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80章 卖弄得过了(上)

廖大宝将自己的震惊掩饰得很好,但是陈区长还是找上了他,“邓伯松这个人……怎么会跟李红星那么大的矛盾?”

就李红星这种主儿,跟他有矛盾的人多了去啦,廖主任心里暗暗嘀咕一句,然后才笑着回答,“两人一直就关系一般,后来好像是葛区长答应了邓局长,安置两个兵复原,结果被李红星歪了歪嘴,事儿没办成,邓局长被落了面子。”

“哦,”陈太忠点点头,他问这个问题,主要是想了解一下邓伯松的心性,听说有这样的因素,也就懒得再多琢磨了。

“他估计是想收点好处,邓局长不给他,”猛地,王媛媛在旁边插一句嘴。

陈太忠看她一眼,也不接话,好一阵才发话,却是离题十万八千里的事,“小王考虑过没有,再上学深造一下?”

“我很想啊,”王媛媛点点头,要是有几分奈何,她当然还想上学,只不过以前一直没条件,要给弟弟挣学费,现在好不容易自由点了,位置也比较稳固,她是真想上学深造,只是不敢跟区长说,“区长你觉得,我该上什么呢?”

“我看党校就不错,”陈区长自己上的就是党校,这个建议顺嘴就来。

“上党校的话,得去朝田,”王媛媛皱着眉头回答,“我先了解一下,回头再向您汇报。”

“嗯,学习使人进步,”陈区长点点头,事实上,他是想试一试,自己能不能培养一个吴言出来——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试验,“经济方面有问题的话,跟我拿钱就行了。”

“那我先谢谢您了,”王媛媛低声回答,她可是不敢说,乡里的郑书记已经表态,自己想学习深造的话,乡里可以帮着解决费用。

其实她已经打好算盘了,上学可以,肯定不脱产,她深切地知道,自己现在的地位有多么的来之不易,她担心自己一旦脱产学习,可能就此跟陈区长无缘了,她绝对不能接受这个后果——除非陈区长肯睡了她,她才能放心离开。

王媛媛不是个随便的女人,年少时候,她也有过对白马王子的幻想,她发誓会忠贞于自己的爱情——除非是他先背叛!

然而少女的憧憬,最终会被现实击得粉碎,体会到区长身边人的滋味之后,她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找回那份心态了,在滔天的权势面前,所谓的爱情,不过是孩子眼中的童话。

必须指出的是,这个大彻大悟的认识,来自那个尴尬的夜晚——或者说凌晨。

弟弟需要钱,其实我也有点喜欢陈区长,她强自说服自己,心惊胆战地推开了卧室门,心里却是有一点若有若无的哀伤——再见了,我的爱情,再见了,我的白马王子,我的忠贞,终究是没有等到你的到来。

当她被拒绝之后,她的心里先是微微地轻松了一点,紧接着,她就陷入了巨大的惶恐中:我不会被陈区长撵回小赵乡吧?

那惶恐是如此地巨大,以至于让她在瞬间就明白了,什么忠贞什么王子,加起来也赶不上留在陈区长身边重要——安息吧,我的爱情。

情种只生在大富之家,这话真的再正确没有了。

要说王媛媛一开始是抱着牺牲的念头,不得不去诱惑陈区长的话,那她现在就是想奉献都没有机会,说得刻薄一点就是“卖身无门”——陈区长就不是那种人。

这就是梦想和现实的差距!社会这所大学堂,才更能让人学到有用的东西。

听到区长建议她深造,她心里先是一喜,接着就禁不住患得患失了起来,“我觉得还是上个函授的好,也不影响工作……您看呢?”

一朵香远益清、不蔓不枝的白莲,终于要在这溷浊尘世随波逐流了,廖大宝低下头,默默地摸出一根烟,点燃抽了起来——区长不需要他敬烟。

“党校应该有函授班,”陈区长不置可否地回答,他总不能说我当年上的就是函授。

那就是我不上函授脱产学习,你也无所谓了?王媛媛想到这个可能,只觉得胸口一阵憋闷,跟这个汤丽萍相比,我除了没钱,哪一点比她差了?

她并不确定区长跟汤总的关系,但是身为女人,总有一些与生俱来的直觉,她甚至怀疑,这个女人是因为傍上了陈区长,才变得有钱的——这个可能性真的很大。

反正你没强迫我脱产学习,想明白这一点,王媛媛的心里多少轻松了一点,但是下一刻,她又开始胡思乱想了——陈区长是不是有了新的中意的人,才撵我走的?

