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40章 聚焦天灾(下)

这方脸不是别人,正是阳州军分区的作训科长宗报国,他是跟着张司令的,今天一大早又领了差事出来,又听司令说,这是赵老板的意思,他当然知道该怎么对待陈太忠了。

宗参谋也有上进之心,但是老爷子的人面儿就是那么多了,现在他就是跟着张司令混,想着有生之年能混个两毛四就不错了,但是——张司令也就才两毛四,军分区司令就是大校。

知道陈太忠能跟赵光达说上话,宗报国当然要客气,所以今天野战部队接手之后,他没事了,就来找陈区长喝酒,带了一个后勤部长,身边还带了两个兵——负责开门的小伙子,就是其中的一个。

“哦,”一听陈区长这话,宗参谋就点点头,待见到那司机再过来,他就客气地招呼,“好了,没吃就一起吃吧,不过来得晚了……得罚你酒。”

“认识一下,我叫欧宝亮,”司机伸手同陈太忠握一下,毫不客气地坐下了,还招呼跟他一起来的女人,“小崔你也坐吧,都不是外人。”

“姓欧?”陈区长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

“姓欧,”司机笑着点点头,也不多解释,一边有战士过来为他斟酒,倒是那叫小崔的女人发话了,“欧主任是欧省长的侄子。”

“嗯,欧省长挺平易近人的,”陈太忠听说此人姓欧之后,就知道八成是这话儿,心说欧阳贵的侄子在电视台,也不知道图了什么,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能出任北崇政府一把手,是得了老欧的帮助,于是笑着一举杯,“喝酒。”

吃喝了一阵之后,欧宝亮沉声发话,“刚才去过小贾村,确实挺惨的。”

“嗯,幸好人都救出来了,”宗报国点点头,竖起个大拇指来,“太忠是好样的。”

“不好也不行啊,我没那么崇高,”陈区长叹口气,皱着眉抽出一根烟来,顺手点上火,“要是我不在场,死的人上了三位数,区长就不能干了。”

“别说是你,没准魏天都要受影响,”宗报国大大咧咧地发话,“魏省长也该谢你。”

“分管副区长干什么去了?”欧宝亮随口问一声,他叔叔就是分管副省长,听说这样的事情,也是吓了一大跳,说自己使个好心,还真的帮对人了。

待他听说徐瑞麟出国了,也禁不住感叹一句,“这人运气倒是不错,不过……他要是在阳州的话,我看他未必能有陈区长这么尽心。”

陈太忠嘿然不语,这个问题他没有办法回答,要说徐瑞麟肯定也会这么做,那真是违心的答案,老徐的责任心估计没有问题,但是丫听得到次声波吗?

最大的可能,是泥石流爆发时,徐区长当时正陪着自己的两个女儿睡觉,然后……那就什么都晚了,陈区长也不得不卷起铺盖卷,灰溜溜地从北崇走人。

倒是徐瑞麟和周养志在外考察,应该不会受到牵连,这还真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吃喝一阵之后,那小崔发问了,这时大家已经知道,她也是个现场主播,“陈区长,既然您参加了抢险,为什么不在现场多呆一阵?今天我们台里去采访了。”

“最危急的时候我在现场,这就够了,现在凑什么热闹?”陈区长很不以为然地答一句,“我是在工作,不是在作秀,正经是……我现在得张罗着给小贾村找钱,找重建资金。”

“陈区长这一点,就最让我佩服,”宗参谋感触颇深地点点头,军人们多半都是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工作第一,不卖弄成绩。”

“那回头如果是马老大要来呢?”欧宝亮看着陈太忠就笑,这家伙说话没大没小的,跟段天涯还真有几分相似之处。

“那我肯定得凑上去了,”陈区长讪讪地撇一撇嘴,这是官场规则,跟作秀什么的无关,但是同时他也要强调,“他来了,我肯定要拽住他要钱……咦?马书记真的会来?”

