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01章 酒能壮胆(下)

两人电话里争论了好一阵,谁也没说服了谁,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还在想,要是花自香能跑下来这个项目,我就多待一周,也是小事。

相较其他项目而言,油页岩这个项目实在太大了,手指头缝里漏一点,都够北崇这几年的开销了,七八十个亿呢。

他琢磨好一阵,也没琢磨出个名堂来,手机却是又响了,来电话的还是李云彤,“陈主任,我都出了复兴路了,马上就到五棵松了,你在什么位置?”

“君华小区!”陈太忠一直在打电话,到现在裤子才穿了一条腿,这时候再问宾馆也晚了,他也懒得捣鼓这些,“你在小区门口等着就行了。”

小区挺大,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李云彤已经下车了,正站在小区门口,她穿着一件米黄色的风衣,臂上挎着一个大大的手包,竖着脖领搓手跺脚,寒潮刚过,夜晚的气温也就三四度。

“跟我走,”陈太忠也不跟她见外,冲门卫示意一下,转身向小区里走去,李云彤却是紧跑两步,拽住了他的胳膊,“这小区怎么阴森森的?”

“光线算亮的了,”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哼一声,君华小区是高档小区,里面的照明设施都没有问题,不过这里的人一回家就紧闭门窗,等闲少见外出,偌大的小区,几乎少见人勾留,说阴森森也不为过。

走进房间,温度就陡然升高不少,北京这边31号才断暖气,还有两天的时间,尤其是别墅里还有空调,真是温暖如春。

陈太忠脱下外套,直接撇下了李云彤上楼,“没地儿去就住这儿吧,门口有拖鞋……这是我朋友的地方,你别随便跟别人说。”

“你朋友,真的有钱啊,”李云彤在门口站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屋里的摆设真的让她眼花缭乱,她小心翼翼地换上了拖鞋,“门口这两个柜子……是挂衣服的吗?”

“没那么多讲究,想挂就挂了,”陈太忠坐在二楼的沙发上看电视,头也不回地回答,“你随便找个房间住,想吃宵夜去冷藏室找,没有的就打外卖电话。”

他看了电视没一阵,就闻到一阵焦糊味儿,然后李云彤在楼下发话了,“陈主任……这微波炉烤出来的羊肉串,怎么这么难吃呢?”

“你得用烤箱烤,”陈区长真的无语了,“我说李云彤,你在家就不做家务?”

“我在家直接用油锅炸的,”李云彤一边回答,一边就走上楼来,手里还拿着七八串黑乎乎的烤串,她递过三四串来,“烤得过了,但是挺筋道的,你尝一尝。”

陈区长看她一眼,发现傻大姐只穿了一身月白色的秋衣秋裤,曲线玲珑,秋衣的袖口微微上捋一点,露出了白笋一般的小臂,眉头微微皱一下,却也懒得多说她。

傻大姐烤的羊肉串……很考验人的牙口,不过对陈太忠来说问题不大,眼瞅着九点四十了,他把台换到中视一台,等着晚间新闻的开始。

“哎,接着看一会儿嘛,”李云彤伸手去拿遥控器,换回电影频道,“广告马上就完了,看看他发现了那支枪没有。”

都跟你说了,家里电视很多,不止这一台!陈太忠无奈地看她一眼,伸手从茶几下摸出一袋开心果来,随手撕开,又端起啤酒去灌。

“我一个人看电视,太害怕,”李云彤发现他的不满了,只能低声解释一句,“而且你这房间也太大了……晚上就咱俩在?”

“还有人呢,”陈太忠摇一摇酒瓶,发现空了,又从茶几下拎出一提啤酒来,放到几面上,然后去拿手机,给马小雅打电话。

马主播却是奋战在麻将桌上,听筒里都能听到噼里啪啦的响声,听他问自己什么时候回去,她很随意地发话,“可能晚点吧,今天又看着打扫了一遍家……轻松一会儿,你怎么开始关心我啥时候回去了?”

“那你随便吧,”陈太忠放了电话,见李云彤已经打开了啤酒,而且是给他一瓶,她自己还喝一瓶,于是苦笑着摇头,“你这大晚上还吃油炸食品,不怕影响皮肤?”

