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02章 京华春梦(上)

陈区长心里在天人交战,李云彤却是不管那么多,抱着他的胳膊,身子微微蜷起,满意地长吁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你倒是舒服,这么就睡着了,陈太忠无奈地翻一翻眼睛,心说哥们儿这也算是禽兽不如了,他等了十来分钟,听到她的呼吸渐渐平稳,就想抽胳膊出来。

不成想他才微微一动,李云彤身子一震就醒了过来,她先是手上一用力,然后睁开惺忪的睡眼,“嗯?你要去哪儿?”

“我去卫生间,”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答一句,心说早知道你睡得这么轻,我就直接一个昏憩术丢过去,让你好好地睡一觉了。

想是这么想,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要丢昏憩术,现在也不晚,不过他刻意地无视了这个可能,抽出胳膊下床,就走进了卫生间——这是主卧之一,是有卫生间的。

他平常习惯裸睡或者只穿一个裤头,今天知道傻大姐在家,才特意穿了一件睡袍,可饶是如此,也遮盖不住他小腹下凸起的那一团。

陈区长晚上喝的啤酒真的不少,走进卫生间,他酣畅淋漓地嘘嘘了将近两分钟,才施施然走出来,想也不想一掀被子就钻了进去——一泡尿撒完,小太忠已经没那么昂扬了,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

才钻进被子,他的身子又是不着痕迹地一僵,因为他一不小心触碰到了一条光滑细腻的大腿,心里真是无奈得很:哥们儿上个厕所的功夫,你就把秋裤都脱了?

李云彤虽然三十多了,但是身材保持得极好,刚才她只穿一套月白色的保暖秋衣秋裤,就已经很勾人了,现在赤裸的肌肤接触,更是让人生出无穷的遐思。

唉,陈区长心里暗叹一声,却是没做出任何的反应,他甚至连话都没说,有些事情真不能敞开说,你一敞开说,对方就同样可以敞开说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一晚上都没说李云彤什么,而刚才说了一句,傻大姐却是就着这个话题,顺杆爬了上来,那么眼下,他就只能当没发现这个异常了。

非常遗憾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李云彤果然顺杆爬了上来,两条腿夹住了陈太忠的左腿,身子也越发离得近了——事实上,这会儿她已经彻底地清醒了。

对于今天事情,她也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怎么就发展到眼下这一步了,不过她也没什么后悔的,必须指出的是,她心里真的认为,陈主任是个非常杰出而优秀的男人。

原本她还觉得自己有点没皮没脸,是不是有点不知自爱了,而且陈太忠的占有欲强和反脸无情,她也是听说过的,心里有点想打退堂鼓。

可是陈主任一味地退避忍让,反倒是让她觉得,这个大男孩也不是那么很可怕,就想着再进一步试探一下,他的全身都是那么火热,肌肤强劲有力。

这实在是一种很奇妙的心态,陈太忠若是对李云彤垂涎三尺的话,她估计早就吓得躲避开了,但是他越是显得无害,她就越想接近他——因为没什么后果的嘛。

她的两条腿夹着他的大腿,躺了一阵之后,她的右腿就微微地、缓慢地上移,一点一点地去接近他的两腿之间,那里有好大的一坨。

“不要捣蛋了,要睡就睡,”陈区长终于忍不住了,再次出声,她的腿已经触碰到了火炮的轮子,刚才那泡尿,眼瞅着就快白尿了。

“我真的很老了,是吧?”李云彤闭着眼睛发问了,她不敢睁开,只是惨然地笑一笑,“对你来说,是老太婆了?”

“你还年轻,挺吸引我的,”陈区长先奉承对方一下,然后马上就发现,这个客套话说得有点不合适,于是马上改口,“但是你有家庭有孩子,张强对你也不错。”

这个时候,他也不说什么兔子不吃窝边草了,因为这确实已经不是窝边草了,而他不对窝边草动心,无非是两个原因。

其一是,领导一旦管不住裤裆,某些公事就不好公正处理,也容易出现偏颇,万一有人恃宠而骄大吵大闹,事情容易失控,他就算再操蛋,总不能把枕边人抓起来。

其二就是,口子一开,欲念管不住了,很有可能发展到随时征用某个部下的妻子——不好的开头,是必须扼杀的。

兔子不吃窝边草,只是因为有吃不得的理由,而不是窝边的草不够肥美。

“我不会缠着你的,”李云彤终于睁开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做了半辈子的贤妻良母,只是想放纵一个晚上,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也不会对你有任何要求,不过……我知道,我真的老了,算是占你便宜了。”

“你真的不老,正是女人最美的年纪,不信你摸,”陈太忠轻叹一声,轻轻拿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腿间,让她感受一下昂扬的小太忠。

只是一夕之欢,不要什么承诺的话,那真的不算多大的事,419的事情,他在深圳和曲阳都干过,为什么不满足一下她偶尔出轨的欲望?“说好了,天亮以前,桥归桥路归路。”

“呀,真的好大,”李云彤摸着小太忠,由衷地感慨一声,然后她很骄傲地一挺胯部,贴到了他的大腿上,“但是我也很湿,感觉到了吗?”

