副总也在场,但是一群人中,核心只有三个:权为民、康晓安和陈太忠。

海角地电大厦设有客房,将恒北一行人安置了之后,权为民发出了邀请,“康总、陈区长,接到消息晚了,临时准备了点酒菜,大家随便喝点,晚上再好好地喝。”

“这个……不喝行不行啊?”康晓安听得只有苦笑了,他现在身子还打晃呢,“晚上,晚上好好喝,昨天在北崇,太忠灌了我足足两斤半白酒,现在看人还重影儿呢。”

“少喝点总可以吧?”权为民肯定不能由着他,双方职务差不多,对方说少喝,他就答应少喝的话,那岂不是感觉恒北压了海角一头?

“那就只喝一点,权总都指示了,我怎么能不听?”康晓安有气无力地开玩笑,事实上他也知道,中午滴酒不沾是不可能的。

接风宴其实很无趣的,他们三个所在的一桌,除了刘抗美和海角地电的一个副总,就是两个地电老大的秘书了,总共才七个人——其他人没资格上桌。

大家一边吃喝,一边就聊起了目前地电的发展,都是搞这个的,话题很多,不过对于即将展开的合作,谁也没有提,这不是说正经事的地方。

这顿饭没吃多长时间,一点钟的时候就散了,大家约定,下午三点半,在权总的办公室见。

“我就不掺乎了,你们两家谈吧,”陈区长笑着表态,可那俩老总不答应,他只能举起双手,“好久都没回趟家了,都来绕云了,就顺便家里走一趟。”

“那你回的时候,还得来一趟,”权总很坚决地发话。

“既然是权总指示了,那我一定照办,”陈区长笑着点点头,其实他已经把底线跟康晓安说了,自己真的没兴趣参与。

正经是他有一阵没见姜丽质了,今天是周四,携了小姜同学前往凤凰,周五夜里动身回北崇,正好参加周六小廖的婚礼,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才知道,姜丽质跟着领导下地市检查妇幼工作去了……

吴言升任常务副之后,手上的事情就多了起来,不过对吴市长来说,她是最享受这种生活的,越忙她就越开心。

尤其以她的年纪,现在居然已经做到了凤凰市这天南第二大城市的市委常委,前途真是一片光明,上杆子巴结她的人真的不少,就连殷放也等闲不找她的麻烦——当然,别人并不知道,蒋世方特意指示过殷放,你跟那个吴言不要搞得太僵。

像今天就是,来凤凰视察的警察厅长窦明辉都特意点了吴言的名,大家喝酒就喝到了八点半,吴市长虽然不怎么能喝,也被人灌了有半斤白酒。

车回到横山区宿舍,吴言下意识地扫视一眼院子,没有发现自己期待的车,于是跟钟韵秋悻悻地上楼,至于某一扇窗户上是否亮着灯光,她没去看——做为省里最年轻的常务副市长,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进得家里关上门,她才轻叹一声,“太忠这家伙,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要考虑搬到市委大院住了。”

吴言出任副市长之后,就有资格搬到市政府大院住了,不过她一直是住在横山宿舍,不明白的人少不得要夸一夸,说这年轻人不张扬啥的。

而按她现在的身份,市委大院儿也可以住了,还住在横山区的话,难免有点不符合身份。

“不许搬走,”卧室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两女吓得登时就是一个激灵,紧接着,吴市长就奔了过去,怒气冲冲地娇嗔,“你个坏蛋,想吓死人?”

“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陈太忠干笑一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