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84章 稀缺资源(上)

看着沉着脸出来的李红星,待他上车之后,王总似笑非笑地问一句,“陈区长往常,也是这么卡着点上下班的?”

“区长跑了一下午乡镇,估计又遇到什么事了,”李主任不会说,最近自己触了区长的霉头,正经是要说一句,“做领导的,谁能猜中他们的心思?”

王总笑着点点头,“那就吃饭吧,陈区长可是安排你接待我了。”

“这闭门羹可是你坚持的,”李红星悻悻地哼一声,他听说这个叫王瑞吉的陆海人,有几千万的身家,才凑上来接待的,对他的态度也还算不错。

但是区长给了脸子,他心里就有点恼火,也顾不得对方是大款了,直接抱怨了起来,当然,他也不好说得太狠,“我都告诉你了,最好直接去区里。”

“这不是过来试一试吗?”王瑞吉轻笑一声,似乎没把闭门羹当回事,“不管成不成,他总是看到我的诚意了。”

你行贿的诚意吧?李红星心里暗哼,素不相识的人在晚饭的时候,直接跑到领导家,那能谈什么?要说是谈正事——打个电话预约一下不行吗?

王总压根儿就没有打电话的意思,提都没提,李主任自然也就不提——陈区长因为行踪总被泄露,狠狠地发了一次火,说我出去办事的时候,没有要紧事,少给我打电话。

这个泄露是很正常的,区长最近频频下乡镇,搞得下面乡镇干部心惊胆战,他们就在区政府活动,想知道陈区长的行程,一来好防范,二来是方便及时组织力量,向区长哭穷。

不管怎么说,王总直接来区长家门口等,肯定是有深层原因的,可是所谓的原因,无非是那几样,李主任心里敞亮得很。

想到区长对此人印象不佳,李红星知道自己敲竹杠的时候到了——真是跟区长熟惯的人,他还没胆子伸手,“区里的饭菜没啥意思,咱换个地方吧。”

“那没问题,”王总笑着点头,“不过出了北崇,那就得我请了。”

“你要请,那就去海角,不去阳州了,”李红星精神一震,又微微一笑,“那边有点好玩的东西,我带你去看一看。”

“会不会有点远了?”王瑞吉的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人的毛病,真的惯出来的,八字没一撇,他也不想付出得太多,“陈区长让我明天一大早过去,来得及吗?”

“那就改天好了,”李红星也不再强求,但是心里的悻悻也是难免。

陈太忠没在意门外发生的事情,回来不久之后,北崇宾馆送来了晚餐,两人随便吃了点,王媛媛正在收拾碗筷的时候,陈区长的手机响了。

来电话的是前屯镇的镇长唐亮,他在电话里笑着发话,“区长,想跟您请教个事儿。”

“你说,”陈太忠一边回答,一边指一指不远处的储藏室,要王媛媛拿啤酒过来。

“听说下午有陆海的投资商到区里了,”唐镇长这消息不是一般的灵通,“能不能打听一下,是个啥项目呢?”

“你镇子里都有个烟草厂了,还想怎么样?很多乡镇还是鸭蛋呢,”陈区长轻轻地哼一声,“下午这家伙来,我也不在,不知道他要跑什么项目。”

“我现在想跟他接触一下,您看合适不?”唐镇长的主观能动性很强,不过来人是找区政府的,他上前接触肯定要请示一下区里,惹得区长暴怒就没意思了。

“这个嘛……”陈太忠有点犯愁了,按理说,下面有这么高的工作积极性,他要是随意打击,真的不太合适——当然,他可以强调这投资商是来找区里的,你们瞎惦记个啥?

但是他已经说了,下午没接触,那下面人主动要求探路,也不能说就错了,这是在帮区里打探虚实,以便让领导们做出正确决断——虽然这里面的私心,如日月一般昭彰。

不过陈区长对这个王总的印象,真的不是很好,素不相识的人大晚上登门求见,这个味道李红星能懂,他自然也懂,而且身为当事人,他考虑的要更多一些——你这是单纯地拉哥们儿下水呢,还是受人所托拉哥们儿下水?

那个家伙不是很地道!陈太忠就想这么说,不过下一刻他心思微微一动,含含糊糊地回答,“你这么积极,不会是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吧?”

