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39章 聚焦天灾(上)

发生在北崇的泥石流,引起了恒北省的高度关注,当天上午,省党委书记马飞鸣和省长魏天就打来了电话,其他的还有分管农林水的副省长欧阳贵,以及省水利厅长、林业局长等。

北崇这边的汇报也很明确,当晚北崇区长陈太忠和三轮镇长林继龙检查防汛工作,就住在小贾村,凌晨四点钟左右滑坡发生,多亏防汛工作宣传到位,大部分人紧急疏散撤离。

凌晨六点,阳州市党委书记李强和北崇区党委书记隋彪,携带了救灾物资抵达现场,冒雨组织抢险救援工作。

然后就该说损失了,整个小贾村四百多间房屋,仅余二十余间房屋,还有大量田地被冲毁,财产损失初步估计在一千二百万元左右。

至于人员,倒是损失不大,七百一十六名村民中,只有两人失踪——“只有”这个词儿听起来残忍,其实真不是如此,这可是凌晨四点发生的滑坡,正是人睡得最香的时候,而小贾村不是富裕的村子,到了夜里连路灯都没有。

这种情况下,七百多人的村子,百分之九十五的房屋被泥石流吞没,居然只失踪了两人,简直可以称作奇迹了——要不是有市党委书记作证,别人真的不可能相信。

事实上,现在也没多少人相信,大家都猜测,如果不是北崇夸大了损失,那就是在失踪人数上,阳州瞒报了。

瞒报无所谓,在领导们看来,下面人敢捂盖子,上面的就有胆子“被蒙蔽”,不过如果北崇只是夸大损失,想骗取上面的经济扶助,那么……就得让你长一长记性了。

这里要指出一点,下级变着法儿跟上级要钱,是普遍现象,各显其能什么手段都可以施展,给不给、给多少就是领导的事儿了,但是,像这种遭了天灾的,要钱真的比较理直气壮,灾后重建的资金,上级就算再不情愿,也不敢胡乱生事。

像陈正奎,是陈太忠的死敌,可北崇跟市民政局要求物资支援,他也没胆说,你们别给。

总之,北崇经受了这么大的灾难,省里肯定要有反应,但同时也有必要落实一下,灾情是否有下面汇报的那么严重。

领导想要了解真相,渠道肯定不止一条,但是打听来打听去,大家居然都说此事属实,这真的让人感觉不可置信,省里的领导终于做出决定,派省电视台下去采访拍摄。

眼下这个时候,恒北已经进入汛期了,小贾村村民能安然地躲过泥石流的袭击,这里面肯定有值得学习的地方,省台派人专程拍摄,既可学习和推广经验,也可以向大家提出警示——水火无情,防汛工作来不得半点马虎。

当然,小贾村若是不像汇报中的那么惨,救灾款什么的也就不用指望太多了。

省台记者的人是当天中午接到通知的,赶到小贾村的时候,就是晚上八点出头了,一到现场,大家都惊呆了,真是灾难大片里的那种景象。

公路整个被泥水覆盖了,其中有大约两三百米都被冲垮了,一侧全是一望无际的泥浆,十来栋房子孤零零地矗立在泥浆中,洼地里的四五间,只隐约能看到屋顶,死气沉沉。

与之相对应的,是公路另一侧,这里灯火辉煌,无数个人影在晃动着,还有十几堆炉火在跳跃,公路中间,是解放军战士在埋头苦干铲除道路上的泥浆。

现在的战士,就是野战部队了,前文说过,阳州是三线建设的一个重要环节,北崇区医院就是按野战医院规格建设的,这里有一个高炮旅和若干其他部队。

凌晨的时候,机关兵来了,见证了小贾村的苦难,而省里后来也知情了,那再派野战部队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省台的一行人走下车来,摄像师率先发现了新情况,“嘿,移动公司的发电车,我说呢,这里怎么这么亮。”

这发电车,是陈区长跟移动公司协调来的,整个阳州市移动,就这么一辆发电车,郭总再三强调——太忠,也就是你了,换了李强来借,我都不鸟他。

记者们头顶雨伞,扛着长枪短炮的过来了,这边也有人应对,隋彪很直接地迎了上来,“欢迎省台来的记者,张秘书长正在为乡亲们调电视机。”

