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86章 招标组成立(上)

苏曼妮离去不久,陈区长家里又来了新的访客,廖大宝本来不让这个陌生人进来,陈太忠示意一句,“这是宁沪书记介绍的,放他进来吧。”

王宁沪离任已成定局,按说陈太忠无须买他的任何面子了——事实上两人原本也没多深的交情,不过陈某人从来都不说什么人走茶凉。

只冲着王书记能牵线搭桥地电,陈区长就愿意卖他个人情,虽说北崇只凭自己不靠地电,也能建起来电厂,但终究是少了一些麻烦,活了一些资金。

更别说他和地电老总康晓安都表示了,这两年愿意尽可能地协调电力,为北崇的发展保驾护航。

来人夹个手包走到陈区长面前,笑眯眯地伸出双手,“陈区长,久仰大名了。”

“不用客气,坐,”陈太忠不跟他握手,只是很随意地一摆手,“王书记说你们经验丰富,都干过哪些工程?”

“我们主要是在朝田做,像朝田地税大厦,人民宾馆这些,”来人毕恭毕敬地回答,“还有广元检察院这些,就比较少了。”

“唔,你今天来过了,我知道了,”陈区长点点头,“明天去找白区长报个备,留下联系方式就行了,我们几个项目,还不到考虑上弱电的时候。”

来的这位是搞综合布线的,公司挂靠在省邮电管理局工程公司名下,主要是搞通信线缆的敷设,同时也做有线、监控和网络施工。

随着北崇各个项目的展开,各种跑业务的人也多了起来,各行各业的都有。

对此,北崇区政府的态度很明确,能本地消化的,绝对本地消化,北崇人做不了的,才会考虑阳州人,阳州做不了的,才会考虑外地人。

像土建之类的活儿,全是北崇自己人在干,卷烟厂、苎麻厂之类的不用说,哪怕是电厂的土建,都已经是外包给地电了,里面那些不需要太专业的活儿,地电都得二包给北崇的施工队,没办法,谁让北崇有那么强势的一个区长呢?

总算还好,这些活儿技术含量低,利润也就低,对地电来说也是鸡肋一般的存在——毕竟他们是异地施工,比不上北崇本乡本土的。

再加上随着正月的过去,北崇一些在建的项目也都动了起来,比如像葛宝玲,她修路的积极性更高了,所以一时间,北崇的施工队都有点不敷使用了。

但饶是如此,北崇依旧不开外招施工队的口子——以前交通和建设口上的外来施工队,有合同的继续执行合同,但是绝对不新招。

陈区长这个决定,受到了太多北崇人的欢迎,没错,咱北崇的钱,凭啥让外人挣?就算一时半会儿干不完,咱不是可以穿插工作吗?

但是北崇之外的人,对此是深恶痛绝,说你们也太排外了,大家都是阳州人,还分什么本地外地?你们自己都快干不过来了。

眼下开工的几个场子,已经很让人眼红了,更别说根据北崇的规划,以后的活儿会更多,比如说新的福利院,新的候车大楼,校舍翻修——甚至水泥厂的山路修起来,也能赚钱。

所以有些施工队不甘心,就通过人打听,我们怎么才能进入北崇的土建市场,结果得到了一个令人瞠目的答案,陈区长说了,挂靠一家北崇施工队,就可以进入了。

尼玛你这也太山头主义了吧?不止一个人这么明确表示,但是陈区长的回答很令人无语:我们北崇真是没这么多施工队,让你们挂靠,也是想借此培养北崇的人……你觉得委屈,可以不来啊。

不过这话一传出去,又是大涨北崇人的志气,北崇一向是个比较慵懒的县区,非农忙的季节里,闲杂人很多,像杨豆腐一家有各种手艺的却很少。

是大家都不想学手艺吗?不是,学手艺要屈膝求人,学手艺要付出种种代价,而北崇人又受不得气,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但是现在区长带头发话,外乡人来区里干活,得教北崇人手艺,要不然不带你玩——我操,北崇从古到今,出现过更体贴的县太爷吗?

