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28章 党委的支持(下)

两边谈得很热情,也都很尊重对方理解对方,但是这不能掩饰一个事实:通汇公司是铁了心撤资了,说得再多也是给别人看的。

李强对此不甚在意,接下来就是会餐了,这么多人,在北崇宾馆开了一个四张桌子的大包间,酒桌上李书记就表示了,“下午要在北崇走一走,一个月不看,就感觉落后了,我已经有三个月没在北崇好好地看一看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也没挤兑古伯凯,问什么老古你看不看,要不然古书记真不好推辞。

古伯凯心里也有数,李书记这不是没想到,而是要他自己选择是走还是留,他犹豫一下点点头——其实他根本就没得选择,“北崇的发展有目共睹,我也要好好看一看。”

那么在下午的时间里,陈区长就是陪着市党委的两个书记在北崇满大街地转悠了,不过因为最近电厂的项目有一批招投标,过来询问的人比较多,陈太忠觉得,把王媛媛丢在办公室不太合适——她是小赵的人,所以他要廖大宝帮着看家。

于是小王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区长的伴当,陈太忠也并不掩饰这个,他要将小王吴言化,那么她身上烙上陈系的印记,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就当先带她出来熟悉一下环境了。

他当然想不到,对于他的北崇话老师,李书记和古书记已经展开过一场辩论了,而且两人都很倾向于相信谣言。

不过这俩书记也真的没见过王媛媛,待见到本人,禁不住也是心中暗叹:女娃娃果然是不错,虽然不能说是倾国倾城,但也足以让人犯错误了。

他俩也没走太多地方,就是看了几个大棚种植,又问种植户几个问题,看到村民们喜笑颜开的样子,李强心里微微一沉:这可还不算投资,纯粹是陈太忠拉来的赞助。

卷烟厂之行,让两个书记越发地震撼了,这里的建设速度之快,简直可以媲美传说中的深圳速度,到现在为止两个月不到,厂房已经有模有样了,再有两个月就可以开始试车。

而且厂里纵横的沟壑告诉大家,线缆和管道要全部入地,这种意识在大一点的城市或者可以见到,但是在北崇,绝对是史无前例的举措。

建设速度和理念只是一方面,更让大家惊讶的是,紧邻着卷烟厂的人家,有四五户正在大兴土木,石子沙子都快堆到路面上了,这是住户们看好卷烟厂的发展,跟着扩建房屋。

李书记好奇心起来,随便问了几家住户,结果大部分人说要搞门面出来,卖杂货开饭店理发店什么的都行,不过有一家说了,要开旅馆——接待卷烟厂的客人,或者是拉货的人。

须知卷烟厂所处的位置,不但是乡镇,而且还是在乡镇边缘,在这里开旅馆,还真是要冒几分风险。

“这就是引资的连带效应,”李书记感触颇深地叹口气,看一眼身边的古伯凯,“这个投资要是半途而废,这些老百姓要骂娘的。”

古书记默默地点点头,没有接话,他能说什么呢?

五点钟的时候,李书记一行人谢绝了北崇的留饭,直接回市区了,陈区长再次跟隋书记抱怨一句,“这又是一天过去了,各种接待就忙不过来。”

“其实打击传销、查毒品种植之类的,区党委可以帮忙分担一部分,”隋书记今天又被边缘化了一次,不过他连计较的心思都没有了,“这些相对比较务虚。”

“那你就干起来呗,务虚的事情也多了,不存在分担不分担的,”陈区长点点头,大多时候他还是比较好说话的,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像隋彪现在说的两件事情,都关系到对警察局的指挥,他绝对不会答应老隋在警察局里发展势力。

所以他很明确地指出,“党委干党委的,政府干政府的,保证互通消息就行了。”

你小子防我防得够死,隋彪这话又是个试探,他总是在孜孜不倦地试探陈区长的底线,眼下听说不能跟政府搅在一起,心里倒也没多少失望,“那我们搞些务虚的活动,也需要一定的经费支持。”

“我尽量挤一点吧,”陈太忠点点头,知道这是最近政府的动作太大,党委这边眼红了,反正隋彪都张嘴要了,一点不给也不合适,无非是花点小钱,买个党委不干涉就行了。

隋书记还想跟他落实一下资金,陈区长却顾不上谈这个了,“我得赶紧去电视台做节目,今天我先强调传销的危害性,以后党委想跟进就跟进。”

还是你小子先讲!隋彪看到陈太忠驱车离去,心里也是有点悻悻,不过说良心话,他对抓传销和毒品种植也没太大的兴趣,搞那玩意儿太辛苦,而且出了成绩都不敢乱宣传——合着以前北崇有这么多传销的,有这么多种植毒品的?这区党委早干啥去了?

