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68章 来来往往(上)

蒙艺对陈太忠下县区的经历,真的是非常感兴趣,有问有答地说了七八分钟,才轻叹一声,“这个区长,当得还真是不容易。”

“穷,太穷了,”陈区长也轻叹一声,有些现象他不能跟别人说,但是跟老蒙还是敢说的,“看到村民们穷到去种罂粟,我这个区长……心里真的揪心。”

“罂粟?”蒙艺听得一扬眉毛,他可是没想到,这小子连这事情都敢说出来。

“反正今年不会让他们种了,过去的事情……也就过去吧,”陈太忠的心情比较沉重。

这是明显的徇私舞弊,而且种植罂粟行为是国家严厉打击绝不手软的,蒙艺真的是宁可没听过这件事,不过小陈能说出来,是对他的信任,他也不便让对方失望。

小陈要禁绝的事情,那应该是做得到,下一刻他转移了话题,“说一说经济规划。”

陈太忠一说,就又是七八分钟过去了,除了油页岩没说,其他他都说了,“本来这个娃娃鱼养殖的项目最不好拿,幸亏有老书记的支持,接下来就是开足马力往前冲了。”

“你其他的项目,不见得比娃娃鱼项目差,”蒙艺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他如此细细地问陈太忠,并不是真的对北崇有多大兴趣,而是想了解一下小家伙的执政经过。

在蒙书记眼里,小陈跟一般的干部不太一样,此人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有一个长处,是多数干部不具备,那就是做事的时候,非常具备想象力,也非常善于变通。

大家看到的,仅仅是陈太忠敢放手做事,蒙艺看到的却是此人还敢想事,不管是精神文明建设还是物质文明建设,这家伙做事都很有一套——做人可能差一点。

所以他跟小陈了解下面的情况,固然是要体察民情增广见闻,更是要听取一下小家伙的思路,以及相应的做事手段。

陈太忠也没有让他失望,很快地融入了当地环境,几个或大或小的项目被引进了,还整顿了一些秩序——这就意味着,基本上已经掌控了区政府。

要是换个人,短短的三个月时间里能做到这些,就可以用“惊艳”来形容了,不过蒙书记认为,这样的成绩放在小陈身上,也只能算是中规中矩的表现。

于是,他并不吝惜指点对方,“这个娃娃鱼,终究是高端养殖业,这可以成为特色产业,但是不可能成为支柱产业,要让我说,你搞的那个苎麻项目比这个不知道好多少,就算大棚种植,意义也比它大得多……这些都是面向广大农民的,具有很强的推广基础。”

“这个优势,是娃娃鱼项目所不具备的……帕里,你怎么看?”

“老板,我也是这么想的,”那帕里本来不想介入这俩的谈话,听到老板点名,只能笑着回答,“以太忠的能力,养好娃娃鱼问题不大,这产量一上去了,单价就要下滑。”

“这娃娃鱼只是奢侈品,市场不大,养得多了必然会导致利润的滑坡,可是想形成规模,成为日常消耗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太忠,我说得没错吧?”

他倒是回答得滑头,虽然是支持老板,却也不得罪兄弟,就是捡了其中一个不重要的环节强调一下,谨慎地表明自己的立场。

“关于这个,我有一些想法,”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一句,却也不细说,而是反客为主问一句,“老板,唐首长昨天,算是答应了吧?”

“嗯,”蒙艺点点头,他本来不想多说的,看到那双狐疑的眼睛,禁不住就要哼一声,“他为什么答应呢?因为你这个事儿足够小,稍微大一点那就不好说了。”

蒙书记这话本来是带刺的,你小子手上就没大事——堂堂的副总理,当那么多人答应了你,可能出尔反尔吗?

当然,当时唐总理并没有敲定此事,这就意味着变数,他不需要翻悔,将事情拖一拖就行了——说句不客气的,这种当众赞许,然后没了下文的事情,在副国级的领导身上也发生过。

但是这也要看具体情况而定,首先,陈太忠求的确实是一桩小到不能再小的事了,连拨款都不要,只要给个试点的政策,就自筹资金建设了。

其次,唐总理应承的地方,是在碧空大酒店,不看僧面看佛面,哪怕围观的百十号人不算什么,可此事终究是蒙艺出面打招呼的,这个面子不是一般人能扫的。

事实上蒙老板心里很清楚,唐首长这届要下了,临下之前做点顺水人情,也是为子女和部下多争取一点余荫——尤其是这个娃娃鱼养殖,将来可能成长为一个特色项目,那就又是首长曾经的高瞻远瞩了。

