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44章 稳步发展(下)

周养志也是亲耳听到了这样的传闻,传闻可以是假的,但是那些人脸上的敬佩,是装也装不来的,所以在首都机场遇到警察临时检查,又在巴黎走一趟之后,他心里真的熄了那份争强好胜的心思。

他是如此,徐瑞麟等北崇人,感觉就更深刻了,所以他们回来之后,根本没等市里的人,直接就回了北崇,回到区里也是下午六点了。

此次说是考察,其实也是旅游去了,诸人大包小包都带回来不少东西,就连王媛媛都买了十几件衣服,还有三双鞋。

“年轻真好啊,”陈区长看着她大包小包地往屋里搬,也是禁不住感慨一声,他想到了自己第一次随团去巴黎的时候,虽然时间没过去多久,但好像已经过了几十年那么遥远。

下一刻,他就想起来,那次王玉婷因为手上没钱了,还跟他借了一些,于是很随意地开口发问,“买这些东西,你花了多少钱?”

“八千,都是……都是我攒的,”王媛媛听他这么问,吓了一大跳,她小心翼翼地看领导一眼,“后来徐区长借给我一万,这里面还有四千多的衣服,是捎给扈云娟的,我俩的身材和脚型差不多。”

身材差不多?陈区长扫视她一眼,发现……啧,这天气就是开始暖和了啊,他淡淡地点点头,“你还年轻,经济上的事情一定要注意。”

“上次……上次郑书记要给我钱,我就没要,”王媛媛的脸微微一红,上次她试图诱惑陈区长,结果被塞了一把菜刀到手里,现在想来都有点尴尬。

你这才工作了几年,还要供弟弟上学,攒八千也不容易吧?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不过这点小钱他也就不愿意追究了,说不得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两扎钱来,随手放在茶几上,“先把老徐的钱还了,他家里多了两个小娃娃,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王媛媛犹豫一下,还是走过去将两万块钱收起,“等我挣了钱,慢慢还你。”

“这点钱,送你了,”陈太忠随意地一摆手,又指点她一句,“你是我身边的人,一定要管住自己的手,要不然容易被人利用……人要堕落起来,真的很快的。”

“我一定会管住的,请您放心,”王媛媛认真地点点头,她已经有了更高的追求目标,自然也不会因为一时的经济窘迫,去犯什么错误。

“收拾好了,就叫饭菜,”陈太忠也不跟她多说,上楼去换衣服,今天下午又是一阵小雨,那时他在视察苎麻长势,搞了一裤腿的泥,上衣也打湿了。

等他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廖大宝和扈云娟也过来了,小扈扯着王媛媛进屋试衣服去了,廖主任则是在大厅里摆放碗筷。

似乎因为王媛媛的回来,小院变得热闹了不少,就在酒菜摆放齐全的时候,白凤鸣来了,最近的连阴雨,使得他所负责的工程也减慢了下来,他此次来,就是向区长汇报来了,“这样的雨,土建工程有塌方的隐患,速度起不来。”

“那就降低一点速度吧,”陈区长对此也无可奈何,“必须保证安全第一。”

随着北崇各项工程的展开,施工安全的问题就逐渐地摆到了桌面上,一开始陈太忠还没有在意这一方面,但是就在这俩月,连续几起安全事故发生,导致了两伤一残。

需要指出的是,不管什么样的施工,都存在一定的风险性,但是北崇目前面临的问题,是开工的地方太多,有些良莠不齐。

一些工程队经验丰富,能尽量注意到生产安全,有些工程队就要差一点,尤其有一些北崇的土台班子,根本就没有什么防范意识,只知道赶工,还自以为是好汉。

像有一位就是,高空作业不系安全带,他很不含糊地认为那是多此一举,结果一脚踩空,跌断一条腿——安全防范意识太差了。

“最近一两天,组织个安全生产的大会吧,只要是在北崇开工的,就都得来,”陈区长有点无奈,真是什么事儿他都得管,这个会可以由白凤鸣主持,但是大区长出面,才能更显示出区政府对此事的看重,“到时候我也讲两句。”

说着话,就开饭了,筷子才拿起来,徐瑞麟敲门进来了,他这是才回家,按说是要先陪女儿玩一玩,不过小贾村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儿,他是怎么都必须马上接手了。

“一起坐下吃吧,”陈区长招呼他坐下,笑着开一句玩笑,“老徐你玩得开心了,我可是差点被吓出心脏病,累惨了。”

“我过来,也是想大致了解一下情况,”徐区长不客气地坐下来,“群众的情绪怎么样,我吃完饭需要过去看一下吗?”

