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18章 见面会(下)

“不用吵吵了,今天这个会,能开成什么样儿,还真的难说,”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发话了,“没准半路上我就被带走了,老隋,你得镇得住场子,要不然我不答应。”

“妈的,谁敢带走你,就先把我带走,”林桓一拍胸脯,傲然地发话,“我今天来,就是帮你扛雷来了,老子反正是要退了,这辈子也没做过亏心事……尼玛,三十多岁的小毛孩子就要得瑟,以为北崇人死绝了?”

人才的流失,一直是北崇的捶心之痛,从走出去的开国将军,到熟练工人再到以后的大学生、经商者,大家一开始都认为,走出去的人都是佼佼者,是北崇的骄傲。

都是佼佼者,这个没错,但是近年来大家逐渐意识到,走出去的人再是北崇的骄傲,跟北崇也什么太大的关系——出去的就出去了,不会再回来了。

北崇因他们而骄傲,但有的也仅仅只是骄傲,骄傲过后,北崇落后依旧。

林桓对此有着清醒的认知,北崇的落后不仅仅是偏远、交通不畅,更是因为没有人才,所以他对区里最近搞的大学生返乡创业,是双手支持的。

反正林主席要退了,也不怕得罪人,在北崇又人脉充足,真敢直接剑指陈正奎——三十多岁的小毛孩子。

“老林你这……”这一刻,陈太忠真的感动了,林桓最近是帮自家人争取了点工程,但那也是他“不顶用”了以后,才幡然醒悟了,本质上讲,林主席是性情中人。

想到老林这么大岁数了,还漏夜赶来支持,他心里真的暖洋洋的:哥们儿做的实事儿,终究是有人能看到,能认可。

他心里感激,脸上却没有表现,只是干笑一声,“承认老了,你发挥余热就行了,扛雷什么之类的苦活儿,有我们年轻人呢。”

随着学生们的陆续赶到,能坐六百人的会议室里,坐了怎么也有四百多人,很多学生都是和家长一起来的,这四百多人里,有三百多都是家长,正经是没有几个学生。

有意思的是,里面不少家长,居然就认识林桓,也有人认识隋彪和陈文选,不过那就是个别的了,大家纷纷凑过来打招呼,旁人一听心里就有数了——招聘的这帮人,还真是如假包换的北崇官员。

九点钟的时候,见面会开始,先是隋彪讲话,他没有太多的说教,就说这是北崇区委区政府联合举办的招聘,是第一届大学生返乡创业,所以说我们很荣幸,在座的学生们呢,你们也很幸运,有了这么一个机会,上一届大学生我们是不认的。

隋书记甚至打了一个俏皮的比方,“这个招聘,以后每年都要搞,就像黄埔军校一样,将来你们也就是元老了,而且黄埔军校里,第一期走出来的人才最多。”

要不说能当了区委书记的,也真没几个简单的,隋书记的发言就很有煽动性,然后陈区长又简单地表个态,说区政府这边会全力以赴地支持。

接下来,就是区党委组织部长霍兴旺介绍招聘的条件和待遇,条件和待遇,其实门口就有大致介绍,不过来的人都是要了解详细情况的,所以霍部长讲话的时候,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更有人在本子上刷刷地写着什么。

霍部长准备得也很充分,他将区里的政策和需求,一点一点地掰开了、揉碎了讲解,甚至有些环节还举出了具体的例子。

比如说,家在闪金的同学想要创业,大规模地承包荒山种植苎麻,就是个不错的选择,苎麻全身都是宝啊,叶子可以搞畜牧业,茎杆可以卖给苎麻厂,根部还能入药——甚至你养牲口以后,牲口的粪便还能卖给那些种蘑菇的农户。

当然,还有项目,是需要大学生们自己挖掘的,针对你们所选的项目,区委和区政府也会帮忙做出鉴定,评判风险——总之是力所能及地给你们支持。

这些讲完,他又讲考核标准,洋洋洒洒地说了一个半小时,才结束了讲话,“……三年过后,你要是觉得进体制还不如干企业,那我们也只能叹口气,发下去的基本工资白投资了。”

“哈,”霍部长最后的玩笑话,惹得现场一片笑声。

接下来就是领导和学生的互动,大家纷纷举手提问,问题也是五花八门,问什么的都有,不过好在这么多人,一个问题解答了,也就省下相同的了。

很多人纠缠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不能给往届生一个机会,事实上今天过半数的人,都是往届生——在社会上闯荡了一两年,理想和现实碰撞之后,才明白进体制是最好的选择。

有些人更是说,我们不要求进体制,也愿意回家乡发展,但就是没钱,北崇的创业扶持贷款,为什么我们不能争取?