“我的皮肤天生的好,”李云彤却是没听出,领导有撵自己休息的意思,还洋洋自得地吹嘘,然后她又露一露雪白的牙齿,“而且牙也好,就喜欢吃烤得筋道的羊肉串。”

真是被你打败了,陈太忠惹不起她,索性站起身去房间,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台笔记本电脑,坐到了客厅角上一张写字台上,“你看电视吧,我上一会儿网。”

02年的网上,也没啥好看的,陈区长看了一阵,索性逛到了聊天室,看一看“哥在巴黎很寂寞”在不在线——他当初可是答应蒙勇,时机合适了把他弄回来。

蒙勇不在聊天室,不过看人聊天也挺有意思,各种赤裸裸的性诱惑、暗示,还有人骚兴大发,卖弄文采,有若发情的雄孔雀,炫耀着自己美丽的羽毛——两千年初的聊天室,就是这样一个乌烟瘴气的场所,充斥着猎艳的男人和寂寞的女人。

也不知道雷蕾上不上这些地方,陈区长想到雷记者整天抱个笔记本,禁不住微微摇头,哥们儿不在天南,想必她也很寂寞吧?

下一刻,他伸手去拿身侧的啤酒瓶,却是感觉抓住了一个肉乎乎的东西,侧头一看,却发现自己正抓着李云彤的手,“嗯?”

“我……我是看见你的酒没了,”傻大姐手上攥着一瓶刚打开的啤酒,愕然地看着他,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红晕,“给你送瓶满的。”

“嗯,”陈区长也不多说,接过啤酒喝了起来,再不看她,不过接下来,他觉得有点莫名的烦躁,又灌了一瓶酒之后,索性站起身子,“我睡去了,你接着看吧……我的门虚掩着的,没什么可怕的。”

嗯,是没什么可怕的,李云彤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心里也是有若一团乱麻,刚才那只大手握住她的时候,她只觉得一阵莫名的悸动涌上了心头,那强劲有力和火热,萦绕在她的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就连他身上的味道,都充盈着她的鼻腔,是那么地清新和迷人。

对陈太忠的荒淫无度,李主任也略知一二,但是他在文明办的一年多里,从没有在单位里惹出任何的绯闻,由此可见,陈主任是个很有分寸和底线的男人。

李云彤自己心里就清楚得很,跟自家主任在一起,没有必要堤防什么——这是一个让人放心的领导,不会仗着权势胡来。

不管怎么说,她坐回沙发上之后,电视就再也看不到心上了,脑子里面乱哄哄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许,是什么都没想吧?

所以她就默然看着晚间新闻,茫然地一口一口灌着啤酒,偶尔剥两个开心果,吃到嘴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只是下意识的动作。

听到陈区长这么说,她也是下意识地点点头,良久之后才反应过来,领导睡觉去了,门是虚掩着的。

睡觉去了,那我就不用看晚间新闻了,李云彤一边喝啤酒,一边拿着遥控器换台,迷迷糊糊又看了半集《我爱我家》,再一换台,却是金乌电视台的电影频道,正在演一部鬼片。

李云彤吓得刷就把电视关了,看一看周围异常空旷的空间,情不自禁地打个哆嗦,她越想就越觉得害怕,哆里哆嗦地灌着啤酒,心里对自己说,酒能壮胆酒能壮胆,喝完这点就去睡,反正领导的门没关……

酒能壮胆,反正领导的门没关……反正领导的门没关……喝光手里的啤酒,李主任站起身子,晃晃悠悠走向领导的房间,一推门,果然领导的门没关,屋里亮着一盏昏暗的台灯,一个人背对房门睡得正香。

然后她就很自然地走到床边,一掀被子就钻了进去,伸手去找那只火热的大手。

“云彤……你不要这样,”陈太忠终于忍不住了,一晚上他都克制着自己,不要说出这样的话,现在实在是避无可避了,“咱们保持一个很纯粹的关系,不好吗?”

“哪儿有那么多纯粹的关系?”果然酒能壮胆,李云彤见领导发话了,她一边把他的胳膊搂进怀里,一边迷迷糊糊地回答,“别人都知道了,我是你的人。”

“我从来不吃窝边草的,”陈太忠忍不住了,睁开眼睛转过头来,“云彤,听话……回去睡觉,行,你可以睡隔壁,这可以了吧?”

“你现在是恒北的干部了,还说什么窝边草?”李云彤死死地抱着他的胳膊,“反正我也担了这么个虚名,抱着你睡一睡都不行?”

这些寂寞的女人啊,陈区长叹口气,想到傻大姐跟老公张强的关系也很紧张,三十来岁的女人,正是欲求强烈的时候。

问题是李云彤真的很漂亮,现在年纪大了点也是相当美艳,陈某人在花丛里流连惯了,抵抗诱惑的能力真的很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