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90章 灯红酒绿(上)

孟志新的办事效率不慢,第二天就拿出了招标办的大致流程,中午的时候就将初稿送到了区长那里。

陈太忠大致翻看一下,指出一些不足,“……你跟其他几个副区长都接触一下,看看他们有一些什么建议,嗯,还有政协的林主席。”

“林主席……嗯,好的,”孟主任连连点头,犹豫一下他又发问,“区长,这个招标办,我们计委也能协助处理一些事情。”

“先表现出你们的能力再说,”陈区长一摆手,也没有个准确的话,“业务能力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

这业务能力,不知道说的是哪一方面?孟志新想张嘴问来的,想一想又咽了回去,心说我再跟别人了解一下吧。

陈区长将他的疑惑看得明明白白,却也不解释——计委的业务能力,当然是广博的信息量,对新业务新项目的判断上,不过北崇区计委边缘化了这么久,怕是够呛。

孟主任离开之后,徐瑞麟又来了,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了一男一女来,男的约莫四十左右,女人不到三十岁,颇有几分姿色,“这是天涯来的何昌其何总,想跟咱们谈一谈娃娃鱼养殖项目方面的合作。”

“哦,何总你好,”陈太忠站起身,隔着桌子跟对方握一握手,算是比较热情了——起码比两次将王瑞吉从家门口撵走客气得多,对于规矩做事的人,待遇就应该高一点。

至于说他为什么不绕过桌子?很简单,托某些人的提醒,年轻的区长已经意识到了,北崇手里掌握的是稀缺资源,有求于人的不该是他,能站起身子就很给面子了。

“陈区长你好,”何昌其很有风度地同他握一握手,那骨子里的矜持,正是腰缠万贯的投资商们该有的气度。

双方落座之后,随便寒暄两句,何总表示,他原本就是搞水产品批发的,赚了一点钱,听说北崇这边有娃娃鱼的项目,就过来了解一下。

陈太忠看徐瑞麟一眼,“合作要在互利互惠的基础上,坚持以北崇为主,这个主旨……徐区长你跟何总说明了吗?”

“何总要坚持见你之后再说,”徐区长微笑着回答,看得出来,他并不计较对方的冒犯。

“何总,你应该听到了,这是我们北崇的要求,”陈区长侧头去看何总。

“合作嘛,互利互惠是基础,”何昌其微笑着点点头,这话就只承认基础,谁为主就先搁置,他侃侃而谈,“据我了解,北崇在这个项目上有两大短板,销售和资金。”

“你了解到的,不一定是正确的,”陈区长胸有成竹地笑一笑,又扬一下下巴,“你继续。”

“销售是要讲渠道的……而且娃娃鱼养殖风险太大,想必这个资金不太好找吧?”何昌其信心十足地回答,销售的短板他一笔带过,主要说资金。

“还是先说一说你打算怎么合作吧,”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都觉得这个项目缺钱,就不说这稀缺资源的好处?

“首先我可以签一个包销协议,将来的成鱼我可以负责包销百分之五十,甚至百分之七十到八十,”何昌其不动声色地回答,“这样的高端产品,必须有一个分布合理的销售网络,全部销售到大城市的话,太容易造成单价的下滑,下滑一旦产生,基本是不可逆的……”

“销售不劳你费心,”陈区长很不客气地打断了对方的话,这一刻,他觉得此人还没有王瑞吉靠谱——有没有搞错,你把高端产品铺开了卖?

“陈区长果然厉害,”何昌其先是一怔,然后微笑着抬起手,轻拍两下,“事实上我是看好娃娃鱼的销售,给我百分之三十的份额,我为你争取一千万的贷款,怎么样?”

“这贷款从哪儿来?”陈区长不急不缓地发问。

“农行或者光大,这两个银行比较有把握,”何总很矜持地回答,“我做水产品有一定的季节性,跟不少银行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份额多少再商量……片区一定要划好,”陈太忠说到这里,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可偏偏又说不出来,“嗯,这个钱什么时候能到?”

