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21章 前倨后恭(上)

赵根正是真的不想掺乎今天的事情,他跟隋彪一直不对盘,一度曾经联合陈太忠对付隋彪,不成想眨眼之间,陈区长就在区里占据了上风头,根本不需要他的帮忙。

尤其是陈区长将区政府经营得水泄不通,大项目一个接着一个,可区党委一点都插不上手,别说他这个党群书记了,就连隋老大也只有干瞪眼看的份儿。

隋彪插不上政府的手,就更在乎党委的这点权力了,那赵根正的权力,自然就进一步缩水,只看招聘大学生返乡创业一事,根本没赵书记什么事。

在陈太忠为主,隋彪为辅的格局下,赵根正这个三号人物,存在感奇差,要说他能欣欣然接受这个事实,那才是胡说。

赵书记不想掺乎此事,但是隋书记找上门,他不掺乎还不行,要不然,陈区长这次躲不过去也就算了,躲得过去的话,他赵某人的处境只会更艰难,所以他只能跟着来了。

事实上,就连赵根正都猜得到,今天为什么有纪检委的上门,陈区长周五的时候,在阳州办事处做得太嚣张了,陈正奎若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个市长以后都镇不住人了。

也不知道陈太忠被人拿住了什么样的把柄,踏进区长办公室的时候,赵书记饶有兴致地想着,看纪检委的反应,似乎不是很严重的错误——想这样就把陈太忠拉下马,那还真不容易。

陈区长进了办公室之后,摸出烟来,给隋书记和赵书记每人散一根,却是不给那俩纪检干部,然后他大喇喇地往办公桌后一坐,居高临下地发话了,“你问吧……想知道点什么?”

这个模样,实在不是接受调查的态度,不过史书记已经看清了形势,也不多说什么,和另一个纪检干部坐到了沙发上。

小干部从包里掏出纸笔,在茶几上展开,又摸出一个小录音机,才要放到茶几上,史允中轻咳一声,“有隋彪同志在,没必要录音。”

这就是示好了,起码是在缓和气氛,但是陈太忠并不领情,他坐在椅子上,眯着眼睛淡淡地看着这二位,也不说话。

“陈太忠同志,你认识一个叫何昌其的天涯人吗?”史允中终于开口发问,旁边的小干部埋头刷刷地记录着。

“我不认识这个人,”陈太忠缓缓地摇头,心里的猜测就得到了证实,他漫不经心地回答,“不是每一个上门找我办事的人,都值得我认识。”

“既然知道我指的是什么,那你就说吧,”史允中这种事办得多了,随口就吩咐一句——不管何昌其值得不值得你认识,你承认他上门找过你。

“嗯?”陈太忠眉头一皱,鼻子里发出不满的一哼,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听你这口气,是要我争取坦白从宽?”

“说清楚就好了嘛,”史允中干笑一声,含含糊糊地回答,不过下一刻,他看到陈太忠伸手在烟灰缸上弹一弹烟灰,顺便就将几根指头搭在烟灰缸上,他心里登时猛地一抽。

想到传说中陈市长的惨样——敢砸陈正奎,难道就不敢砸我吗?史书记决定不趟这趟浑水,于是他敞开了说,“据我们了解,何昌其的昌鸿公司,打算向北崇融资一千五百万,扶持娃娃鱼养殖项目,陈太忠同志,这个消息属实吧?”

要是何昌其说这个话题,陈区长就直接推给徐瑞麟了,但是面对纪检委的提问,他不能这么做,陈某人从来都不是一个诿过于下的领导,他淡淡地一笑,“捕风捉影的消息,我从来都不认为那些属实,不感兴趣。”

“所以就有人反应,北崇不要一千五百万,而跟一千一百万签约,这个事情听起来不太正常,”史书记轻声地叹口气,“我紧赶慢赶,也没有阻止了你们签约,这会导致事情复杂化。”

“你有什么资格阻止我们签约?”陈太忠白他一眼,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阻止签约的后果,你承担得起吗?”

我忍了,史允中决定不跟对方一般计较,他不动声色地发话,“说一说吧,你们为什么选择了通汇公司,而不是昌鸿公司?”

