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91章 灯红酒绿(下)

敲门的不是别人,正是王瑞吉,闻言他讪讪地一笑,“您家我可从来没进去过,我也在阳州办事处住,刚才听人说您来了,这不是就过来拜访一下吗?”

拜访可以,你手上拎这么大个包干什么?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不过眼下是在办事处,人多眼杂的,他实在不好多计较,说不得拉开门,“你不是早走了吗?”

“有个老乡在朝田有点事,我顺道帮帮忙,”王总走进屋,看到茶几上摆的两个塑料包,登时一咂巴嘴,“陈区长你咋就节俭成这样呢?”

“我吃过了,这是零食,”陈太忠也不理会他,径自走到沙发前坐下,“这次给你点面子,五分钟……五分钟说完你走人啊,好不容易清净一会儿。”

“听说区里又有人去谈娃娃鱼了?”王瑞吉开门见山地发问。

你倒是消息灵通,陈区长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点起一根烟抽着,顺便又甩给他一根,“嗯,谈的人多了。”

“我的上限一千一百万,多了就走人了,”王瑞吉接过烟点燃,又看一眼烟蒂,笑着赞叹,“大熊猫……好烟啊。”

“一千一百万,只给你供三年的货,后年春天就应该有收获了,”陈太忠也不看他,自顾自地说话,“三年以后,片区要重新划分,长江以南最多保证你两个省。”

“这三年回不了本怎么说啊?”王瑞吉又提出个问题来。

“怎么会回不了本?”陈太忠冷哼一声,不过有些事情口说无凭,他也就懒得多说,“想求垄断利益,不可能一点风险都不冒。”

“其实我图的也就是三年,以后您进步了,后面怎么回事也不好说呢,”王瑞吉说话倒是痛快,该说不该说的都敢说,“像您这么值得信赖的领导,这年头真的不多了。”

陈太忠看他一眼,也不说话,拈一个蚕豆丢进嘴里咀嚼着。

“那就这么说定了?”王瑞吉不但痛快,性子也急。

“这是我的意思,你还得去跟徐区长做工作,”陈太忠不想让人感觉自己搞一言堂——有些事情他不怕一言堂,但是为这种事情……犯不着。

但是王瑞吉就会错意了,直接把包往沙发上一提,刷地拉开拉链,里面全是绑扎得整整齐齐的蓝精灵,“陈区长,这是我的意思。”

“四十万到五十万,”陈太忠瞟一眼,冷冷一笑,“你觉得我差这点儿?”

“您不收,我不安生啊,”王瑞吉很坦率地说,其实平日里,他也是个目高于顶的主儿,根本不会把区长县长之类的主儿放在眼里,但是陈区长这做派太大,他也就实话实说,“您要是收了,我心里就有底儿了,也就真敢投那一千一百万了。”

陈太忠嘿然不语,好久才无奈地笑一笑,有气无力地回答,“拿回去,我当没发生这件事,要不然,咱们的合作就不谈了。”

“我需要一个支持的保证,不够可以再加,”王瑞吉却是没被他这话吓倒,而是微笑着回答,“这可以让我安心,如果你真的不想要,那么……三年之后,退给我。”

这又是一种口头手段,三年频繁接触的时间,足以让陌生人变成铁哥们儿了,到时候还还什么?不过王总说这话意不止此——如果你真不要的话,那也就真的不能谈了。

他没这么说,但是陈太忠多少感受到一点,想到这么让人走了,似乎也不是很负责任,事实上,他还是比较欣赏王瑞吉做事的风格的——除了喜欢夜闯别人家,这算是个痛快汉子,他沉吟一下发话,“你既然是陆海人,应该知道支光明。”

“支老板我当然知道了,”王总听得登时一愣,在陆海,支光明不是最有钱的,但其以“做外贸”起家,早期声名赫赫,其后又洗脚上岸全身而退,是出身于草莽的传奇式人物,在陆海商业界影响极大,多少富豪见了他,都要喊一声支哥,“您也认识他?”

