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24章 又见裹胁(下)

“他的工作能不能展开,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陈太忠真是老大不耐烦了,“这种想法,真的是太幼稚了,有种他一拳把我打趴下。”

“他打不趴下你,但是他的工作要继续,”徐瑞麟淡淡地发话,“多少给你点难堪,他面子上就下得来了……陈正奎现在还在朝田呢。”

徐区长等闲不说话,一说话就是直指核心,而且不是特别在意措辞。

“他没回来?”白凤鸣多少是有点意外,然后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也是啊,脸上缝了二十几针,他得好意思回来呢。”

说着他就笑了起来,“我要是他,也要打压陈区长的气势,这个趋势不控制是不行的……而且必须尽早控制,因为这关系到下一步整个阳州的布局。”

说来说去,还是陈市长脸上破相了,一时不好回来,但正是因为如此,他要找这导致自己破相的元凶,那拿捏北崇一把,实在似乎再正常不过的了,在泄愤之余,也要显示一下大市长的不容侵犯。

“下午我要进市里,反应一下这个情况,”陈太忠不接白区长的话茬,淡淡地表示,“王瑞吉不想投资娃娃鱼项目了,市里要给大家一个交待。”

大家都在和稀泥,要他考虑陈市长的处境,这让年轻的区长怒不可遏,市长的心情要考虑,难道我这区长的心情就不需要考虑了?

心怀着如此的愤懑,吃完饭后,他就去找王瑞吉统一口径。

可怜的王总在今天上午,已经被不下十个人问起是否要撤资,他不清楚陈区长的意思,只能含糊其辞地表示,今天的事情比较扫兴,眼下见了陈区长,他自是要问个端详。

“你就着手办理撤资吧,”陈太忠也不跟他啰嗦,“不玩假的,玩真的。”

“那这个项目就这么黄了?”王瑞吉有点郁闷,他现在投入到北崇的资金,只有两百万,撤资倒是不难,但是这个项目,他是一直很看好的。

“你不觉得,被人惦记上,这个投资很危险?”这次轮到陈太忠纳闷了,只要是个投资商,吃这么一吓,多少要打点退堂鼓的,“这纪检委来,可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支老大说了,只要坚决跟着您干,就只管放心好了,”合着王总也打电话了解情况了,然后他苦笑着一摊手,“做生意嘛,哪儿有不冒风险的?您敢继续做,我就绝对支持。”

我倒是忘了,这陆海人的胆子是真的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先撤资,大不了回头换个人来,让你的亲戚朋友来谈投资。”

王瑞吉略略沉吟一下,就果断点头,“那行,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这陆海商人,还真有让人佩服的地方,陈区长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比一般人痛快多了,既然口径统一了,接下来他就驱车上路直奔阳州市委。

李强中午没有回家,就是在办公室休息,一觉醒来听说陈太忠到了,眉头就是一皱,“中华你让他等一等,我先接待一下其他人。”

巨中华跟陈太忠是有梁子的,不过梁子也不算深,耳听得陈区长连新来的市长都打了,他真的是生不出半点作对的念头,于是客客气气地冲陈区长解释一下。

陈太忠也不介意,等一等就等一等吧,但是进出书记办公室的人,都要有意无意地看他两眼,他心里就琢磨一下,李强要我多等一会儿,是不是有意让什么人看到?

总算还好,来找李书记的人并不多,陈区长等了约莫半个小时,被请进去了。

“先来根烟,”李书记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冲他勾一下手指头,也是相当地不见外,接过香烟之后,他先享受一下小陈的点烟,然后又陶醉地吸一口,“果然是好烟啊,怪不得陈正奎也喜欢抽这个。”

“我的烟不会给他散的,”陈区长一边回答,一边从手包里摸出两包没开封的烟,放在书记的办公桌上,然后走回沙发坐下,才自己点上一根。

李强是想暗示陈正奎的来路,不过陈某人对这个话题,根本一点兴趣都没有。

李市长也收到了这个信息,又吸一口烟,他主动问一句,“小陈,我听人说你在来北崇之前,是不吸烟的?”

