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89章 加俩塞(下)

总之,郭有宝为了村子的前途,宣传得很卖力,效果也着实不错,不过涉及人的事情,就不可能绝对没有纠纷,偶尔的争议还是要有的。

林桓目前,是暂时帮徐瑞麟看着苎麻厂——其实这个厂子的建设,早晚要移交到白凤鸣手里,林主席豁出老脸,帮自家人争取了点工程,但是同时,他听说临云乡有争议,自告奋勇地就过去了,他在北崇的村民当中,还是很有威望的。

饶是如此,他跟陈区长汇报的时候,还要强调一下,我离苎麻厂不远,那里一旦出事,我马上就能返回去——什么叫老派人?这就叫老派人!

嗯,算是我没白想着照顾你,陈太忠听得也很宽慰,于是笑着回答,“行了,赶紧处理完事儿,晚上来家吃饭。”

“这是……有事儿?”林桓疑惑地问一句。

“嗯,好事儿,”陈太忠笑着回答,然后顺手压了电话。

这个电话挂了之后,林桓心里就活泛了,于是接下来的工作,也就比较简单粗暴了,“就是一百二十块钱,折腾来折腾去,区里本来就不让你种青苗,这样……我个人补你六十,这件事就算完了,再咧咧,小心我揍你。”

林主席紧赶慢赶,来到陈区长的小院儿,也是六点出头了,他走进房间,正好听到区长笑眯眯地回答,“就是林桓……他对政府工作很了解。”

林桓见状,第一个反应就是摸出自己的手机,不急不缓地按一下,然后才往沙发上一坐,“哈,我说我一路觉得耳朵热,还说有小姑娘惦记我呢,心里正奇怪……我不风流很多年啦。”

“你可不能蒸桑拿,要不然这个好事轮不到你了,”陈区长收起电话,笑眯眯地回答。

“谭胜利那丢人现眼的,”林主席的消息渠道是没有问题的,他不屑地哼一声,“也就能惦记点小偷小摸的事情,大事……他不行。”

“让区里很被动,”陈区长摸出一根烟来点上,顺手将剩下的烟拍给林桓,“这个事情,是要处理一下。”

“你是说……”林桓的脑中,瞬间就出现“招标组”三个大字,他知道这回事,但是他压根儿就没惦记——人心不足蛇吞象,说的就是那些贪得无厌的。

所以一时间,他有中了彩票的那种感觉,强忍着心头的激动,他抽出一根烟来点上,又顺便将剩下的烟揣进口袋——这都是习惯性动作了。

“嗯,我是说这个,”陈太忠点点头,并不说透,其实这也是种考校。

“我都马上要退了,你给我这么个意外,真是不胜惶恐啊,”林主席苦笑一声,又狠狠地抽一口烟,缓缓地吐完胸中的浊气,才低声回答,“那你得给我个副组长……我不是摆老资格,关键是见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闹心。”

“肯定的嘛,老书记出马,怎么也得是个副组长,”陈区长笑着点点头,又一指手边的手机,“刚才这就是你贺老板的电话,我说已经选你了。”

林桓登时就沉默了,贺老板是谁,他当然知道,不过他是真没想到,贺主席会给陈区长打电话,更没想到陈区长直接在电话里敲定了他,而林某人自己,甚至还不知情。

陈太忠也觉得有点侥幸,他没想到,市政协的老贺居然这么快就亲自打电话过来,他要是想着随便吓唬隋彪一下就得计了,那还真的要穿帮。

但是跟林桓打过招呼之后,他就不怕有麻烦了——我们已经安排了政协的人,但是人大我们不考虑,就是这样,老贺你找到隋彪做指示,我也是这个说法。

林主席沉默好半天,才干笑一声,“还好我及时关了手机,太忠你这是要把我折腾出心脏病啊?”

“也不一定是好事,”陈太忠摇一摇头,他对林桓的反应还算满意,起码是符合一贯的做法,没有太大的情绪变化,“这可能意味着要得罪人。”

“得罪就得罪呗,我马上就五十九岁了,最多帮着看一年,”林桓听到这里,笑了起来,“能在退休前看到北崇腾飞,还能参与一下,我也知足了。”

“嗯,马上菜就来了,好好地喝一点,”陈区长笑着发话。

与此同时,秦叔宝正在给黎珏打电话,黎主席一听,登时就火了,“又是林桓,凭什么是他,区政府跟我政协打过招呼了吗?”

