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76章 钱财动人心(上)

骂跑了李红星之后,陈太忠才说坐下喝点啤酒,不成想楼梯口传来一阵脚步声,侧头一看,却是那小刘走了上来,他也不说话,且看她要干什么。

她走到他前面,弯腰深深鞠一个躬,“陈区长,感谢您为我们零三厂做主。”

“没必要谢,你们提供合格产品,我们支付费用,都是天经地义的事,”陈区长随意地摆一摆手,你还算懂礼貌,知道专门上来谢我一谢,“正经是我该道歉,出了这种丢人现眼的玩意儿……对了,我都帮你办成事了,就提个小要求。”

小刘的身子明显一僵,然后才勉强笑一笑,“您请讲。”

她有点后悔自己跟上楼了,刚才陈区长就事说事,处理得很果断,也不借机纠缠她,就连等人的时候都上楼来,她就觉得,传言未必真实,所以她才上来道谢。

可眼下对方要提要求,她心里就有点打鼓,再想一想他刚才说的——“你长得英俊点也算”,更是隐隐生出了些悔意,不该执意上楼道谢。

陈区长比李主任,可是帅气了不止一条街——这算是暗示吗?

出乎她意料的是,陈区长闻言微微一笑,“我也不想这种事情发生,不过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处理好了,你就不要跟别人说了……好吗?”

听到这话,小刘先是微微一错愕,接着就捂着嘴笑了起来,“原来你是要我帮你捂盖子。”

“这算哪门子捂盖子?”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抬手灌一口啤酒,“他就是一粒老鼠屎,我是不想让他坏了这北崇的一锅汤。”

“那你为什么不撤了他?”小刘本来是想着道个谢就走,可见年轻的区长做派洒脱谈吐不凡,而且她也是被李红星恶心到不得了,于是就再问一句。

“撤他……哪里有你说的那么简单?”陈太忠又笑着摇头,心说你当我不想?

“你可是区长哎,他以权谋私,你不能处理他吗?而且那个人的长相……真的很影响北崇的形象,”小刘说到这里,眼珠一转,“这个人后台很硬?”

“你的好奇心也太重了,”陈太忠不耐烦地摆一下手,以权谋私从来都只能是借口,不可能成为理由,“官场里的事情,不是你们这些小毛孩能搞得懂的。”

“你好像年纪还没我大吧?”小刘这下是真的不服气了。

“行了,不早了,你走吧,”陈区长从桌上摸起一根烟来点上,“你小舅还在下面等你……零三厂剩下的四十万,换个人来要钱。”

小刘都打算转身下楼了,听到最后一句,她先是眼珠一转,然后笑吟吟地看着他,“为什么我不能来?”

“所以我说你根本什么都不懂,”陈太忠轻轻吐两个烟圈,很直接地回答,“有几分姿色的女人来求人办事,本身就一种暗示……李红星很不是玩意儿,但是让你来的人也有责任。”

“我是回来看姥姥,顺便要钱,”小刘很不服气地看着他,“女人漂亮也是错?”

陈太忠白她一眼,很随意地一摆手,连话都懒得说了——不是他装逼,实在是这女人确实啥都不懂,跟这样的人辩论,纯属自己给自己找虐,就算你长得还算将就,但哥们儿也没帮你科普的义务不是?

小刘被这番无视气到了,可是她还不好说什么,到最后才气哼哼地说一句,“下次我还要来,谁找我麻烦,我再来找你。”

你当我欠你的?陈太忠越发懒得接话了,抬手拿遥控器去换台,赶紧地走吧,哥们儿还着急着会去小汤呢。

他还没想出怎么去找汤丽萍合适,不成想汤总直接来敲门了,她进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小刘出门,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有个小小的碰撞。

出门之后,小刘轻声哼了一声,“这陈太忠……也不是什么好人,算了,总是欠他个人情,回头让销售上给他点回扣,他们根本就没找对正主。”

“陈太忠怕是看不上零三厂那两个钱,”小舅摇摇头,他是固城区的,不过他的爱人是北崇的,此次为了陪外甥女办事,来北崇住几天,他对陈太忠的名头略有耳闻,“他一谈都是几个亿的买卖,你能给他多少回扣?”

小刘登时语塞,顿了一顿之后才说,“北崇今年的业务很多,我们多经公司可不仅仅是做焰火,弄上个几百万的单子……单位里也有面子,自己也落实惠。”

“那你刚才不跟他好好说一说,”做舅舅的见识也有限得很,不过他却是知道,自己的外甥女儿真的很漂亮,如果你上楼之后稍微那啥一点……呸,我这是做舅舅的,想什么呢?

