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92章 被偷了(上)

由于接机是在中午,大家也没怎么喝酒,然后又去泡一泡脚,点几杯茶上来,惬意地说一说别后的情况。

三点的时候高云风接了他老爸一个电话,说是谁谁病了,高省长要求自己的儿子代看一下,高公子搁了电话之后,一脸的苦相,“最烦这种事儿了,人家都未必认得我。”

“这是老爷子看重你的办事能力,”田强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推他一把,“好了,别愁眉苦脸的,我陪你去,太忠你歇着吧。”

田公子说得挺热情,一转身就悄悄给陈太忠打个手势:等我电话啊。

田强啥时候也学会搞这种小动作了?陈区长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在他眼里,这厮一直是个性格冲动的衙内,现在终于……成熟了点哈。

接下来他又给荆紫菱打个电话,得知她在外面参加一个希望工程捐助的活动,不过天才美少女表示了,明天我肯定陪你参加许纯良的婚礼。

陈区长明显地能感觉到,说到“婚礼”二字的时候,她的情绪有些微的波动,于是他干笑一声,“希望工程,我们北崇也需要啊……小紫菱你有点胳膊肘往外拐。”

“你只是北崇的过客,不是归人……我这是赔钱赚吆喝,肯定要选个影响大的地方,”荆紫菱在电话那边笑,“你真要的话,那我六一去你那儿,捐两个希望小学。”

“捐款没必要选时间,捡你方便的时候来就是了,”陈太忠真的有点腻歪这形式主义,“六一你给别人捐也行,反正北崇也不具备多少宣传意义。”

“我怕我方便的时候,你不方便啊,”荆紫菱轻笑一声,“好了,不说了,晚上一起吃饭吧。”

“没问题,能夜不归宿就更好了,我的意思……喂,喂喂?”陈区长悻悻地挂了电话,嘴里嘀咕一句,“好歹也是正宫,你有点危机感行不行?”

接下来的时间,他就没有什么事了,陈区长难得有这么悠闲的时间,索性把包儿往须弥戒里一丢,双手插在口袋里,在街上晃晃悠悠地散起了步。

喧嚣都市,总是让人流连忘返的,不知不觉间,他就走到了东四,离南宫毛毛的宾馆不远了,抬手一看已经是四点出头了,禁不住摇头笑一笑,拦一辆出租车,“去五棵松。”

别墅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许纯良这次结婚,并没有大操大办的意思,陈太忠的女人里,基本没人知情,丁小宁跟许纯良的关系比较近,也没接到邀请。

“这小马,真是够懒的,”看到屋里一层若有若无的尘土,陈区长笑着摇摇头,换了鞋之后去拿拖布,哥们儿多久没有亲自打扫过卫生了?

他拿拖布在水池里涮两下,才待拎出来,却是猛地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既然四下没人,为什么我不用浣纱这一仙术呢?

浣纱术的效果,就是只留主体,不染纤尘,陈区长苦笑着将拖布丢回水池,终究是在尘世待得太久了,一时忘记了,自己还是个曾经的仙人。

那么,就浣纱……他捏起法诀,自下而上,地上的浮尘和空气中的细小颗粒自下而上地缓缓消失,过程不是很快——这个术法他不常用,万一弄错了啥捏?

嗯?到二层的时候,他才发现一个靠近窗户的沙发上,有两个浅浅的脚印,窗台上还有一片擦得很干净,登时就是一愣,然后直接穿墙术从一楼穿到了二楼……尼玛,这是谁干的?

陈太忠悬在半空,看着那两个脚印发呆——有心的还是无心的?突发的还是必然的?

这得报警,哥们儿这里可是没有巨款,也不怕抖搂出来,陈区长用幽灵一般的身法在各个房间来回巡视一遍,确认自己这里遭贼了,他看来看去,发现各屋没有什么明显痕迹。

糟糕的是,浣纱术实在太强大了,二楼的地板上已经没有尘土了,更遑论脚印,这报警都不好破案——最让他头疼的是,该报警还是报别人,万一有说法呢?

想来想去,他一边四下查找蛛丝马迹,一边拨通了马小雅的电话,“我说你这也太懒了吧?家里多长时间没打扫了?”

“没可能,我专门雇了保洁工,天天打扫……哦,你说五棵松那儿啊,大前天才打扫了的,”马主播不服气地叫了起来,“怎么会有多脏……你参加婚礼来了?”

