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97章 躺枪也传染(下)

就这期间,陈太忠也搞明白周瑾的来路了,开国中将的孙女,她的叔叔目前也中将了,但是……那只是叔叔,而且她兄妹五个,她排老四,相貌平平,在家里不享受特殊优待。

但是尼玛……她的老公是谁呢?陈区长最想搞清楚的是这个问题。

“大家进屋说吧,”派出所的人出来劝了,“站在院子里,都不是很方便。”

进屋之后,依旧是各有各的天地,陈太忠和齐晋生进了一个房间,屋里很简陋,只有沙发饮水机之类的,小小的办公桌上,还有一部电话——其实这就是了不得的优待了,一般人进派出所,哪里有这样的待遇?哪怕是在北京。

两人又说了几句,齐晋生有点理解陈太忠的愤怒了,“这是周瑾欺人太甚了,有啥话不能好好说呢?砸车是小事……关键是面子。”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响动,一个声音在那里喊着,“哪个朋友,给我姐找难看呢?站出来让我看一看。”

“尼玛,就知道找帮手,”齐老二听到这个声音,脸色就变得难看了起来,“操你大爷的,周志俊的儿子,就很大吗?”

“看你这脸色,他确实有点不含糊,”陈太忠看着他就笑,“不过没啥,今天咱哥俩,就踩扁他,”开国中将吴近之的儿子他都不怕,还用怕个后来的中将的儿子吗?

说话间,门就被推开了,一个戴着眼镜的小白脸走了进来,年约二十一二岁,他四下扫视一眼——这是气质,然后盯住了陈太忠,“是你打我姐的?”

“别给自己惹祸,真的,”陈太忠淡淡地看着他,“说句实话……你姐欠揍。”

“嘿,有意思啊,”小白脸并没有怎么生气,而是坐在了门口的沙发处,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她怎么就欠揍了?你跟我解释一下……你说得有理,我掉头就走。”

这话说得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这个表情,实在让陈太忠有点看不过眼,他微微一笑,“我能跟你解释,但是我想先麻烦你,跟我解释一下……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要我跟你解释?”

小白脸听到这话,脸上是红了又白,白了又青,最终化作冷冷的一哼,“别的不说,你打了我姐,我就告诉你……周家人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跟我比不讲理吗?陈太忠真的有点按捺不住心中的暴戾之气,他微微一笑,“周家人不好欺负,我陈家人就是活该被欺负?”

“陈家?”出乎他意料的是,小白脸听到这个话,居然很认真地沉吟了半分钟,才哼一声,“哪个陈家?”

这是要比后台?陈区长略略愣了一下,才不以为然地笑一笑,“我姓陈,你姐姐砸的是我陈家媳妇的车。”

小白脸的表情,越发地怪异了,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对方,目光却是很茫然,好半天才微微一笑,“姓陈就可以叫陈家?要我说……”

他略略迟疑一下,似乎是正在筹措措辞,身后却是快步走过来一个人,在他耳边嘀咕几句,又冲坐在陈太忠身边的齐晋生努一努嘴。

“你是……天南的?”小白脸终于面色一沉,很认真地发问。

“是和不是,关你什么事儿?”陈太忠不屑地冷笑一声。

“你要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小白脸不耐烦地一摆手,“你要不是……你就惨了。”

“吓死我了,你就当我不是,我倒要看看我怎么惨,”陈太忠释放出一个很灿烂的笑容。

“何必呢?”小白脸很无所谓地撇一下嘴,“我姐先砸了你媳妇的车,这是她理亏,但是她从小到大也没这么被人欺负过,你就说吧……你是不是黄家的人?”

陈太忠真是很见不惯这货的架子,但是人家说话做事越来越有章法,尤其这还只是一个小屁孩儿,心说现在的孩子,真是不得了,“我要不是黄家的人,今天就要给你白欺负了?”

