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78章 强插成功(上)

证明清白?你这压根就是没准备,陈太忠听得明白,只是想着分一块,说不得侧头看一眼徐瑞麟:老徐,还是你来吧。

“你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个项目,就急匆匆地来了,”徐区长很不客气地指出这一点,而且当着陈区长的面,在没有充分的沟通之前,他不可能做出任何的决定。

没错,他是分管农林水的,但是用更准确的措辞来说,是“协助区长陈太忠管理农林水方面的政府事务”,所以他也不把话说死,“你这不是个负责的工作态度。”

“再不赶,就没我们的事儿了,”邓伯松苦笑着一摊双手,“陈区长和您,说话都是一言九鼎,我首先要争取个发言的机会,至于说细节……区里的方案我都没看过,也不能乱说,先把方案给我看看,行吗?”

这次,轮到徐区长看陈区长了,陈太忠略略点一下头,嘴上却是笑着回答,“哈,老徐你分管的可是农林水,这养娃娃鱼还得有水不是?这倒热闹了。”

这话就未免有点尖刻了,不过邓伯松为了强闯会议室,居然挥拳打人,在座的两个区长心里,肯定也有点不高兴,这还是陈区长看在这货说自己“一言九鼎”的份上,要不然,他还能说出更难听的话。

邓局长也是被说得脸一红,徐瑞麟却是不管这个,看到区长点头,他就哼一声,随手推一份资料过去,“这是资料,回去以后开动脑筋集思广益,最迟明天上午,拿出你们能完善的内容……直接向陈区长汇报。”

邓伯松双手接过资料,就坐在那里看了起来,也不着急带回去发动群众的智慧,事实上,他是在竖着耳朵,听别人在说什么,资料什么时候都能看,会议内容却是不容错过。

他这么一搞,别人谈话的心情都受到影响了,徐区长不能再说什么了,胡局长恨得暗暗咬牙,陈区长本来还想谈一谈选址的问题,可是看到邓局长对这个项目如此敏感,心说这种事情……还是先保密吧。

“先吃饭吧,这十二点多了,”徐瑞麟眼见谈不成什么了,就笑着发话,然后又看一眼邓伯松,“你回吧,抓紧时间。”

“两位领导,去我们食堂吃吧,蛇肉、娃娃鱼和穿山甲,随便吃,”邓局长笑着发出了邀请,“都是有罚没手续的……来路绝对没问题。”

“不要搞这个,”徐瑞麟断然拒绝,“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出你们参与这个项目的理由,陈区长是我见过的最公正的领导,只要你说得有理,绝对会支持你,没理的话……你拿出大熊猫肉来也白搭。”

邓局长悻悻地走了,胡局长少不得要说句小话,他哼一声,“以前也没听说,他们罚没了那么多野生动物,现在倒都有了,真是巧。”

陈区长和徐区长根本就不接他的话茬,只当是没听见了,走进包间北崇宾馆的包间之后,陈太忠才哼一声,“老邓这人,火气挺大啊。”

“他俩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了,”徐瑞麟微笑着回答,也没继续说,不过这短短的一句,不是解释却胜过解释。

这倒也是,陈太忠想一想,确实是这么个理儿,邓伯松那脾气,火爆到能当着两个区长的面动手,而李红星则是只知道唯上的猥琐小人,以前李主任身为张区长的大管家,对下嚣张跋扈是必然的,两人有积怨,真的太正常了。

所以他就将此事丢在了脑后,“老徐你倾向把养殖中心建在哪里?”

“单就地利来说,我认为东岔子镇比较合适,运输方便,而且那里没什么工业,”徐瑞麟倒也不怕说,直接表明自己的想法,“我不赞成建在武水乡,虽然那里的娃娃鱼最多,但是地方太偏僻,运输不便基础设施落后,而且……那个位置,不利于向周边辐射。”

“看来还得像电厂一样,广泛听取一下意见了,”陈太忠做事,一向是拿基调,具体细节还真的不怎么干涉,不过,环绕区政府的话,基本框架也就确定了。

像电厂一样?胡局长听得眼珠一转,他才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耳边猛地响起一个声音,“老胡,信用社的小额助农贷款,你联系得怎么样了?”