王宁沪走了,市委的秘书长目前还是张近江,他早年是学无线电的,调电视不算啥难事。

经过一白天的忙碌,小贾村村民们的基本生活得到了保障,为了丰富灾民们的娱乐生活,区里送了一台电视过来——这样可以帮助大家暂时忘记眼下的痛苦,也省得有人无事生非。

电视还没抱过来之前,木头箱子就钉好了,上面还遮了雨布,再加上还有人把自家的电视也抱出来了,现在就是四台电视,其中三台彩色的,一台黑白的。

这人要一多了,口味就杂,有人爱看电影,有人爱看言情剧,还有人爱看戏曲和农业知识,不过张秘书长在调的电视,是录像播放。

村里人爱看录像的,还是占了大多数,秘书长调这点东西也是小儿科,在摄像机面前,他终于完成了最后一个环节,信手把遥控器塞给身边的人,“石村长,旁边箱子里,一箱子都是港台片子,你控制着点,大家别看太晚。”

“噢~”一帮年轻人兴高采烈地欢呼着,等着看录像的人,是最多的——这也是国内老百姓可爱之处,就算承受了再严重的打击,他们也能苦中作乐。

张近江直起腰来,为记者们解释一下情况,他着重指出一点,“在事故发生的两个小时之内,李书记就带着大批救援物资抵达了现场,市党委对防汛工作的重视可见一斑。”

“正是因为大家众志成城,才能把损失降到最低……对面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这样规模的滑坡,在北崇算得上是百年一遇,而现在小贾村绝大部分村民安然无恙,还有丰富的娱乐生活,这充分说明了我们制度的优越性。”

“我们听说市委书记李强高度关注小贾村,”记者左右看两眼,“请问他现在在吗?”

“这里工作趋于稳定了,李书记就回去了,”张近江一本正经地回答,“整个阳州都面临着防汛抗洪的任务,他不能把精力全都放在这里。”

“听说北崇区的区长陈太忠在险情发生的时候,正在村里休息,”记者四下扫一眼,“请问陈区长在吗?”

“陈区长回区里了,”有人闷声回答一句,然后大家就都不吱声了,省台的记者有点纳闷,“这个时候,他不陪你们共度难关?”

“陈区长陪我们共度难关的时候,你个鳖孙还没来呢,”有人高声用北崇话回答一句,引起了一片哄笑声。

总之,记者们根据初步了解的情况来看,小贾村这次遭遇的泥石流真的不小,灾情惨重也是真的,林镇长还专门交待人,从镇里拿了一些照片往昔拍的照片来,让他们比对眼下的惨状——真的啊,几百栋房屋消失了。

眼下已经是夜里了,尤其是天上的雨下个没完,光线也不是很好,能见度非常地低,朝田来的记者们通过自己的视野,基本上都能断定,这一起灾难真的很严重,阳州这里的汇报,没有半点的虚浮和夸大。

但是这年头,肉眼看到的东西,是做不得数的,最权威的还是音像资料,所以省台的人也留在小贾村,抓拍一些素材——这里的条件不是很好,但是氛围不错,起码能看到政府如何关心受灾的群众,而群众们又是如何开朗地面对生活。

然而,真正搞新闻的人,都知道这些东西真的很虚妄,没有抓拍住现场,又不能深入了解的话,只能面对各种摆拍了。

省台来了两辆车,有人在现场拍,但是最后那辆切诺基停了一停,打一把方向疾驰而去。

一个小时之后,切诺基出现在了陈区长的小院门口,司机下来按一按门铃,却发现门在下一刻被打开,一个小伙子站在门内,冷冷地发问,“找谁?”

“我是省电视台的,找陈区长,”司机定一定神,“你跟陈区长说一声,我认识韦明河。”

“认识明河啊,那进来吧,”陈太忠就坐在一楼的大厅,还敞开着门,正在跟四五个人坐在一起喝酒,他听到了门外的声音,侧头看过来,“吃了没有?”

“没呢,”司机径直走了进来,身边还跟着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孩儿,“一路赶过来,别说吃饭了,连撒尿的功夫都没有。”

“顺着走廊,左拐,”陈太忠一努嘴,“尿完了记得放水,我这家这两天没人收拾。”

“韦明河是谁呀?”陈区长身边的方脸男人眉头一皱,略带一点酒意低声发话,“我看这货有点没大没小的,很想收拾他一顿。”

“咱喝酒,”陈太忠听得有点哭笑不得,“等我想收拾他了,一定告诉你,不过你也别多事,韦明河没准跟你们赵司令也有牵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