“你搞清楚谁在欺负谁!”小白脸终究是年纪还小,眼睛一瞪,“你欺负了我姐!”

“嗯,我就欺负她了,你不服气?”陈区长索性点点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心里还真是不屑,合着道理都在你嘴里?

你会不会好好说话?小白脸无奈地翻一翻白眼,他已经知道了,四姐砸的是荆以远孙女的车,荆以远不算什么,但是他的孙女居然很得黄老喜爱——这就让他不敢随便下手了。

尤其是有人怀疑,说这个姓陈的,可能是黄家力捧的官场新秀,他要确认一下才做决定——如果不是的话,他是真敢下手,反正他又没去动荆以远的孙女,这就隔了一层。

但是对方死活不承认,不好好说话,这让他有点无所适从,其实只冲这货嚣张跋扈的样子,身边又坐着一个老混混,他基本已经可以确定是怎么回事了。

可是没有得到确认之前,就这么离开还真是不甘心,周某人不是吓大的,今天这个亏吃得太大了,只要可能,就一定要找回来——反正又花不了多少时间。

就在这时候,他的跟班又走过来,低声告诉他,说吴卫东在追求荆紫菱的时候,也栽在这货手里了,据说吴卫东还动枪了,被人打得很惨,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这就一定是那么回事了,他站起身,二话不说就要转身离开,不成想那位发话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连个交待都没有?”

“你要我给你什么交待?”小伙子冷冷地问一句,“我把你怎么着了?”

就在这时,门又被推开了,阴京华走了进来,一脸哭笑不得的模样,“我说太忠,你就不能让我安生一会儿?”

“怎么惊动老哥你了?”陈太忠笑着站起身。

“还不是小紫菱不放心你?直接给二叔打电话了,”阴京华无可奈何地撇一撇嘴,“二叔锻炼身体呢,我就来了。”

“真是的……”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心说如果有需要,我不会打电话啊?不过不管怎么说,小紫菱是关心他,这个是不能否认,下一刻,他哼一声,“我让你走了?”

小白脸闻言停下脚步回头,无可奈何地发问,“那你要我怎么做?”

“首先,咱们先搞清楚,你姐为什么要砸车?”陈太忠竖起一根手指头。

“她说你媳妇……”小白脸话说到一半,不好再说下去,扭头看一眼自己的跟班,“现在你找别人去问清楚,别问我姐。”

跟班走了,阴京华看一眼小家伙,又扭头看一眼陈太忠,“这是谁呀?”

“应该是周志俊的儿子,”陈太忠看那厮一眼,“对吧?”

“嗯,”小白脸无可奈何地点点头,心说你真是知道我的来路,还敢这么搞,这次我是撞铁板上了,他看一眼阴京华,“这位大叔怎么称呼?”

“我就是给黄汉祥黄总拎包的,”阴京华也不交待自己的身份,面无表情地回答,这不是他怕事,阴总在四季春干了这么些年,什么样的领导没见过?关键他不是代表自己来的。

“啧,看这事儿闹的,”小家伙悻悻地咂巴一下嘴,也不再说话。

不多时,他的跟班过来汇报,原来事情还是出在中午那顿饭上。

跟陈太忠一桌的那个高大眼镜男,就是周瑾的老公刘明锐,此人仪表堂堂风流成性,从小就喜欢拈花惹草,后来被周瑾看上眼了,一通猛追终于得手。

周瑾的相貌平凡到有些丑陋,不过刘明锐地位比她低多了,他是看上了对方的家世,结婚之后前两年,他还是规规矩矩的,但是后来就有点克制不住自己的性子了。

而周瑾又是个醋劲儿奇大的,没事都能让她弄点事儿出来,折腾了几回之后,最后叫着自己的兄弟姐妹,结结实实地打了刘明锐一顿。

刘明锐就说这日子过不下去了,要离婚,他自己有点家底儿,仗着周家开了个小公司,也算不虞吃喝了,实在不行好合好散吧。

可周瑾还真舍不得离婚,于是她的兄弟姐妹就威胁刘明锐,说你要是敢离婚,周家在北京赶绝你姓刘的。

接下来这日子还要过,刘总收敛了一点,偶尔姘居上个女人,周瑾知道消息,就直接打上门去,这次她也不打老公了,打女人——让别的女人看看,跟上你是什么后果,一次不行两次,总要打到你刘某人在朋友面前威风扫地,打到别的女人不敢跟你胡来。

