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20章 扫兴之至(下)

王总不想多惹是非,所以不肯吐露实情,可是曹行长又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我们搞银行的,嘴巴都很紧,你是不会在乎这点利息的,利润点到底在哪里?”

王瑞吉左右支吾了好一阵,眼见躲不过了,才笑着答一句,“陈区长许了我两个省的销售权,销售上也能保证一定的收入。”

“原来是这样啊,”曹玲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她好歹也是农行副行长,一听就明白里面的味道了,垄断销售的话,里面的利润可就大了。

所以她也没办法再问了,沉吟好一阵才笑着摇摇头,“这个投资理由很好,可惜的是……我们银行学不来啊,不能搞经营。”

“这可是各有各的苦衷,”王总也笑着摇摇头,谦逊地回答,“我这都是自己的辛苦钱,就是砸锅卖铁一锤子了,你们体制内的领导,可是没有这么大的压力。”

“我们的压力也一点都不小,”曹行长笑嘻嘻地看一眼陈太忠,“贷款利息很低的,要是达不到预期效果,没准到时候就得来陈区长家吃饭了。”

“这利息都是区里垫付的,”陈区长苦笑着举起酒杯,“我们对学生可是无息贷款,要不说这年头……做点什么都不容易。”

一顿饭吃完,王瑞吉休息去了,曹行长却是回了市里——她要将今天谈的结果,跟行长汇报一下,尽早落实了这笔贷款。

王总的钱却是已经到位,第二天上午九点,在区政府的会议室里,举办了签约仪式,陆海省通汇实业有限公司拨款一千一百万,做为扶持娃娃鱼养殖项目的无息贷款,委托北崇区政府向农民借贷,借贷期两年,以实物方式收回投资。

当然,做为交换条件,北崇区政府保证通汇实业公司五年内在广东和陆海两省的独家销售权,这个条件真的不算差了,长江以南要说消费娃娃鱼能力最强的,应当就是这两省。

事实上可以预料得到,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娃娃鱼将是供不应求的产品,基本上不用担心串货的问题,王瑞吉甚至要求在合同里注明,北崇每年的产出,最少要保证有百分之三十的产品供应给通汇实业。

总之,又是一千多万落地了,北崇区政府很重视,除了陈太忠区长之外,徐瑞麟副区长、林业局邓局长和农业局胡局长都出席了签约仪式,电视台也架着摄像机拍摄。

整个仪式大约持续了三十分钟,就在陈区长拿起笔来打算签字的时候,廖大宝在远处踮起脚尖,拿着手机不断地向陈区长舞动着。

嗯?陈太忠被人提醒,诧异地看一眼自己的通讯员,心说这个时候你捣什么乱?

再要紧的事情,他也放到了一边,于是在六份协议上一一签名,笑着站起身跟王瑞吉握手,然后又从对方手里接过放大到一米多长的汇票。

会议室里热烈的掌声响起,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进来四五个面色阴沉的主儿,打头的那位身材高瘦,脸上有点不正常的惨白。

“你们干什么的?”李红星见这几位气势汹汹,说不得龇着龅牙走上前,“我们正在开会,先出去等一会儿。”

“市纪检委的,”惨白脸将自己的证件一亮,旁边就有人伸手,将李主任拨拉到一边,这位则是带着两个人走上台,“陈太忠同志,我是市纪检委副书记史允中,今天来北崇,是找你了解一点情况。”

“先等一等,”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然后冲李红星摆一下手,“去放炮啊。”

“还是先稍微暂停一下吧,”史允中见他如此不把纪检干部放在眼里,也是有点恼怒,可是陈区长的名头实在太响亮了,他也不敢发作,只能硬着头皮发话,“我这是为你好。”

“北崇区政府的日常事务,还轮不到市纪检委指手画脚,”陈区长冷冷地看他一眼,又冲李红星一瞪眼,“你还愣着干什么?”

李主任一听来的是纪检委的,人早就吓傻了,听到区长的吩咐都不敢动,眼见领导恼火了,才转身向外走去,却是不成想脚下拌蒜,啪地一下摔了个结结实实。

这么个丢人现眼的玩意儿,陈区长看得真是哭笑不得,不过此刻他也没心思计较了,因为下一刻,那史允中走向了王瑞吉,冷冷地发问了,“通汇公司的王瑞吉?”

