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09章 第二面(下)

说了没多久,就到了饭点儿了,廖大宝最近的行情还真不错,仓促之间,他居然弄了两只野鸡回来,炖了一锅端上来。

陈区长见大家局促,也不想多待,正好有人打电话过来,他看一眼电话号码,很随意地拒绝了,“小廖,何昌其最近还一直联系咱们吗?”

“找过我几次,”廖大宝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就是按您说的那样,让他们找徐区长,徐区长对他们似乎也没什么兴趣。”

“嗯,我知道了,”陈太忠点点头,也不做解释,径自就站起身来,“吃好了,我要走了,你们慢慢吃。”

别人能慢慢吃,但是王媛媛毫不犹豫地跟了出来,家属院离区政府并不远,走路也就是七八分钟,两人快到小院门口的时候,旁边一辆本田车下来一个人,正是何昌其。

“陈区长最近很忙啊,”何总笑着打招呼。

“去找徐瑞麟,”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答一句,看王媛媛开了门,正要迈步进去,猛地发现何昌其也要跟着走过来,说不得冷冷看其一眼,“嗯?”

“想跟陈区长单独汇报点事儿,”何昌其停下身子,讪笑着回答。

“不用找我,”陈太忠摆一下手,下一刻,他想一下,觉得还是让这货弄清楚问题出在哪儿的好,索性又说一句,“你拿一千五百万出来,再谈合作,光谈这些空的,没用。”

说完他就走进去了,王媛媛低眉顺眼的将门关上,倒也不怕他硬闯。

下午的时候,陈区长正在小岭乡视察庄稼长势,突然接到了市政府打来的电话,打电话的人自称是政府办公室沈建设,通知他明天上午来见陈市长。

陈正奎点我的名?陈太忠琢磨一下,心说这也是,陈正奎上任有一段时间了,自己一直没有去拜码头,这货倒也不能一直不闻不问下去。

不过这个姓沈的也不是什么好鸟,陈区长心里暗哼一声,嘴上淡淡地问一句,“明天上午几点?”

“这个,陈市长没有指示,”沈建设在电话这边也有点不高兴,心说市长都点名了,那你乖乖地来就是,还敢问时间?

不过他是市政府办公室的老人了,陈市长来了之后,随便点了两个人打下手,他的地位非常不稳固,更是连新老板的性子都没摸清楚,所以他也不愿意招惹陈区长。

“那我知道了,”陈太忠压了电话,心说这是什么玩意儿嘛,不说叫我去干什么,也不说时间,当我真有那么多闲工夫?

不过腹诽归腹诽,场面上的事情,他还是要走到,第二天他吃过早饭去过杨大妮儿家,七点钟就驱车上路,八点半的时候,到达了市政府。

陈市长的办公室外面,已经坐了两个人,负责接待的中年人一开口,陈太忠就听出来了,此人正是给自己打电话的沈建设。

是就是吧,那又怎么样?他也没跟对方套近乎的兴趣,登记一下就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从茶几上拿起一份报纸看了起来,也不跟早来的那两位打招呼。

事实上,他都不认识这两位,这也是陈区长的一大奇葩之处,来了北崇都快半年了,他还真的不认识多少市里的干部,就是一门心思蹲在区里搞发展了。

那两位看他一眼,略胖的男子疑惑地看一眼略瘦的男子,瘦男子用极低的声音吐出三个字,“陈太忠。”

他的声音极其细微,可陈太忠还是听到了,他不但听到这些,更发现陈正奎已经来了,正在办公室里跟跟人说话——这货的工作热情,倒还是值得肯定的。

然而接下来,他对陈市长唯一的一丝好印象,一点一点被时间磨光了,他坐在市长办公室门口等了一个半小时,硬生生还是没进去。

这并不是说陈正奎是话痨,恰恰相反,他处理事情是非常快的,这一个半小时里,起码进去了十几拨人,除了有一个被晾在沙发上,陈市长学习了五分钟报纸之外,其他的人都是干脆利索,没什么废话的。

被学习的那位,陈区长还真的认识,是固城区的党委书记边贵波,本来比他来得还晚,却是插了他的队。

眼瞅着就十点了,陈太忠真的有点忍无可忍了,哥们儿在北京被人晾,回了阳州还是被人晾——一个小小的市长,不知道得瑟什么呢。

就在这个时候,沈建设接了一个电话,然后抬起头看他,“陈区长,你可以进去了。”

