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77章 钱财动人心(下)

“狄健很不错,是个好人,”汤丽萍想也不想,随手就发一张好人卡,“很懂得进退,强调了要尊重我这个董事长的权力。”

“呵呵,”陈太忠干笑一声,心说你是我的关系,狄健再不开眼,敢跟你争?惹得我火了,直接夺了他的投资,让他生死不能,“你本来就是董事长,需要他强调一下尊重?”

“他的配合还是有用的,”汤丽萍这女孩儿虽然出身低微,但是在陈太忠的女人里,她算得上主见强的,“起码他跟我私下说了,保障初期的电力供给。”

陈太忠一听私下俩字,就有点腻歪,这个东西蔓延开来,就说得远了——比如说林桓说李红星的小话,听起来基于义愤很正常,但是细细算的话……老林得了零三厂的好处没有?

没办法计较,真的没有办法计较……这就是一个信任缺失的年代,信仰缺失的年代。

不过狄健的表示,还是让他有点略略的吃惊,“他能保证了电力?”

签协议的时候,区里已经提供了几个水泥厂的建设片区,汤丽萍选了西王庄乡的半山腰乱石沟村,这里地方清净,没有多少征地费,尤其是离山下并不远——至于说没路,修一条就是了,关键是麻烦少。

但是电力是个问题,搞水泥厂,缺了电是玩不转的,而北崇一向就缺电,要不然陈太忠不会想着搞油页岩电厂——市里不给电。

可是只要资金跟得上,水泥厂的建设,绝对比电厂快,那到时候就存在一个问题——水泥厂建好了,缺电转不动,就得等电厂的建设进度。

这个矛盾是无解的,所以廖大宝在见领导第一面的时候,就提出要先解决电力的问题,陈太忠也想好了,水泥厂开工以后如果进度保证不了,那只能先买个发电机来将就了。

他却是没想到,自己都有点头疼的事情,居然被一个混混解决了。

“他说在市电力局有人,还说供电所的是他小弟,”汤丽萍笑着回答,“他还要我转告你,水泥厂他有股份,所以能保证了电,其他的厂子……他就爱莫能助了。”

“能保证了水泥厂就行了,”陈太忠微微一笑,对狄健的小心思,他也看得清楚得很——这个传话的味道很明确,“倒是意外之喜。”

第二天上午,汤丽萍带着自己的人去布置办公室,采买东西,陈太忠却是招呼上农业局胡局长,专程来到高速口等待徐瑞麟回来。

徐区长的车是十一点半下高速的,陈区长走上前去批评他,“老徐你这也真是的,让你晚点回来,黑灯瞎火地赶路,多不安全?”

“这不是想早点把喜讯通知大家吗?”徐瑞麟笑着回答,这次他去首都,事情办得非常顺利,他把资料往上面一交,第二天晚上,保护司的副司长打电话通知他,领导说可以干了,你回去吧,正式的文件要等一等才能下发。

不过,一个口头通知也就够了,这种事情上要是出了幺蛾子,小小的副司长要倒大霉——这可是有首长关注的项目。

所以徐区长就回来了,他不但回来了,还通知了那些专家,说我们的项目敲定了,你们可以再来北崇了,陈区长觉得他辛苦了,才会在路口迎接。

一行人喜气洋洋地进了区政府,就开始讨论细节问题,区里要搞一个特种养殖办公室,办公室主任就是徐区长了,副主任是胡局长。

这个编制是要上会的,不过想来隋彪不会作梗,接下来就是办公室要下设一个公司,负责娃娃鱼养殖的集中管理,但是这些都是小事,目前最大的问题是……钱从哪儿来?

