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33章 一路训斥(上)

你能问得稍微婉转一点吗?陈太忠对朱局长的直爽,也是有点无奈,他淡淡地介绍,“这是小叶,跟我咨询大学生返乡创业的情况。”

“哦,”朱奋起点点头,又冲外面喊一声,“服务员,给来一份炒饭。”

服务员闻言,赶紧走过来,陈区长又安排了两个菜,才扭头问朱奋起,“这么晚还没吃饭……这是有事?”

朱奋起并没有陈区长约好,说晚上一起吃饭,他只是知道,区长这两天就是在这里吃饭,才贸贸然赶过来,不成想正撞见孤男寡女在一起。

不过他此来,也确实是有事,“就是在忙传销那个案子,目前大致能断定,主犯分别来自乌法省和碧空省,想要跨省抓捕的话,分局的人力、财力和级别,都有点不够。”

“跨省就暂缓吧,能撵出去就行了,”陈区长从来都不是正义感爆棚的主儿,他在意的只是自家一亩三分地儿,“碧空的消息可以给我,我通知一下对方……对了,有两个朝田人跟我说了,他们的女儿也被非法拘禁了,这个你知道吧?”

“这也是我要汇报的,”朱局长轻叹一声,“那女孩儿叫朱丽蓉,她被洗、脑得比较厉害,状态也不太好,因为拉不到下线,她帮别人色诱那些跟进对象……起码有两个人是被她拉下水的。”

他一边说,一边有意无意地扫一眼叶晓慧,小叶却是被这一眼看得有点着恼,你说传销的女人色诱,看我干什么?

“传销也有色诱?”陈太忠有点好奇,“这又不是她的下线……对她有什么好处?”

“赚两个感谢费,比街上卖的女人还便宜,”朱局长无奈地摇摇头,“她就是魔怔了,想着帮别人就是帮自己……那俩被她拉下水的人,一口咬定她也是骨干分子。”

“所以不能放人?”陈区长眉头一扬,“这有点说不通吧?”

“她的情况确实比较复杂,还是再了解一段时间的好,”朱局长持反对态度,事实上他了解过了,陈区长跟这女孩儿没什么瓜葛,只不过是一个北崇人领着女孩儿的父母登门求救了,这种情况,他不怕坚持自己的主见,“她的父母已经见过她了。”

说话间,饭菜就上来了,朱局长埋头一阵猛吃,七八分钟之后就放下了碗筷,抬手敬陈太忠一杯酒,“你俩慢用,我先走一步了。”

“老朱,晚上有车去浊水吗?”陈区长出声发话,他看一眼叶晓慧,“小叶家是浊水的,这么晚了,一个小姑娘……能送一下最好了。”

果然是浊水的小叶,也不知道是双胞胎的姐姐还是妹妹,朱奋起心里暗哼,他也听说过娃娃鱼落户浊水的内幕,刚才听说这女孩儿姓叶,他就有了猜测,眼下看来果然如此。

“这会儿了,哪里还有车?”他笑着摇摇头,转身向门外走去,傻逼才会送她,这两天小王不在,正是陈区长偷鸡的好时机。

朱局长离开之后,陈区长也不说话,一边默默地喝酒,一边看着中视一套的《新闻播报》,叶晓慧才待开口发话,他手一摆,“我看会儿新闻。”

三峡库区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会议……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叶晓慧虽然年轻,却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自是分析得出,年轻的区长估计言不由衷——遗憾的是,她并不知道什么叫学习时间。

好容易新闻播完了,接下来就是广告,她想这总能说话了吧,孰料一眼看过去,却发现年轻的区长盯着屏幕一动不动。

直到天气预报上的云图播完之后,陈太忠才轻叹一口气,“还真是有雨啊。”

说完这句,他才侧头看一眼女孩儿,“你回去见了赵印盒之后,让他给我打个电话,有些东西,你们小娃娃家看不明白。”

“陈区长你今年多大?”这一刻,叶晓慧是真的不服气了。

哥们儿的真实年纪,说出来吓死你!陈区长很不屑地想着,不过相较这一世官场生涯的情感历练,那七百多年基本上算是白活了,他也不好拿这个说事,所以站起身来打算走人。

不过下一刻,他想到自己给了王媛媛一个机缘,未始不能再给这女娃娃一个机缘——说白了,她们都是北崇人,哥们儿这做父母官的,总还是该多照顾自家人。

“那我给你个机会,你猜一猜,我要跟赵印盒说什么?”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女孩儿,“你要猜对了,我不但介绍你进娱乐圈子,最少保证一部片子的女一号……你不就是怕我以后不管你吗?没事,猜对了,我起码给你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那我需要付出什么呢?”叶晓慧也站起身来,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她被对方说中了心思,但是并不着恼,心中只有隐隐的钦佩——这人真的是什么都想到了啊。

