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11章 缓慢加速(下)

“等风景区建好了,再抓环保也不迟嘛,”隋彪还是要争取一下,毕竟这是他找来的项目,他语重心长地发话,“太忠,北崇真的穷得太久了。”

“换条河,我就真不管了,这几十里地,毒都沉淀在北崇了,”陈太忠摇摇头,“老隋你啥话也别说,谁敢建厂,我就敢查谁,找天王老子来都没用。”

这话就说得太狠了,投资商听得心里也发怵,本来就是灰色地带的买卖,在当地得不到强有力支持的话,那还不如不干——一旦投资下去,被人夺了产业咋办?

“那我们再考虑一下吧,”投资商掩面而走。

看到自己多天的心血就这么随风而去,隋彪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滋味,他这个党委一把手,找个经济项目,容易吗?他铁青着脸看着陈太忠,“这下你满意了?”

“我又没说不让你上,”见他生气,陈太忠反倒是乐了,“我只是说,不同意废水排进清阳河,你把废水解决了,也不也就没问题了?”

“那又得建在小赵乡了?”隋彪怪怪地看他一眼,你喜欢王媛媛,也没必要这么上杆子帮忙吧?“那里电厂的除污能力很强。”

“小赵不合适,”陈太忠摇摇头,“那里的山少地多,再建几个厂子,征地就要征到耕地了,污染也容易对耕地产生影响,闪金也不合适,那里要种苎麻,我看西王庄乡可以考虑。”

“这个倒是,”隋彪听他这么说,气儿就出得差不多了,他又指导一下政府工作,“我看可以考虑把小赵、闪金和西王庄打造成一个工业圈,多偏向西王庄一点。”

“西王庄乡的石料生产,本身就要产生不少污水,”陈太忠点点头,认可对方的说法,“那里耕地也有限,可以优先考虑发展工业。”

这一刻的和睦真是太难得了,北崇的党政一把手,坐在一起认真地讨论区里的发展,你一言我一语,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的隔阂。

凭良心说,隋彪对北崇的建设也是很上心的,以前是没机会说,现在看陈太忠也是从善如流,他索性将自己的一些设想说了出来。

“城市建设还是要晚点搞,”陈区长并不完全同意他的设想,“我的想法是,要不就不搞,要搞就要往大里搞,街区不但要统一规划,线缆管道等全部入地,不走填埋,走地下隧道,要是条件许可,咱们还可以把旧的北崇城建起来,也是一个景观。”

“这得花多少钱?”隋彪听得吓一大跳,这个工程量可就太大了,“没有七八个亿,根本下不来。”

“建委正在测算资金,估计能控制在九个亿以下,主要的费用,还是在拆迁和回迁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所以现在不着急搞什么城建,修修补补的就行了。”

“北崇总共还不到二十万人,”隋彪无奈地摇摇头,“你这平均到人头上都五千了,要是只算城区内的人口,平均到每个人头上,能达到两万块。”

“这是利在千秋的大事,投资大一点不算什么,而且这些钱,大部分还是让咱北崇人挣走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他心中另有丘壑,“等北崇发展好了,谁说才不到二十万人?别人能争取百强县区,咱北崇就不行?”

隋彪登时就无语了,他可没想到,陈太忠的心气儿居然这么高,全国两千多个县区,北崇别说百强了,前两千都铁铁地排不到,五年之内冲进百强……你这是喝多了吧?

“老隋你这次引来的投资,也给我提了醒,”陈区长不管他是什么状态,自顾自地说着,“在不久的将来,有必要考虑建专门的污水处理厂了。”

“暂时没必要,”隋彪吓得就是一哆嗦,那可是个烧钱的东西,根本不是目前北崇能考虑的,“等电厂建好了,先凑活着用吧。”

“是啊,运行成本太高,”陈太忠轻喟一声,污水处理厂是只有投入不见经济效益的,有的只是生态效益——建起来容易,维持下去难,哥们儿一旦离任,那个厂子能不能运行下去,也是问题啊。

还是得从制度上下手,他正琢磨呢,猛地听到隋彪发话,“太忠,这就四月了,我已经跟朝田的各大院校打过招呼了,过几天得咱俩一块儿去,跟学生们讲一讲回乡创业的好处。”

“嗯,”陈太忠点点头,这是北崇第一年宣传政策,用一年期合同招聘应届生,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区委书记和区长一起出面也正常,“具体是什么时间?”

