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50章 周秘书长(下)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接到了李强的电话,“太忠,昨天明信怎么回事?陈正奎大半夜地跑我家来告状,说要出动武警。”

“那就让他出动武警吧,”陈太忠冷冷一笑,他倒不认为这是虚言恫吓,阳州人调动不了武警,不代表说陈正奎没这能力,省武警总队有关系的话,偶尔使用两次也不算大事——武警是接受双重领导的,但是相对更强调条管而不是块管。

但是他并不在意,陈正奎若是敢为此事出动武警,他就能做出更多,“大家碰一碰,看谁能更代表民意。”

“明信这个事情,影响不是很好,”李书记终于表态了,他喜欢看陈正奎被扫面子,但是同时他还要计较很多,“明天上午,你来我办公室,大家一起说一说。”

“那大家不如去明信说,”陈太忠冷哼一声,“我倒要看一看,上游县区污染下游,他们就有道理了?”

“那就去明信,”李强这个劝说也是心不甘情不愿,陈太忠既然有建议,他自然顺水推舟,不过同时,他要强调一句,“上游下游的你没必要说……都是阳州的地方。”

陈区长却是不满意地哼一声,“李书记,这个电镀厂必须搬走,没有商量余地……”

上午十点,陈太忠和李强同时抵达明信区政府,此刻的政府门口又是围着两拨人,不过是泾渭分明,而且全换成了老人小孩儿。

昨天一场架,打得北崇和明信两败俱伤,只是北崇人还敢来明信,明信人却是不敢去北崇——那里的人太不讲理了。

这两拨人中间,站着二十来个维护秩序的警察,双方也不动手,只是相互怒目相视,有人偶尔恼火,就冲着对面骂两句。

知道他俩来了,关区长走出大门迎接,还有几个工作人员在那里安慰明信的群众,不过群众们也知道大官来了,谩骂的声音反倒是大了。

陈太忠从车里走下来,北崇的群众一脸笑意,纷纷跟他打招呼,陈区长点点头,“你们往后退一退,市里领导是专程来协调此事的,不要挡了路。”

他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北崇人哗地向后退出去有五六米远,关方卓很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再看一看明信这一边,连副区长都亲自上阵了,群众们却是死活不肯退让,他心里没由来地暗叹:人家陈太忠才是真正的区长派头,一句话就管用,实在是比不了。

他们来了之后不久,市政府也来人了,原本说来的是分管工业的归晨生,不成想陈正奎也来了,尤其要紧的是,省政府秘书长周仲书居然也到了。

陈市长是绝对不想跟陈太忠打照面的,所以才会让归市长来,不过既然能请动副省级干部下来,他倒也不介意走一遭。

倒是李强的脸色有点不好,周秘书长是魏省长的大管家,而陈正奎能来执政阳州,也是魏省长的意思,看来今天的事情又要有点波折。

周仲书身材高壮,长着一张标准的机关橡皮脸,不过他说话倒还算和气,众人在小会议室坐下之后,他先不动声色地发话,“本来是在章城市考察,听说这里出了群体性事件,省政府很重视,派我来了解情况,大家各抒己见,就当我不在场。”

这个态度是相对公正的,但也仅仅是相对公正,因为他一侧坐的是李书记,一侧坐的是陈市长,在明信开始阐述理由的时候,秘书长时不时地侧头跟陈市长低声嘀咕两句,跟李书记就没有这么不见外的动作。

关方卓要说的话也没多少,无非就是说这个项目对明信的意义有多么重大,市里领导又是多么关注,他还列举了不少预测数字。

他说了差不多有二十分钟,终于停嘴了,周秘书长看一眼陈太忠,微微地一扬下巴,“嗯,北崇的说吧。”

“我们就是一个态度,做为清阳河的下游县区,坚决抵制明信区建设这个项目,”陈太忠却是没有那么多话,他很坚决地表示,“明信发展了,北崇污染了,我做为一区之长,没办法向父老乡亲交待。”

