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37章 未竟全功(上)

“小贾村遭遇泥石流?”李强听得大声叫了起来,一时间所有的醉意都不见了去向,“严重不严重?有人员伤亡没有……喂,喂喂?”

他大声地嘶喊着,但是那边的声音是一点都听不清楚,听筒里传来的,是山崩地裂一般的狂啸,他甚至感觉得到那边的大地在剧烈地抖动,李书记真的无法想像,小贾村面临的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仿佛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远,听筒那边的声音才渐渐地小了下来,这时候他听到对方大声喊着,“我们需要部队支持,需要部队支持。”

“人员和财产损失情况如何?”李强不管那么多,坚持要问清楚这一点,事实上这是干部最关心的一点,他耳朵夹着电话,一边穿衣服一边发话,“先汇报灾情!”

“泥石流还没过完呢,”陈太忠急得都要跳脚了,“财产损失很严重,大部分的人接到了报警跑出来了……有没有人遇难,目前还没统计出来。”

“你就在现场?”李书记问了一句废话,但是这废话还不能不问。

“我肯定是在现场,”陈太忠被对方弄得有点没脾气,我要是不在现场,刚才那声音难道是录音?“隋彪已经接到了通知,目前正在准备救援物资,估计很快能抵达。”

“我现在就赶往现场,”李强很果断地发话,然后他问一句,“你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部队,要部队来救援,”陈太忠气得好悬没把电话摔了,我说得这么明白了,你还问我要什么?“还有物资,救灾物资……最关键的是帐篷,村民们都站在雨地里呢。”

“物资我马上就安排,部队……不太可能,”李书记苦笑着叹口气,“调兵我必须得上报省委,一时半会儿决定不下来。”

“您就跟军分区的张司令说一下,部队临时搞个拉练,目标小贾村,这就行了……对了,让他们带上救灾帐篷,”陈太忠快速地说着。

“这恐怕不行吧?”李强半信半疑地发问,“你跟他打好招呼了?”

要说这阳州,也真够悲催的,因为腰包太瘪,跟武警的关系不太好,而这部队却又不是市委书记能指挥得动的,遇到救灾的情况,真的很耽误事儿。

“我跟赵光达打招呼了,”陈区长随口答一句,“张司令要是推脱,你就问他一句,赵司令没有安排吗?”

赵光达是恒北军区的司令,跟孙姐家的关系极好,陈太忠因为褚宝玉不肯配合,早早就地就联系了孙姐——他也知道阳州的武警不好用。

孙姐帮着协调了一下,最后给出一个答案来——你那儿要是真的发生了险情,让你们的市委书记向军分区通报一下,那边会安排出去野外拉练。

孙家的面子是足够大,但是为防意外,赵司令还是指定,阳州的市委书记必须出头,这是小心持重之举,而且真的一点不过分。

“那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李强一点都没怀疑陈太忠的话,挂了电话就开始翻看手机,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这家伙……还有多少底牌,是我不知道的呢?”

与此同时,在车灯的照射下,陈太忠等人看着那泥石流奔腾而下,真的是瞠目结舌——山离着小贾村是足够远,两里地都开外了,但是……架不住这次滑坡面太大。

奔腾而来的泥浆和石块摧枯拉朽地推倒了房屋,一辆农用车被气浪冲击得在空中打一个滚,又再次掉进了泥浆里,这泥石流推进到公路旁,才逐渐放慢了速度,这时候,村里的房子已经被冲垮了一多半。

泥石流最后还是冲过了公路,不过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虽然偶尔有那么几个石块,带着泥浆蹦跳着穿过公路很远,但那就是个别现象了。

眨眼之间,原来的小贾村就变成了一片废墟,临公路的地方,还有八九十间房屋矗立着,不过看那摇摇欲坠的样子,谁也不知道它们还能坚持多久。

值得庆幸的是,村民们的聚居地,并不是泥石流冲击的正中心,再向远处一点,那滚滚的泥浆不费吹灰之力就涌到了公路边,狠狠地撞击上了路基,发出巨大的声响。

这一次滑坡,不但吞噬了大半个村子,还吞噬了大片的田地。

良久之后,不再有大块的土石涌来,泥浆虽然还滚动着,看起来也是有气无力了,就有人拿着手电筒往回走,“摩托车还在院里呢……”

“你给我滚回来,”陈太忠冲下去,一把薅住那货的脖领子,大喊一声,“这才是第一次,你知道没有第二次了?”

