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46章 谁先挑(下)

吴县长说的是大实话,不成想北崇一个扛包的不服气了,此人将包往车上一甩,抬手一指他,“吴鞋匠,够胆你再说一遍……敢抢北崇的东西?”

吴县长起于微末,父亲就是一个鞋匠,他也干过这个,后来多亏国家恢复了高考,他由此而出人头地,但是阳州知根知底的人说起来,还说他是鞋匠出身。

所以对吴县长来说,这话非常侮辱人,但是怎奈阳州不知死活的好汉太多,时不时就能听到这样的话,他真是想计较都无处计较。

不过眼下有人当面打脸,他是不想计较都不行了,于是脸一沉,也不顾忌自己的形象了,“就算我抢北崇的东西,也轮不到你说话……你算个什么玩意儿?”

“我不算什么玩意儿,就是个北崇人,”这位丢下手里的帐篷,一脸不服气地看着他,“有种的,你抢一下试试?”

吴县长登时就停滞一下,阳州人里,最难斗的就是花城人,其次要数得上敬德和北崇,北崇人的勇猛,那不是吹出来的——打不过花城,那是因为人数差一些,钱财差一些,就连花城人,等闲也不愿意招惹北崇人。

所以他有一个短暂的犹豫,这时候,远处已经有人拿出手机拨号了,似乎要叫什么人来,莫娇见状,赶紧上前将吴县长拉到旁边。

“你什么意思,”吴县长皱着眉头,很不高兴地发话,看那架势,若不是对方是女人,他甚至有可能直接翻脸。

“北崇的新区长交待过的事情,那可是个从来不吃亏的,”莫娇低声嘀咕一句,“人家直接打电话给马飞鸣了……我告诉你这些,也是为你好。”

吴县长听完这话,愣愣地看了她有两秒钟,然后微微点点头,又侧头看一眼徐瑞麟,冷哼一声转身走人。

现在的陈太忠,在阳州官场名头也极为响亮,一是能搞钱,二就是不讲理,能搞钱这个不用说了,这半年流入北崇的投资,比阳州其他地方加起来的还要多。

最关键的是,这家伙不讲理,小小的北崇居然稳稳地压住了难缠的花城,邵正武因为此人而去职,尤其是最近哄传得沸沸扬扬事件——新来的市长,异常强势的陈正奎,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陈太忠打破了头!

吴县长一听涉及此人,他还真没胆子不讲理下去了,更别说此事还有省委书记马飞鸣的关注,他能做的,也就是掉头就走,哪怕身后还有人不屑地冷哼。

类似的事情,在阳州不止一起,比如说弓南华的司机王建武,最近也遇到了一些麻烦。

自打他从京城机场回来之后,遇到有人问,你怎么没去巴黎,他必然要脸红脖子粗地大骂一顿北崇人,遇到那些关系近一点的,他还要点明陈太忠这个名字。

我王建武是小人物一个,无所谓了,关键是季虹季大嫂,也被卡回来了,这不是打我的脸,纯粹是给弓局长上眼药不是?

对他如此放风,弓南华听而不闻持放任的态度,这个反应很正常,堂堂的财政局局长被人如此地打脸,心里没有怨怼才怪,可他又不便出头表示什么,司机在下面表示不满,他当然不会过问——权当是代他在科室里吹风了。

正经是如此做,就算那夯货找上门来,他也会把事情推到司机身上,于弓某人无损。

王建武最近放风放得很痛快,今天中午领导接待客人,他可以回家吃饭,不成想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两个男人。

俩男人年纪都不算小,四十岁左右,一个矮胖一个瘦高,两人共撑着一把伞,似笑非笑地拦住了王司机的去路,矮胖子发话了,“你是王建武?”

“是我,”王建武略略迟疑一下,就点点头,他见对方耸肩歪脖子的站姿,就知道这是俩老炮子,不过他身体很棒,倒也不怕跟对方动手,于是他慢条斯理地摸出一包烟来,自顾自抽出一根,“有事?”