“这个倒没必要,今天你好好休息,倒一倒时差,明天上午去阳州民政局把帐篷领了,能当天赶过去就行,趁着有战士们帮忙,赶紧把帐篷支起来,”陈区长信口吩咐一句,又笑着问他,“去一趟法国,有什么体会?”

“差距……除了差距还是差距,总算知道咱跟国际大都市到底差多少了,”徐瑞麟感触颇深地摇摇头,接着又眼睛一亮,“不过麻纤维面料,在服装方面大有可为,类似面料的服装,价格普遍高出一般面料。”

“是吗,能高出多少来?”这次,是轮到白凤鸣感兴趣了。

聊了一阵之后,徐区长看一眼陈太忠,“区长,这次在巴黎,遇到一个叫荀德健的,他说跟你关系很好,听说咱们要养娃娃鱼,他很有投资这个的兴趣。”

“那就是个吃货,而且还是话痨,”陈区长听到这个名字,就笑了起来,然后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是荀家的人,想投资娃娃鱼……我看还真的可以。”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关于这个回报,我还没跟他谈,”徐瑞麟笑着回答,他对王瑞吉提出的条件非常清楚,王总现在虽然撤资了,他也不想贸然地答应下什么省份。

“等他来了再说吧,”陈区长不以为意地回答,事实上,从凯瑟琳的投资,一点点地到邵国立、汤丽萍,然后他又在京城拦住了弓南华的老婆和司机,再到现在荀德健要找过来,北崇开始一点一点地融进他往昔的生活。

要知道他初来北崇的时候,觉得这里落后而封闭,跟以前的圈子根本就不搭界,有劲儿都不知道该怎么使,现在越来越能利用上其他的助力,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

这顿饭也没吃了多长时间,八点钟大家就散去了,结果八点十分的时候,有人按门铃,来的却是三轮镇的镇长林继龙。

陈区长以为他是来汇报小贾村的情况的,不成想林镇长进门之后,神情激动地发话,“区长,谢谢您了啊。”

“什么事儿?”陈太忠先是眉头一皱,然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褚宝玉辞职了?”

“好像快了,”林继龙笑着点头,“下午隋书记和霍部长找我谈话了,要我做好勇挑重担的准备。”

林镇长是真没想到,自己只是在雨地里蹲了一夜,居然就要进步了,他这个镇长是才刚刚选上的,甚至他在三轮镇任副书记都不到一任,现在却即将成为党委书记。

“有功当奖,这是必须的,”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下手,示意对方坐,“这是组织对你成绩的肯定,也是对你的信任。”

“主要是区长您的提携,这个我心里有数,”林镇长笑着回答,他这么晚过来,就是投效来的,隋彪才不会那么好心,直接把他提上去,“以后区政府对三轮镇有什么安排,尽管吩咐我,我绝对会对得起您的信任。”

“首先要对得起三轮镇人民的期待,”陈区长心里很受用,一个镇党委书记纳头便拜,这对他也是个助力,不过他的嘴上还要唱一唱高调,“小贾村的救灾款很快会拨下去,你给我把钱花到地方……要不然我可不答应。”

“您尽管放心好了,”林继龙笑着回答,“区里在搞这个招标公告,下一步,我想在三轮镇也搞一下公告,连政策都公告出来,您看这个……合适吗?”

“嗯,我看可以搞,”陈太忠点点头,这倒是意外之喜了,区政府搞公告,本来就是摸着石头过河,现在三轮镇能自告奋勇当试点,也不枉我帮你说话,“除了有保密要求的,都可以公示出来……嗯,这个想法,你跟隋彪同志也汇报一下。”

林镇长没话找话地说了十分钟,站起身走人了,陈区长心里挺满意,救了一个村子,换来了一个镇子的投靠,这买卖很划得来,可见这坏事……不一定全是坏事。

然而,大部分的坏事,还真的好不到哪里去,第二天上午,陈太忠在看区医院投标结果的时候,接到了徐瑞麟的电话,徐区长怒气冲冲地表示,“区长,这帐篷全是破破烂烂的,还有的被老鼠咬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