现场一片沉寂,大约过了有半分钟,归市长举起手来,获得允许之后,他才出声发话,“陈区长,刚才关区长已经强调了,电镀厂会上污水处理系统的,保证不直排。”

“这个保证我们北崇区信不过,污水处理得好的话,完全没必要在清阳河边设厂,”陈太忠很直接地指出这一点,这样的兄弟单位之间吵架,没必要藏着掖着,最好就是用简单明了的话表明态度。

他虎视眈眈地看着归晨生,“归市长既然这么说,那我问一句,如果在他们投产之后造成污染的话,你支持北崇把这个工厂推平吗?”

“你没必要说得这么绝对吧?”归市长无奈地翻个白眼,他怎么可能许下这种诺言?“水至清则无鱼,只要污水经过处理了,剩下那点污染,需要叫真吗?”

陈太忠轻哼一声,点点头,“受污染的是北崇,我们需要叫真。”

归晨生不说话了,关方卓又举起手发言,“陈区长,据我们了解,北崇是想在武水建风景区,所以才坚决抵制我们上电镀厂,请问是否如此?”

陈太忠沉吟一下,点一点头,“确实有这方面的因素。”

“针对这个因素,明信有一些看法,”关方卓盯着他,缓缓地发话,“我们不想影响北崇的建设,但是必须要强调的是,北崇和明信一样,在省里都是极为偏僻和落后的地区……”

“而风景区的发展,不是一蹴而就的,首先要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下大力,其次还存在个知名度的问题,以我们分析,五年之内,风景区未必能形成规模,见效益的话,那就更要往后排了,这一点你是否承认?”

“关区长说得有道理,”陈太忠点点头,在北崇的规划里,武水建风景区,本来就是相当靠后的事情,甚至要晚于城市改造——区里还可以借此制造一些人为的景观,有了这样的建设,再开发武水,那就是事半功倍。

而风景区的建设,也确实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打出口碑和名气,获得大家的认可,那更是需要时间。

“那完全可以先让我们建设起来,看一看污染情况,到时候你们再反对也不迟,我也不认为污染是不能治理的,有争议可以大家坐下来,协商解决……总是不会影响你风景区的建设,”关方卓意味深长地看对方一眼,“我的话完了。”

他这就是打着拖的主意,先上了项目再说,至于说厂子建起来污染怎么样,那到时候再就事论事——两千多万的厂子,不信你敢让它停工。

归晨生紧接着举手发言,“去年的时候,我曾经去了一趟东,湖风景区,湖边到处都是死鱼,富营养水死的,但是这并不影响它成为知名风景区。”

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停了好一阵,才表情怪异地发话,“我只是说,这风景区是因素之一,并没有说是全部原因吧?”

“还有别的什么原因?”周仲书沉声发问。

“最关键的,肯定是关系到民生,其次才是风景区的建设,”陈区长认为这两个重要性不能倒置,然后他又信手丢个重磅理由出来,“还有一点就是,北崇正在跟海角省协商,打算近期内将清阳河水电站建起来。”

“清阳河水电站?”周秘书长的橡皮脸上,也难得地出现了一丝惊讶,做为省政府秘书长,他对清阳河可以发电还是略略知情的,只不过两个省之间太难协调,好久没人打过这个主意了,现在听到一个小小的北崇区正在操作此事,真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

一边说,他一边看一眼陈正奎,陈市长神情肃穆地微微摇头——我对此不知情。

“嗯,初步规划,是四台二点五万机组,”陈太忠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发话,“计划投资九个亿,此事李书记是知情的。”

尼玛,这件事你今天上午才跟我说的,李强听得翻个白眼,他随手就打电话到海角去核实,海角省委书记郑文彬的秘书谢思仁肯定了这个合作意向。

反正,能在证实消息之余,顺便打击一下陈正奎,李书记还是很愿意的,他看到秘书长侧头狐疑地看自己一眼,就不动声色地点头,“北崇一直在沟通这个事情,没想到这么快就有眉目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