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600章 酒能壮胆(上)

看到陈太忠默然,黄汉祥也知道他的意思,不过这个层面的东西,他是真的无法答应,实职副省,他自己都不能随便向人许,这玩意儿牵扯太大。

小陈你这家伙,倒是什么都敢惦记,我能过问的,也不过就是正厅级别的干部。

“田立平自己头疼去吧,”陈太忠也想开了,笑着摇摇头,“放松的时候,不说这些烦心事儿了,喝酒吧。”

“嗯,我来这儿就是图个轻松,”黄汉祥点点头,然后就笑了起来,“听说你赢那个韩国人赢得挺解气的,真是啥都会一点……有没有兴趣来足协抓一抓国足?”

“国足像现在这样发展下去,就很不错,米卢手气很好,抽出亚洲走向世界了,”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是骡子是马,两个月以后见分晓了。”

“嗯,”黄总点一下头不再说话,抬手去拿啤酒喝。

你这个表情转换,有点快哈,陈太忠敏锐地感觉到了一些什么,于是也抬手灌啤酒,边灌边琢磨,喝了一阵才发话,“唉,解气归解气,黄老还是让我顾全大局了。”

你这后知后觉得也到了一定境界了,黄汉祥摇摇头,“吃亏是福……老爷子有时候有点糊涂,不过他不会让你白牺牲的。”

你也是让我找周瑞,陈太忠确定了这个猜测,也就懒得再说此事,“黄二伯,那个油页岩项目……能不能开始搞了?”

“再等一等,”黄总随意地回答一句,“时机不成熟。”

“嘿,”陈太忠叹口气,感触颇深地摇摇头,“这个北京,以后我都少来了,时间耽误不起,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地方上发展吧。”

你这是什么怪话?黄汉祥看他一眼,有心想说点什么,却发现呵斥的话说不出口了,这种感觉让他心里很不舒服,所以他也没喝多长时间,一个小时之后,站起身走人了。

车开了好一阵,他才轻声嘟囔一句,“小阴,小家伙成长得真的很快啊。”

阴京华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好半天才干笑一声,“他的折腾劲儿本来就大,去了那么个穷山沟,闲不住也正常。”

“我也不是不想帮他,关键是这家伙惦记的东西,层次越来越高了,”黄汉祥无可奈何地咂巴一下嘴巴,“百八十亿的项目,副省级的干部……这是他能掺乎的吗?”

阴京华其实能理解他的心情,黄总是既不希望陈太忠求他,又不愿意见到小陈求外人——偶尔一两次也就罢了,这都多久了?小陈基本上没求黄家什么事。

别的不说,只说林业局那两档子事,退耕还林和娃娃鱼,黄二叔出面也不容易搞定,小陈居然能手眼通天地跑下来,真的不容易啊。

意识到他这种矛盾心理,阴总只能轻松地笑一笑,“孩子大了,总要出去闯荡一下,见见风雨的……二叔你也别太担心他。”

“他要是我家孩子,我早把他的性子拗过来了,”黄汉祥摇摇头,不再说话,小陈离了天南之后,跟黄家真的是越走越远了。

“得尽快在周瑞身上找个项目了,”与此同时,陈太忠却是在考虑黄老二给他的暗示,不过可恨的是,他越想找个项目出来,一时还就找不到合适的项目。

那只能先放在心上了,然后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田立平的电话,“田书记……忙不忙?”

“最近是啥日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哪儿能不忙呢?”立平书记在电话边爽朗地笑着,“小陈你这么晚打电话来,有什么指示啊?”

“我能有什么指示?就是刚才跟黄总喝酒了,他是这么个意思……”陈太忠将两人的对话大致说了一遍——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吧。

田立平听完之后,沉吟半晌才发问,“如果我继续干这个市委书记,可以撑到六十岁?”

“这个没人敢保证,但是应该没问题,”陈区长认为,这点面子黄家还是要卖给他的,可有些话也不能说得太死。

“你给我几天时间考虑行不行?”田书记沉吟一阵,又提出一个问题。

“行,一个月够吧?”陈太忠很痛快地表示,不过同时他也有点好奇,“听田强的话,我还以为你都考虑好了。”

“这小兔崽子跟你说什么了?”田立平听到这话,登时就恼了,“我就是让他跟你打个招呼嘛,他还说啥了?”