“应该会来,尤其是我们电视台确定了,小贾村确实遭灾了之后,”欧宝亮支支吾吾地回答,“不过他什么时候能来……那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我看你多少知道点,陈太忠看他一眼,也不做计较,一干人酒足饭饱之后,各自散去。

“这陈区长还真是抠门,也不知道招待咱们住宿,”欧宝亮来到北崇宾馆登记住下,跟那小崔轻声抱怨一句,不过他就摸出了手机,“叔,我见陈太忠了,他主要还是想要钱……”

马书记比想像中来得还要快,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陈区长接到了省委办公厅的通知,说马书记定于明天下午两点抵达北崇,你们要安排好接待工作。

遗憾的是,这两天一直在下雨,偶尔停上半天,接着又下起来,马飞鸣一行人早上七点就动身了,不成想雨大路滑,到达北崇的时候,已经是三点了。

马书记路过阳州的时候,根本没有下高速,只是简单地见了一下李强和陈正奎,车队继续前行,下高速的时候,见到路边冒雨等候的北崇四套班子,走上前一一同他们握手。

这是陈太忠第一次亲眼见到马飞鸣,马书记个子不算高,也就一米七左右,身材略显削瘦,但是走起路来非常稳健,一看就是那种习惯了大权在握的人。

在同陈区长握手的时候,马书记由衷地感叹一句,“小陈干得不错,这是组织上给咱们送来的能人……这个干部交流,搞得很好!”

不但如此,他还要陈区长坐上大巴,跟他详细地汇报一下事发经过。

陈太忠的心情却是糟糕得很,他大致讲了一下经过,很沉痛地叹口气,“失踪的两人于半小时之前找到,已经死了。”

“预警时间不是很长吗?”马飞鸣也想着,那失踪者十有八九要不幸了,但是猜测是一回事,真的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也是一沉,“十分钟跑不出来?”

“这两个死者是母子,老太太近八十岁,儿子也五十多了,”陈太忠闷闷地回答,“大概是老人受了惊吓,她儿子把她抱上农用车,结果……车没开出来。”

“……”马书记默然,确定了有两人死亡,真的不是什么好消息,不过最终他还是拍一拍陈太忠的肩膀,“这个错不在你,你已经尽力了。”

说话间,车就驶过了镇子,褚宝玉和林继龙也率人在那里站着等着,但是车队甚至连停车的意思都没有,级别差得太大了。

接下来,马飞鸣视察了受灾现场,由于有战士们的大力协助,公路上的淤泥已经清理掉了,毁掉的公路也垫了厚厚的渣土,通行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但是住宿还是大问题,小坡上的军用帐篷只有三十来顶,还有七八顶普通帐篷,能保证七百多号人避雨,可一个帐篷就挤二十人左右,真的睡不好,有些帐篷堆放了救灾物资,尤其是有些人已经去泥水里掏挖,把自家的瓶瓶罐罐也捞出了不少,摆放起来也占地方。

“惨呐,”看着一望无际的泥泞,马书记也禁不住叹口气摇摇头,但是他对北崇这里的工作,还是相当满意的,帐篷搭建得都很有次序,炉灶也集中管理,旁边又有发电机和运水车,连厕所都修建了四个。

慰问过群众之后,马飞鸣看一眼身边的李强,“这还有两个多月的雨季,你们有什么打算……不能就这么一直挤在帐篷里吧?”

“我们已经向民政厅申请救灾帐篷了,还有……市里打算拨一百万救济款给北崇救灾,”李强愁眉苦脸地回答,“阳州市的财政,也非常紧张。”

“小陈你说一说,”马飞鸣再次点将,“下一步打算怎么建设?”

“整个村子都可以重新规划了,”陈太忠叹口气,这一次灾难,基本上就把小贾村抹掉了一半,“重建任务很艰巨,希望省里能多支持我们一点。”

“我这次来,本来打算给北崇一千万,”马飞鸣点点头,背着双手,再次望向那些残垣断壁,良久之后长叹一声,“但是死了两个,那就扣两百万……李强同志,你们阳州出一百万太少,最少要出两百万,有什么问题吗?”

李强看一眼神情肃穆的陈正奎,“市委坚决服从省委的指示,正奎市长?”

“好的,两百万,”陈市长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心情。

“这就给你解决大麻烦了,”马书记侧头看一眼陈太忠,“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要把小贾村建设好,你要对得起省里和市里的信任,对得起老百姓对你的期望。”

“我代表小贾村全体村民,感谢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的支持,感谢领导和同志们的关心和厚爱,感谢关注这场灾难的各界人士,”陈区长绷着脸,一本正经地回答,“区里一定会把重建工作搞好……其实我们区里还要出四百万,才勉强补得上缺口。”

“四百万对你来说,不算多大点事,”马书记扫他一眼,微笑了起来。

一省的老大终于笑了,大家也就敢跟着笑了,面对这种天灾,可是不能随便笑。

尤其是阳州市长陈正奎,笑得非常温和,非常有感染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