“嗯嗯,感觉到了,”陈区长胡乱地点点头,“说好了啊,就今天一个晚上……咱们只是想让生命更加充实和精彩,天亮之后,你是原来的你,我是原来的我。”

“好了,我知道了,”李云彤很干脆地脱去了内裤,一翻身就骑到了他的身上,双手一捋,就将他的内裤褪了下来,然后就软绵绵地趴到了他的身上,“呀,没劲儿了……瞌睡。”

“那就这么睡吧,”陈区长心里暗笑,傻大姐有时候真的挺好玩的,他伸手去解她的胸罩,“就剩这点儿了,还穿着干什么?”

“不要啦,”李云彤才待伸手,却是有点晚了,胸前的双峰顿时暴露在空气中,说不得只能死死地趴在他身上,“不许看我那儿。”

无非一侧比另一侧小一点,好像有多神秘似的,陈太忠干笑一声,腰肢一动,小太忠顶一顶她的腿间,“那我睡了啊,离天亮也就几个小时了。”

“先进来一下,”李云彤手向下一伸,去引导小太忠,此刻她才发现,自己的液体竟然已经将它濡染得湿滑无比——真的好丢人。

不过此刻,她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只想着填补自己的空虚,只是它真的太大了一点,纵然有足够的润滑,她还是上下耸动了好几次,才完完全全地吞吃了下去,不由得长吁一口气,再次趴到了他的身上,满足地呻吟着,“好大,好长……真的好充实。”

“比你家张强厉害吧?”陈太忠很不想问这个问题,但是他无法克制自己不问。

“不要跟他比,他什么都不如你,”李云彤一翻身,她的腰肢异常有力,居然将陈太忠翻到了自己的上方,“你可以随心所欲……我带环了。”

陈区长在李主任身上随心所欲了一个小时,最后才彻底地释放了出来,李主任当时就昏死了过去,好半天才回过魂来,她轻轻地吻着年轻的面庞,“头儿……我勾引得你晚了。”

“再早我也不答应,这违背我的原则,”陈太忠趴在她的身上,轻轻地喘息着,小太忠兀自停留在那紧热的甬道里,他伸出舌头,轻舔一下她的耳垂,“这也是我生命里最精彩的瞬间,谢谢你给了我这样难得的体验。”

“我可以多给你几次,”李云彤举起了白旗,她原本求的只是一夕放纵,但是陈主任给她的充实和激情,完全是张强不能比的……为什么我不能晚生十年?

“说好的,天亮以后就分手,”陈太忠趴在她身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那你赶紧干活,”李云彤双腿大张着,差不多都成了一字,务求不让软趴趴的小太忠掉出自己的身体,“今天我要……十次!”

“怎么跟领导说话呢?”陈太忠眉头一皱,有意逗弄她。

“领导,你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不能脱离群众,要让群众紧密地团结在您身边,”李云彤笑着回答,同时还有意收缩一下下部,夹它一夹,以示自己就是群众,不过下一刻,她就倒吸一口凉气,“不是吧,头儿,这么快就又粗了……您又要深入群众了?”

真想把你收进来,但是你年纪确实大了,而且家庭生活还能维持,陈太忠心里轻喟一声,抽身而下,目之所及,李云彤的腿间,就是黑漆漆老大一个洞,半天都合不拢,倒是有白色的液体,自那里缓慢而粘滞地流出。

目睹着这淫靡景象,陈区长轻喟一声,“云彤,说一说你的条件吧,想要什么?既然我抵抗不住诱惑,付出代价是应该的……不要太过分就行。”

“你真要付出代价?”李云彤双腿缓缓并拢,扯一角被子盖在身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必须的,最好当面解决,”陈太忠点点头,“其实我今天就不该让你来。”

“那就再来一次,这是我的条件,”李云彤轻笑一声,再次一掀被子,两条雪白而略带点丰腴的长腿向两边一张,无声呼唤着小太忠,“就是今天一晚上了,都是老牛吃嫩草了,那就吃个饱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