“有什么事儿,冲我来,”陈太忠笑着发话了,他还待再说什么,门外的鞭炮响起,噼里啪啦地震耳欲聋,喜庆劲儿十足。

但是会议室里就没什么喜庆了,大家都看着那不请自来的市纪检委人员,一时间竟然没有什么人说话。

史书记走到陈区长面前,说了一句什么,不过外面的鞭炮声太响,大家也听不清楚,倒是陈区长摇摇头,回答了一句什么。

接下来就是两个纪检人员站到了王瑞吉的身边,一左一右隐隐钳制着他,陈区长身边也站着两个人,有一个试图更靠近陈太忠一点,结果廖大宝从旁边走过来,当胸狠狠地推一把,将此人推得后退两步。

那位冷冷地看廖大宝一眼,嘴角抽动一下,却也没开口,大家就这么静静地站着。

鞭炮声响了足足有十分钟,才停了下来,然后会场里就是死一般的寂静,最后,还是史允中的轻咳打破了沉寂,“陈太忠同志,请跟我们走,有些事情要跟你核实一下。”

陈太忠淡淡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微微一笑,“跟隋书记打过招呼了吗?”

“我们先去的就是区党委,”史书记下巴微微一扬,“如果你不信,可以给隋彪同志打电话,了解一下。”

“跟李书记打过招呼了吗?”陈太忠微微一笑,又问一句。

“李强书记是知情的,”史书记点点头,看对方如此镇定,他琢磨一下,就又解释一句,“没有过市党委会议,我们只是来了解一些情况,请不要误会。”

“我可能不误会吗?”陈区长微笑着发问,“我们好好地在搞签约仪式,你们就气势汹汹地冲进来,史允中同志,你要给我一个交待。”

“没有过市党委会议,为什么要让陈区长跟你们走?”徐瑞麟也沉着脸发话了,他是很有点书生意气的,“而且陈区长现在的组织关系,并不在市里。”

我操,北崇这帮人也太猛了吧?史书记看到大家一点都不忌惮市纪检委,而且还争先恐后地走上前质问,他也有点头皮发麻。

不过既然干了纪检监察这一行,面对各种复杂局面,他也不能随意退缩,于是冷着脸回答,“我们是要在车里谈问题,总不能在这会场里谈吧?”

“我们可以旁听吗?”一个声音从会议室门口传来,大家扭头一看,却是隋彪和党群书记赵根正站在门口。

“隋彪同志可以旁听,”史允中点点头,他今天是奉命前来,冤有头债有主,他不想将仇恨都拉到自己身上,尤其是这隋彪的倾向性极其明显。

刚才史书记去区党委的时候,想让隋书记伴自己一起来——那样的话程序更正确,怎奈姓隋的不答应,丫只是说我知道这事儿了,结果他来了区政府没多久,隋彪后脚跟着过来了,还要旁听,这就摆明了对市纪检委的不信任。

当然,隋书记可以辩解为,我们区党委想来想去,认为还是多了解点情况的好,但是这里面的味道,是个人就品得出来,姓隋的也是站在陈太忠一边的。

史允中越发地庆幸,自己虽然是按程序走的,但是没有表现出太强的敌意。

隋彪心里却是明白得很,首先他不能跟着史允中一起来,那样的话太容易让人误会,他倾向支持市纪检委,但是他又不能不来,因为这明显是市政府的人针对陈太忠去的。

陈区长在市政府冤家很多,常务副张卫国是走了,但是归晨生尚在,而新来的周养志,听说跟陈区长就不是很对眼,更别说头被打破的陈正奎了。

隋书记认为,此事有九成的可能性,是陈正奎撺掇的,既然是如此,他就算想置身事外都很难——得罪陈市长的,是整个北崇,陈区长只是冲在最前面了。

所以他必须要支持一下陈太忠,哪怕他并不是很情愿,否则失去这个藩篱之后,自己将直接面对陈市长的怒火。

反正就算小陈有其他问题,他也可以辩解说,我作为区党委一把手,也想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无非就是晚来了几分钟而已,不算什么吧?

听到史书记如此回答,隋书记面无表情地发话,“我旁边这位是党群书记赵根正,赵书记也想了解一下情况。”

“不用去车里了,去我办公室吧,”陈太忠微笑着建议,“不光你们想了解一下情况,我也想了解一下情况,嘿,我还以为被双规了,原来不是这样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