“我要是不想说呢?”陈太忠掐灭了手里的烟蒂,抬手又点燃一根烟,淡淡地反问。

“我们是来找你核实情况的,对这种异常现象,只要有人举报,我们纪检委不能不闻不问,”史允中也不跟这货抬杠,查清楚事情才是他的目的,所以他又诱惑一句,“你能早解释清楚,就能把更多的精力,用在北崇的发展上。”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陈太忠看对方一眼,他也感觉到了,姓史的似乎在有意撇清,但是今天这个事情太扫兴了,陈某人觉得自己的面子被扫了,就不可能把全部理由和盘托出。

于是他冷冷一笑,“我北崇是在借钱,看菜吃饭量体裁衣,借多借少还不是看我们的需求?依你的理论……借得越多就越没问题?”

我当然知道你们是在借钱,史允中不可能一点都不了解,就跑到北崇来调查政府一把手,他微微一笑,“据举报者反应,应该还有一些别的原因吧?”

“有问题,你直截了当地问,不要这么怪模怪样的,”陈太忠脸色一沉,轻轻地吸一口烟,“你纪检委干的是纪检监察,不是在春晚上演小品,要考虑个形象问题。”

“……”史书记又狠狠地噎了一下,尼玛,敢把纪检委比喻成小丑,也就是你了,他轻哼一声点一下,“垄断销售的话,存在大量利益。”

“这才是信口开河,”陈太忠拿起烟灰缸来,重重地拍一下,这个动作让史书记身子微微地抖动了一下,不过他没放在心上,“投资商不追求利益……是学雷锋的吗?投巨资不求回报的事情,搁给你史允中有这么多钱,你会答应这么做吗?”

“制怒,陈区长你制怒,”史书记还真怕这个烟灰缸冲着自己飞过来,他干笑一声,“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下,既然投资者追求回报,你为什么不能多借一点?”

“所以说你根本就是什么都不懂,”陈太忠微微一笑,然后又轻咳一声,“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但是为了配合我们区里的工作,你也要回答我一些问题。”

史允中咂巴一下嘴巴,他真的不想陷进这种漩涡里,略略沉吟一下之后他微微点头,“可以回答的问题,我当然毫无保留,但是涉及到原则的话……就要请陈区长理解了。”

“王瑞吉只答应投入一千一百万,但那是货真价实的现金,”陈太忠身子前探,几乎就偎在办公桌上,咄咄逼人地看着对方,像是要择人而噬一般,给人以巨大的压力感。

他冷笑着发话,“何昌其要投入一千五百万,可他使用的是贷款,自己没那么多钱,还要先签供销合同,他好去贷款……这出了问题算谁的?你要是北崇区长,倾向于选哪个?”

“咝,”史允中听得暗暗抽一口凉气,尼玛,这含糊的举报,果然害死人啊,他还真不知道,昌鸿公司拿不出这么多钱,需要用合同去贷款——举报者也不会说这个。

不过饶是遇到这样的当头一棒,他依旧不乱分寸,“这话属实?”

“你再这么说话,小心我打你,”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指对方,眼中却是半点笑意皆无,“你是代表组织对我做调查,言下之意……是怀疑我试图蒙骗组织?”

真他妈的粗鄙了,史书记心里暗骂一句,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陈区长,不是我对你有个人意见,纪检监察的工作就是这样,要将一切不肯定的因素,一一落实到位……这对你对我都好,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

“你可以找徐瑞麟同志去了解,”陈太忠摆一摆手,“这个事情本来就是他分管的内容,我只是知情而已。”

“那好,我现在就去了解,”史允中站起了身,他可不想把徐瑞麟叫到这里来问,当着这个嚣张跋扈的区长,副区长就算有委屈,恐怕也不敢当面说。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陈太忠冷哼一声。

“那你还要干什么?”史书记听到这话,真的是要多火大有多火大了,他扭头看一眼年轻的区长,“我是代表组织来了解情况的,你还要扣下我?”

“制怒,史书记你制怒,”陈区长微微一笑,学着他的口气说话,“你怎么调查徐瑞麟我不管,现在……我回答了你的问题,轮到你回答我了,你刚才答应了的。”

史允中深吸一口气,看一看身侧坐着的隋彪和赵根正,心神多少稳定了一点,于是他就站在那里发话,也不肯再坐下,“陈太忠同志你问吧。”

“刚才我看到了,你试图威胁我们北崇的投资商,”陈太忠微微一笑,“那是北崇刚签订了投资协议的合作者,你考虑过后果没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