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82章 步履维艰(上)

阴谋论是个好东西,陈太忠在找到这个借口之后,他猛地发现,别说是种种谣言,只要是对他不利的事情,都可以用阴谋论来解释,简直是官场中的万金油。

在徐区长的吹风之后,娃娃鱼养殖项目的去向已经明朗化,紧接着,才离开不久的专家又回来了,他们带来了最新的消息:如果场馆能尽快建成,今年他们能保证提供两千尾娃娃鱼苗,一切顺利的话,明年应该能提供最少五千尾。

“两千尾,似乎有点不够,”陈区长对李专家表示,集中养殖基地的一期工程,就是按两千尾规划的,如此一来,能送到农民手里的娃娃鱼苗,就没有多少了。

李专家便是那秃顶的家伙李瑜,心直口快不修口德,他很苦恼地表示,两千尾就是我们能提供的最大的数量了,娃娃鱼繁殖可是个技术活,“不过,你们要是现在能提供三百万的建设资金,今年我们能提供不少于三千尾娃娃鱼苗。”

“你这么说,就有点过分了,”陈太忠听得火了,他自觉对专家们招呼得够不错的,没想到会受到如此对待,“合着你们不是搞不出来,而是有意拿人一把?”

“你这么说就冤枉人了,孵化设备不要钱,还是幼苗养殖不要钱?我们要上设备设施,才能扩大生产,”李专家的声音比陈区长还大,他怒气冲冲地回答。

“你现在给钱,我们能在繁殖季节到来之前,做好扩大产量的准备工作,你当明年五千尾怎么保证?也是收了你们的苗儿钱,我们能将这一笔收入,用到设备设施投资上。”

“那我给你们拨三百万,就在我养殖场旁边建个种苗场,”陈区长从来不会盲目相信别人,他冷哼一声,“每年产出的鱼苗,北崇包了……最少要五千尾。”

“这儿就搞不成种苗场,有个品种退化的问题,陈区长肯定知道这个,”一边的眼镜男人见状,就笑嘻嘻地上来打圆场,他强调一点,“我们是以销定产,钱是跟你们借,将来可以从鱼苗里面冲抵。”

“所得的产出,优先供应我们,”陈区长见他这么说,也就不为己甚,看到对方没有异议,就扭头看一眼胡局长,“老胡……”

“计划里没这份开销,”胡局长忙不迭地摇头,不管是不是区长授意叫苦,他都必须要叫苦,这两天他已经算明白了,那一千万不过刚刚够启动,接下来维护运营的费用,还得跟区里张嘴,他哪里敢再多事?“那点钱,只是刚刚够把摊子支起来。”

嗯,顶撞得有理,陈区长暗暗点头,心说你要敢大包大揽讨我开心的话,我就要考虑在适当的时候换人了,我要的是干才不是奴才,比奴性的话,李红星起码甩你两条街。

“真是一点大局感都没有,”他呵斥胡局长一句,扭头冲着李专家苦笑,“不怕你笑话,区里也钱紧……我想办法帮你筹措一下,不过这么搞,我们相当于借给你鸡,让它生蛋,鱼苗的收购价,能不能降一降?”

“已经优先供应了,还价格上……”李瑜是真不好说话,不过眼镜一抬手,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他干笑一声,“娃娃鱼的鱼苗很娇嫩,存活率不好控制,而且好鱼苗肯定贵,价格现在说不准,我们只能答应下浮时价的一成,做为你投资的红利。”

“下浮五成,”陈区长直接拦腰一刀,“我要的量大。”

“这可不是自由市场,我们研发也要有投资的,”眼镜摇摇头,苦笑着回答,“没有足够的投资,怎么保证后续的研发和品种改良?一成半吧,就当你追求后续服务的让步了。”

“两成,就这么定了,”陈区长果断拍板,他承认对方说得有道理,科技研发是需要资金支持的,但是北崇也是真的穷——两成,很给你面子了。

“陈区长你要是去做生意,也绝对是佼佼者,”眼镜苦笑着伸出大拇指。

“这个钱不走区里,我让京城的朋友直接跟你签合同,”陈太忠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当时跟南宫谈话,为什么会有灵光闪现——可以跟南宫融资嘛。

不过当时他想的是,这个养殖项目,是北崇区政府委托农民代养,总不能搞成南宫毛毛委托我北崇代养,定价权不在我手里,那成什么了?

