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19章 扫兴之至(上)

陈太忠最后还是接受了林桓的建议,在农贸市场转了一下午,多少有点收获,而红旗宾馆那边,也是波澜不惊,没有出现任何的异样。

当天北崇人吃过晚饭之后,就坐着大巴连夜折返,有意思的是,居然有三个学生来蹭车,都是应届毕业生,一个大专两个本科,他们已经决定,现在就回家搞调研。

其中一个就是双寨乡的桑格,陈区长对这个学生的印象很深,过年座谈的时候,此人是最出彩的,不愧是学生会的干部。

不过为了防止别人觉得不公,他没跟对方多说什么,倒是桑同学想跟陈区长多说两句,发现区长待理不待理的,终于就闭嘴了。

车到北崇就是夜里两点了,大家各自回去休息,第二天是周日,上午没什么事情,下午的时候,陈区长主持了区招标工作小组的办公会。

周日开会是有点残忍了,尤其又不算什么重大的、等不得的会议,不过现在区里一正四副五个区长实在太忙了,等闲都不好聚到一起,也就只有选择周末了。

事实上,这个招标工作组平常工作就松散得很,这次开会,不但是定下一些章程,同时也圈定了最近要招标的一些项目。

林主席和党委办主任韩世华做为副组长,也出席了会议,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招标办公室除了财政局长杨孟春,还多了一位副主任,区计委主任孟志新。

孟主任并不是招标办的常务副,但以往很边缘化的计委主任,居然占据了一个副主任的位置,这足以说明问题了——陈区长有意将计委的职能发挥出来。

不过与会的人也生不出什么排斥的心来,这原本就跟计委的职能挂钩,眼下不过是被区长着重强调了一下,孟志新的根脚和为人,大家都清楚,不可能是因为攀附上陈区长,才获得如此美差。

反正大家现在都忙得顾不过来,有人要帮着把一把关,也不是多糟糕的事,正经是经过招标小组做出的决定,不怕人查后账,也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殊不料孟主任的步子,迈得比大家想象中还大,在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他提出一个建议,“既然是招标,只对找上门的单位发出招标邀请函,选择范围是否小了点?”

这个现象是客观存在的,北崇虽然偏远,但是现在大张旗鼓地搞建设,很多嗅觉灵敏的商家找上门推销,已经形成了相当激烈的竞争,不过同时必须指出的是,也有很多商家,根本不知道北崇现在有这么多的大动作。

孟志新的意思,就是让更多的商家知道这些,以加剧卖方的竞争,如此一来,北崇能用最少的钱,办最多的事。

四个副区长听到这话,都不作声了,连林桓都不说话,倒是负责居中沟通的韩世华发问了,“孟主任你有什么建议?”

孟志新一看大家的反应,就知道自己这个建议提得有点冒了,不过他原本也就做好了充当过河卒的心理准备,一来他要对得起陈区长的信任,二来也是要极力为计委争取权益,这种形式下,他就算不提这个建议,也不会有人领情。

不过跟进这个问题的,居然是区委办的主任,这让孟主任有点哭笑不得,他知道韩主任这党委成员,是招标小组里的异端,只负责党委和政府的沟通。

这个问题在职责范围内,但也不无越界的嫌疑,关键是韩世华如此发问,也是用心险恶,有试图分化瓦解政府阵营的意思。

可孟志新不能回避,所以他还是按事先所想的理由回答,“我觉得在招标之前,可以在《阳州日报》上做个广告,将我们要招标的大部分内容,都登到上面,一来能吸引更多的乙方竞标,二来也能将招标程序透明化、阳光化。”

他的理由很不错,也没有招惹太多人,关键是他强调了是“招标的大部分内容”,而不是全部内容,弹性十足的建议,不会把人得罪死了。

这个建议不错啊,韩世华就是这么想的,起码有些商家可以凭空介入,政府想独自把持一方就很难了,起码有些缝隙出现,别人也能进来尝试分一杯羹。

他才待开口,猛地想起自己的处境,就只能先悄悄地看陈太忠一眼,却发现对方正淡淡地一眼扫来,目光虽然清澈,但却偏偏令人感到冷酷而无情。

韩主任登时就决定,再也不随便开口了,这可是一个敢拿烟灰缸砸市长脑袋的主儿——前天发生在朝田的事情,不少北崇人已经知道了。

陈太忠震慑住他之后,也没轻易表态,而是问一句,“你们怎么看?”

