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36章 人算不如天算(下)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巨大隐患,陈区长肯定要一了百了地消除这个隐患——他完全具备这个能力,不过现在这个雨,下得不是很大,这会儿滑坡不是很科学。

“咱们先去找小贾村的村长,”陈太忠既然决定不走了,就要亲自安排一下紧急情况下的脱险事宜。

时近傍晚,四月底的天已经很长了,阴霾的天空下满是细密的雨丝,雨滴并不是很大,但是细致绵密,直给人一种无穷无尽的感觉。

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的,陈区长等人打着雨伞向村委会走去,褚宝玉倒好,根本不挪窝,就站在车边,冷冷地看着他们离去。

小贾村的村长消息也还算灵通,走了没几步,他就从小巷里走了出来,“林镇长来了啊?呦,这不是陈区长吗?我代表小贾村的全体村民们欢迎您前来。”

村长叫石俊杰,看起来也是五十出头,他将人迎进距离大路不远的村委会,村委会的院子不小,两溜平房看起来也很老旧,不过墙倒是刷得挺白,上面写着一行鲜红的大字,“一胎环,二胎扎,三胎四胎杀杀杀!!!”

陈太忠纵然有很要紧的正事待办,看到这一行字,也禁不住呲牙倒吸一口凉气,尤其那鲜红的三个感叹号,怎么看都给人一种血淋淋的感觉,“我说石村长,你们这个标语……回头刷了!”

“我们是计生落后村,”石俊杰苦笑一声,“这么写,也是让上级领导看到我们的决心!”

还敢顶嘴?陈区长冷冷地扫他一眼,“事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

石村长闻言登时闭嘴,三轮镇虽然离区政府很远,可他也听说了,新来的区长是非常能干也非常强势的,这无谓的口舌之争很没有必要。

待他开始张罗着泡茶,陈区长才问起了关于防汛工作的准备情况。

石村长的回答很空泛,待听到领导指出村子里动物的异动时,他承认有这些现象,但也很不以为然,“有人说了要地震啥的,咱不信这个邪,其他村子没事的嘛。”

“不光是地震,这也是垮山的预兆,”陈区长不说滑坡什么的,直接用北崇的俗话解释了,“雨下得大了,就会出现这种现象。”

“这个……不能吧?”石俊杰先是微微一愣,然后才想起来自己是在跟区长说话,“这是气象局的领导有什么指示?”

“你搞基层工作,不要唯领导论,要有自己的判断,”陈区长毫不客气地训斥他,“现在,马上召开村民大会,把应急预案布置下去……时间不等人,听见没有?”

我听了你这种奇怪的指示,还不是唯领导论?石村长心里真是很不舒服,不过他也不敢辩解,下一刻,他发现了新的情况,“褚老书记,您也来了?”

“唔,”褚宝玉面无表情地哼一声,走到一边坐下,也没有说话的意思。

石俊杰本来想请示一下褚书记,我该不该召开村民大会,看到老书记面色不善,只能站起身走出去,不多时,一阵急促的电铃声响起,尖厉而清脆。

电铃响了足足有五分钟,才有村民们打着伞、穿着雨衣走了进来,大家纷纷地抱怨着,“这大雨天儿的,石村长你不搂着婆娘睡觉,硬是要折腾啥?”

“有要紧事哩,陈区长都来了,要跟大家亲自谈,”石村长闷声闷气地回答。

一次电铃没叫来多少人,石俊杰又拉一次玲,这次大家才知道,村子是真有事了,又等了十来分钟,差不多就来了两百来号人。

接下来,就是陈区长讲话了,他的声音大得很,即使不用喇叭,大家在雨中也听得明明白白,年轻的区长指出,最近村子里的鸡鸭狗乱跳,可能是有垮山的危险,大家要高度重视。

“垮山也垮不到咱这儿来吧?”登时就有村民表示疑惑,又有人附和,村子里的人想到啥就说啥,也没有什么秩序。

“你们听我说,”陈太忠将声音再提得高一点,压住了种种杂音,“不管能不能垮到这里来,大家都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有备才能无患,区里这也是为你们的生命财产着想……现在,石村长给大家讲一讲具体事项。”

然后石村长就拎个小喇叭走到大家面前,将预案讲述一遍——这个东西村里不缺,只不过平常少强调,现在翻出来了,甚至石村长念得兴起,“……才能更好地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嗯,念串行了。”

