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03章 京华春梦(下)

马小雅回来的时候,就是两点半了,她来到房间一看,发现陈太忠抱着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呼呼大睡,说不得走上前,将两人一分,“太忠,我回来了……这谁啊?”

“干什么?”李云彤睡得迷迷糊糊的,一脚就踹向对方,“这谁呀?”

“行了,云彤你睡着,”陈太忠拍一拍她,顺手将昏憩术传过去,让她老老实实地休息,又冲马小雅微微一笑,“过客……这是过客,下一次她都不会来了。”

“这女人年纪有点大吧?”马小雅的眼光何等犀利?一眼就看出了李云彤的年龄,打着哈欠摇摇头,“太忠你最近……换口味了?”

“大家都要老的,”陈太忠站起身,打着哈欠回答,“她喜欢我很久了,今天借着酒劲儿,就放纵一把……贤妻良母了半辈子,偶尔疯狂一次,等老了也有点值得回味的事儿。”

“你这倒是越来越会说了,”马小雅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接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又看李云彤一眼,“这不是,这不是……那是谁吗?”

马小雅和凯瑟琳投资了蒙山旅游区,常去素波,所以最初的惊讶过后,她居然认出了躺在床上酣睡的女人,“你什么时候连窝边草也惦记上了?”

“说什么呢?”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因为是窝边草,我俩一直就没那些关系,这次在北京碰上……这就是命该如此吧。”

那当初办了她就完了嘛,马小雅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不过干她这一行的,也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忌讳,偶尔打两场友谊赛可以,可能存在利益的话,那还是管住点下半身的好。

她一边脱衣服,一边嘀咕一句,“早知道你这么幸福,我就晚点回来了。”

“你赚了多少啊?”陈太忠也懒得搭理她。

“十点到现在,四个小时不到,我赚了九十个,”马小雅赤条条地钻进被子,笑着冲他招招手,“我说,你应该还给我留了点吧……”

李云彤一觉醒来,眨巴眨巴眼睛,打量一眼这个陌生的环境,下一刻,她猛地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她微微一怔……跟张强好久没有这样了。

然后,她就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下身粘腻的感觉告诉她,那是真正发生过的事情,她静静地躺在那里,回味了好一阵——自打她成为人妇之后,从没想到男女之间的事,能如此地美妙销魂,真有枉过前半生的感觉。

想到情浓处,她悄悄地去试探一下男人的那里,果然真的……异常肥硕。

咦,怎么还有一个人?下一刻,她惊讶地发现,陈太忠的另一侧也睡着一个女人,细细一看……这不是开发蒙山的马总吗?

李云彤知道他的私生活很糜烂,也隐约听谁说过,陈主任的女人们经常大被同眠,可是自己现在居然亲身经历了这个,她心里有点空荡荡的,于是悄悄欠起身,在他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接着她蹑手蹑脚地掀开了被子,轻声叹一口气,“谢谢,太忠,我会永远记得……”

“再来一次吧,”陈太忠一把拽住了她,他有晨练的习惯,刚才一被碰到就醒转了,听到她柔情脉脉的轻语,禁不住生出了怜惜。

“不要……不要在这里,”李云彤先是想拒绝,再一想,左右是疯狂一回了,只是看到床那边的马小雅,她实在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场。

“没事,她睡得很沉,”年轻的区长坚定地一揽她的腰,将她轻轻按倒在床上,鬼使神差一般,她微微屈起双腿,向两边一分,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李云彤再出现在天南大厦,就是上午十点了,正巧乔小树带着秘书走出来,乔市长见到她,就是微微一愣,“李主任你精神头很好啊。”

“嗯,休息得比较好,”李主任微笑着回答,不知怎的,她给别人的感觉,是眼角眉梢都是喜意,浑身上下充满了成熟女人的妩媚和风情。

“哦,会朋友去了?”乔小树看得也是怦然心动,有意无意地问一句,他知道,昨天晚上她离开了房间。

“嗯,”李云彤淡淡地点点头,也不多做解释,其实她挺烦乔小树的,不过想到若是没有他,自己也不会迈出这关键的一步,心里那点怨气也就不见了踪迹,那是多么美妙的一个夜晚,想到自己的体内,还残存着他的体液,她的神情又有一点恍惚。

一场春梦了无痕,那刻骨铭心的缠绵缱绻,终究只能化作回忆。

她是明天的飞机,但是她清楚,今天晚上自己不会再去那个地方了。

“我要走了,天南再见,”乔市长很有风度地冲她摆一摆手,转身离开,心里却是暗暗地嘀咕,是什么样的朋友,让这个女人如同换了个人一般?