“听说你最近怨气很大,”瘦高男人慢吞吞地伸出手,抓住那根烟,微微用力揉个稀巴烂,轻描淡写地发话,“年轻人火气太大,对身体,对家人都不好。”

“还没请教二位的大名,”王建武不紧不慢地发问,他不怕动手,但是也不想稀里糊涂地招惹人,阳州市各路好汉真的太多了,一时冲动可能导致极为恶劣的后果——他只是一个临时编制,要是正儿八经在编的科室人员,底气会更足一点。

“北崇老痱子,没听说过,就跟人打听一下,”矮胖男人发话了,抬手轻轻地拍几下对方的脸,“老了啊,没人认识我了,刘金虎要是活着,也不敢说不认识我。”

老痱子……王建武还真没听说过此人,不过刘金虎是谁,他是清楚的,所以他任由对方侮辱自己,“两位找我什么事儿?”

“没啥,劝你消消火儿,”矮胖男人轻描淡写答一句。

等了一等,瘦高男子干笑着发话,“顺便向你报个警,北崇人民对你很不满意,不是我哥俩拦着,现在就找到你或者你家人头上了,你得领情吧?我俩着急过来报警,中午还没吃饭呢……拿个三千五千出来的,给垫垫肚子。”

“我身上就这么多了,”王建武也光棍得很,拿出自己的皮夹,将里面十来张百元大钞抽出来,递了过去。

“行了,给你留两张,”瘦子抬手接过那一叠,抽出两张还回去,两人转头离开。

王建武铁青着脸走回家,老母亲见他这样子,才要开口发问,他走进自己的房间一关门,就摸出手机打电话,要搞清楚这老痱子是什么人。

其实他已经想到了,不说那些做派,只冲这两人敢跟自己这个财政局长的司机诈钱,这就不一般,除非是那些毛都没长齐的小混混,老混混们都想得到,现在只要他反手一个电话报警,那俩绝对吃不了兜着走——判不了抢劫罪,判个敲诈勒索是没有问题。

但是这个报警电话,他还真不敢打,阳州不怕死的好汉太多了,等人家回头出来了,这种就是不死不休的大仇。

王建武略略一打听,还真是这样,那老痱子就是跟刘金虎差不多同时起家的,结婚之后就收手了,再后来媳妇死了故态复萌,现在支个棋牌馆,有时候也帮人催债,是派出所和分局的常客,名副其实的滚刀肉。

值得一提的是,这丫催债的时候,手段可不怎么样,绑架老人妇女孩子的事儿,都干过,王建武听说居然是这么一个人,长长地叹口气,“尼玛,陈太忠你也做得太绝了吧?”

陈太忠在官场上的强势,本来就已经给他很大的压力,现在更是连道上人物都用上了——你难道不知道,跟黑社会结交的干部,就没几个有好下场的吗?

见他神情忧郁地走出房间,做母亲的赶忙上前相问,听他说完之后,老人家叹口气,“以后你老实点吧,街上那些混混心狠手辣,咱普通老百姓平安就是福……你总不能让我这个白发人,送你黑发人。”

“就是,你都说了,陈太忠在北崇有群众基础,”他的媳妇也在旁边相劝,“回头有人祸害咱们家一把,都找不出来是谁干的。”

“我是咽不下这口气,”王建武气呼呼地回答。

“当官的之间斗,你一个小兵掺乎什么?你凭什么不服气?”做母亲的冷哼一声,“你要是再折腾,我去找陈太忠给他下跪。”

“别说了,吃饭,”王建武不耐烦地摆一摆手,是啊,这是领导们在斗,关我什么事?

其实他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陈太忠安排的,无非是林桓出面指使了两个人,陈区长不可能把心思放在他这种小人物身上。

这两天陈区长正在忙着布置会场,因为马上又是一个新的仪式——博睿咨询的人要来了,好几个亿的资金,会再度砸向北崇。

这个融资年前就在谈了,目前就进入了实质性的操作阶段,按说要请市政府的领导来,可陈区长跟市政府闹得那么僵,索性就邀请李强来主持这个仪式。

李书记很愉快地接受了邀请,这么大的资金落地,是很有面子的事情,不过对于北崇的领导们来说,这不光是面子的事情,还有一个问题也很关键——钱会投向哪里?

所以,当天晚上陈太忠的小院里,几个副区长又凑了过来,各自拿出自己的方案,要求区里多考虑一下他们分管的片儿。

“这个钱是要还的,不能大规模投在基建上,”陈区长摇摇头,这钱虽然是他的,他也不能学雷锋不是?而且他对这一笔钱,有自己的设想,“主要还是要用于发展。”

大家正边吃边聊,有人敲门了,来的是武水乡的乡长宁培亮,一进门,他就气急败坏地发话,“陈区长,听说上游小剪子村要建电镀厂,这是祸害武水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