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43章 稳步发展(上)

“一群混蛋!”走进自己的房间之后,陈正奎终于放下了脸上的笑容,恶狠狠地嘟囔一句,这次马飞鸣的灾区之行,他是最大的输家。

他跟马书记不是一个阵营的,但是堂堂的省委书记下来视察,他这个做市长的不能视而不见,否则那就是平白地授人以柄。

而此次受灾的地方是北崇,是那个以下犯上的家伙的地盘,可他还是不能不去,小贾村是北崇的,也是阳州的,堂堂的阳州市长,怎么能不过问灾民的情况?

当然,陈市长给北崇准备的钱并不多,这很正常,反正阳州穷嘛,而马飞鸣把钱加到了两百万,他也无所谓——堂堂的省委书记开口了,怎么还不值一百万?

但是马书记关于那个油页岩项目的指示,真的太打脸了,陈正奎当时就觉得脸上一阵燥热,最可气的是姓马的装模作样,居然认为是拨给北崇的——我就不信,你没听说过我跟陈太忠的恩怨。

不过也就在那一刻,陈正奎反应过来一个事实,他还没有肆无忌惮强势的资格,尤其是在对上北崇的时候——下面是小混蛋毫无顾忌的顶撞,上面是老混蛋的打压,这打压没有什么个人恩怨,纯粹是因为阵营之间斗争的需求。

我只是想做点事而已,马飞鸣你能讲点理吗?陈市长很不耻这种为了打压而打压的手段,不过很显然,他在抱怨的时候,并没有想过,他是如何把陈太忠惹毛的。

他的上面下面都有混蛋,搭档也不是个好东西,若不是李强有意无意的挑唆,他本不至于面临如此的尴尬,真要说起来,这三个人里,他还更恨李强一点——那丫根本就是藏在背后阴人的小人。

不管怎么说,这样的三个人联手起来,他一个区区的小市长,根本不够看的,背景再深都没用,事实上他已经意识到了,就算是他愿意忍,熬到马飞鸣走,但是只要李强和陈太忠联手,他这个市长想在阳州大展拳脚,依旧不可能。

他还真没想到,这个意识……其实是马书记有意无意中暗示出来的,马飞鸣不会无聊到直接针对他,但是信手做个套子,能费多大功夫?

这个局面,一定要改变!陈正奎调整一下心态,让自己的脑子更空灵一点,下一刻,他就猛地意识到,有一点或者可以做为突破口——马飞鸣是一号的人,陈太忠却是黄家的人,你俩弄到一块儿,这算怎么回事?

陈太忠,别以为只有你认识黄家的人!陈市长没胆子勾连一号的人,但是像黄家这种故旧满天下的主儿,联系起来还真的不难……

他正咬牙切齿地琢磨呢,沈建设敲门进来了,“市长,民政厅的救灾帐篷到了,一共五百顶,咱们签收一下吧?”

“民政局干什么吃的?”陈正奎听得哼一声,“还要市里组织签收?”

“您不是说……市里要留两百顶应急的吗?”沈建设愕然地看着陈市长,这五百顶帐篷,是民政厅拨给小贾村的,小贾村虽然只有七百来号人,但是雨季漫长,重建也遥遥无期,还有不少救灾物资要存放,阳州市申请的五百顶帐篷,并不算多。

可阳州市的申请,动机也不是很单纯,以市里的估计,小贾村顶天也不过用三百顶帐篷,那咱就报五百顶上去,省里若是不答应,阳州也留有砍价的空间。

有鉴于小贾村灾情严重,省民政厅可能不敢随意克扣,阳州市政府这边也有应对预案,不管发下来多少帐篷,只要超过三百,市里就暂时截留下来。

截留救灾物资是大忌,但是大家首先要看到,小贾村有三百顶帐篷,就绝对够用了,这个官司,陈正奎不怕跟陈太忠打到省里,这个村子七百多人,总共两百来户人家,三百顶帐篷不够用吗?

须知整个小贾村,原来的建筑也不过才四百多间房,眼下是非常时期,三百顶帐篷,加上前期市里和部队上支援的,也有三百五十余顶,怎么算都够用了。

而暂扣下的那些帐篷,原本就是市里搭了小贾村的车,有意多报的,省里愿意给的话,阳州市截留下来,可以储备起来应对可能发生的灾情——这种变通手段,被戳穿了都不怕。

民政厅果然运来了五百顶帐篷,沈建设也知道陈市长的算计,所以才会来汇报——您要不出面的话,这多的两百顶帐篷,估计都得让北崇要走了。

所以眼下他听到帐篷如数运达,就要前来汇报一声,不成想陈市长居然换了一种态度,一时间他是真的要多纳闷有多纳闷了。

“该给北崇多少顶帐篷,让民政局算就行了,咱们操什么心?”陈正奎淡淡地反问一句,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

合着你是被陈太忠整怕了?沈建设实在无法不这么想,心里也生出一股隐隐的哀怨,早知道你就是这么一点担当的话,我何苦来自讨没趣?

