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47章 跨区矛盾(上)

宁培亮这一嗓子可是不得了,要知道,区政府的大佬们,正全部坐在一起呢。

“你先坐,”陈区长倒是沉得住气,他下巴微微一扬,“还没来得及吃饭吧,先吃饭……有话慢慢说,不着急。”

宁乡长听到这话,就算心里再着急上火,也只能坐下来吃饭,倒是谭胜利等了一等之后,出声发话,“明信这帮人,也真是有点过分。”

小剪子村位于王不留乡,是明信区最边上的乡,紧邻着北崇小岭乡,清阳河在小岭乡的流程只有一公里多,武水乡却有二十公里出头,宁培亮这么着急上火,真的很正常。

白凤鸣看谭区长一眼,他可是知道,某人一直在鼓动区里在武水建旅游区,于是低声嘀咕一句,“也不知道这电镀厂的污染大不大。”

“大啊,非常大,”宁培亮听到这话,也顾不得吃菜了,抬起头看他,“白区长,这是电镀啊,除了毒副作用,只说重金属污染,就能让小岭和武水的农作物绝收。”

白区长看一眼陈区长,发现区长耷拉着眼皮夹菜吃,才又问一句,“那里要建的是电镀厂……你确定绝对是这样?”

“非常确定,”宁乡长很坚决地点点头,“要是别的厂子,我还不会这么着急,但是这个电镀厂,实在是不能上,陈区长指示过,等条件成熟了,武水可以搞旅游开发。”

我没跟你这么说过吧?陈太忠有意无意地看谭胜利一眼,心说你小子又拿区里的规划许愿去了,不过他也懒得多计较,只是淡淡地问一句,“明信会让你知道这个?”

“是啊,”葛宝玲点点头,这一刻她终于反应过来,为什么白凤鸣会问那么简单的问题,因为这件事透着古怪,“这种厂子,明信怕是连小剪子村的村民都瞒着,会让你知道?”

这个逻辑才最符合现状,村里建厂,首先要考虑征地问题,那种一听就利润很高的厂子,村民们肯定希望能得到更多的补偿。

其次就是这个污染问题,现在国家宣传环保的力度有所加强,就算阳州这么落后的地方,也不乏有村民知道污染的危害,尤其是这危害,可能殃及子孙后代。

在这种背景下,想要顺利地完成征地,干部们通常都要含糊土地的用途,或者直接捏造个项目,等到征地完成项目开工,村民们后悔也就晚了。

一个村干部口中的大型养猪场,可以一眨眼变成商品房项目,也可以变成造纸厂——不对称的信息,可以让基层工作事半功倍。

换到目前这个话题就是:小剪子村若是真要上电镀厂,那就是连小剪子村的村民都不宜知情,就更别说下游只有坏处没有好处的县区了——下游的一反对,黄了项目都很正常。

白凤鸣对这种事的因果看得很清楚,但是他不说透,把点题的机会留给了陈太忠,而陈区长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直接将话点得明明白白,葛宝玲虽然反应慢一点,却也第一时间领悟到了精髓。

所以说还是那句话,基层干部到了县区这一级,该知道的,也就都知道了。

他们想的都没错,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宁培亮依旧点头,“没错,小剪子村的村民都不知情,这是我市政府的一个朋友说的,这个项目是市里牵头搞的……我这个朋友绝对可靠。”

“他叫什么名字?”白凤鸣笑吟吟地问一句,这个问题明显冒失,但是白区长的心思,又岂是一般人能轻易忖度的?

“这个名字我不便说,”果不其然,宁乡长摇摇头,他很坚决地表示,“我用武水乡乡长的位子担保,如有不实,陈区长您撤了我。”

这个话一说,白凤鸣也就不再挤兑人了,陈区长等了一阵,发现老白居然不说话了,于是微微一笑,“谁引进的这个项目,打算投资的又是什么公司?”