这反客为主的一问,来势极其凶猛,饶是唐亮心里没鬼,也吓了一跳,他忙不迭地回答,“我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只不过有人说……他可能有意投资娃娃鱼项目。”

“哪个人说的?”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发问。

“我……我听市林业局说的,”唐亮犹豫着回答,“这个陆海人先是找到了市林业局,那边不敢做主,才把他推到了北崇。”

他这话基本上正确,但是也有不实,陆海人找到市里的时候,林业局的人其实是非常……非常地想插一杠子,但是陈区长的凶名已经开始在阳州蔓延,起码花城人说起陈太忠三个字,牙都是痒的,而最近又有消息说,警察局邵正武栽在了那货手里,马上要拎包走人了。

所以林业局的人就没命地打听,陈太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按说他们跟邓伯松打听更方便,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邓局长目前是北崇区特色养殖办公室的副主任,不合适问他。

唐亮老婆的小姑父,就在市林业局干个副科长,所以唐镇长就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这陆海人就是啥钱都敢挣,”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就挂了电话,到最后也没说准不准唐亮私下接触——这个不说,其实就是说了,接触了没坏影响,那就便宜你了,要是产生了不良后果,那你就等着挨板子吧。

这娃娃鱼养殖项目,肯定是要控制在政府手上的,他心里有清醒的认识,所以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那货还是考虑投资点别的吧。

第二天一大早,他吃完早饭去大妮儿家走一遭,正说要在区政府里跑几圈,猛地看到姓王的那厮也在,登时脸一沉,转身就去办公室了。

七点四十的时候,廖大宝来了,他来领导办公室加水,陈区长沉着脸吩咐一句,“你去问一下,区政府怎么能让闲杂人进来?”

廖主任站在那里愣了好一阵,才低声回答一句,“区长,您在312植树节的时候,亲自指示的,六点以后八点之前,附近居民可以来政府晨练啊……夏季是七点半之前。”

“我说的是附近居民,”陈区长气得一拍桌子,“开着外地车,说着陆海话,谁能拿他当北崇居民?”

“您说的是王瑞吉?”廖大宝马上反应了过来,事实上,昨天最先接待王瑞吉的是他,不过李红星见对方开的是辆奔驰越野,仗着官大一级,借口了解情况,把人抢走了。

所以他顺手就放一把野火,“我接触了一下,后来李主任接手了……早上不是我安排的。”

“嘿,真是……”陈太忠轻轻地哼一声,不屑地摇摇头,实在也懒得再说什么了——想在我晨练的时候创造个机会?你慢慢等着吧。

所以他本来打算一大早就见这个人的,但是见到这种状况,肯定是不能如对方愿了,北崇欢迎各种投资,但是你这种主动找上门的,动机就值得怀疑,更别说你行事如此地鬼鬼祟祟,想必有一些不太正当的诉求。

所以王瑞吉在区长办公室门外,硬生生地从八点坐到了十点,李红星三番五次地跟廖大宝呲牙,小廖主任只是淡淡地回答,区长先见谁后见谁,都是他决定的,咱们做不了主啊——不信的话,你去问区长好了。

直到十点过五分,外面都没有等着办事的人,只剩下王瑞吉的时候,陈区长走了出来,“小廖你帮守好门,我出去了。”

“陈区长,我等你俩小时了,不到八点就排上队了,”王总再也按捺不住了,他站起了身子,微笑着发话,“您昨天要我一大早来的。”

“哦,”陈区长淡淡地点点头,那平淡的眼神,分明就是在说,我根本不记得昨天跟你说什么了,他和颜悦色地发话,“我这着急出去有事,你要没什么事情,明早来吧?”

明早来也不一定有机会,陈某人这派头真的摆得足又足,像煞了部委的那些中层干部——其实这个做派,他真是从那些地方学来的。

“我只占用您两分钟,好吗?”王瑞吉笑着回答,顺便一指手上的伯爵表,“从现在开始计时,绝不多占您一秒。”

这样的公关手段真的比较原始,在五年前比较流行,源自于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那本大众化读物,炫耀一下手表,强调一下时间限制——把握人性比较准确,但是有点落伍了。

不过就算落伍,很多时候还是比较管用,大人物很看重自己的时间,也喜欢干脆的人。

“嗯,那你开始计时吧,两分钟,”果不其然,陈区长也不拒绝这样的挑衅,扭头向自己办公室走去——有些话不合适在门口说,关键是……走路也要花时间不是?

年轻的区长不怕撑不过两分钟,但这里是北崇……陈某人才该占主导地位,别人不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