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38章 未竟全功(下)

我做错了什么吗?陈区长觉得有点乏力,缓缓地坐到一块湿漉漉的石头上,抽出一根烟默默地点燃,同时天眼全开,细细地扫视着小贾村内的一片汪洋——是否还有生命的迹象?

确实还有生命的迹象,两只鸡站在一根木头上,一只猪在泥水里跋涉,还有一条狗趴在一棵树上,树上还缠着四五条蛇,至于人……那真的没有了。

“其实我没做错什么,该强调到的,我都强调到了,”他低声对自己说,“我问心无愧……哥们儿只是个小小的区长,不能把自己当神仙看。”

“陈区长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用这么内疚,你当然不是神仙,”林继龙走了过来,在他身边缓缓坐下,伸出两根指头,也是泥水斑斑,“区长,给根大熊猫尝尝鲜。”

“这盒你揣起来吧,”陈太忠信手将一盒烟拍给他,“辛苦了。”

林镇长今天表现得很不错,不但将村里的七百多号人按组分开维持秩序,还将外套脱下来,递给了一个赤膊的老汉,刚才更是安排大家竖起几根木杆,支起了最大的一个防雨棚,足足有三十平米见方,里面躲进去了七八十号人。

“不辛苦,”林镇长抽出一根烟来点上,惬意地长出一口气,“这辈子第一次抽大熊猫呢,好烟啊……其实能这么贴近群众,近距离为他们服务,我真的很开心,也没有白当一次父母官,您说呢?”

“我也喜欢这种贴近群众的感觉,总觉得自己是在做实事,”陈太忠吧嗒两口烟,才发现不知道哪里来的雨水,把烟头打熄了,说不得又摸出一盒来扯开包装,抽出一根点上,“但是今天有俩人失踪了……心里不好受。”

“大部分人都活着出来了,多亏您那一嗓子,”林继龙抬手抹一下头发上的雨水,顺手甩一甩,又拿出打火机来点烟,他的烟也被水打熄了,“要不然,我都未必跑得出来。”

“老林你要不要去车上吹一吹空调?”陈太忠觉出来了,林继龙的身子在微微地颤抖,路边四台车都是打着火的,不过里面早就挤满了老弱病残,“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不用了,”林继龙傲然地摇一摇头,“我好歹也是镇长,跟他们挤……这不是丢人吗?”

说着话,天就蒙蒙亮了,只不过天上的雨也越来越大,一个小伙子跑过来,哆里哆嗦地发问了,“陈区长,能不能从车里抽点汽油出来,咱点一把火,烤一烤?”

陈太忠对这小伙子有印象,小家伙不让别人抢姜汤喝,垒灶台的时候也一直在埋头苦干,现在身上都打得湿淋淋了,才想起来请示领导。

“挖个坑,下面垫点东西,不要让汽油到处流,”陈区长做出了指示,“头上找块塑料布挡一挡,你看你这浑身上下流水……别心疼汽油,一会儿支持的车就到了。”

“好嘞,”小伙子领命去了,不多时,小坡上就多了十几个熊熊燃烧的火堆,不过饶是如此,依旧是不够用,一个火堆旁,了不得挤十来个人,而眼下虽然天放亮了,却是山里最冷的时候,估计也就只有个七八度,还下着雨。

这一夜,真是难熬。

总算还好,就在五点半的时候,区里的车队终于出现了,打头的是金龙大巴,后面跟着一辆中巴和两辆大卡车。

公路早已经被泥石流掩盖了,站在小贾村,不管是向前看还是向后看,压根儿就看不到半点公路的影子,金龙大巴碾压过后,大家都能看到深达三四十厘米的车辙。

但饶是如此,区里救援的车队终于是到了,车停到路边之后,隋彪第一个跳下车来,也不管脚下就是泥浆,“太忠,辛苦你了,我带了充足的物资过来。”

这物资说充足,也就是那么回事,主要是水、方便食品和汽油,倒是两辆卡车拉的东西挺不错,一辆拉的是木材,一辆拉的是煤炭,只是……帐篷依旧短缺。

按说现在天放亮了,小贾村的村民可以去别的村子避难了,但是首先……这路不好走,其次的话,你去别的村子,别人凭啥招待你?

装着木材和煤炭的车,直接冲到了小山包脚下,马槽一打开,噼里啪啦地往下卸货,所幸的是,目前这个山包上啥都缺,就是不缺人,眨眼之间,这些东西就被抬到了几个塑料棚子底下,而夜间垒起的几个灶,也开始缓缓地冒烟了。

“秩序井然啊,”隋彪感触颇深地叹口气,来到了陈太忠身边,“你这半个身子都湿透了,去车上暖和一下吧?”