今天酒桌上,见到美艳绝伦的荆紫菱,刘明锐又犯骚了,周家跟许家不太对付,周瑾没去,但是她的眼线到处都是,闻听之后,想也不想就来堵荆紫菱。

她也知道,这千百度的老板不是一般人,但她就是来了,反正她带的几个姐妹们,出身比不上她也差不太多,都是有点办法的。

其实她的姐妹们也说了,她的意思还是以恐吓为主,砸了奔驰车就算了,没想着一定要把荆紫菱打一顿——这番做派,是做给刘明锐看的。

结果谁也想不到,荆紫菱的男朋友这么能打——要知道,那几个壮小伙子都是带着防意外的,冲出来之后,也被打得躺倒一片。

到了这个地步,周瑾也没办法收手了,就打电话给自己的堂弟周旻,让他过来帮忙,不过她对自家夫君的痴缠,也是很令兄弟们不满——天底下除了刘明锐就没男人了?所以她不说刘明锐跟荆紫菱其实没啥,就说我去捉奸,被那个女人叫的男人给打了。

周旻一听自然是要来,结果来了之后,发现有点不对味儿,不过既然已经来了,那也就只能不讲理了,不成想是对方更不讲理。

了解完这番因果,小白脸的脸,是越发地白了,他扭头就向外走去,“操,以后她的事儿,我没办法管了。”

陈太忠听得也是哭笑不得,合着这“躺着中枪”也会传染?根本同小紫菱无关的事情,硬生生地被人砸了车。

感慨归感慨,这个事儿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陈区长冷哼一声,“你给我站住,话没说完呢,你姐平白无故砸人车,就有道理了?”

换个没背景的,别说奔驰,就算是劳斯莱斯也照砸不误,周旻心里很清楚这个逻辑,不过既然撞上大板了,说这个也没意思,“赔你车钱,行吧?”

“要是你砸了普通人的车呢?”陈太忠沉着脸看着对方,他还真是哪壶不开专拎哪壶。

咱们就都不是普通人,也不知道你瞎操的哪门子心,周旻很想这么说这么一句,不过对方的话,大抵是站在大义上的,于是只能悻悻地回答,“我四姐让你把牙都踹掉好几颗,我也没说让你赔吧?”

“嘿,当我差这点儿啊?我打得起人就赔得起,”陈太忠回头看一眼齐晋生,“老齐你先拿五十个给他,回头我还你。”

“操,你要说还,我真就不出了,”齐总瞪他一眼,拿起手机就拨电话。

就算心里不忿,周旻也不得不承认,这姓陈的做事虽然嚣张,但也算讲究,听对方都这么说了,他也不拒绝,免得对方以为自己没胆子收这五十万,“那你说吧,我还应该做点什么?”

这个……陈太忠也有点为难,他真是有点不耻周瑾那殃及池鱼的泼蛮作风,但是想来想去,这小白脸说得也没错,自己终究不是普通人——还该做点什么呢?有了!

“把你那个姐夫给我叫过来,马上,”陈区长想明白了,你们不是可以跟普通人不讲理吗?那就能跟你姐夫不讲理。

周旻听了先是一愣,旋即就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了,对方这是有意要仗势欺人,换个别人,他还要考虑一下,是不是该答应这个要求,要是那个混球姐夫,我管他去死!

“没问题,你且等着,最多一个小时,他要是不来,我绑也把他绑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