“十天之内吧,”隋彪犹豫一下,才又发话,“租用学校的地方,得向学校交钱,而且零散得很,我觉得有必要打个广告,在咱们阳州办事处招就行。”

“广告啊,”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缓缓点一点头,“最好是报纸广告,我这儿拿二十万出来,你来办还是我来办?”

“让陈文选去吧,他也是闲着,”隋彪自然是支持党委的人去,事实上,这些天政府忙得四脚朝天,党委却是很清闲,这也不太科学,“葛宝玲可以配合一下,反正一定要强调,是党委和政府合作搞的。”

“钱我可是给痛快了,他得把声势造起来,”陈太忠点点头,站起了身子,“就是今天下午吧,让他一会儿去区政府拿钱。”

半个小时之后,宣教部长陈文选来到了区政府,心里也是有点暗暗的惊奇,上面陈正奎卡着款子不下,区政府这边倒是大手大脚的花钱,二十万的广告费——北崇区一年的广告,也用不了二十万啊。

不管怎么说,有钱拿就是好事,陈部长心里也挺高兴,钱多钱少倒是无所谓,关键是政府开始额外向党委拨钱了,最近一段时间,政府的各个部门挥舞着支票,大肆地采买和建设,党委的一干人眼睛都看得绿了。

来到陈太忠办公室门口,陈部长冲王媛媛微笑着点点头,“小王,区长在不在?”

按说他一个堂堂的区委常委,没必要冲一个名义都没有的小姑娘如此客气,但是……不客气不行啊,她不但是区长的枕边人,现在大家还说,她有可能成为区长的代言人。

这话可不是捕风捉影,小王在老营村指责村民和郭有宝,看到的人着实不少,尤其是西王庄乡政府里的人也在场,后来她又在郝耀亮等人面前,指出公示的重要性。

大家并不知道,这是陈区长有意将小王培养为吴言第二,而小王自己也争气,他们只是看到,她不但坐在小廖的位子上,居然能代替区长跟郝镇长辩论。

陈文选也听到了一些这样的谣传,今天负责接待的若是廖大宝,他未必要给对方一个笑脸,但是看到王媛媛——他觉得自己还是和气一点的好。

“陈部长您好,”小王站起身来,柔柔地回答,“区长说了,您来了直接进去就行。”

女娃娃挺懂事啊,陈文选脑中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来,没有那种得志便猖狂的感觉,下一刻,他推开房门,看到陈区长正在跟财政局长杨孟春说话。

见到他来了,杨局长站起身告辞,陈文选奇怪地看他一眼,心说难道不是你给我钱?

“来,老陈,这个给你,”陈太忠站起身,手里捧着两个盒子,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是捆扎得整整齐齐的移动充值卡。

这就是传说中政府里通用的移动赞助?陈部长正在发愣,却听到区长发话了,“这个钱目前不好走别的账……先拿这个用吧,嗯,要不我现在让马媛媛过来兑换?”

“不用了,我自己去换就行,”陈文选也知道,面子是别人给的,却是自己丢的,无非是去亲自换钱,多大点事儿?“我是在考虑,这个广告该是什么样的结构?”

“这个你自己把握,朝田晚报肯定要上,日报你看着办,最好能在恒北日报上做两天,除了朝田,其他地市也有学校的,”陈太忠只是指出框架,并不干涉具体的事,“这笔钱你随便花,我和隋书记只求效果。”

“好的,”陈文选点点头,心说陈太忠的大手笔和肯放权,还真的跟政府里的人说得一模一样,宣教部原本就是清水衙门,事情也少,这次一定要办得漂亮了,“这马上就四月中了,不能再耽搁了,必须尽快搞。”

“我现在就去安排,”陈部长站起了身子,“阳州也有师范和财专,这一块还得人专门去做工作。”

“总是尽快,时间不等人,”陈区长站起身,笑着同对方握一握手,将人送到门口。

他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见徐瑞麟快步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明显的不快,“陈区长,有个事情,我要向你反应一下。”

才一进门,不等落座,徐区长就发话了,“外事办说了,咱们这次出国考察,要给市里留五到八个指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