“我这无所谓了,”陈太忠递给隋书记一根烟,自己又抽出一根点上,“咱金龙车的早饭摊子拉出来,该准备早饭了,大家都冻了半宿了。”

改装之后的金龙车确实牛逼,该有的电器应有尽有,但是最终立功的,还是夜里垒起的那五口锅灶,几把干柴塞进去,再丢几块煤炭,火苗子腾腾地就烧了起来,绝对保证七百多人一人一口热汤。

这就相当难得了,一口大锅,打上二三十个鸡蛋进去,再丢一坨紫菜和些许的葱花味精胡椒粉,这就是一锅紫菜蛋花汤,足够五六十个人吃的,五口灶返一回锅,基本上就够大家吃的了。

冻了几个小时的人开始活跃了,可是隋书记高兴不起来,他夹着烟卷轻叹一声,“依你估计,这两个失踪者,可能不可能幸免于难?”

“可能性很小,”陈太忠心情烦躁,索性走到雨地里,任由细密的雨丝打在头上,他背着手看着那一片泥泞,“这灾后重建,工作量也不小。”

两人正说着话,远处又传来了汽车的轰鸣,却是市里的车到了,两辆越野车开道,后面是四辆带着篷布的军车,再后面是一辆大巴。

车刚停稳,李强就跳下车来,他们是走高速过来的,并不比区里慢多少,李书记沉着脸发问,“失踪的两人找到没有?”

“啧,”陈太忠咂一咂嘴巴,无奈地摇摇头,又冲着那一片泥泞扬一下下巴——这个样子,怎么找人啊?

说话间,军车里的小伙子就开始往下跳,一个方脸的两毛二走过来,冲陈太忠一伸手,绷着脸发话,“陈区长你好,我是军分区作训科宗报国,来得还算及时吧?”

“非常感谢子弟兵的支持,”陈区长点点头,他看一眼跳下车的士兵,“来了多少人?”

“警卫排和通信站各来了一个班,”宗报国叹口气,“只能机关兵先来……我们带了些帐篷和铁锹,希望对北崇能有所帮助。”

“机关兵就挺好,小伙子们都不错,”陈太忠点点头,大家都觉得机关兵比较娇气,救灾的时候不如野战部队好用,其实看小伙子搬卸物资的利索劲儿,也不比野战部队差。

事实上,他想不成称赞也不行,野战部队真的不好随便调动,而且人家也带来了不少物资来,这算是救急了。

不过下一刻,就显出机关兵的不足了,架起帐篷来笨手笨脚的,最后宗参谋看不下去了,亲自上手,一边架一边嘴里指点,小兵们只能讪笑着帮忙。

大约是六点半的时候,褚宝玉才来到了现场,这里距离镇上,其实就是半个小时的路,他半夜就被滑坡的响动惊醒了,十来分钟后,他接到了石村长的电话,本来他想当即就过去,老婆说这太不安全了,还是等天亮了再走,你可以先调集一下救灾物资。

褚书记想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他也不愿意这么快送脸上门,不成想来到现场一看,不仅是区党委书记已经到了,连市党委书记都到了,还有部队上的人,他登时就怔住了。

褚宝玉很想找人解释一番,但是李书记忙着一边视察一边打电话,隋书记强撑着笑脸慰问群众,陈区长在指挥村民协助战士们搭帐篷,林镇长在组织人做饭,就连石村长都在忙着指挥村民们修建简易厕所,七百多号人都要吃喝拉撒的。

褚书记见状,就安排自己带来的人搭起大棚来——他甚至还带了支架过来,一时间,小小的土坡上各种篷布都在搭建。

直到轰的一声闷响,又是两间房子支持不住,倒塌在泥水里,李书记扫一眼对面,然后才发现褚宝玉,他皱着眉头发问,“你是干什么的?”

“李书记您好,我是三轮镇的党委书记褚宝玉,”褚书记一挺胸脯,“组织了一批物资前来,请您指示。”

“比我来得还晚,”李强哼一声,在这儿呆了一阵,他也知道褚宝玉昨天跟陈太忠弄拧了,想到这货坚持说这里不会有事,他恨得牙都是痒的——真要听你的了,我这市委书记位子还没坐热,就要挪窝了。

不过眼下救灾要紧,他也懒得理这厮,转头走向陈太忠,“太忠,物资还是有点不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