“算了,就当我多想了,”陈太忠不跟他多说,搞明白这是田强的自作主张,还是田立平的本意,真的很没有意义,不过从老田这个话里可以听出来,田立平的本意应该是,三个月之后五十八岁整的时候,就算去政协,也要混个副省级待遇,这是陈某人答应的。

这个要求不算高,但也不算太低,市委书记去人大或者政协养老的时候还是正厅,这情况也不少见,尤其是去个什么办公室,当个主任,括号——正厅,也有得是。

所以陈太忠能理解田立平的彷徨:是干两年出头的市委书记,还是直接去省总工会?

市委书记是当之无愧的一市老大,有实实在在的权力,两年多的痛快也值了——就算最后有半年多的跛鸭状态,起码也有一年半的一言九鼎。

省总工会就要差一些了,虽然也是老大,但是那个边缘部门是要啥没啥,只有副省级别,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不过副省就是六十三岁退休,就算跛鸭一年,也有四年相对畅快。

不过饶是如此,省总工会主席也强过一般的政协副主席——多少自己还有一亩三分地儿,关起门来还是可以称大王的。

面对这样的局面,田立平的困惑,确实可以理解,四年有点小权的准二线,和一年半的绝对权力——谁也不好选择。

“你尽快决定就行了,”陈太忠并不勉强他。

挂了电话之后,陈区长心里微微轻松了一点,其实他原本想的就是,在田立平退下来之前争取个副省——政协副主席嘛,这并不难,但是田强莫名其妙地插一杠子,让他感觉压力倍增:我当初答应的,不是实职副省吧?

总算老田这个回答还算靠谱,不像田强一样生瓜蛋子,陈太忠抽出一根烟来点上——不过我怎么觉得,今天黄二伯有点冷淡呢?

烟燃到一半的时候,他的电话又响了,接近十点了,偌大的别墅,只有他一个人,这铃声真是有点惊心动魄。

“其实早一点辞职也不错,”陈太忠设了铃声的区别,一听这就是“同事”的电话,心里真的烦躁得很,拿起手机一看,还好是李云彤打来的,不是北崇的糊糊事儿,“嗯,你说。”

“陈主任你现在在哪儿?”傻大姐直截了当地发问。

哎呀,你管我在哪儿呢?陈太忠气得差点笑出声,我都已经不是你的主任了,不过他知道她的属性,也就不多计较,“在五棵松呢,有什么事儿?”

“我想找你……找你汇报点工作,”李主任的声音有点慌乱,然后她索性直接说了,“乔小树一直要跟我谈文学,屋里呆不下去,我去找你啊。”

“喂喂,”陈太忠喊两声,对方已经压了电话,他抬手挠一挠头,“真是莫名其妙。”

君华小区附近有两个宾馆,不过他对宾馆一点都不熟,主要是没那需求——外卖的电话他都能背出来了,他刚想出门看一看宾馆的情况,冷不丁又一个电话打进来,却是韦明河的,声音有点紧张,“太忠你下午打人了?”

“嗯,打了,那货欠揍,”陈太忠开始往楼下走,帝都这帮少爷,好像彼此之间都认识的,他倒也不以为然,“敢撩拨小荆……你要说什么?”

“不是我说什么,是我伯父说了,周志俊的连襟,是发改委的主任唐斌,”韦明河在电话那边叹气,“你这……咋不提前说一声呢?”

我操,这还真是关系网了,陈太忠听得也有点无语,不过已经做了,就不要说什么后悔了,“马上十六大了……他能不能干下去,还是两说呢。”

“哎呀,我一直帮你问油页岩呢,”韦明河在电话那边气得捶胸顿足,“唐斌说话就顶用啊,你倒好……今天这事儿你找花自香,铁铁摆平的。”

“我跟她又不熟,”陈太忠听到这话,心里也是五味交加——尼玛,我怎么知道京城里的关系这么复杂?关键是,平常你们也不说啊。

他跟花自香确实不是很熟,只知道这女孩儿的家长里,最少有一个副总理,而他对她的印象,就是这女孩儿相貌一般——或者还跟有关部门有一定的关联。

“要是唐斌从中作梗,你的油页岩项目,真的就不要想了,”韦明河叹口气,说实话,他也想在这个项目里分一杯羹,所以这个叹气是情真意切,“现在你找一找花自香,也不晚。”

“那作梗吧,大不了我不搞了,有什么了不得?”陈太忠冷哼一声,这种劳民伤财的项目,国家不支持,地方上吃傻逼才搞呢,反正我起了油页岩电厂,北崇的资源,慢慢地利用也不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