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30章 打秋风和打脸(下)

周养志坐在通往机场的大巴上,侧头呆呆看着窗外的京城景象,眉头不自然地皱一皱:初春的北京实在不怎么样,虽然路边冒出了大片的新绿,但是这漫天的风沙,真的很令人讨厌。

他原本是没打算参加这个考察团的,自从去过北崇一趟,他对北崇的印象非常地不好——严格来说,是他对陈太忠的印象不好,北崇的发展倒还是不错的。

回了阳州之后,他就跟陈正奎谈了此行的印象——两人在朝田的时候就认识,这次齐齐来到了阳州履新,就算不是一个阵营的,短暂的联手也是必然的,更别说两人之间还真有点瓜葛。

同周市长一样,陈市长对陈区长也是相当的不感冒,两人这就说到一块了,说着说着,周市长就提起来一桩事:有个天涯人找到我了,说愿意出资一千五百万搞娃娃鱼养殖,但是北崇人居然有大钱不愿意挣,真令人费解。

陈正奎听到这话,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也没有多说,冷哼中有了然,有不满,也有不屑——可不就是那些事?

紧接着,陈市长就在朝田被那个小区长打了,然后市长从朝田打过来电话,要了解那个天涯人的情况,再然后……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了。

北崇这边强硬的反应,让周养志不得不郑重考虑一下,自己接下来的工作该怎么做,今年阳州农林水方面想要出点成绩,还不得不倚仗北崇。

这个现实令周市长很不满,但是他必须正对,想到前一阵听说,北崇的徐瑞麟正在申请前往法国考察,他又了解一下,确定陈太忠不会跟着去,他登时就做出了决定:我带团去。

事实上,这也是捞政绩的一种手段,徐区长的外出考察,是受到周市长领导的,至于说考察费用啥的,周市长不差这点钱,也不想让北崇人歪嘴。

不成想后来谷珍也要去,不多谷市长对考察团团长的位置不感兴趣,就说我只挂个虚名,其他事情你和徐瑞麟协商着办。

想到这里,周养志扫一眼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徐瑞麟,却是不小心看到了侧前方扎着马尾巴的女孩儿,心里生出了一丝淡淡的鄙夷:真是什么人都能进考察团了。

这么胡乱想着,车就进了停车场停下,一行人走下车来,正要走向候机室,前方走过来几个身着警服的人,“阳州赴法考察团的人来了吗?”

周市长看看谷市长,发现她面无表情,又看一看徐区长,这位也无动于衷,于是他笑着走上前,“我们就是考察团的,请问你们是?”

“我们是机场警察处的,”打头的那位掏出了证件,递向周市长,不愧是帝都,行为都很规范,周市长的反应也中规中矩,他拿过来看一眼,笑着点点头,“没错,请问胡主任有什么指示?”

“没什么,奉命检查一下,不会耽误诸位的行程,请跟我来吧,”胡主任一转身,几个警察往四周一站,将这一行十几人看得死死的。

“奉谁的命,检查什么?”周养志也不敢在帝都乱来,尤其这是机场附近,但是他总不怕问一句,不过非常遗憾的是,那些警察没有人回答。

走了六七分钟,就来到了一幢大楼前,走进去之后,警察们将他们带进一间不小的屋子,拿着考察团的名单,一一对了起来,对了没两个人,就有警察低声嘀咕,“怎么这么多新护照?”

这话说得阳州人有点脸红,这次的团员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出国,不过下一刻,就有警察指着一个年轻人发问了,“你就是王建武?”

“是我,”年轻人点点头。

“职务是什么?”警察一边细细地对着护照,一边淡淡地发问。

“阳州市财政局办公室人员,”王建武小心地回答,他其实是临时编制,这次出国持的是因公护照,理论上讲是不应该的,不过进了考察团,肯定不能持因私护照。

“在编吗?”问话的警察抬起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这话的针对性很强,一问出来,王建武就知道事情不妙了,他犹豫一下才回答,“组织关系正在解决中,你们可以打电话去办公室问。”

“我们当然要问,”警察将护照递给身边的警察,嘴里漫不经心地回答,“小齐,先带着他到隔壁去。”

“可是……飞机马上要起飞了,”王建武觉得事情不妙,飞机还有一个半小时起飞,按说时间还够用,不过一到隔壁,谁知道耽误到什么时候?

