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13章 关卡重重(下)

第二天,陈区长和隋书记迎来了周市长,周养志个子不高,大约就是一米六八左右,白白净净的,人长得很壮实,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一些。

周市长看起来很和蔼,说话的时候总是面带微笑,哪怕是不说话的时候,脸上也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陈区长盛情邀请周市长去区政府听取汇报,周市长含笑拒绝了,说我今天不是听报告来的,就是要走一走看一看,看看北崇近期的建设成果。

那就先去看卷烟厂吧,陈区长和隋书记陪着周养志去了前屯镇,这是北崇建设进度最快的厂子,原本就是预制板厂,三通一平和厂区都是现成的,推倒几栋房子就可以打地基了。

短短一个多月,卷烟厂已经大变了样,厂房都已经封顶了,地面上是挖得纵横相间的地沟,倒是办公楼盖得不算快,只打了地基。

陈区长拿着图纸指指点点地讲解,又强调了因地制宜地搞发展——比如说这个办公楼,目前是打算盖两层,但是要打五层的地基,将来发展得好了,再加盖三层。

周市长很满意地点头,至于说这个厂子的性质,是联营而且不归烟草局管,陈太忠不说,他也就不去问。

不过对下一个要参观的工厂,周养志表示他没什么兴趣——陈区长邀请他参观的是在建的北崇区政府自备电厂,他表示这是工业口儿的事情,今天时间紧,就暂时不看了。

陈太忠这么安排,也是有自己的想法,苎麻的两个厂子,他可不打算让周市长参观,一来是那俩厂子投资大,容易让人眼红,二来就是,周市长如果提出,想要去巴黎看一看,他是该答应还是不该答应?

那咱们去看大棚种植吧,一行人又驱车前往试点的种植户家,这件事也是北崇最早推行的,那些手脚快的农户,在春节前就已经盖好了大棚。

现在双孢菇、草菇之类的,已经有钻出的小头了,草莓等反季节植物也长得极为旺盛,听着农户兴高采烈地讲着定植、杀虫、防病,又预期五六月份的收获,周市长频频地含笑点头,旁边的摄像机抓拍着这一幕又一幕。

连看几家之后,周养志问陈太忠,“这个特色养殖,销路定了吗?现在开试点还不要紧,一旦大规模上的话,一定要有稳妥的销路。”

这就是机关干部的特色,别看他们下基层不多,但是关于民生方面的知识并不少,而且不怕积极地表现出来,好显得自己是多么地亲民,多么见多识广。

就拿这句话来说,根本就是废话,说话谁不会?能着手去找、并且找到销路,才叫本事。

不过,陈太忠觉得周市长能注意到这个问题,倒也算靠谱,他笑着点点头,“嗯,这个问题我们已经着手去安排了,以省城和周边各大城市的消化能力,解决了运输这个环节的话,大面积种植是没有问题。”

“这个经验,可以组织其他县区来学习,”周养志笑眯眯地做出了指示。

“他们已经学习过了,”陈太忠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跟全市有关的大局感,你是副市长,我只是区长,他淡淡地表示,“我们自己花钱请专家讲课,他们蹭着听,我们这算做得很不错了吧——他们要是花钱请了专家讲课,能让我们听吗?”

周养志看他一眼,笑着回答,“你又没试,怎么知道人家就不让你听?”

这就是周市长上午视察时,唯一有点不和谐的一幕,接着就是中午的饭局了,简单休息片刻,他又去看了几处退耕还林地区的还林情况。

关于这些地区,陈太忠并没有明确地指定地点,反正走到哪里看到哪里,他也没兴趣作假,有些地方光秃秃地还没开始种树,也有个别地方,就是简单地把柳条扦插进土里,实在看不出来能不能活。

这可能就涉及到一些说法了,他指示跟随着的林业局长邓伯松,把这些地方都记下,到时候要过问了解一下。

可周养志看得就有点不高兴了,“退耕还林这方面,你们做得可是不太好,这钱都是财政拨下来的,是国家对咱们的支持,要跟村民们多强调一下,这可是来之不易的机会。”

“周市长指示得很及时,也很正确,”陈区长笑着点点头,虽然他心里真的不以为然,“目前苗种是个问题,我们正在积极协调。”

他其实很想辩解一下的,我不是给你样板看的,这是真实情况,北崇虽然只是一个区,地方却很大,我一个人也跑不过来,还是充分依靠下面乡镇的干部,有些情况我也是一知半解,这才开始退耕还林,你倒看出来做得不太好了?