真是牛逼大了啊,陈太忠面带微笑站起身,推门进去之后,冲办公桌后的陈市长点点头,“陈市长,我来了。”

今天陈正奎的脸上,可是没有带着笑容,他抬头看一眼,从手边摸起一根烟点上,然后又深深地吸了一口,伴随着浓浓的烟气,嘴里轻轻地吐出一个字,“坐。”

陈太忠走到沙发前坐下,从包里摸出一盒烟来,也抽出一根点上——不给我散烟?你那烟哥们儿还看不上呢。

两人各自喷云吐雾了起来,不过陈市长也没看报纸学习,静了差不多有二十秒钟,他就发话了,“北崇发展得很快,你是有能力的。”

陈区长自顾自地抽烟,也不接他的话——领导你接着指示。

“现在是发展的好时机,不能敝帚自珍,”陈市长果然接着指示了,“把你上任以来,北崇发展的一系列政策和文件,给市里送一份过来,越翔实越好。”

“嗯,”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这个要求不算过分,新市长初来乍到,要了解下面的发展情况,至于说泄密什么的——只靠文件和政策就能发展起来的话,全国怎么还会有那么多落后的地方?

“在我上任之前,应该拨付的款项,还未拨付的暂时冻结,”陈正奎似乎并不计较对方的态度,继续指示,“全市都是这样的。”

这才叫六月债还得快,陈区长听得有点无语,心里对此人也有了一定的认识,这是一个非常强势的领导,强势到有点不讲理,李强未必扛得住。

反正这世道,大抵还是公平的,他能扣别人的钱,别人自然也就能扣他的钱,陈太忠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虽然对方的强势,确实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他又等了一等,发现对方不再说话了,于是抬头看一眼,发现陈市长的眼睛正藏在淡淡的烟雾后面,冷冷地看着自己,说不得站起身来,“我都知道了,陈市长还有什么指示?”

“嗯,明天上午把资料送过来,”陈正奎随意地一摆手,你可以走了。

看到他出门,陈市长的眼睛微微一眯,冷冷地哼一声,用低微到不可闻的声音嘀咕一句,“果然是桀骜不驯。”

他今天上午要威慑的,就是边贵波和陈太忠两人,由于陈太忠来得比较早——而且还是从北崇赶来的,这态度算比较端正,那他就将矛头对准了晚来的边贵波,至于说晾一晾陈区长,那真就是小意思了。

不成想年轻的区长也是桀骜得很,进来的时候连客气话都不知道说,坐下之后更是一言不发,陈市长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这家伙的胆子。

陈太忠走出来,脸上的笑容真的是要多灿烂有多灿烂了,陈正奎你这算什么玩意儿?

这次见面,年轻的区长对年轻的市长印象大坏,晾了他一个多小时无所谓,做事很强势也无所谓,那是一些官场手段,无所谓对错,至于要资料就更无所谓了,他恨是恨在——这些狗屁话,你隔着电话不能说?

寥寥的几句话,电话里就说得清楚,这厮非要他专程来市区一趟,来回光花在路上的时间就得三个小时,更别说还等了那么长时间,目的只是摆一摆淫威。

哥们儿的时间宝贵,不是让你这么挥霍的,陈太忠回了北崇之后,中午吃饭廖大宝也来了,他就问一句,“小廖,你阳州的亲戚朋友,送过请柬了没有?”

“送了一部分,”廖大宝看一眼领导,“抽不出太多时间,一点一点送,您有什么指示?”

“明儿上午放你半天假,你去市里吧,”陈区长淡淡地吩咐一句,“正好区里还要给市里送点资料,你直接交到陈正奎办公室。”

“嗯,”廖大宝点点头,若有所思地夹菜,吃了几口之后,又抬头发问,“我过去之后,该说点什么?”

“这是陈市长要的资料,你什么也不用说,”陈区长端起面前的小酒盅一饮而尽,“让那边出具个收条,不给收条的话,把资料带回来。”

“嗯,保证完成任务,”廖大宝坚定地点点头,心里却是哀叹一声,老板这是又跟陈正奎对上了,这一趟资料……不好送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