所以现在北崇人学技术,真的是理直气壮,前两天有个花城人,带个挖机过来施工,他是北崇施工队聘请的,算是有挂靠单位。

施工队里一个小伙子,就一定要学习操作这个挖机,花城人不教他,小伙子就立马火了,手指着对方,“你要不教我,我马上去陈老大门口跪着去,让他评理,看咱俩谁后悔。”

“算算,”花城人一听陈老大三个字,头皮都是麻的,“陈区长就见不得人跪,他肯定先打你一顿……学就学吧,你得出油费。”

目前北崇就是这么个行情,土建基本就是被当地人包了,同时就催熟了大量愿意学习的人——谁要是拦着不让学,来,咱们找陈区长评理。

但是一个建筑或者说项目,土建只是其中的一环,北崇人干不了的东西太多了,而各方业务员跑的就是这些。有的人是跑设备的,有的人则是提供其他配套设备的,五花八门不一而足,而且往往会给北崇人带来新的思路。

比如说这个苎麻厂,只是圈了块地,基础设施啥的还没怎么开始建设,就有人找过来了,电动伸缩门要不要,霓虹灯标牌,你要做多大?太小了不合身份。

对北崇人而言,这真的是很新奇的体会,一个大门,拿铁条焊一下不就完了?霓虹灯标牌……咱木板刷点白漆写俩黑字,需要那个玩意儿吗?

所以说随着建设潮而来的,是一拨理念上的冲击,北崇的不少人在这一刻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动伸缩门,离我们也没有那么遥远。

不过这些新内容,北崇只能以接收为主,能消化就不错了,指望这活儿也落在北崇,那就太不现实了,他们就造不出这样的产品。

就拿今天来的人说,此人是搞弱电工程的,北崇的电工也有几百号,没谁敢说就能接了弱电活的,他们没类似的经验——哪怕是强电听起来,比弱电要危险得多,可不懂就是不懂。

正是因为如此,北崇最近,真的是业务员随处可见,找到陈区长身上的人也不少,各方打招呼的,更不知道有多少了,这都是北崇自己拿不下来的活儿。

像今天来的这个人,也是如此了,陈区长却不过关系,自己接待一下,但是他不会给出确定的话——成败与否,看你自己的努力了。

这个人接的活真的不是很多,通信线缆的敷设对接,不值几个钱,就以苎麻脱胶厂来算,规范施工再加上一台小总机,再加上电话机,满打满算也就十来万。

要是再加上消防或者网线敷设,就贵多了,得有二十多万,可那对北崇来说,有点超前——然而,这区区的二十多万,值得市委书记专门打个招呼吗?

真的值得,因为这样的活儿对北崇人来说,真的就是高难度了,属于高科技。

土建的工程虽然一动就是几十万上百万,王宁沪却是不好打这个招呼,因为那会影响当地人的收入,那也只能在这种小活打招呼了——发电机组倒是大,王书记掺乎得起吗?

所以陈太忠表现得也很大度,其实类似的活儿,拉过袁望的远望公司来说,就平趟了,远望公司三年前就在搞综合布线,只不过他人在恒北,调用天南的公司来干活,有点说不清楚——他想做事,但是同时……也要做人。

这一家带给他的困惑,真的不算多,可有那些狠的主儿,直接就通过各种方式打招呼了,小陈,朝田锅炉厂是信得过的,他们的锅炉比别人强;小陈,我就是南自调过来的,他们的DCS系统,不知道比上交大强多少倍,上仪那也就是样子货。

类似的围追堵截,真的是太多了,陈太忠倒也习惯了,这是哥们儿这里有钱,大家都要追着来——我没前途的话,请你们,你们也不来。

小小的北崇,最近是很博大家的眼球,不过风头中心的陈区长直接表示,我们要成立招投标中心,二十万以上的采购,都要过这个手续。

时至2002年初,已经很有多地方采用了集中招标的手段,这是防止腐败发生的有效手段——当然,有人会认为,这是上级收取下级权力的借口,起码对于三年前的凤凰教委来说,是这样的。

集中采购,自然有集中采购的好处,这是无需置疑的,不过北崇这条二十万的线,划得有点太低了,通常而言,大家会把线划在五十万……五十万以下的采购,需要招标?

陈太忠却是执意如此:因为他发现,北崇穷得太久了,在急速发展的机遇面前,有些人心态,有些不好的变化。

比如说谭胜利,去朝田考察医疗设备,居然在晚上蒸桑拿的时候,晕倒在了包间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