“不止是认识,还有高强,”陈区长淡淡地回一句,“你可以去问问支光明,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说了话不算。”

王瑞吉从首都得了消息之后,打听了陈太忠不少事情,但多是发生在北崇的事,天南的他知道得不多,“要知道您认识支老板,我直接找他介绍了。”

陈太忠微微一笑,也不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冲他一努嘴,“打电话给他吧”

这么着急吗?王瑞吉本来是想在离开房间之后再打电话——要不然有不相信人的嫌疑,如果陈区长说的是虚的,他就再不回来了。

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这是陈区长试探自己,到底认识不认识支光明呢,所以他纵然跟支总不是很熟,也只能拨通了电话,“支总你好,我是郁城的王瑞吉。”

“嗯,有事吗?”支光明不知道在干什么,声音比较嘈杂,他的口气也是淡淡的,他现在的身家也有五六个亿了,对上这种身家几千万的主儿,没什么压力。

不过当他听说,小王跟陈太忠在一起,态度登时就变了,他换了一个清净地方,“你跟他在谈合作?怎么不叫上我一起去?”

“吨把的小买卖……”王瑞吉笑着解释两句,待听说支总想跟陈区长聊两句,就将手机递了过去。

一接上电话,支总就在那边抱怨,说太忠你这太见外了,要搞建设,跟兄弟们张嘴就完了,那个王瑞吉也没有多少钱,不过做事还算靠谱——要不说这就是老江湖,他也不指望陈太忠当着对方的面发问,直接大致交待一下。

“我这小地方,你来能投资什么?”陈太忠笑着回答,北崇能投资的项目,不是太大就是太小,中不溜的项目还真是没有,“对了,我新换了手机号,给你留一个……”

这个电话打完,王瑞吉就再也不说合作的事,而是陪陈太忠喝起了啤酒,有支光明这样的大佬首肯,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陈区长也不再拒绝,既然有支光明做纽带,他再矫情,就是不给老支面子了,那货的手机不止一个,这货能直接打到那货自己拿的手机上,想必也不是单纯的认识。

喝到兴起,王瑞吉又叫服务员弄了两条糟鱼过来,他自己吃得开心了,陈区长可是不住地皱鼻子。

第二天中午,陈太忠飞抵京城,来机场接机的是高云风和田强,这两位是昨天晚上到的,他们和许纯良一起做生意的,这种大事不可能不来。

“好久不见,官威又大了不少,”高公子见到他,走上前用力地捶他胸脯两下,“一把手的滋味,不错吧?”

“好受个屁,”陈区长恼怒地哼一声,一边向不远处的奥迪车走去,一边发牢骚,“都说当官就当一把手,现在总算知道了……一把手有多麻烦。”

上得车来,田强坐了司机位,车缓缓启动,“那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太忠我就不知道你钻那儿干啥,早点调走吧。”

“你倒比中、组部还牛气,”陈太忠悻悻地回答一句,“除非辞职。”

“真要在那么个地方干下去,还不如辞职,”高云风满不在乎地回答,“咱哥几个绑一块,赚大钱去。”

“是啊,”田强的嘴巴冲车外努一努,“看到没有,太忠,这花花世界鸳鸯蝴蝶的,咱们都还年轻,非要把宝贵的生命浪费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北崇过两年,就要好很多了,”陈太忠不以为意地回答,“一个穷困落后的山沟,眼睁睁地在自己的手里变成了富饶美丽的庄园,这种成就感……你们不懂。”

“你就是嘴硬,”高云风轻笑一声,指一指外面的建筑,“说句实话,你那地方连十层楼高的地方都没有,你看……这么小个楼都十二层,在京城很不起眼。”

“等我有钱了,你别打秋风去就行,”陈区长漫不经心地回答,不过这俩损友的话,让他心里多少掀起了一点涟漪:哥们儿苦哈哈地到处跑项目、要资金、视察民情啥的,你们两个兔崽子,这日子过得倒是潇洒。

不过这点苦都受不了,那还有什么理由去抱怨大学生不回乡创业?下一刻,他就抛开了心里的那点怨怼,还是脚踏实地地做事吧。

似乎是专门刺激他一般,开了一个小时出头,车到了希尔顿大酒店,几人走进饭店,趁高云风点菜的时候,田强将身子歪过来,低声问一句,“太忠……你记得当初答应过我家老头子什么吧?”

“嗯,”陈太忠点点头,今年换届嘛,他不动声色地看一眼高云风,那意思很明显,你老爹要是上了,高胜利怕是就要下了。

田强咂巴一下嘴巴,目光上下左右地乱看,那意思很明显:这跟咱们谈的有关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