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35章 人算不如天算(上)

陈太忠淡淡地看褚宝玉一眼,连解释的心情都没有,只是冲着林镇长扬一扬下巴,“跟我走,去找几个村民了解一下情况。”

话刚说完,不远处的地里蹿出几只田鼠,没命地奔窜着,有人看见之后,轻声地咦了一声,不过想到褚书记在镇子里的说一不二,他马上闭嘴了。

陈区长和林镇长随便找两个村民问一问,还果真是这样,近半个月来,村子里的动物真的很反常,鸡不回窝牛不进棚,狗半夜乱叫,连田里的黄鳝都四处乱窜,一点不怕人。

“还真是奇怪了啊,”林继龙本来只是无条件地支持陈区长,没想到果真问出了问题,他敬佩地看着年轻的区长,“您怎么能发现这些异常?”

无非就是次声波嘛,陈太忠很清楚自己听到了什么,不过这个东西他是没办法明说的,于是就笑了一笑,“自从被泥石流埋了一次之后,阴天下雨我就关节疼,刚才是脑袋疼……哈,没准被埋出特异功能了。”

这个解释不怎么科学,但是勉强也能让人接受,林继龙笑着点点头,“看来这个村子确实存在点异常,陈区长,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通知大家,做好疏散准备,”陈太忠沉声发话,“还有,这雨要下好几天,马上准备应急物资,再搭上帐篷。”

他这么安排非是无因,那座山确实有问题,不但传出了次声波,山体也确实在缓慢地移动,虽然这移动细小到几近于无,但是对天眼全开的罗天上仙来说,真的是昭然若揭。

没必要这么夸张吧?林继龙都听傻了,他也听说过,在大灾难之前,动物往往有远超人类的直觉,不过,只冲着几只动物的异常,就要调用应急物资,还要搭帐篷,陈区长你这做事……真的不是一般的夸张。

他不敢拒绝,可是这么答应下来,也实在有点贻笑大方,说不得他看一眼褚宝玉,“褚书记,这涉及到应急物资的调用……还是你来回答陈区长吧。”

其实褚宝玉也有点好奇,这陈太忠居然能猜到动物的异常?不过待他听到解释之后,心里就释然了,别说什么共产党员唯物主义,神秘现象这东西,在乡村从来不缺乏生长土壤。

他原本都相信了这番说辞,但是现在听到林继龙这么说,猛地就想到了另一个可能,是不是陈太忠听说了这里的事情,所以才故意过来装神弄鬼?

说白了,褚书记在镇上真的是一手遮天,别说应急物资,普通物资也是他点了头,别人才能动,所以他对这种变动分外敏感。

林继龙的遭遇可为佐证,他初来乍到的时候不知道这一套,因为有晚上热水泡脚的习惯,林镇长需要电炉、水桶和一把水壶,听说库房里有这些,他就去领取,不成想库管告诉他——咱先不说签字,你得跟褚书记说一声,我才好让你领。

褚宝玉有了这样的猜测,自然就不肯配合了,以免林继龙借势夺权,他不动声色地摇摇头,“异常十来天了,这不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吗?是不是再观察看一看?”

“已经十来天了,还敢再等吗?”陈太忠冷冷地扫他一眼,这便是一个事实的两种不同表达方式,“褚书记你总该知道临界值吧?”

褚宝玉听到这话,也恼了,他皮笑肉不笑地发话了,“临界值我知道啊,就是不知道这个值,是人算出来的,还是动物算出来的?”

“褚宝玉你这怪腔怪调的,是什么意思?”陈区长已经忍这货很久了,听到这话,终于就爆发了出来,“我告诉你,这里的情况非常不对劲……有必要高度重视!”

“高度重视是需要花钱的!”褚宝玉不屑地哼一声,“但是三轮镇没那么多闲钱,帐篷?嘿……整个镇里也就四顶帐篷,就因为几只狗不按常规地叫两声,我就拿到小贾村来?陈区长,我是共产党人,是不讲迷信不信鬼神的。”

要不说北崇的民风彪悍,下面乡镇干部急眼了,别说顶撞上级,都直接敢指着鼻子骂娘,就不说褚宝玉,只说林桓这个区政协副主席,敢赶到朝田的招聘见面会,准备着硬扛陈正奎,就可以知道,北崇都是帮什么样的人了。

你是把我比作狗吗?陈太忠听得却是勃然大怒,“褚宝玉,你这是打算消极应对了?”