“他心红眼热不知道惦记什么呢,才没心思跟我说话……见到刚才进门那女孩儿了吧?”小刘想到那个雍容华贵的女孩儿,心里没的就是一揪——我比她差吗?

理智地讲,她知道自己比那个女孩略略地不如,没有人家那种华贵大方的气质——八成是富二代,她也赶不上人家身上所具备的年轻气息,但是……我才是真正成熟的女人。

这姓陈的眼光,真的不怎么样,她心里恨恨地想着,然后她又禁不住胡乱猜测一下:这两个人……晚上要在一起吧?

“我今天不方便,”与此同时,汤丽萍坐在陈太忠怀里撒娇,“就是过来看一看你,说一说话,躺在你怀里歇一歇……你要是真忍不住,我让小班过来陪你?”

小班便是她的同学,身材相貌都要比她差一筹,不过只看脸蛋,也勉强看得过去,陈区长闻言哼一声,“我真想找女人,还愁吗?刚才刚出去的那个女人……只要我愿意,勾一勾手指头,她今天晚上就住这儿了。”

这倒不是吹牛,他有一种直觉,那女人有丈夫什么的不假,但是不肯答应李红星的根本原因,应该还是李主任的长相太让人恶心了,陈某人官职够高,相貌身材也都不差——她在楼上呆了好一阵,哥们儿不撵的话,她还不走呢。

“那你为什么不勾一勾手指头?”圆规腿眼波流转,甜甜地笑着,“我见她了……长得挺不错的,比小班强,不过跟我比,还是有点差距。”

“我从来不利用权力,吃拿卡要,”陈区长的大手悄悄地钻入了她的保暖秋衣内,轻车熟路地捂上了那略带一点凉意的山峰,恣意地玩弄着山峰上那棵熟悉的消息树,手指在树冠上来回地掠过,同时还笑着发话,“是李红星那个王八蛋刁难她……他刁难过你没有?”

“你这个办公室主任,真的得换一换了,”汤丽萍听到这个问题,禁不住就要吹一吹枕边风,她扭一扭身子,“别弄,痒……他不敢惹我,但是他跟小班要电话了。”

“搁在凤凰科委,十个他我也撤下来了,”陈太忠郁闷地叹口气,“但是我来北崇时间不长,正是缺人的时候,我又没有什么熟悉的干部……想换都没人换。”

这是实情,李红星再怎么不堪,但是对政府工作的流程非常熟悉,仓促间找个替代者也不容易,“而且他的毛病在表面,是个人都看得到,我把他弄下去,换个心里做文章的上来,还不如让他姑且这么呆着。”

“你这是比烂,比烂是不对的,”汤丽萍很不服气地发话,“我帮人设计房间,都是跟好的比,绝对不会说什么……我们比丽家强,但是收费跟它一样的话,不是积极的人生态度。”

“我今天就想收拾他了,”陈太忠无奈地笑一笑,小汤你也能给我做工作了?“但是小刘……就是你看到的那个女人,她提供不了李红星受贿的资料。”

“你可以去查嘛,”汤丽萍躺在他的怀里,只觉得浑身上下热热的、暖暖的,于是惬意地蜷一蜷身子,两条圆规一般的长腿,翘到了他的肩头上,两只穿了黑色棉袜的小脚,在空中静静地悬着,她懒洋洋地发话,“只要你想查,还怕找不出他的毛病?”

“他这种毛病的干部,遍地都是,我查都查不完,”陈太忠无奈地苦笑一声,“这个风气,我得一点一点地扭转,要以德服人……咱没有证据。”

“你要让他下,还需要证据吗?”汤丽萍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微笑着发话,“你要任何人下,都不需要证据……对不对,我生命里唯一的男人?”

“那是,不需要证据,”陈太忠点点头,心里生出了点不祥的预感,他皱着眉头发问,“小汤你告诉我,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他敢对我做什么?”汤丽萍微微一笑,“只不过……长得难看也就算了,他的表情太猥琐了,我真的很讨厌看到他。”

“原来只是这样啊,”陈太忠轻吁一口气,他微笑着回答,“这世界,什么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用途,废物都要讲个利用价值……李红星有时候咬人咬得挺狠,这条狗我目前用得着。”

他说的是实话,姓李的就是只唯上不唯实的典型,能撒出去咬人,可陈区长又不用负责任,他何乐而不为?这是你自告奋勇地当狗腿子,而不是他要授意做什么,万一出了事,他再把李红星搞下去——物尽其用,就应该是这样的。

官场里有些算计,真的不足为外人道,讲也讲不清楚,所以他也不多辩解,“咱们说点愉快的吧,跟狄健谈得怎么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