“不需要付出什么,只要你猜对了就行,”陈太忠轻笑着回答,“我只是偶尔心血来潮……嗯,等你功成名就了之后,可以帮家乡做一做宣传,也就算对得起我了。”

“这个嘛……”叶晓慧明显地犹豫了,一部片子的女一号,这太吸引人了,虽然她很想敲定片子的导演、投资以及演员阵容什么的,但是很显然,她目前还没有打听这个的资格。

所以她只能乖乖地按区长提出的条件来办,“要我说,这娃娃鱼项目已经定了,您找赵乡长,不会要改变地址吧?”

“你根本啥都不懂,官场里这些东西,不是你们学生能弄明白的,这个地址不可能再改了,”陈区长不屑地哼一声,心说连你也知道,事情定下来才能找我,赵印盒那厮果然没起好作用,不过——你偷偷地找了我一趟,我这时候改地址,别人会怎么看我?

“所以说,你猜错了,”他郑重地表示,“我只会告诉他一句话,今后的半年里,浊水乡不会再有任何的农业项目了……敢钻我的漏洞?他好大的狗胆。”

“不会这么严重吧?”叶晓慧听得小脸刷白,她家虽然是浊水乡的,但是她的父亲十年前就在阳州开了一家电器维修店,家境比一般人强很多,她这姐妹俩,对农业项目什么的,还真是不太了解,只觉得这事情……听起来挺严重。

听起来严重,其实一点都不严重!陈太忠心里很明白,接下这个娃娃鱼项目,浊水乡想再搞别的农业项目,都不是很容易了,要知道,浊水总共还不到五千户人家,娃娃鱼项目一出,直接或者间接参与到这个项目中的,最少要有五百户。

这个账是怎么算的,以后再说,陈区长对赵印盒是真心着恼,但是想到赵乡长这网开一面,为的是给自己介绍一对美女双胞胎,他这火气再大,也不好意思反脸无情。

男人嘛,大多数就是这样,女孩儿不够漂亮的话,陈某人翻脸没商量,但是别人进贡的是精品,那么他纵然有底线,可以拒收,但不能否认这份心意。

所以这半年浊水没项目,只是口头上的惩罚罢了,再给浊水什么大项目,他们都吃不下了,陈太忠这个表态,也仅仅是个表态——半年之后,娃娃鱼才刚入池子。

但是面对小叶的小白脸,陈区长心里的得意,就不用再说了,“他试图算计领导,就该受到惩罚……小叶啊,我给你机会了,但是你没抓住。”

一边说,他一边向外走去,看也不看小女娃娃一眼,“服务员,结账!”

叶晓慧愣了好一阵,才追出门去,直追到吧台,看到陈区长在那里签字,她也不敢再走近,见到他向大门外走去,她才又快步跟了上去。

吧台附近的几个小女孩儿相互交换个眼神,一个明显青涩一点的女孩儿叹口气,“陈区长啥都好,就是这个……太好色了一点。”

“人家那叫风流,别人求都求不来,”旁边一个卷发女孩咯咯地笑着,接待宾馆的女孩儿们,说话都赤裸得很,“他要是好色你一下,马总肯定给你涨工资。”

“我有男朋友了,”青涩女孩儿很坚定地回答,“他很爱我,我也爱他。”

“哈,”周围几个女孩儿就不屑地笑了起来,还是卷发女孩相对厚道一点,她冷哼一声,“红梅,两年以后你要是还这么说,那我佩服你。”

陈太忠走出宾馆,向自己的小院慢慢走去,听到身后得得的脚步声,他头也不回地说一句,“时间不早了,你要不能回家,找个地方住下,别跟着我。”

“你给我的这次机会太唯心了,我……不服气,”叶晓慧也有点火了,学生终究还是有学生的锐气的,她不想得罪陈太忠,但是她无法控制心中的愤懑,“你就欺负我年轻。”

早就说了你年轻,你还不服气,陈太忠心里泛起些许的自得,却是不停步地往前走,“我说的是给你个机缘,谁说给你机会了?”

机缘和机会……有什么不同吗?叶晓慧听到这个回答,一时就愣在了那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