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74章 难看嘴脸(上)

郭有宝在门外跪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天上窸窸窣窣地下起了小雨,王媛媛本有向领导汇报的心思,可是想一想刚才领导眼中的怪异光芒,决定就不多嘴了。

不过郭村长的运气也不错,小雨才下了四五分钟,林桓来了,见状一把就将人拎了起来,“你少丢人现眼的……发生啥事儿了?”

天生一物降一物,林主席这性格直爽的老资格,就是郭有宝之类的人最大的克星,问了两句之后,将他一把推到旁边,“老实站着,我问一问太忠是怎么回事。”

林桓进了小院上了二楼,也拿起一瓶啤酒来灌,顺便就将门口的事说一下,“……好些人看着呢,现在下雨了,太忠你也不顾忌一下?”

“我恨不得全区都知道他在我门口跪着,”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做了这种缺德事儿,区里以后想帮村民们做实事,都要考虑被人讹。”

“这家伙就爱玩个小聪明,”林桓不屑地哼一声,这就是本地干部的长处,谁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徐区长知道郭有宝,林主席也知道。

不过林桓的脾气,也是有一说一,“他不地道,但是这退耕还林,你说取消就取消,也有些拿政府工作当儿戏了,太忠你还是要注意影响。”

“我也就是吓唬他们一下,”陈太忠笑了起来,“本来想让徐瑞麟当好人的,结果他坚持做恶人,哈,最后好人还得是我来当。”

“你这个好人,直接把人晾到雨地里,”林桓也笑了,不过基层工作就是这么点事儿,两句话说完,他已经了解了陈区长的意思,“我说嘛,你自命父母官,肯定不会坐视自己的儿女贫困下去。”

“这种刁民,要是搁在其他的地方,看我不整出他们的尿来,”陈太忠闻言,大生知己之感,他抬手一拍桌子,苦恼地叹一口气,“但是他们在北崇……唉,下不了狠手啊。”

“那我去把郭有宝叫进来?”林桓笑眯眯地发问。

陈太忠微微迟疑一下,还是点点头,“行,不过你别给他好脸色,这事儿没这么容易过去。”

“这点事该怎么做,我知道,你放心好了,”林桓哈地笑一声,走了下去。

不多时,他又上来了,又过十来秒钟,郭有宝也上来了,林主席坐在那里喝酒看电视,陈太忠则是拿着一张报纸在翻看,两人都没理他。

郭村长站了一阵,就想蹭着坐到沙发上,他装疯卖傻习惯了,林桓冷冷地看他一眼,“站着,你这全身湿乎乎的,坐脏了沙发咋办?”

我身上总共也没淋几滴雨,郭有宝心里这个憋屈,也就不用提了,不过他真不敢发作,惹不起陈区长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林书记不讲理起来,可是比他还过分。

接下来,陈区长继续看他的报纸,林主席继续看电视,直接就把郭村长当作透明的了,到了这个节骨眼,郭有宝索性也就放下心思了,不就是想侮辱我吗?尽情地来蹂躏吧。

“老林你看,”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太忠拿着报纸给林桓,手指在上面指指点点,“精神文明建设……这可是强调了,你政协应该把这个事情抓起来。”

“这个你得跟黎珏说啊,”林桓干笑一声,他是政协副主席,虽然在北崇气场挺足,但终究黎珏才是正职。

“他?”陈太忠哼一声,虽然只是淡淡的一个字,却带出了浓浓的不屑。

“区长,精神文明建设,可以从我们老营村做起啊,”郭有宝在一边不管不顾出声了。

这时候插话真的很没礼貌,也有点无视上下尊卑,但是村干部是官场里很特殊的存在,他们不一定素质肯定低下,但是真摆出素质低下的样子,别人也不好计较。

所以说这个郭村长真的难斗,他居然敢假装不知道区长在晾自己,“村里今天发生的事情,就是精神文明建设得不够好……用区长您的话来说,是我们的道德缺失了。”

嘿,你还知道道德缺失啊?陈太忠淡淡地扫他一眼,“我让你说话了吗?”

“您没有,我就是发现自己错了,情不自禁地要检讨一下,”郭村长立马承认自己的错误,“其实这一整天,我都在深深地自责……辜负了区里的信任。”

“你真是算个没皮没脸的,”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指一指他,村干部他接触过,但是这么难缠的村干部,他还真的很少接触,但是陈某人不是任人摆弄的主儿,“闭嘴,一边呆着。”

又晾了郭村长七八分钟,他才发话,这个节奏必须掌握在他手里,“知道错了?”