“我可以作证,”这时候,季虹站出来了,王建武出国,一来是要公费旅游,二来也是要给局长夫人拎包啥的,她不能坐视,“我的爱人就是阳州市财政局长,小王确实是财政局的工作人员。”

“请问你的名字?”警察沉着脸发问。

“季虹,阳州市机关事务管理局人劳科副科长,”季虹索性连职务都报出来了。

“这个因公护照的发放……是很严格的,也有过不少惨痛的教训,”警察点点头,和颜悦色地发话,“我们必须慎重地对待,你愿意作证,这个很好,小齐,把她也带过去。”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季虹的脸刷地就白了。

“没什么意思,这是我们的工作,”警察一努嘴,那叫小齐的警察就走上前,“走吧。”

这莫名其妙要带走俩人,阳州一行人登时就懵了,谷珍在旁边都有点看不下去了,“我是阳州市常务副市长谷珍,请问这是个什么情况?”

“持因公护照出国,申请政治避难的现象越来越多,”胡主任一听对方是常务副市长,他也就认真解释一下,“这是分局近期的工作重点。”

谷珍登时就不说话了,季虹倒也算了,弓南华的司机似乎确实不是在编人员,警察处要严查也很有道理。

但是这种事情也不可能凭空出现,北京每天多少人出入境?所以说这肯定是有人举报了,谷市长若有所思地看斜睥一眼徐瑞麟,会是谁举报的呢?

她能想到这个关节,别人自然也能想到,高波站在一边,脸色也有点发白——他是外事办副主任,倒是不怕对方查,但是真要细查王建武的护照,外事办难免被动。

王建武都要走出屋子了,猛地停下脚步,回头一指王媛媛,“这个女人,她也是临时编制,为什么她可以持公务护照,我就不能持有?”

“嗯,应该积极检举揭发,”警察笑眯眯地点点头,然后又看一眼王媛媛,沉下脸发问,“你的姓名和职务?”

“王媛媛,阳州市北崇区……小赵乡党政办文员,”王媛媛说话的时候,微微磕绊了一下,这却是因为尴尬,而不是底气不足,一边说,她一边扫一眼王建武,清澈的目光中,带着冷冷的寒意。

王建武倒不怕她,恶狠狠地回瞪着——这一出幺蛾子,肯定是你北崇人整出来的,尼玛,都马上要上飞机了,整出这么一桩事,这脸打得……我跟你们北崇没完!

“乡党政办?”问话的警察禁不住低声重复一遍,这个考察团……成员覆盖范围也太广了吧?

“我是北崇区副区长徐瑞麟,”徐区长见状开口发话,他可以坐视王建武和季虹被人请走,但是不能不罩王媛媛,“小王会一些简单的法语,我们北崇区政府派她随团。”

“会法语啊,”警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个理由就比较能让人接受了,他侧头看一眼胡主任,“头儿,你看呢?”

“北崇区政府啊,那边我倒是有两个熟人,”胡主任笑眯眯地点点头,摸出手机走了出去,“嗯,我了解一下,小赵乡党政办……”

尼玛……这样公然地区别对待!看到这情况,连周养志都禁不住暗暗倒吸一口凉气,陈太忠你做事,也太狠了一点吧?

能指使得动首都机场警察处的主儿,数遍阳州也没几个人,这都不用问,绝对是陈太忠干的——也只有此人,才有理由把王建武留下。

他想着自己在阳州好歹也是个副市长,觉得给陈区长一点面子,已经算大气了,来到北京才知道,姓陈的是如此地手眼通天。

想到此处,他心里微微一沉,那厮……不可力敌吖~

紧接着,胡主任就走了回来,笑眯眯地点点头,“问了,这女娃娃没有问题。”

“你们这么搞,也太区别对待了吧?”王建武铁青着脸发话了。

“你越恼羞成怒,我们越要仔细调查,”胡主任冷冷地看他一眼,“至于说我们该怎么工作,你还没资格指责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