“贺主席倒没说这个,”秦叔宝有气无力地回答,事实上他大哥说,贺老板对陈太忠的评价还不低——区政府确实考虑了政协的因素,“他说一个副主席,是比较合适的。”

“嗯,”黎珏哼一声,不置可否地挂了电话,但是他心里的愤懑是可想而知,想那林桓是副处,出任副组长并没有什么不妥,他这个正处,出任副组长就有点低了——但是,不是还有常务副组长吗?

其实最让黎主席生气的是,陈太忠面对他的问询,干脆利索地否认,而贺主席打过去电话之后,那边却是坦承已经选中了林桓,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打脸。

“陈太忠,算你狠,”他恶狠狠地哼一声,却觉得嗓子眼有点发甜,忙不迭地闭上了嘴,心里却是赌咒发誓,咱们走着瞧。

林桓和陈太忠相谈甚欢,陈区长告诉他,说将来的招标,原则上还是以分管副区长的意见为主,只是现在建立这么个互相沟通的机制,为的是及时扭转一些不好的事情。

林主席也表示,自己看重这个招标组副组长的位子,主要是因为能在北崇的建设中发挥余热,起好监督的作用,至于说参与的尺度……我肯定会掌握的。

不知不觉,两个人就谈到了七点半,廖大宝上前收拾好碗筷离开了,林主席依旧谈性不减,就在这时,有人敲门了。

来的正是党委办的韩世华,王媛媛开门放他进来,由于天气渐热,陈区长和林主席是在院子里吃的饭,两人现在还拿着啤酒有一口没一口的灌着。

“区长,林主席,”韩主任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我是不是来得晚了?”

这二位对看一眼,还是陈区长发话了,“不晚,你坐……小王给韩主任拿瓶酒。”

韩世华坐下,看着陈太忠和林桓一口一口地灌啤酒,却是不跟他说话,全身都有点不自在,不过他还不能计较,别说陈太忠是区长,那林桓半年前也是副书记,书记会上敢跟隋彪调笑的主儿。

陈区长也没晾他多长时间,大约一分钟之后,他沉声发问,“知道为什么来吧?”

“知道,”韩世华点点头,心里是既有几分期盼,又有几分酸涩,隋书记跟他说的时候,他也是微微吃了一惊——党委插手政府的事务?那陈太忠可不是个好说话的。

但是同时,党委确实是比较清贫的,若是能介入政府事务——尤其是直接关系到钱财的招标组,要说他一点不动心,那也是假的。

“你打算怎么做?”陈区长看也不看他,很随意地发问。

唉,终究还是个样子货啊,韩世华心里暗叹一声,这个问题问得太直接了,他的心不由得凉了半截,不过隋书记刻意叮嘱过他,所以他只能淡淡地回答,“就招标采购的具体事务,保证党委和政府的沟通。”

果不其然,陈太忠点点头,又强调一遍,“沟通工作是重中之重,你要做好这个纽带。”

无非就是不想让我插手嘛,韩世华点点头,端起手边的酒瓶喝一口,原本他是不想喝酒的,但是他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陈太忠也不理他,陈区长还一肚子怨气,不知道向哪儿发呢,好端端的政府事务,你党委非要插一杠子,也就是哥们儿做事讲究,换个人来,尿你都没空。

三人默默地喝了一阵啤酒之后,韩世华正琢磨着怎么告辞,林桓缓缓吐出一句话,“沟通的事情你做好,监督的事情有我。”

韩主任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默默地点点头,灌两口啤酒之后,轻声发问,“陈区长还有什么指示吗?晚上还有学习两会的稿子要写。”

“去吧,”陈太忠轻轻抬一下手,身子动都不动,这不是他要刻意轻慢这个区党委常委,实在是……这是区党委和区政府的交锋,他没办法客气。

韩主任离开了,陈区长和林主席也失去了说话的兴趣,好半天,林桓才摇摇头叹口气,“嘿,真是没劲儿,办事不行,扯后腿一个比一个在行。”

“这么搞,不知道能打消多少人的积极性,”陈区长摇摇头,“惹得火了,我就不搞这个招标组了。”

“不难的话,早就让别人干了,”林主席感觉到他情绪低落,说不得微微一笑,“想走别人没走的路,必要的压力,你必须要承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