这个问题,北崇有官方回答,但是解释再多,依旧有人钻牛角尖,到最后还是隋彪笑眯眯地回答,“既然制定了制度,就要保证公平,你们要是真的想为建设家乡出力,可以去考研究生……研究生读完了,可不就又是应届的了?”

问了一阵之后,有个孤身一人的家长举手发问,“政策我们了解得差不多了,确实是好事,但是我想问一句,怎么保障推行?你们连彩页介绍都没有,感觉这个承诺比较空。”

陈太忠和隋彪交换一个眼神,隋书记扬一下下巴,你来说吧。

陈区长出声回答,“这个彩页没有办法印,这个涉及到干部体制的改革,是非常敏感的,只能做不能说,会场外的简介,你们想拍可以拍下来,但是我们不会向社会散发书面材料,其实我们这么小心谨慎……本身就是一种承诺。”

“哦,”大家一听,心里就又多了几分好奇,不过这个年轻的区长说得也有道理,现在的体制是如此地难进,有个途径,谁敢随便嚷嚷?

接下来还有一些别的问题,比如说创业设计的创意,存在被盗用的可能——现在的见面会,并不是见了面就能签聘用合同,还要学生针对北崇的现状,做出创业的方案设计。

能在北崇因地制宜,合情合理发展的设计,才能得到认可,这就像是招聘的公司要进行考试一样,答案及格才能过关,所以有人担心,学生交上去的创业设计会被抄袭。

反正接下来,就是一些细碎的内容,没有人注意到,今天来的人中,居然有人既不是学生也不是学生家长——北崇人举办类似活动的经验,还是少了一点。

见面会是中午十二点结束,在学生们的强烈要求下,拖到了十二点半才散场,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男子走出会场之后,摸出手机打电话,“王社长,会议结束了,非常感谢你的通知。”

“怎么样,有料吗?”王社长在电话那边笑着发问。

“不虚此行,”中年男子笑着回答,“他们准备得很充分,考虑得也算周全,具备很强的可操作性……可以写一篇详尽的内参。”

“现在写,是不是有点为时过早?”王社长听得有点迟疑,“还是等一等吧?”

“这一等就得到三年后了,那时候才会有初步结果,”中年男子笑着回答,“他们在摸着石头过河,我可以跟踪旁观报道,也可以报道发现的问题。”

“那由你决定了,别说是我通知的你就行,”王社长笑着挂了电话。

陈太忠等人真不知道,北崇的活动居然被人隐秘地盯上了,大家坐在一起吃饭,林桓还劝他,“吃完饭跟我一起回北崇吧,隋书记在这里盯着就行了。”

下午还是见面会,不过主要就是互动了,上午北崇的党政一把手同时出场,下午就没那个必要了,霍兴旺和陈文选在场就足够。

当然,林主席如此建议,还是担心陈正奎无事生非,毕竟这里是朝田,算是陈正奎半个主场,丫挺的又是阳州的市长,北崇人在这里占不到半点便宜。

“我倒是欢迎他找我麻烦,”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哼一声,他只要一口咬定,陈正奎试图推翻党委决议,就不怕官场上的正面打压。

当然,陈市长会强调,他只是想要北崇完善手续,在市政府报备一下——这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了,反正党委通过的决议,也没必要专程再向市里报备一趟。

事实上,陈太忠是怕万一陈市长出现,隋书记未必有胆子跟对方硬扛,他就要在这里硬挺着,只不过这话,不好当着隋彪的面说。

“那这样吧,咱们下午去农贸市场转一转,”林主席退而求其次,“咱们的大棚种植也有眉目了,正好借这个机会,看一看市场需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