想是这么想的,但他也不敢多计较,于是点点头,“那就交给杨局长了?”

陈正奎看他一眼,连话都懒得说,等到对方退出之后,他才冷哼一声——签收?老子才不会去签收,你根本不知道民政厅发来的是一批什么货。

陈市长在省里这些年,真的不是白呆的,上上下下结识了不少人,虽然多数都是点头之交,可那也是人脉,等他强势出任市长的时候,就有人上门来加深交情。

所以他知道,民政厅这次发来的帐篷,是九六年抗洪抢险时的存货——没错,是九六年不是九八年,那一年恒北的洪水很大。

一晃六年过去了,这个存货会是个什么样子,大家也想得到的,风吹雨淋褪色起霉不说,老鼠都在里面建国了,这不能怪库管不上心,实在是时间有点久了——一年两年不坏,这是必须的,但是十年八年都不坏的话……那就是挡人财路了。

由于马书记很重视,民政厅就挑拣了一下,选了点勉强还有点看相的,给阳州发过来了,但是据陈正奎了解,这一批物资真的很成问题——也就是北崇要得急,大家只能从库存里拨,不足之处在所难免。

这些理由都是勉强站得住脚的,但是保管不善是民政系统的问题,该由他们向北崇解释,这个时候市政府要出面签收,那真的是自寻烦恼——宁肯不要那两百顶帐篷,也不能将这种莫名其妙的恩怨揽到身上。

陈正奎早将这些事情掂量明白了,不过他不会跟沈建设解释自己为何出尔反尔,只能心里暗暗地感叹:这基层的工作,真的很不好干啊,意外实在太多了。

不过,有了这个感慨之后,他心里又生出了一丝猜测,也不知道陈太忠见了这一批帐篷,会有何感想?他正琢磨呢,沈建设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市长,周养志副市长考察回来了,在朝田做短暂停留,请您指示工作。”

我哪儿有什么可指示的?陈市长冷哼一声,“把电话接过来……周市长,法国一行,收获怎么样?”

“收获不小,感觉到了这个服装面料的尖端性,”周市长笑着回答,“咱阳州的苎麻,确实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很有潜力可挖。”

要不说人就是贱皮子,考察团去了巴黎之后,依照普林斯公司的安排,就是要住凤凰驻欧办的,这里住宿的费用不低,但是胜在宽敞自在。

可是谷珍和周养志都不能接受这样的安排,因为驻欧办开不出来发票——事实上,这里只是凤凰市的一个驻外据点,全部是内部结算,对法国人而言,基本上属于偷税漏税的行为。

所以大家只能分开住宿了,晚上不在一起,白天汇合,大家相伴着去逛一逛,初春的巴黎,值得游玩的地方也很多。

在巴黎的天南人不少,恒北人也不少,大家在游逛的时候,被十几个黑人盯上了,在远处张头张脑,恒北人也知道巴黎不太平,想要报警,天南人说不用。

驻欧办袁主任打个电话,片刻之间,几辆车就载来十来个闲汉,闲汉下车一走,十几个黑人登时做鸟兽状四散逃离。

“你们凤凰驻欧办真的太厉害了,”谷珍这女市长,都不得不感慨一句,“早听说巴黎乱的很,想不到你们镇得住他们。”

“我们也镇不住他们,这是意大利的黑手党,”袁珏笑着回答,“这些小混混,不敢惹他们。”

“黑手党啊,”阳州的诸多土棍齐齐表示惊讶,对他们来说,这是传说中的存在,“你们……还跟他们有来往?”

“来往也不多,”袁珏笑一笑,“不过他们都怕陈主任,陈主任在的时候,整个巴黎,华人谁受委屈了,都能找他告状,说句不客气的……他去你们阳州,是你们阳州人的福气。”

“陈太忠压得住意大利的黑手党?”谷珍这个常务副,都表示疑惑。

“他们也没啥厉害的,”袁珏淡淡地回一句,“咱们会觉得他们厉害,但是对陈主任来说……我们驻欧办挂牌的时候,唐?安东尼和达诺都来了,这个达诺,手上还有游击队。”

意大利的游击队……阳州的一干官僚听到这样的话,真的是感觉像在听天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