这一嗓子,就震慑住了大部分人,依大家的理解,这个泥石流目前就接近尾声了,谁也想回家抢救物资去,但是陈区长说得也很有道理,万一再来一次,可不就惨了?

于是众人就打消了抢救财产的念头,这种情况在北崇并不多见,北崇人穷惯了,又不怎么把自家的性命当回事,搁在往日,谁拦得住他们抢救家产的心思?

但是偏偏的,大家还就听陈区长的,这并不仅仅因为他是一区之长——这真的很扯淡,众人主要是被他惊人的预判能力吓到了,区长说山要垮,山就真的垮了,上一次小贾村附近垮山,大约要追溯到清朝中叶的时候了。

更难得的是,陈区长知道山要垮,还敢留在小贾村住宿,并且及时报警,挽救了大多数人的性命——若不是前夜,村里教给大家贴地伏听的招数,等到听到响动再跑,那真的就来不及了,看这眼前垮山的架势,小贾村死一两百号人很正常。

这阵骚乱平了下去,接下来大家就要面对现实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个夜晚太冷了,也就是摄氏十度左右的模样,尤其还下着雨,而小贾村逃出的人当中,大部分人没有带雨具,倒是有人把牛牵出来了。

牵牛出来的,可以蹲在牛肚子下面取暖,更多的人是把区里拿来的塑料布裁剪开,四个人一人撑一个角,中间还能蹲俩小娃娃。

这个时候,有一碗姜汤就很管用了,祛寒发汗,不过天上下着雨,不好生灶,锅倒不是问题,有人就是顶着大锅跑出来的。

于是,区里带来的液化气炉就起了大作用,遗憾的是,水不是很多,李红星那货又把生姜全掉到地上了,还得洗,陈区长就维持秩序,“妇女儿童先喝,老爷们儿往后靠一靠……不过谁要垒灶的,可以先来一碗。”

灶不好生,但还是必须垒,液化气灶能架的锅实在太小了,烧一大锅水,也不够三十个人喝的,而小贾村的村民有七百多。

正经是村里扛锅出来的主儿,那锅个顶个都是直径一米多的,平常家里煎炒烹炸都是这么一口锅,来上三五十号亲戚串门,照样要做出香喷喷的饭菜来。

所以这个灶,是必须要砌的,亏得是有前一天晚上那个会,大家也不慌乱,有人去路边捡砖头,有人找了树枝和泥,还有人拿着小刀割女人的头发。

村里砌灶都是这样,不说水泥啥的,那玩意儿不管用,直接就是砖和泥砌起来的,炉膛里面用泥糊一下膛壁,这时候要加上盐和头发,不用的话,膛壁容易裂,火就跑出来了。

不过砌灶的也都是大老爷们儿,很少有人跟女人娃娃抢姜汤喝的,倒是有小伙子脱了外套,只穿一件秋衣就在那里忙乎,以显示自己的英雄气概。

这些活儿也是见不得水的,于是又有人打着雨伞拉着塑料布,为他们遮挡雨水,陈区长也拿一把伞,罩在一个光膀子干活的小伙子身上,小伙子真的干劲儿十足——其实他从村里跑出来的时候,就是光着膀子。

这个效率……还是慢了点儿,陈太忠看着他们慢吞吞地砌灶台,有点儿不耐烦,正琢磨着去哪儿捡点干柴,石俊杰走过来,悄悄地拉他一把。

“啥事儿?”陈区长撑着雨伞,跟他走到一边,低声发话。

“我婶子和堂兄,没跑出来,”石村长沉着脸,重重地叹口气,“点过人头了,就差他俩。”

“这个……不能吧?”陈太忠一直都以为,人应该都跑出来了,毕竟预警得足够早,大半夜里,那么响的电铃,起码十分钟的反应时间,跑不出来?“会不会跑到别的地方了?”

“四周这一块,也就咱这个地方有灯啊,”石俊杰艰涩地回答,“他们就算跑到别处,这半个多小时了,还能不回来吗?”

“我操,这还真的有人死了?”陈区长登时就愣在了那里,他跟隋彪和李强说的时候,一直是强调没统计出结果来,心里却没认为,会有人死在这场灾难中——没错,这泥石流的规模不小,但是哥们儿在场的嘛。

可是现在回想一下,他真的有点过分自信了,首先,他没想到这滑坡居然是提前发生了,又是在夜里,应对得就难免仓促。

其次,他过于相信晚上召开的那个村民大会的效果了,以为大家都能积极地自救,所以他将着眼点放在了灾难发生之后,怎么样改善大家的生存环境,减少疫病的发生上了——他甚至把喝姜汤的碗都抱出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