“是,来了之后才抽上的,”陈太忠点点头,“到现在也没瘾。”

“我参加工作的前五年,也是不抽烟的,唉,”李书记长叹一声,神情恍惚地发话,“工作也忙烦心事又多,心里闹腾,才养成了这个坏习惯。”

“我也……差不多吧,”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然后算一下,就哈地笑一声,“巧了,我也是参加工作五年以后,才开始抽烟了。”

“我那时候,才是个小科长,可是比不上你,”李书记自嘲地一笑,然后摇摇头切入正题,“你今天过来,是因为通汇公司要撤资的事儿?”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李强能得到这个消息,他是一点都不意外,“主要还是市纪检委这么粗暴的工作,一点都起不到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的作用,根本就是添乱。”

“一个插曲而已,过去就过去吧,”李书记沉吟一下,方始缓缓发话,“上不得台面的一点小动作,不会影响你的工作情绪吧?”

“我这人就情绪化得厉害,”陈太忠不吃这一套,“事情千头万绪,本来就让人着急上火,我都学会抽烟了……急了眼,陈正奎我也照打。”

“这就是你打人惹出来的,别告诉我你没想到,”李书记的话说得很直白,没办法,不表现出点诚意来的话,这个稀泥是不好和的,“他还在朝田休养呢,你开了人家的脑袋,给你小小地添点堵,这算多大的事?”

“李书记您这消息……准确吗?”陈区长若有所思地看着对方。

“你别跟我这么说话,没有意思,”李强见这货不肯敞开说,就很不耐烦地一摆手,“大家的工作都很繁忙的,我以党委书记的名义向你保证,这种事没有下一次了。”

“这一次我就过不了,”陈太忠一摊双手,“投资商要撤资,这个责任算谁的?”

“你可以做一做工作嘛,”李强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没好气地回答,“你们俩折腾得太厉害,我也不好受……这个项目听说利润不小,他真要撤资,我帮你介绍两个投资商,这总可以了吧?”

“除了骗子,还真的未必有人敢投资这个,”陈太忠心说我不是小看你,除了那钱多到没地儿花的主,想找到敢这么赌的,也不容易。

“那实在不行就找银行,”李强是真心想和这个稀泥,他也不怕答应陈太忠这点事儿,反正是陈正奎又要欠他人情了,“总要有人为这个错误买单。”

“光这一家倒也不难,”陈太忠慢吞吞地回答,顺手丢个炸弹出去,“关键是北崇的投资商人心浮动啊,有好几家已经从侧面向我打听,现在撤资的话,能给他们什么补偿。”

“啧,”李强听得咂巴一下嘴,苦痛地一皱眉,按说坐到市党委书记这个位置,应该是喜怒不形于色了,但是听到这个话,他真的是头大不已——小陈你不能这样啊。

北崇的建设才刚刚起步,但是要操作的大项目太多了,撇开退耕还林这些这些政策性的项目,工业农业在齐齐地奋进,而带来这一系列变化的,有且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陈太忠。

若是没有陈太忠,到现在为止,北崇依旧还是那个北崇,也就是说那么多蜂拥而来的投资商,是冲着陈区长的人格魅力来的,或者过两年之后,当地人也会跟投资商打好交道,但是现在他们的走和留,显然只在于某人的一念间。

同史允中想的一样,李强也基本确定,那王瑞吉要撤资,陈太忠在里面没起什么好作用,但是眼下听到,这厮居然把范围放大到其他项目上了,那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到过这家伙难缠,真是没想到有这么难缠,李书记心里暗叹,可还是不得不好言相劝,“小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让北崇的人民群众富裕起来,是你的愿望……三年以后,每个乡镇都放得起焰火,这也是你说过的。”

“所以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陈区长无可奈何地叹一口气,“若是他们全部撤资的话,这个官司我肯定要打到省委去。”

全部撤资的话,不用你打官司到省委,省委直接就找过来了!李强真的太明白北崇的发展速度了,七八个亿的投资说走就走了,别说陈正奎位子难保,他李某人的帽子也危险了。

“这样,你说你希望我做什么吧?”李书记也无可奈何地叹口气,没办法,这是经济挂帅的年代,为了保发展,市党委书记的架子也得放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