陈太忠可没关心傻大姐今天是不是要离京,当天下午,凯瑟琳和伊丽莎白飞回了北京,两人又谈一谈北崇电厂的进度。

周一下午,陈区长去见了保护司的赵司长,果不其然,赵司长对他不冷不热的,没有刻意的敷衍,也没有额外的热情。

赵司长很简单地表示,说这个事情已经是铁板钉钉了,先动手都可以,等着跟其他几个许可证一起发下去,你也不用一直往这边跑,专心做事就行了。

话是这么说,可陈太忠也清楚,自己要是不来这一趟,那就没准有麻烦,所以说这官场里,把程序做到位是很重要的。

等陈区长回到北崇,就是周二晚上六点了,算一算自己是周四中午动身的,他禁不住感慨一声:这偏远地方真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来回一趟北京,居然用了五天半,这还是没做什么大事情。

不过市里已经开始了换届选举,政府工作又是陷入了半停顿状态,陈某人倒也没耽误多少事情,回来之后简单问廖大宝两句,就将区里的工作进度把握住了。

陈区长现在的一举一动,有无数北崇人盯着,等晚饭的时候,他上楼洗个澡,等他擦干身上穿上衣服出来的时候,谭胜利和葛宝玲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见到他走下楼,谭区长先站起来开口,“陈区长,前些日子我在朝田做事不注意,没有讲求方式方法,造成了不好的影响,现在来向您做检讨。”

陈太忠淡淡地扫他一眼,他真是懒得说这种破事,可是谭胜利的措辞,还是激起了他相当程度的不满,“只是方式方法错了?”

谭区长在朝田晕倒一事,在北崇衍生出了若干个版本,而谭胜利本人却是一口咬定,自己是在跟厂家了解产品性能,至于那设备供应商为什么是美女——我有必要在意这个吗?

对于这个解释,陈区长也听说了,但是眼下他还这么说,这态度就有点不够端正,糊弄老百姓的说辞,你拿来糊弄我?

谭区长轻叹一口气,终于老老实实地回答,“主要是思想滑坡了,请您批评我吧。”

“对别人,我要强调共产党人的使命感,跟你嘛,我就说一句,以后时刻记住,你是代表政府形象的,”陈太忠见他服软了,轻描淡写地指示一句,“丢人败兴的事儿,不用再说了,我只是郑重警告你……没有下一次。”

我只是点儿背,遇到个不晓事的女人,谭区长听得暗暗腹诽,你这人前冠冕堂皇,人后还不知道怎么淫秽龌龊呢。

不过这个话也只能想一想,他重重地点点头,“区长您批评得非常好,以后我一定提高警惕,不再犯类似错误,今后我的工作,还要您多多指示。”

“嗯,”陈太忠点点头,他是真不想说此事了,眼看饭菜都端上来了,就招呼一声,“一起吃吧,葛区长你是什么事情?”

“候车大厅的重建预算出来了,大约要二百六十万,福利院的搬迁计划也出来,搬迁加重建,一百二十万,室内的设备设施,占了很大比例,”葛区长从手包里拿出两份文件夹。

“好家伙,三百八十万,”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北崇现在百废待兴,钱再多都要省着花,这三百来万真的让他肉疼,“你以为区政府的钱是刮风逮住的?”

“您强调了,要保证舒适性,候车楼后期的电子设备,我还没算进去呢,”葛宝玲据理力争,区长确实指示过,要多考虑人民群众的感受,盖楼不算什么,关键是在盖起的楼里,要保障老百姓的舒适性和方便性。

“这个是一定要强调的,”年轻的区长点点头,心说光把办公楼盖得富丽堂皇算什么?还是要在便民设施上多下功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