不管怎么说,村委会是把警报发出去了,而且再三强调说,出现险情的可能性很大,你们尽快回家,及早做准备。

众人就纷纷散去,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倒是有十来个村民不怕下雨,缠住陈区长和褚书记了解情况。

陈太忠不厌其烦地向大家讲,说这个有准备总比没准备强,可是褚宝玉就被人问得挺麻烦,到最后他索性站起身子来,“陈区长,镇上有点事情,我先回去了,林镇长在这里,有什么事儿,您吩咐他就行了。”

接下来,就是陈区长等人在村子里吃饭了,不过这村子的饭,做得也是相当难吃,倒是有大块肉,还有两只鸡,陈太忠最后还是忍不住了,“给上盘油炸花生米。”

大约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李红星带着政府办的两个人赶到了,面包车里拉了塑料布、矿泉水、饼干、煤气灶等物资。

这只是陈太忠表示重视的一种方式,雨一直在下,他决定等明天上午的时候,把山弄塌算了,当天晚上,大家就都挤在村委会,喝酒喝到十二点,才醉醺醺地睡去。

就在凌晨四点的时候,陈太忠猛地被惊醒了,他竖起耳朵一听,禁不住骂一句,“我操你大爷,这会儿大家还都在睡觉呢!”

林继龙跟他挤在一个屋,虽然喝了不少酒,但是跟区长在一起,他睡得很轻,听到这话腾地就醒了,“区长……发生什么事儿了?”

“你听!”陈太忠气急败坏地喊一声,穿上外套就往外走。

林镇长竖起耳朵听一听,觉得没听到啥,于是又趴在地上,耳朵贴着地面听,下一刻他就蹦了起来,“我操,真是怕啥来啥……垮山啦,大家快醒一醒!”

陈太忠冲出房间,一脚就踹开了石村长睡觉的门,大声喊一嗓子,“石俊杰,你他妈还睡……快敲铃!”

石俊杰也喝了不少酒,但是也睡得不踏实,听到这响动,蹭地就蹦了起来,他甚至都没有去听什么,赤着上身就跑出去拉电铃,就在此刻,隔壁传来了林镇长几近于凄厉的喊声。

凌晨四点钟,尖厉的电铃响了起来,不过这次石村长没拉了那么久,就是一分钟,隔了一阵,又拉半分钟,然后大家开始往外跑。

李红星穿好衣服就要跑,不成想陈区长一把拽住他,将手里的一口大锅递过去,“把这个端到路那边,锅里有生姜,不许洒了!”

陈区长自己也不容易,他蹲下身,抱起好几摞子大碗,蹒跚地向院外走去——碗本身就很重了,而这路还特别难走。

好容易走到公路另一边,大家捡个高处落脚,然后陈太忠才发现,李红星抱着大锅在地上摔了一个狗啃泥,生姜全掉进泥水了,他气得一脚就踹了过去,“你他妈的就不干正经事。”

这个预警相对比较及时,约莫十分钟左右,村子里的人就顺着车灯的指引,全跑到了这个小高坡上,然后只听得一阵闷雷在远处轰隆隆地响起,渐渐地由远及近,到最后形成了惊天的狂啸。

跑出来的人,五花八门啥样的都有,有的人打着雨伞抱着电视,这是比较重视的,有的人就是空手跑出来了,最后跑出来的人里,还有光着膀子的。

石俊杰等人已经开始烧姜汤了,还有人四下找小树干架塑料布,由于晚上才强调了应急方案,喝酒的时候还在不停地说,所以虽然乱一点,倒也保持了一定的章法。

陈太忠则是捏着电话,不停地给李强拨号,李书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睡得死沉死沉的,于是他又挂了电话给隋彪打。

隋书记在晚上已经接到了陈太忠的电话,不过接起电话,听说小贾村果然遭遇了泥石流,还是禁不住愣了一愣,“人员财产损失情况如何?”

“人员还在统计中,泥石流还没过来,”陈区长沉稳地回答,“你赶紧动员起来基干民兵,带上应急物资,足够的水和药品,赶来小贾村……李书记打过来电话了,不跟你说了。”

听到那边挂了电话,隋彪愣了足有十秒钟,才蹦起来穿衣服,“我操,这陈太忠长了一张什么样的嘴巴?”

李强是喝酒了,睡得比较死,不过他迷迷糊糊地将电话反手打过去的时候,发现陈太忠居然“正在通话中”,他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