“我看不出有什么应该积极应对的理由,”褚书记待理不待理地哼一声,都已经打算撕破脸了,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不过他也要强调一点客观因素,将一区之长得罪得太死,也不是什么好事,“而且三轮镇真的没有什么应急物资,还得从区里调拨。”

“那你把基干民兵调动起来,”陈太忠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从现在开始,在小贾村二十四小时待命。”

你让我待命就待命?褚宝玉哪里会在乎一个小年轻的话,他是无欲则刚了,说不得冷冷一哼,“这个不可能,雨季马上要来临了,需要防汛的不仅仅是小贾村,整个三轮镇有十一个村,没有充足的理由,我们不能随意浪费资源。”

我的理由真的很充分,陈太忠很想解释一下,他确实不是无的放矢,小贾村这里存在极大的隐患,山体的结构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剪应力一点点在加大,而那巨大的山脉,抗剪能力一点点地在减小,正是因为规模巨大,才产生了次声波。

但是看到褚宝玉为了反对而反对,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也就懒得多说,只是冷笑着反问一声,“你的意思是说,我在杞人忧天?”

“我没有这个意思,”褚书记冷冷地回答,“我只是想,整个三轮镇都在搞防汛……”

“够了,”陈太忠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你只需要告诉我一声,这个物资和基干民兵,你派还是不派?”

“我看不到必要性,”褚宝玉也不是吓大的,他很坚挺地表示,“要是区里能负担大部分费用,我们能做出更有效的支持。”

“那万一就这两天,这里发生了泥石流,你该怎么向区里解释?”陈区长笑吟吟地问一句,“小贾村的死难者家属,也不能原谅你吧?”

“我说陈区长,你这话啥意思呢?”被询问的那个村民不干了,他大声抗议,“我们村里的人都好好的……好的不灵坏的灵,你咋能咒人呢?”

“我就咒人了,怎么啦?”年轻的区长扭头怒视着对方,“都鸡飞狗跳了,你还觉得没啥事,我这叫咒人吗?你这是纯粹觉得自己活得长了。”

“那我去问一问山神爷,”村民听到这话,也有点挠头了,三轮镇这里也有神庙,破四旧之后才又建起来的,信不信的,就在乎本心了。

褚宝玉冷冷地旁观这一插曲,到最后才发话,“我不认为这里近期会出现太大意外。”

这个话说得有点没底气,但也就是他能表述的最强烈的方式了。

“那你就滚吧,”陈太忠一点都不给他留面子,大手一摆,“不出问题就算了,出了问题,我一定撸了你。”

“陈区长你怎么这么说话?”褚宝玉这下受不了啦,他在三轮镇说一不二习惯了,绝对不能容忍类似的冒犯,哪怕你是区长。

“再跟我乱逼逼,信不信我现在就揍你一顿?”陈太忠一撸袖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觉得自己是土皇帝,在三轮镇混得挺不含糊,是吧?”

“行,我不说话了,这总可以吧?”褚书记冷笑着回答。

“陈区长,”林继龙将陈太忠拽到了一边,低声劝慰着,“这儿就算情况有点异常,您也犯不着跟他赌啊,他算个什么玩意儿,值得您冒这样的风险?”

“你觉得这是风险?”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一眼林镇长。

“确实是风险啊,”林继龙点点头,“小贾村情况特殊,咱不伸手不好,但是想伸手,绕不过镇党委——基干民兵,我真的指挥不动。”

“也就是说,这里万一出现险情,咱们只能坐视了?”陈太忠冷冷地问一句。

“我组织不起来多大救援的力量,”林镇长无可奈何地叹口气,心说无非是几个动物异动了一下,你何必太紧张,反正咱们都不住在这里的不是?

“那我组织吧,”陈太忠摸出手机,查找半天之后拨个号码,“我陈太忠,找孙淑英,是这么个事儿……没问题吧?”

他打完电话,正好林继龙找过来,“区长,咱接下来往哪儿走?”

“就这里了,不走了,”陈太忠淡淡地回答,“晚上我都住这儿了,你帮着联系一下晚餐吧……谁觉得没意思,可以离开。”

“但是这个……好吧,”林镇长拗不过他,不过该有的提示,他还是要有的,“不过区长,就算这个山要垮,未必是这几天的事儿。”

“嗯,我知道,”陈太忠胡乱地点点头,其实他真的知道,山的抗剪能力一点点地在衰减,但是什么时候是尽头,那谁也说不准,也许是明天,也许是十天后,也许……是明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