他正经惦记的是,从区政府那里弄点经费的话,就可以抓这个了,反正是上山下乡、吃喝拉撒的用掉了,眼下陈区长答应给点钱,他才懒得计较谁占主导地位。

不过区党委……也可以自主开发几个务虚的活动?下一刻,隋书记陷入了沉思中。

陈太忠来到电视台的时候,就已经是五点半了,朱奋起收集了一点资料,安排一个小警察在电视台等着,陈区长汇总一下,就开始对着摄像机讲话,旁边有王媛媛坐着,时不时地提醒他的发音。

总之就是七八分钟的讲话,陈太忠足足折腾到了六点半,才算是告一段落,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主播在旁边看着,捂着嘴就笑,“区长您这北崇话,还是说得太生硬了。”

“嗯,”陈区长淡淡地哼一声,也不做回答,站起身走了,这不是他架子大,实在是没办法不拿架子,这女人站在这里整整一个小时,端茶倒水殷勤得一塌糊涂,他要是再给点好脸色,还指不定会出啥事呢。

回到小院就六点四十了,饭菜才端上来,王瑞吉又敲门了,这次陈区长很给面子,主动将他迎了进来,三个人坐在一起吃喝了起来。

吃了不到五分钟,林桓拎着两瓶酒上门,“弄了两瓶九零年的西凤酒,太忠,今天晚上咱们消灭掉它。”

“林主席您真是老当益壮,”王媛媛笑吟吟地接过酒瓶,现在的小王,胆子是一点一点地变大了,偶尔也敢跟林主席开个玩笑了,关键是林桓做人没什么架子。

“也是,我现在的酒量又回来了,”林主席漫不经心地点点头,然后一眼看到了王瑞吉,“我说王总,你不是真的要撤资吧?”

“这个……我弟弟那边出了点小事,要用钱,”王总笑眯眯地回答,“等条件许可了,我还可以再回来投资嘛。”

“唉,”林桓叹口气摇摇头,他是最希望北崇快速发展的,耳听到这样的回答,纵然心里知道这是有说法的,还是禁不住要遗憾一下,“这年头做事的人少,拆台的人多啊。”

王瑞吉面无表情地听着,也不随便说话,事实上,因为他听话地退出了,陈区长已经对他许下了补偿,只要娃娃鱼能搞好了,每年最少给你百分之五的产品,至于你卖到什么地方,那到时候再商量。

这个结果跟王总的预期有很大差距,但是毫无风险,就算赚得不多,也跟捡来的钱差不多——可见跟上领导,就是好挣钱。

而且王总还有一些别的算计,眼下提也为时过早,倒不如不说了。

今天的北崇台挺有意思,在转播中视一套的新闻播报的时候,下面就不停地飘出了字幕,提示大家说,今天七点半请锁定北崇台,有重要新闻播放。

陈太忠等人坐在院子里吃喝,本来没想着要看新闻,不成想天上飘下了小雨,大家只能把饭菜转移到一楼客厅,小王就顺手打开了电视。

林主席虽然酒量不错,但是三个人喝这么多酒,也喝了不快,到了七点半的时候,饭菜还没吃晚,北崇新闻就开始了。

首先就是一个五分钟的长消息,是市党委书记李强和市纪检委书记古伯凯的视察,里面说市党委对北崇的发展高度肯定,还重点强调了,我区招商引资的成绩斐然,李书记和古书记先后表示,会做北崇发展的坚实后盾。

市委领导还亲切地会见了投资商,对他们的投资表示谢意,并且同他们共进午餐,隋书记和陈区长则向市领导表示,有市委市政府的保驾护航,我们有信心把北崇建设得更好。

林桓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现在陈正奎的脸,也不知道肿成啥样了,对这种人就不能客气……使劲儿抽就对了。”

“这下,想冲北崇伸手的人,总是要忌惮一些了,”陈区长淡淡地发话,心里却是轻松不少,总算打了一个翻身仗。

至于接下来的关于严禁传销的讲话,他没心思多看,倒是林桓听了两句之后,禁不住笑了,“太忠,你这北崇话,还得接着练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