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95章 诸多熟人(下)

陈太忠和荆紫菱走了一阵,猛地发现有张桌子空了俩座位,再看一看桌上的标牌,“街坊邻居”,嗯,这个就不错,许纯良在凤凰科委也有住房,哥们儿可不就是他的街坊邻居?

“这俩位子没人吧?”陈区长先问一声,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扯开两张椅子,帮小紫菱把风衣搭在靠背上,两人这才款款落座。

看到荆紫菱坐下,一桌人登时就不言语了——我操,这么正点的一个美女,居然坐在咱们这一桌了?

不过这个沉寂是暂时的,下一刻就有人问陈太忠,“你也是小许的邻居?西边儿的吧?”

西边儿的?陈太忠琢磨一下,发现自己听不懂这黑话,于是笑眯眯地回答,“其实我是路边儿的,看见有人请客,就过来蹭吃喝,正好门卫也没管。”

这回答是开玩笑的,但也表示出了几分底气,吓唬人绝对是够用了——没点门道的主儿,不敢开这样的玩笑。

但是这里是帝都,一帮遗老遗少整天憋着劲儿,还不知道想吓唬谁呢,听他这么回答,有个把人心里打鼓,但是更多的人,心里就生出了不屑——听不懂话,此人可欺。

一桌十个人,除开他俩,五男三女,接下来就有人问荆紫菱的贵姓和工作单位了,这也很正常,茫茫人海,相遇即是缘分,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大家有缘坐在一张桌子边,又都是许家的朋友,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眼镜小白脸,对荆紫菱格外地上心,他笑着发话,“北京做小买卖的人多了,荆总你到底做的什么生意?”

“就是小买卖,不值得一提,”天才美少女想到纳斯达克IPO的艰难之路,心里登时生出了点烦躁之心,那里上不了市,想做大也枉然啊,“现在还是赔钱赚吆喝呢。”

眼镜男还待说什么,猛地听到一阵轰响,却是许纯良带着迎亲的车队来到了饭店,周围黑压压地起码挤了二三百号人,大厅里吊着的几十部摄像机,也纷纷开始调整方向和焦距。

大厅里的众人纷纷站起身来,连二层包间的门也纷纷打开——这是观礼用的包间,向着大厅的一侧门外有栏杆,倒是不虞掉下来。

这一刻,许纯良和李雪枝是主角,没有任何人能抢了他俩的风头。

“咱俩的婚礼,不能比这个差,”趁大家都在观望的时候,荆紫菱扭头看一眼陈太忠,很认真地发话,“这只是最低要求,我知道你其实能做得更好。”

“一定要这么夸张吗?”陈太忠无奈地翻一翻白眼。

“我其实无所谓,给别人看的,”荆紫菱微微摇头,笑着发话,“让我的妈妈、我的爷爷都看到,你很在意我……其实咱们只是别人的风景和谈资,难道不是吗?”

既然不是陈太忠的婚礼,笔者就不多着墨了,以免注水之嫌,总之许纯良的婚礼是中规中矩,非常符合传统观念。

接近一点的时候,大家开动吃喝,这时候,陈太忠这一桌,有个女人认出了荆紫菱,说实话,小荆总在首都的曝光率不算高,但是不少人知道,国内第一搜索引擎有一个年轻貌美的老总——年轻到令人发指,美艳到倾国倾城,富有到……下不为例。

知道了她的身份,大家看陈太忠就是另一种眼光了,这个年轻人跟荆总的关系,那是不用问的,而荆总年纪轻轻又美艳无双,能在首都打下一片天地,要说背后没有强力的支持——不带这么侮辱大家智商的,好歹都是许家的街坊邻居呢。

于是大家就想知道另一个问题,此人是什么来头?高大眼镜男就一直请教陈太忠,贵姓啊,哪儿的人啊——他可不敢再打荆紫菱的主意了。

免贵姓陈,在老少边穷的地方做个小小的公务员,陈区长回答得很含糊,一是矜持,二也是怕人笑话,这就像一个副厅长的儿子在素波摆婚宴,哪个人好意思自我介绍——我是某某乡的乡长?

见他言语晦涩,别人就不再追问,倒是女士有两位,围着荆紫菱说个没够,小紫菱的脸蛋肌肤真是无一不美,她们想知道她用的是什么化妆品,日常都做什么护理。

待许纯良敬酒到这一桌,他又特意说了一句,太忠你吃好,你能来我真的太高兴了。

我就一点看不出你有多高兴,陈区长看他面无表情地说话,心里也不由得暗暗地叹气,你这婚前综合症,得持续多长时间呢?