“先走星火计划吧,”陈太忠敲定一下资金来源,“谭胜利那里有两千万,拨一千万过来,老胡你这得给区里立军令状。”

“只要钱能到位,保证搞好,”胡局长激动得连话都不会说了,一千万啊,尼玛……一千万的星火计划,朝田也没这么大的项目。

一千万可未必够,徐瑞麟看他一眼,却也不多说,你指望陈区长以后追加资金,那就等着挨骂吧,不过这个心情他也能理解,胡局长若是敢稍微犹豫一下,主事的没准就要换人。

“我会帮区里把好关的,”徐区长简单地表示一下,你别太得意忘形了,那一千万可是承载着区里太多的希望——陈区长为此不惜搬出了唐总、理。

“嗯,一定要瑞麟区长把关才行,”胡局长笑着点头,毫无芥蒂的样子,“担子太重了。”

“接下来就是选址的问题了,”陈太忠点点头,“我强调一点,一定要放到外围乡镇去,这个玩意儿太娇气。”

胡局长本来是想把这个把这个养殖中心放在农业局后面的山上,听到陈区长这么指示,登时就是一愣,他看一眼徐区长,却是不敢说话。

“这样就是重新搞一摊了?”徐瑞麟却也没想到,区长会提出这么个建议,“那样的话,投入恐怕会加大。”

“这个是必须的,”陈太忠一般还是尊重自己副手意见的,但是该坚持的时候,他根本容不得半点争议,“下一步要搞的,是北崇的城区建设,城区扩大势在必行,养殖业出现在城郊地段,不但容易造成影响,也是对文化圈和商业圈土地的极大浪费。”

尼玛,胡局长听得登时就无语了,原来区长在下这么大一盘棋,倒是徐瑞麟没表示出多少意外,在他看来,以陈太忠的能力,这步子迈得实在不算大。

很多有办法的人,主政一方之后,先考虑的就是修建办公楼啥的,要面子的就搞一搞城市建设,像陈区长来了之后,先抓引资和工业倒还正常,这有个GDP的问题,然后紧接着抓农业,那就是实实在在地把提高老百姓的收入摆在了第一位。

等经济发展上去了,以陈太忠的性格,不抓城市建设才怪,所以他笑着点点头,“区长这么说,我也觉得应该……”

话还没说完,就听得外面乒乓几声闷响,几人听得奇怪,心说这小会议室外面,怎么会有这种响动?

紧接着,门就被推开了,一个矮壮的汉子走了进来,李红星在他身后没命地拽着,这位想也不想,回头又是一拳,“你放开我。”

“邓伯松!你干什么?”徐瑞麟厉喝一声,“谁给你权力在区政府打人的?”

“这小子……”邓伯松指一指李红星,气呼呼地哼一声,“我让他通报一下,他说不行,我要进来,他死活拦着……你就知道我没资格参加这个会议?”

“那也没必要动手,”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然后又一挥手,“你出去,邓局长坐。”

这邓伯松正是北崇林业局的局长,军人出身,文化水平不算太高,他气呼呼地坐下,“陈区长,徐区长,我觉得娃娃鱼养殖项目,我们林业局也该积极地参与进来。”

陈太忠和徐瑞麟交换一下眼神,年轻的区长下巴微扬:老徐你说吧。

“小邓,我们在国家林业局,已经拿到了许可证,”徐区长很直白地解释,“目前除了农业局,还用到了科技口上的星火计划,已经是多方合作了。”

“徐区长,老胡和我,都接受您的领导,您得一碗水端平了,”这邓局长的脾气还真不小,他又看一眼陈太忠,“陈区长,许可证是林业总局发的,不是农业部发的,不让我们林业局参与的话……我真是想不通。”

陈太忠淡淡地看着他,说实话,看到李红星挨打,他挺开心的——那货也确实该打,让你通报一声,你自作主张不报,这又不是多重要的会议。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李红星是政府的办公室主任,邓局长这么出手打人,他也不能表示支持,他沉吟一下,缓缓发问,“这是帮助农民脱贫的星火计划,你觉得林业局能参与哪一部分?”

“起码吧,我们能证明这娃娃鱼的来路清白,”邓局长早就知道,区里在琢磨娃娃鱼项目,那么多专家到处考察,他要不知道才叫怪了。

然后邓伯松就觉得,这个项目下来,我林业局肯定可以参与的,刚才他得到消息,说徐区长从首都回来了,已经把项目跑下来了,正跟农业局的人坐在一起商谈细节,他立刻就坐不住了——这个时候再不争,那可就晚了。

至于说林业局能在这个项目里做点什么,他还真没细细考虑——谁能想到,这种性质的项目,区里居然眨眼间就跑下来了?

所以他这个回答,虽然是理直气壮的,但也比较空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