不过这争执也很没意思,他就懒得多说了,反正发放退耕还林款项的时候,乡镇和区里都是要抽查的,看谁敢作假?

“对了,关于这个退耕还林,你们的自主权有点太大了,”周养志眉毛一扬,似乎是才想起来一点,“今年就是这样了,明年的话,要好好地合计一下。”

“嗯?”陈太忠这下不满意了,他看一眼对方,面无表情地发话,“这都是市里早就答应下来的,还合计什么?”

“事物总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周养志的脸上依旧带着一丝微笑,好像并不介意对方的唐突,“很多同志向我反应,北崇十万亩的退耕还林,有点多了。”

“朝令夕改,不知其可,”陈太忠冷冷地回答,这个时候他是不会让步的,“若是没有很多同志那些因素,北崇能有十五万亩。”

“十五万亩,这是什么意思?”周市长讶异地看他一眼,对于这个说法,他是一点都不知情,江锋不会告诉他这个,其他歪嘴的主儿,也只会说北崇占得太多,而且不受市里监管。

“没什么意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这种形式的摘桃子,那根本是防不胜防——领导换了,后面来的不认前面的账,他必须强烈抵抗,“大不了大家都不要退耕还林了。”

“你这个话,我听得不是很明白,”周养志难得地严肃了起来。

“周市长你多了解一下情况,就知道了,”陈太忠不确定对方知道不知道其中因果,所以他不会给出解释——他若是解释,对方也可以解释。

这跟他在北京被李云彤推倒时一样,有些话不能随便开头,尤其是周养志是分管农林水的副市长,一旦敞开了说,人家有级别加成,他这个区长不想撕破脸的话,那就真被动了。

“嗯,”周养志鼻子里轻哼一声,也没了说话的兴趣,他初来阳州,也是想体现一下存在的,不过他分管的口子真的很一般,又有人来告状,说北崇退耕还林的吃相太难看。

周市长也打听过,知道陈太忠不好招惹,但是从文件上看,北崇在此事上做得真的有点过,所以他今天来,除了考察,就是要试探着吹一吹风——江锋已经是过去式了,周某人身为分管市长,对如此不平衡的资源分配,他有资格发出质疑。

现在听起来,似乎北崇还有什么委屈,甚至还有杀手锏,他就只能将这份疑惑放在心里了,不过陈太忠的桀骜,也让他相当地不满。

话赶话到了这一步,他连视察的心情都没有了,不过好歹是副市长了,他控制情绪的能力还是一等一的,“这个项目就不看了,看一看娃娃鱼养殖吧。”

“那个项目……还没开动呢,”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姓周的你既然是带着偏见来的,那个项目我就不跟你介绍了,省得你看到之后眼红,又惦记往全市推广,“怎么也得到明年五六月份,才能基本完善。”

“你这个娃娃鱼养殖,很受人关注,”周养志面无表情地说一句,似乎是话里有话,然后他又问一句,“许可证什么时候能下来?”

“上次去国家林业局造林司的时候,碰到保护司的领导了,”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今年肯定能下来,他建议我先动起来。”

“哦,”周养志点点头不再说话,陈太忠这话,终于点出了一部分真相,那就是陈某人跟国家林业局造林司有关系——大概这就是北崇能狮子大张嘴的缘故吧?

但是周市长心里这个疙瘩已经结下了,也就懒得再多说,其实他还想了解一下,为什么有人想投资一千五百万在娃娃鱼项目上,你居然不要,偏偏要了那个只投一千一百万的?

这里面或许有什么说法,但是搁给不明白的人看,就会想到这里面可能有猫腻,周市长原本想着,条件许可的话,他会暗示陈太忠一句。

不过现在,那就没必要说了,姓陈的你好自为之吧。

五点半的时候,周市长拒绝了北崇人的留饭,坐车走了,陈太忠也长叹一声,“这随便来个副市长,就要耽误咱们这么多人一整天的功夫,真是陪不起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隋彪就在旁边,他的靠山王宁沪已经走人,今天就规规矩矩陪了一天,虽然存在感很差,但是博个态度端正。

听到陈区长如此放肆,隋书记撇撇嘴,走上了路边的汽车,不过才进了城区,车又停了下来,隋彪拉着脸走下车,冲后面陈太忠的车招一招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