“知道了,”郭村长点点头,也不多说,看起来态度很诚恳。

“打算怎么改?”陈区长很直接地发问,县区的一把手,难做就难在这里,太亲民了,下面要没大没小,太孤高了,下面就觉得你脱离群众,不配合你工作,必须得宽严相济——有时候太多的弯弯绕,反倒影响领导的威严。

“我们这个……野鸡坡的青苗费不要了,村委会班子,向上级部门写出书面检讨,”郭有宝异常沉重地回答,声音也哽咽了起来,“我们不是有意讹钱……实在是,村里穷得太久了。”

“你少跟我扯这个淡,”陈太忠冷哼一声,“村里穷,就全是上级领导的事?你这个村长干什么吃的?我要是到你老营村,最多五年,能博个全国百强村,你信不信?”

“是我这个村长太没能力了,”郭有宝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知道自己没能力就好,小聪明不是大智慧,”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你们欺骗组织,我只是划了你们退耕还林的面积,你应该知足了。”

“不敢啊,陈区长,”郭有宝双膝一屈,又跪在了地上。

“老林你把他弄走,”陈太忠厌恶地一皱眉,“我就最烦这没骨头的。”

“郭有宝,你别装疯卖傻,”林桓站了起来,“陈区长不吃你这一套,来点实际的,要不然……信不信我让你在外面淋一夜雨,撒泼撒到我林某人身上了?”

郭有宝也真的忌惮林桓,天生一物降一物,闻言他就站起身,“我也没别的要求,村里的退耕还林不能收回去,至于我犯的错误,我认,区里挂牌游街都行。”

“你就是个混蛋,我帮着说情,也就是看着你平常做事还有点良心,”林桓不耐烦地摆一摆手,“但是你这次做的事情,真的寒了陈区长的心……你他妈的根本屁都不懂,拿点实际的东西出来吧。”

“不用扯那么多了,”陈太忠摆一摆手,又打个哈欠,“郭有宝……你知道错了?”

“我知道了,”郭有宝点点头,“请您给我一个挽救的机会。”

“那你知道我为啥看你跪在门口吗?”陈太忠懒洋洋地发话,“不是林主席帮着说话,你现在还在门口跪着……我才不管下不下雨。”

“因为,这个……您问心无愧,”郭有宝中规中矩地回答,“错的是我。”

“你要这么想,继续到门口跪着吧,我跟你没话,”陈太忠觉得自己跟这货说话,真的曲高和寡了。

“你脑子里全是糨糊吗?”林桓看不过眼了,说不得出声指点,“多少个乡镇要退耕还林?你胡来……区长要让大家看到,胡来的后果!”

“区长……你真是这意思?”郭有宝的眉毛一扬,眼睛也亮了起来,他真不怕挨骂,挨骂之后能走对路就行。

“你跪在我门口,总不是我奖励你做得对,”陈太忠淡淡地回答,心说还是老林懂我。

“那我积极改正,向大家说明,”郭有宝总算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那你就去做吧,”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挥手,“整个北崇,你把工作做到,我就原谅老营村这一次,区里的钱不是那么好骗的。”

“好的,我一定做到,”郭有宝点点头,心里却是有一点点莫名的悻悻——陈区长还是强调,我老营村是在骗钱啊。

而且,这个任务也艰巨了一点,郭村长自是知道,自己在区政府下跪,被很多人看在了眼里,当时他以为,这是在挤兑年轻的区长,但是现在看来,传得越多,他的名声就越糟糕。

而他现在,还得向其他乡镇的村长说明,退耕还林一事,区政府非常重视,你们不能耍小聪明胡来,当以我为鉴——这是陈区长开出的底牌。

然而,想要做到这些的话,不但很费时费力,也有很多尴尬无以避免,但是问题是……他还有得选择吗?

看着郭村长离去,林桓点点头,“陈区长你这么搞,我是真的支持,农村就得这么做,防微杜渐……真的没那么多道理可讲。”

“我其实是想为他们好的,”陈太忠很郁闷地发话,事情处理了,他却高兴不起来。

“我知道,”林桓笑眯眯地回答,“其实这点事儿,也不算个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