“那咱们得先签一个供销合同,或者是预定的包销合同,”何昌其笑一笑,很无奈地一摊双手,“银行总是这样,不见兔子不撒鹰的。”

“贷款的时候,产生的费用是多少?”徐瑞麟在一边猛地来了这么一句。

“这个费用……就是我的问题了,”何昌其很矜持地微笑着,话里的傲气是挡都挡不住,“百分之三十的份额,你们要保证了我的……片区我来选。”

陈区长和徐区长对视一下,又略略沉吟,“嗯……一千五百万,你最少要贷来这么多,片区也不能全部由你指定。”

“这就有点多了,回本时间太长,”何总并不介意暴露自己赚钱的心切。

“你先和徐区长谈吧,这件事我知道了,”陈区长摆手送客。

一行人出去没多久,徐瑞麟又独自返了回来,“太忠,我有种感觉,这俩人不地道。”

陈太忠呆呆地看他两眼,然后才哈地笑一声,“来我办公室之前,你们没有充分地沟通,他俩地道不地道,都不是你的责任。”

“我是认真的,”徐瑞麟听陈区长有点开玩笑的意思,他就着急了,“拿供销合同去贷款,怎么听都不太靠谱,而且他做销售的,连片区划分都想不到……不应该啊。”

“我也知道,这有很大可能是骗局,”陈太忠微微一笑,禁不住又想起了死去的黄占城,他轻叹一口气,“骗子我见多了,其中有的人,骗术真的是炉火纯青,他们这算拙劣的。”

“这样的人,你现在联系得上吗?”徐瑞麟这问题,八卦心倒没多少,主要他也想分析一下这两人的目的。

“死了,善泳者溺于水,”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他掺乎了不该掺乎的事,被自杀了。”

“被自杀了……”徐瑞麟听得嘴角略略抽动一下,这显然不是个什么好的话题,“不过按我刚才的问话,这俩应该不是骗贷款手续费的。”

“拿着供销合同,就能招摇撞骗,”陈太忠笑着摇摇头,“骗吃骗喝骗投资,甚至搞传销……拟黑多刺蚁你总该知道,到时候人家电话打到区政府求证,咱们还得认。”

“咝,真黑啊,”徐瑞麟听得倒吸一口凉气,他虽然岁数不小了,但就是北崇本土干部,不像陈太忠整天东奔西跑的,见识广博,“太忠你这年纪不大,倒是什么都知道。”

但是接下来,他又有问题了,“那既然这样,你还跟他讨价还价?”

“讨价还价是做样子,主要是有了这个理由,能从王瑞吉那儿争取更好的条件,”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很得意的笑容,“再说,万一他们不是骗子呢?”

“倒也是,”徐区长听得也笑了起来,他越来越觉得,年轻的区长做事老辣,“说实话,这两者比起来,王瑞吉这边虽然不走正路,但给人感觉更可靠。”

“谁能把钱拍到咱面前,谁就更可靠,”陈太忠笑着回答,事实上他也认可徐瑞麟的说法,王瑞吉身上的野路子味儿十足,不打招呼就敢半夜登门。

但这个年代,还就是这样敢打敢冲的人,才能更好地抓住机会,这种表现具备鲜明的时代特征——其实人家能那么早知道北崇这个项目,多少也要有点人脉才做得到。

不过现在说这个钱,还有点为时过早,浊水那里的工期不会太短,培训也要个过程,正经的零散农户动工,怎么也到了六七月份,赶得上十月接收鱼苗就行。

正经是他要做一些别的安排,“明早我就飞首都了,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区里的事情,你帮我多费心盯着点。”

许纯良是大后天的婚礼,陈太忠本来后天走都来得及,不过他在京城跟纯良吵架,纯良还专门地去活动吴言的事儿,他觉得自己早走一点,就是态度端正。

当天晚上七点半,他赶到朝田市住进了阳州办事处,由于阳州换届在即,这里比较冷清,而他对阳州的干部也都不熟悉,一个人都不认识。

但是他不认识别人,并不代表别人不认识他,陈区长现在在阳州官场,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了,风头赛得过大多数县委书记——花城市市长季震,都在他手里吃瘪不止一次了。

阳州比较落后,办事处也就那么回事,七点半的时候,饭店都没有几个人了,他索性出去找个小饭店,点两个小菜自斟自饮。

八点十来分,他拎着两个小塑料袋走回房间,里面是一点麻辣牛肉和煮蚕豆,就是晚上喝啤酒的下酒菜了。

不成想他坐下来不到五分钟,有人敲门,陈区长心里奇怪,走上前打开门一看,禁不住眉头一皱,“我说,你怎么就是喜欢半夜进别人家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