有了这个特地的招呼,大家对他的好奇,就又多了一点,不过没用多久,他的身份终于被揭开了——素波反贪局高局长,过来专门敬他了。

高局长所处的层面不高,跟许纯良也只是对眼,眼见陈太忠来了,自然要过来敬一下,一在恒北一在天南,下一次撞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两人既然有旧,他可不愿意放弃这个接触机会,说得更过分一点——若不主动过来,难免有人走茶凉的嫌疑。

他来敬酒,那别人自然也来敬酒了,比如说邢建中之类的,尤其是李云彤,也端一杯饮料走过来,她的脸上微微泛着红晕,“老主任,现在该叫你陈区长了,敬你和荆总一杯。”

“……”陈太忠无语了,他就想不通,傻大姐能跟许纯良有什么关系,要是牛冬生能出现在这里,我倒不觉得意外,“你也有空啊?”

“嗯,老板叫我过来的,”李主任笑眯眯地回答一句,抬手喝一口,又看着他俩喝了,才转身离开,“看着许主任结婚,你俩也早点办吧。”

原来只是一个区长,在座的诸位登时明白了,心里顿生小看之意——这么年轻,十有八九还是个副的,怪不得不好意思说,真不知道这荆总瞎了哪只眼,居然看上他?

其实这么年轻的副区长,也是极其难得的,但是在座的都是在帝都打滚的,眼里哪有小小的地方官,年轻就怎么了?须知起得早不一定身体好。

如果有泼天的背景,倒也很有前途,但真是如此的话——你早就坐到楼上去了。

所以眼镜男就又跟小荆总攀谈上了,尤其是他表示,自己也有个小公司,希望以后能跟易网多多地合作,“这是我的名片……荆总能给一张名片吗?”

“很抱歉,名片没带在身上,”荆紫菱收下名片,笑眯眯地回答,然后伸手捂嘴,小小地打个哈欠。

“困了吧?”陈区长知道天才美少女的习惯,每天中午的午觉,是雷打不动的,于是冲在座众人微微点头,站起身帮她拉开椅子,一副绅士风度的模样。

当然,在他的区长身份暴露之后,这就成了吃软饭的证据之一,见他俩离开,眼镜男人轻哼一声,另一个男人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别瞎惦记了。”

“我去跟她要名片,这总可以吧?”眼镜男人不以为然地回答,“有些项目可以合作。”

陈区长打着车,刚开了没几分钟,小紫菱已经瞌睡得东倒西歪了,她打着哈欠把后座收拾一下,拽出一条毛毯就呼呼地大睡了起来。

这么睡容易着凉,陈太忠索性将她带到了前面不远处荆俊伟的店面,然后连哄带抱地把她弄下车,让她上二楼荆俊伟的房间继续睡。

大荆总不在,不知道应酬什么去了,陈区长左右是闲得无聊,细细推算一下田立平可能上的位子,反正除了高胜利,就是陈洁、潘剑屏,其他人年纪都不到,朱秉松可能去政协……但那是常委,老田迈不了这么大一步。

想一想章尧东还要往上凑,年轻的区长也很是有点头大,要不……使个手段,让常务副范晓军走人?

可这样就有点非常规了,陈某人跟范省长有点小纠葛,但基本上是过去时了,想到这范晓军还是铁杆黄系,这么把人弄走,这天南还得再乱一阵。

头大啊,他不知道坐着想了多久,直到荆紫菱走到他面前,他才回过神来,“怎么样,睡得舒服吗?”

“下了车就过了劲儿了,迷迷糊糊的睡到这会儿,”小荆总揉一揉眼睛,惬意地伸个懒腰,“好了,送我去单位吧。”

“事儿那么多,哪儿办得完?”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却是下楼开车,小荆总则是坐在后座上,拿个小镜子化妆,不让他看到自己化妆时的样子。

可是陈区长偏偏要看,他一边开车,一边摆弄后视镜,搞得天才美少女挪来挪去,最后生气地威胁他,“你再这么弄,我自己开车去公司。”

“哈,”陈太忠笑一笑,不再动后视镜,心情也愉快得很,真是难得浮生半日闲。

在来到易网公司楼下的时候,他正要将车开进停车场,猛听得“嗵”地一声大响,一块砖头正正地砸在奔驰越野车的前脸上,陈区长的所有好心情,登时不见了踪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