“我联系了,但是……沟通起来很难,”他苦笑着回答,眼见陈区长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他马上就抛开了所有的客套话,“大棚种植的贷款,相对容易一点,因为区里主推这个……但也要联保才能贷,娃娃鱼的风险太大,我的面子不够。”

银行从来都不是慈善机构,有钱赚的地方,他们才肯下注——起码要能让大家看得到赚钱的希望,像这个大棚种植,在北崇就很值得一搞。

有人说了,这大棚种植也可能失败,就像北崇早期种的猕猴桃一般,都说是好项目,结果坑了农民无数,也坑了几个领导,银行也被坑了一些——谁能保证这大棚种植不是下一个猕猴桃项目呢?

这个东西还真的能保证,这年头银行贷款,不光看项目分析可行性,也要看执行的人,还要看这个人的成长指标。

具体到大棚种植上,大家都看得到,北崇区政府对此事很认真,大把撒出资金,积极地联系专家培养技术人员,更是对将来的销售有着长远的规划。

再考虑到陈太忠能把苎麻卖到国外——苎麻跟大棚种植不相干,但是这充分说明,陈区长非常注意落实市场,而大棚里种的那些东西虽然是大路货,但只要能有足够的重视,绝对卖得了,没错,大路货才更容易卖出去,只要你重视了。

所以眼下在北崇,贷款搞大棚的话,是个很好的项目,而且这个贷款不需要抵押物,有保证人就行,不过一个保证人不够,要两人以上的联保。

可这娃娃鱼就是另一说了,批得下来批不下来都不好说,其间风险也太高了,而且……销售绝对是个问题——对银行来说,最好是有人尝试了,大家跟进。

你这个主观能动性,发挥得不好啊,陈太忠听得心里暗自叹气,说不得冷哼一声,“看来你也没做多少工作。”

我就做不起这种工作啊,胡局长听得真是郁闷了,“区长,我真的是努力了,关键是这信用社不是我一个小局长撬得动的,您要是肯出马的话,我看差不多。”

“行了,上菜了,大家开动吧,”陈太忠也不想就这个问题再深究下去,下面人无能,确实很令领导扼腕捶地,但是真要说起来,大家都要说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关键还是领导要起好带头作用。

陈区长首先要起好这个作用,给下面的乡镇领导、行局干部做好表率,才能要求他们不让下面群众失望——他先要做好的是自己。

下午的时候,葛宝玲来到了区长办公室,她也听说了,区里跑下来了娃娃鱼养殖项目,别看她分管交通局这个肥差,但是一千万的项目也令她眼红。

尤其是她知道,双寨乡是纳入了陈区长眼帘的,这是比较合适娃娃鱼繁衍的地方之一,“区长,双寨乡穷得太久了,我们那里山清水秀,需要这么个项目。”

“你能贷来一千万,这个项目我就做主给你了,”陈区长干笑一声,“这不是你擅长的基础设施建设,要深入农户去做工作。”

“一千万……”葛宝玲登时就石化了,她分管的项目,一年到头下来能参与的一千万都到不了,今年强一点,也到不了两千万,哪里去找这么多贷款?

当天晚些时候,南宫毛毛也打来了电话,“太忠,恭喜了啊,你又开一个前所未有的试点,需要绷场面的时候,你说一声。”

“以讹传讹,八字没一撇呢,”陈区长笑吟吟地回答,心说南宫这是又惦记上什么了?“没有红头文件,动都不敢动,真的……今天区里还查散播谣言的呢。”

“矫情,你跟我矫情呢,真的没意思,”南宫在电话那边笑,“咱兄弟一场,我要求不高,你一个月给我二十条娃娃鱼就行,一天都不到一条……这点面子不能不给吧?”

“养得活养不活还两说,”陈太忠一听是这点小事,也就放下了心来,“而且,真的批文没下来,建设也是八字没一撇,南宫你别难为我……真要有了,我一个月供你两百条也没问题,咱哥们儿谁跟谁?”

“两百条啊,这是你说的,太忠你是爷们儿,一个唾沫一个坑,大家信得过的,”南宫毛毛笑着发话,“我现在就给你打定金……京城独家吧?”

“独家……那不能,”陈太忠笑着回答,“真的不可能,总得有点竞争因素,要不我怕你收购价太低。”

“你怎么定价,我怎么收嘛,”南宫毛毛很随意地回答,“你这定价也是独家的,垄断的,我就求你只供我,不供别人,咱哥们儿还差这点收购差价吗?”

“那真的是不差,”陈太忠笑着回答,“不过我还是觉得有点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