现在他才反应过来,融来的资金,将来可以用娃娃鱼实物偿还,结算价也可以下浮两成,就是你南宫投进来的闲钱越多,将来占的便宜也就越大。

反正南宫毛毛能闲得没事,自己盖一幢宾馆来打麻将,想来闲钱不会太少——那帮人赚的是中介的费用,压根就不靠资金吃饭,有点产业也多是花架子。

不过现在想来,让南宫把钱投在鱼苗的预定上,其实也不错,还有额外的效果。

果不其然,眼镜听到这话,脸色有点发白,他就是想着这个市场不透明,结算的时候稍微涨一涨价,量北崇这小地方的人也未必能知道——繁殖和饲养鱼苗的技术不好掌握,但其实利润还是相当高的,五成他都有得赚,只是他不愿意舍弃这些利润。

可眼下听说,钱要从首都那帮人手里拿,他真是有点肉疼,那人是从什么途径找到自己的,他是一清二楚,知道那些人眼光一个比一个毒,信息量也不是北崇能比的,那么,还真是要损失一部分利润了。

听他们在这里商议,赵印盒的脸就有点绿了,区长做事很有魄力,这是好事,但是——一两千条娃娃鱼的话,留不下几条,乡里还能张罗点钱,扶持几个农户,但是……一下多出来一千条,这可真是抓瞎了。

这个变数压得他心里沉甸甸的,赵乡长当然知道,这一千条鱼苗是面对整个北崇发放的,但是这养殖中心可是在浊水,这样的近水楼台,他要是不能先得月,别说区里会小看他,下面的村民都会耻笑他——中心建立在浊水,放养的好事儿,都便宜了外乡人,你砢碜不?

“双梁书记,这个一千条……有点难办啊,”捡个空子,他跟身边的乡党委书记蒋双梁嘀咕一句,今天是两个区长带着专家团看现场,乡里党政一把手都要陪着。

“我反应一下,努努力吧,”蒋书记面无表情地回答,赵乡长头疼的事情,也是他头疼的,不过隋书记马上就回来了,他想着能不能从隋彪那里得到点支持,“豁出这张脸去,起码要争取留下三百条在乡里。”

“五比一的话,三百条起码一百五十万,”赵乡长眉头紧皱。

这个五比一,是农业局提出的建议,为了防止这娃娃鱼苗被浪费,投资的鱼塘和鱼苗,比例是五比一,农户想要免费得到鱼苗,得有鱼苗五倍以上的投入。

打个比方说,一家农户想养十条娃娃鱼,一条鱼苗是一千块的话,十条就是一万块,那么这个鱼塘的投资,你起码要投五万进去,才能免费获得娃娃鱼苗。

还是以这个例子来算,这十条娃娃鱼养两年,按官方说法,能有三斤左右,那就是三十斤娃娃鱼,一斤娃娃鱼按五千块钱算,那就是十五万。

农户初期投资五万,两年的养殖费用也有三到五万,那么两年之后抛去成本能赚五到七万,关键是……你这基础设施的投资,还能继续使用不是?

当然,要是养死四条,也就是堪堪保本了,全养死的话,那就只能是下一批……半价购买娃娃鱼苗了。

农业局的这个章程定得很细,很多情况都想到了,简而言之一句话,考虑到十条娃娃鱼可能会有那么一两条的非正常死亡,基本上可以确定,投资多少钱,两年之后,收获是百分之一百五。

这个回报率,看起来并不比奶牛的回报率高很多,李大嘎子一万零五百买的牛,两年产奶的纯利润也有九千,人家还能再卖两年奶,最后还能卖牛肉,而且……奶牛多好伺候?

但是话不是这么说的,要是养娃娃鱼,那五万的投资,基本上就是半恒产了,以后不想再扩大的话,也就是修修补补,花不了几个钱,就算十条鱼都养死了,第二批次的十条鱼,也只需要花五千块钱,半价买回来,还可以再博一把。

农业局规定了,成活率超过百分之八十的话,下一批鱼苗依旧免费——这就是用心养和不用心养的差别。

就算你不用心了好几次,接着有一次用心了,那么下一次你又能免费领十条鱼苗,没错,农业局制定的规则很细,不过说到底,就是一个原则:区政府鼓励的,是大家用心养,不鼓励的是,大家随便养,占区政府的便宜。

其实敢惦记这个项目的,都是打算用心养的,但是用心和用心——它也不尽相同,必须有相关的政策,来保证这个项目的顺利执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