“报纸上打广告的话,容易引发太多不确定的因素,”葛宝玲虽然是女人,却是敢冲敢打的那种,她率先表示反对,“我的认为是,能主动找上门来的,起码是态度端正。”

她太熟悉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儿了,所以本能地排斥外面人进入,这固然跟她的利益挂钩,但是同时,按图索骥找过来的主儿里,绝对有那不好对付的。

“这个也是,有些不专业的小子,见到这样的消息,没准又惦记着赚对缝儿的钱——就是现在说的中介,”连林桓也点头表示认可,“总也不是什么好事。”

“咱们门口的公告亭,或者能起到一定的效果,”白凤鸣不着痕迹地建议。

“大家既然都这么说,那就上公告亭吧,”陈太忠点点头,他也不想把这招标信息登到报纸上——虽然这才是他强调的公开和透明,但是现阶段执行的话,可操作性不强。

北崇人的意识相对落后,这种在北京上海等城市都算前卫的理念,指望大家马上能广泛地接受,真的缺乏群众基础,倒是容易滋生出弊端来。

所以他想的也是上公告亭,稳重之余也能体现出公告亭这新生事物的作用,只不过陈区长又不想搞一言堂,没想到这白凤鸣挑通眉眼,能做出如此的建议来,倒也省得他多说了。

尤其他还要强调一点,“咱北崇的钱,最好让北崇人挣了,所以这个投标,北崇能拿下的项目,原则上不让外地人参与竞争。”

这个话有点不讲理,外地人可能比北崇人的费用低,只让北崇人参与的话,几个人一围标,可能导致价格畸高,不过这个嘛……也不难对付,总还是北崇的内部矛盾。

会议开得很成功,当天晚上,公告亭那里灯火辉煌,大家七手八脚地贴公告,而陈区长家里也繁忙异常,有七八拨人轮番来敲门,想向陈区长介绍自家的产品。

陈太忠自是一律回绝了,只见了一个人,那是拿着邢华的条子来的,是干园林景观设计的——一来这个人情却不过,二来是这个行业一般人真的不好玩得转。

第二天就是周一了,上午的时候,陈区长开了一个会,又参加了北崇二路车的通车典礼——一路车是环城中巴,二路则是从北崇汽车站到阳州火车站。

以往北崇到阳州的中巴,就是汽车站到汽车站,多以私人小巴为主,是归运管办管的,此次的线路建立,是正经的公交公司出马,虽然趟数不多,却胜在价格便宜,是正儿八经的公交线路,而不是长途客运。

这个仪式就比较耗人,陈区长坐着公交车,北崇阳州阳州北崇地走了一个来回,这就到了中午,而下午晚些时候,王瑞吉开着他的奔驰车来到了北崇。

王总此次来,就是敲定娃娃鱼项目的,而好死不死的是,市农行的副行长曹玲也来了。

不过曹行长来,冲的不是娃娃鱼,她此来是要拿下北崇的“返乡创业贷款”,搞金融的人,鼻子都是属狗的,北崇人折腾得这么厉害,她不可能不知道。

事实上曹玲都知道,工行的苏曼妮在娃娃鱼项目上摔了一跤,大家都是搞金融的,谁也不要瞒谁,然而正是因为苏行长摔了一下,曹行长才觉得,北崇最近的机遇多多,一旦错过了,那就是真的错过了啊。

这么来说的话,返乡创业贷款也不是多大的事了,要知道农行可是国有四大银行里,唯一允许亏本经营的银行。

陈区长当然很欢迎曹行长,北崇大学生想要创业,是需要资金支持的,曹行长能提供资金,这真的很好——你需要政府背书或者担保?那一点问题都没有。

要是说曹玲在拿前途做赌注的话,王瑞吉就是在拿他的身家性命拼搏,对他来说,一千一百万不是个小数目,赢了的话,就拿到娃娃鱼的销售权了,输了的话,三五年缓不过来。

正是因为如此,陈太忠晚上请客的时候,安排他俩坐一桌,以便双方充分沟通。

这两位见面,也是惺惺相惜,曹行长对这个敢在娃娃鱼项目上投资的人,抱有一些浓烈的好奇,“你就那么看好娃娃鱼的发展?”

“这个嘛……”王瑞吉干笑一声回答,“我主要是对陈区长非常信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