她可是知道许纯良结婚,不用陈区长通知,小马原本就是吃这一行饭的。

“我来了,觉得不太干净,看来冤枉你了,”陈太忠干笑一声,这一招他是从杨伯明身上学来的,杨老大被人打得都快死了,还杀了一个人,也不跟父母说实话,这就是有啥事儿不要乱吵吵,省得让关心你的人担心。

“那我晚上过去,”马小雅长出一口气,娇滴滴地发话,“你吓死我了。”

“你什么时候过来,等我给你打电话吧,”陈区长随便就找了一个理由,“晚上我可能会去闹洞房,不一定能回来。”

挂了电话他开始琢磨,一边琢磨还一边扫视,看有没有什么不明物体被安装了进来,半天之后,他才给阴京华打个电话,“京华老哥,君华山庄这个小区的治安,怎么样啊?”

“你买的,你问我?”阴总哭笑不得地回答一句,“小区治安不错,二十四小时巡逻,不过你在屋里折腾得太厉害,保安也不能无视……你这是怎么个意思?”

“家里进贼了,我就是想黄二伯不是借着用过一段时间吗?”陈太忠干笑一声,“就琢磨这是家贼还是野贼。”

“嗯?你报警了没有?”阴京华的声音登时就凝重了起来。

“我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呢,不知道何时不合适报警,”陈太忠郁闷地叹口气,“其实我就是来首都参加个婚礼嘛。”

“屋里有啥不好被人看见的东西吗?”阴京华又问一句。

“我的东西就不怕被人看见,”陈区长表示强烈的抗议,他义愤填膺地发话,“能有啥怕人看见?最多几根阴毛……也早都打扫干净了。”

“哈,”阴京华先是一笑,然后轻轻地叹一声,“这个敏感时刻……怕的就是各种阴毛。”

“你说我能不能报警吧?”对阴总强大的曲解能力,陈区长表示败退,“不报警的话,今天晚上我又是满床阴毛。”

“忙你的去吧,注意保护好现场,不要太早回来,”阴总淡淡地说一句,他自己就姓阴,其实不是很爱开类似的玩笑,“黄总游泳呢,跟他说两句吗?”

现场早被我破坏得差不多了,陈太忠悻悻地叹口气,转身向门外走去,“不用了。”

一路步向小区门口,他正琢磨着再去哪儿消遣半个小时,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田强,“妹夫,现在得空吗?”

你叫我啥?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你不是挺不满意我跟你妹子没结果吗?不过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你敢这么叫,我就敢这么认,“大兄哥有话你直说。”

“我在君华山庄门口斜对面的咖啡屋门口,”田强干笑一声,这个地址是田甜提供的,他就贸贸然赶来了,“云风还在301里面墨迹呢,你啥时候回来?”

“我……”陈太忠才待说什么,只听得身后嘟嘟两声沉闷的喇叭,扭头一看,发现是一辆挂着警灯的别克车,开车的不是别人,正是苏文馨的妹妹苏素馨,她摇下玻璃,笑着冲他招手,“陈哥,今天晚上没车?妹子我奉献一下了。”

“哥晚上有车,”陈太忠眼睛一瞪,心说就算没车坐,老子也不坐公共汽车,“来,捎我一截,去门口的上岛,接我一个朋友。”

帝都不愧是帝都,虽然只是马路的斜对面,但是被滚滚车流包裹着,一刻钟过去,别克车硬是没抵达位置,陈区长见状,说不得拿起手机拨个电话,“紫菱,我这儿堵车,可能要晚一点过去。”

“没事,我刚出良、乡就堵上了,还没进丰、台呢,现在动都动不了,”荆紫菱在电话那边苦笑着回答,“就忘了今天是周末了,仨小时能回去就是好的了。”

“那今天这个晚上,我又要和寂寞为伍了,唉,”陈太忠轻喟一声,情意绵绵地发话,“不过我还是等你回来,没准一会儿就通了。”

“你肉麻不?”苏素馨见他挂了电话,不屑地哼一声,“拍五万出来,晚上肯定让你双飞,三飞也没问题……而且绝对学生妹子,要不?”

“从小到大,没坐过公共汽车,没办法,惯出来的毛病,”陈太忠不冷不热地回答。

苏素馨没在意这话,她并不认为自己就是公共汽车,不过这个话题没有再继续下去,因为前面就是那个咖啡屋了,陈太忠探手出去招一招,田强就蹿过来一拉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看到苏素馨,他先是一愣,然后扭头去看陈太忠,“太忠,这六点都过了,该吃饭了……咱去哪儿?首都我就认识希尔顿、昆仑这些地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