总之,蒙艺认为,这是一个花花轿子人抬人的事儿,唐总理最近也比较热衷于做这种扶人一把的事情,更别说陈太忠身上可是还有黄家的印记——首长在位的时候,要避讳这个,但是快下的时候,是恰恰相反。

而事情的发展经过,跟他猜的也类似,首长给了小陈一个机会,而小陈抓住了这个机会。

不过像这些话,他就没必要跟小陈说了,有些东西真的不宜多说——过个一年半载的,你看一下形势,自己就想通了。

可陈太忠没觉得话里有刺,因为他自己都认为,这确实是个小事,只不过是需要一个够级别的领导打个招呼而已,这个招呼可能几千万都买不到,但……它依旧是个小项目。

于是他笑一笑,“对首长来说这是小事,对我一个区政府来说,这就是天大的事了,反正将来的发展,您就看好了……这是一点意大利松露,拿破仑吃了它才生的儿子,壮阳的。”

“你觉得我……需要这种玩意儿?”蒙艺冷冷地看着他,你这也太没大没小了吧?

“您岁数在这儿摆着呢,”陈太忠嘿嘿一笑,也不以为然,“您和尚阿姨还都年轻,但是……也要强调生活质量,这是食补,没有副作用的。”

“你真是……”蒙艺哭笑不得地指一指他,不过男人嘛……尤其是五十出头的这种,也不好拒绝这种诱惑,于是他直接岔开话题,“你对这个娃娃鱼养殖项目,还有别的想法。”

“这个……一点点变通手段而已,”陈太忠干笑着回答,老蒙说得这么肯定,他实在无法回避——你都是省委书记了,说话含蓄点不可以吗?

“说,”蒙艺淡淡地吐出一个字,根本不给他绕弯子的机会。

“我搞的这个娃娃鱼项目……最后是要散养的,”陈区长犹豫一下,终于叹口气,无可奈何地回答,“散养到普通农户家,所以说在区里,也是有推广基础的。”

“嗯?”蒙艺看他一眼,不容易啊,我听了一晚上,也就听出来这么点新意——事实上,这是他对某人的要求太高了,换个别人,能把前面那些做出来,就绝对是成绩优异了。

不过他马上就意识到了不妥,蒙书记对娃娃鱼这个项目的了解,基本上是一片空白,但他这么些年官场生涯不是白熬的,就是那么几句简介,他就把握住了事情的关键,于是他不满意地点一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是吧?”

这话直指核心,换一个人来,蒙艺以省委书记之尊,未必会这么直接猜测——毕竟还存在一定概率的失误,但是对陈太忠,他无须客套。

“这个……我们只是摸着石头过河,”陈太忠见老蒙指的这么明白,只能干笑着解释。

前文就说过,北崇不到林业总局跑娃娃鱼项目,也能先把项目搞起来,只要能搞好做出成绩,在既成事实面前,获得国家同意,搞一纸批文,那真是随便找个人打个招呼就行,很多事情都是这么做的——反正他们不需要国家在资金上的支持。

陈太忠也想过这么搞,但是仔细想一想,他就发现了,这么搞有两个很大的短板。

一个是没有国家的批文,他的娃娃鱼养殖就是不合法的,不但容易引发事端,更会严重影响销售——销售价就差多了,林桓买一条五斤重的娃娃鱼,三千块都算对得起乡亲。

更要命的缺点是,养殖中心就没手续,再往外散养,那就是乱上加乱,北崇也不好控制养殖户,到最后,家养的野生的……这真的说不清了。

说到底,是保证不了养殖户的合法权益,这种事,陈太忠不可能去做。

但是能批下来这个项目,那就又不同了,养殖中心是合法的,散养是非法的,这个可控制性就强多了——大不了说这是区里搞的一个试行政策。

陈太忠看得很明白,想先入为主造成既成事实的话,不经允许直接搞养殖中心是可以的——他也扛得住可能的刁难,但是想在建养殖中心的同时,把散养也搞起来,就太不现实了。

可北崇已经穷得太久了,也等不得了,所以他必须跑下来这个项目。

不过他真是没想到,蒙艺的眼睛居然有这么毒,一句话就点中了要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