“投资的是广东一家叫兴邦的公司,老总姓曾,”宁培亮早就将这些打听得明白了,要不然也没胆子半夜来敲区长的门。

不过对于另一个问题,他就不好回答了,不是回答不了,是实在太不方便,“这个引进项目的,自然就是这个……市政府。”

“是陈正奎?”陈太忠斜睥着他,大家都知道,现在两陈水火不相容,他不怕直接点市长的名,而宁乡长听到这个问题,只能尴尬地笑一笑,也不出声否认——反正就是这么回事,您都知道了,也别为难我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这个公司打算投资多少钱?”出乎意料的是,谭胜利居然出声发问了,看到大家的目光纷纷地投过来,他不无尴尬地笑一笑,“投资大的话,也许会上污水处理设备。”

你傻了吧?葛宝玲不屑地哼一声,心说这民主党派的,说话做事还真不靠谱,明明是怕了陈正奎,偏偏要找一个异常可笑的借口出来。

现在的阳州,只要有项目,谁会考虑上污水处理设备?也只有国家三令五申禁止的诸如苎麻脱胶厂这类的,大家才不敢乱上——其实苎麻脱胶厂未必就比造纸厂污染更严重,只不过苎麻脱胶的污染重,单位产出的效益却极低,太不划算了。

葛区长又看一眼年轻的区长,也只有陈区长,能力强又财大气粗,才会考虑环境污染问题,别人真想上这些设备,十有八九会被人耻笑。

她是这么想的,可这话又说不出口——她的逻辑没错,但真的有点太主观了。

葛区长抬眼看一下白凤鸣,发现白区长耷拉着眼皮喝酒,似乎没听到这话,而徐区长一手拿田螺一手拿牙签,聚精会神地挑着,也没有说话的意思。

宁培亮却是没想到,他异常倚仗的谭区长,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他都有点懵了,嘴巴动了好几下,最终却是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再不说话。

陈太忠看一眼坐在下首的王媛媛,发现她眼里有跃跃欲试的神情,说不得送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有啥话,你尽管说!

“谭区长,我有一些个人看法,”王媛媛得了领导的暗示,立刻就出声了,“不知道合适不合适说出来?”

“你说,咱们就是随便聊天,”谭胜利微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微微一颤,听说这小丫头说话,能代表陈区长一半的意思。

“我想的是,如果这个电镀厂打算上污水处理设备,为什么还要建在清阳河边?”王媛媛的问题,真真是一针见血,“它建在哪里都可以的。”

“嘿,”徐区长终于忍不住了,轻笑一声,白区长嘴巴抿得几抿,抬手去菜,只不过那筷子有点微微的抖动。

葛宝玲将这些反应全部收到眼底,心里登时微微一叹:这俩的思维能力,真的比我强一点啊,就连那王媛媛,似乎也……很有潜力,我现在应该多注意学习,该充一充电了。

“我就是随便问一句,”谭胜利干笑一声,也不再纠结这个环节,王媛媛的问题,真的是直指本心。

“这样吧,”陈太忠终于开口了,他看着宁培亮缓缓发话,“既然你敢保证那是电镀厂,就先组织村民去小剪子村要说法,就说是我说的……只要敢有一滴污水进河,咱北崇要明信鸡犬不宁。”

“没问题,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宁乡长拍案而起,他双手举起酒杯,“我谢陈区长三杯酒,感谢您对武水乡的支持,现在连夜回去做工作。”

“这个……先礼后兵,”陈区长见他如此亢奋,待他三杯饮完,说不得又淡淡地指示一句,“咱北崇人是讲道理的,知错就改的,也是好同志……你还没吃主食呢,来点主食。”

“主食不吃了,趁着这会儿没雨,我赶紧回,”宁培亮倒也是风风火火的干部,放下酒杯就扯开了凳子,“诸位领导请慢用,我先走一步。”

他离开了,在座的人却也没有多少说话的兴趣,大家心里都清楚,想阻止这件事情,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北崇要发展,明信也要发展,人家好不容易拉来个电镀厂提升经济,你凭什么就要阻止厂子上马?

这还是在其次,北崇是明信的下游县区,但大家都是兄弟单位,有资格对平级的单位提出抗议,但是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这个投资商是市里引来的。

自打陈太忠来了之后,北崇一向不鸟市里的各种不合理指示,这个反应在大家看来,是有一点桀骜,但总还是在容忍范围之内,现在陈太忠居然想干涉市里对其他县区的布局,真的有不知死活之虞。

酒足饭饱人散去,白凤鸣是最后一个走的,临出门之际,他低声说一句,“区长,武水的事情,不管你怎么决定,都算我一票。”

两分钟之后,徐瑞麟打来了电话——这时候他应该还没有到家,“陈区长,该争的要争,需要我表态,你尽管说话。”

这北崇的干部,终究还都是有点血性的……年轻的区长心里真的很欣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