她知道自己这么想是荒唐的,想当初区长可是问她来着,有没有耍过朋友,听说她没耍过朋友,才将她留下来的,但是现在,她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胡思乱想——要是我说耍过朋友,已经不是处女了,没准他就会要我吧?

对男人来说,处女意味着新鲜,但同时也意味着责任。

王媛媛非常确定一点,陈区长不是不喜欢女人——那些美艳的女投资者很能说明问题,他的生理方面也没有任何缺陷,那天早上,她隔着被子,也感觉到了他的坚硬和灼热。

这么胡思乱想着,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将碗筷撤下之后,她就琢磨着,是不是要上楼洗个澡——小楼里,二楼才有热水器,一楼只有冷水淋浴。

当然,她真的想洗澡的话,走几步路去北崇宾馆,就随便洗了,二楼的热水器,就是给领导提供方便的,她这么想,无非是想再尝试诱惑区长一下——真的不甘心被默默撇开。

就在她心里天人交战的时候,猛地门铃响了,她看一看时间,才八点半,心说这个时候去洗澡,确实是……早了一点。

不过就在开门的时候,她怔住了,门外是两个娇滴滴的女孩儿,长得一模一样的美女,身高有一点微微的差异,却也不多。

美女身后,还有一个形象不佳的男人,起码那男人脸上的眼镜,比得上瓶子底儿了,她淡淡地发问,“你俩是哪儿的?”

“我们是浊水的,”身材略矮的美女冷着脸面无表情地回答,也是一口标准普通话,“赵乡长想找陈区长汇报工作。”

“赵乡长我认识,我是问你俩是干什么的?”这一刻,王媛媛终于忍不住,她冷冷地发问,“也是乡政府的工作人员?”

矮个子美女登时就是一怔,倒是那高个子的美女发话了,“我们帮赵乡长敲个门,就是这样,敲门也要身份证?”

高个儿女孩比较难斗,王媛媛暗暗地做出了判断,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你们等着,我去跟区长汇报。”

陈太忠听说赵印盒上门,心里也真的挺烦,我能不能有点私人空间了?他在楼下接见了赵乡长,“这大晚上的,赵乡长有话直接说,咱们都还要休息呢。”

“我们就是想要这个娃娃鱼项目,”赵印盒一开口,眼泪就禁不住汩汩而下,“陈区长,浊水乡真的穷得太久了。”

“北崇穷得都太久了,”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挥一挥手,“那个啥,赵乡长,你心系辖区老百姓,我心里有数……先回吧。”

“我能先回,但是,时不我待啊,”赵印盒苦笑着回答,“您指示的,我和双梁书记商量过了,我们也认为,在短期内不搞工业,是符合浊水现状的发展道路。”

其实我也倾向把娃娃鱼项目放在你们乡,陈区长心里暗叹,上次电厂莫名其妙地落户小赵,要说他心里没点遗憾,那绝对不可能,那么工业既然去了小赵,农业就可以去浊水了。

而且浊水乡的位置合理,在他看来,比徐瑞麟属意的东岔子镇还要好,东岔子的交通便利,但却是处于北崇的边儿上,等发展起来,一不小心就会影响到外界,陈某人一向是胳膊肘往里拐的,才不会希望看到,北崇的致富路被外人学了去。

不过他这份心思,不是很方便直说,谁见过上杆子追着给人项目的领导?也就是现在,在他的居所里,赵印盒表示,浊水的党委和政府都已经想通了,优先发展农业,他才可以开口表示支持。

但是……尼玛,淡淡地扫一眼那对双胞胎女孩,陈区长心里是相当地无语,这俩相当漂亮的女孩,就在沙发上静静地坐着,此情此景,你让我怎么把支持你的话说出口?

“回头我们再研究一下吧,”他只能这么说了,陈某人可以留下王媛媛,他也没必要太在乎名声,可他总不愿意成为别人眼中的色中恶魔。

然而很不幸的是,他这一眼,被人敏锐地观察到了,赵印盒高度近视,观察力却是不错,他笑着发话,“我是晚上喝了点酒,让小叶开车过来的。”

王媛媛坐在角落,听到这话只能默默地低头,同时拿眼角的余光去看区长的反应。

“嗯,”陈区长点点头,他本来不想接话,以表示对那俩女孩儿的无视,不过能借此送客,倒也无所谓,“回去的路上,你也要注意安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