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67章 蒋世方点头(下)

既然蒋世方都打包票了,陈太忠自然也就放下一块大石头,他最近可是为这件事情下了不少的功夫,于是又聊两句之后,他起身告辞。

蒋省长留客,说自己没什么事,于是大家又聊了五六分钟,陈区长站起身,表示说自己真的不能不走了。

这次,蒋世方就没有再留了——再留也就不成体统了,他亲自将陈区长送到……房间外,低声地嘀咕一句,“当时君蓉说过,想留你,我也想留你,杜毅态度太坚决,唉。”

“呵呵,”陈太忠微微一笑,扫一眼等在门外的诸多人——这也叫没什么事?他大声地回答,“老省长请您留步,不敢再送了,小陈我太诚惶诚恐了。”

一省之长将一个小正处送出门外,哪怕是房间的门外,也是相当了不起的事,体制内的人,谁不清楚“等级森严”四个字怎么写?

更别说,外面等着的人,不少人都认识陈太忠,在这一刻,大家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陈太忠也没有更多的举动,走下楼开上车,离开天南大厦之后,才摇摇头,哭笑不得地叹口气,“还真是这样啊。”

今天蒋省长约他见面,他就知道这里面必然有说法,想来想去他就决定狐假虎威一把——陈某人不愿意因人成事,但是现在小白的事情,真的令他苦恼。

他不是找不到说话的人了,真要拉下脸皮,他还是能求到一些人,可这非他本心所愿——他宁可选择把所有的候选人都自杀了,也不想太低三下四地求人。

所以他就陷入了这么个奇怪的困境,更别说许纯良也那样了。

不过,想到蒋世方可能是因为看到周瑞送自己出门,才上杆子约见,他就又有了一个计划,也许能通过老蒋,彻底搞定此事。

至于说一些措辞,他是借鉴了邵国立等衙内的心态,陈某人原本也不缺这桀骜之心,但是在体制呆了这么久,他又有意压抑自我提高情商——说实话,部委里活动个司长之类的话,他真是比照着邵国立的思路说的。

殊不料,这番说辞,还真的镇住老蒋了,他禁不住就要琢磨一下,其实在体制里,一味低调……似乎也不是很对,偶尔还是要露一下牙齿才好。

陈区长这个总结,应该说是没错的,但是他却忘了,他往日的行事,哪里跟“低调”二字沾得上边?目前他想的高调,是在省部级干部面前高调——这样的正处能有几个?

“总是哥们儿的运气不错,”陈太忠又叹一口气,为了小白的进步,他先后走了潘剑屏、邓健东和许纯良的门路,而蒋世方这一关,他始终没有打通。

按说,他能托蒋君蓉关说一下,两人亦敌亦友,托付点事情也未必就办不了,但是这俩一个是凤凰官场第一美女,一个是素波官场第一美女,想到传说中蒋主任还有“集邮”的爱好,这个托付显然缺少成立条件。

可是没想到,周瑞把自己送到门口,事情就稀里糊涂地成了,陈太忠也禁不住要感慨一声,要不说首都是政治中心呢?果然如此——在下面省市跑个常务副,得跑得吐血,在首都的话,让人往家门口送一送,事情就成了。

他正沾沾自喜呢,手机响了,看一看是许纯良的电话,登时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前天不给我打电话,昨天不给我打电话,今天才打?晚了!

不过拒绝之后,他心里也不是很舒服,索性开车去了徐瑞麟所在的宾馆,“瑞麟区长,杀两盘?”

徐瑞麟也处于闲得蛋疼的状态,走是不敢走,呆着又没什么意思,闲得没事,只能电话遥控指挥工作,顺便再跟两个女儿煲一下电话粥——虽然她俩到现在为止,连头都抬不起来,只会躺在床上咿咿呀呀地叫。

见到区长进来,他也有一点微微的错愕,“你不是在外面办事吗?”

“京师里的事情,太难办了,办到现在头晕眼花,”陈太忠一边推门,一边冲外面喊一声,“服务员,拿副象棋过来。”

他是寻消遣来了,徐瑞麟也是心不在焉,下了几步之后发问,“我现在一个人住一个套间,本来就有点浪费了,谭胜利来了怎么办?”

“他……来不了啦,”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这个回答真的有点没面子。

“哦,”徐瑞麟点点头,随手卒三进一,“其实有时候我觉得,区长你太要强了。”

“有时候我特别想掀棋盘,”陈区长升炮二巡河,心里烦躁到不得了,“瑞麟区长,这个棋我其实下不到心里,就放松一下了……你得允许我悔棋。”

“那咱们下围棋吧,”徐瑞麟停手建议,“我刚跟荆俊伟订了一副围棋,六千块……昨天才到手的。”

“围棋更不行了,”陈太忠摇摇头,他下围棋的水平比象棋还要臭,这个跟智商无关,主要是他没时间琢磨那些玩意儿。

想到大荆总靠着自己的关系,也很是卖给北崇人一点东西,他又有一点微微的走神——老蒙似乎也挺喜欢下围棋,要不要送他一副?

陈太忠想到就做,站起身招呼一声,开车去荆俊伟那里拿了一副围棋,至于工艺棋盘就免了,太惹眼,能折叠的木头棋盘就不错。

首都实在是太大了,就这么一来一回,一个小时花在了路上,来到碧空大酒店的时候,已经接近六点了。

哥们儿这态度,是不是有点不太端正?陈太忠皱着眉头将车停在院门口,正待出示工作证,远处快步走过来一个中年男人,他笑着打招呼,“太忠区长来了?”

“你认识我?”陈区长还真没防到这一招,眼前这个男人真的很陌生。

住在碧空大酒店的,差不多都认识你了!中年男人微微笑一笑,“那主任安排了,他和蒙书记要八点左右才能回来,您先进来吃点吧?”

“那谢谢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对方不做自我介绍,他也就不问了。

锁好车门走进酒店,中年男子将他领进一个小包间,又请他点菜,陈区长眼见此人如此地殷勤,心说一个人吃饭也没意思,“坐下一块儿吃吧,还没请教……你是?”

“周纪纲,碧空省委办公厅的,”中年男子赔着笑脸回答。

不多时,酒菜就上来了,吃了没几口,许纯良的电话又打过来,陈太忠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接起了电话,“许主任好。”

“你这么称呼就没意思了,”许纯良的不满,隔着电话就传了过来,他有气无力地发话,“不就是情绪不好吗?以前你情绪不好的时候,我是怎么对你的?”

“唉,”陈太忠叹口气,这货不是来道歉的,反倒是一肚子不满,他一时也没了脾气,尤其他听得出来,这厮现在的情绪都不是很好,却还耐着性子打电话过来。

所以他也就没办法再计较了,“事儿太多,压力太大,春天嘛,咱俩都火气上头。”

“我跟我三爷爷说了,吴言这次要是上不去,一两年内把她活动到中央宣教部,”许纯良的声音,依旧是有气无力,“这你可以来了吧?”

“算了,蒋老板已经许了我,下午见他了,”陈太忠看一眼旁边的周纪纲,“怎么能不来呢?你也是奇怪,明明是个大喜事,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我也不知道,总是不自在吧,挂了,”许纯良干脆利索地挂了电话。

这家伙的心性……好像确实不太合适在官场发展,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收起电话之后,他的心情一下好了不少。

接下来他喝酒就喝得很痛快,难得的是,这叫周纪纲的家伙很能喝,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原来他是省委办公厅下面的一个处长,一顿饭下来,两人喝了三瓶白酒,陈区长没事,周处长酒气虽然不小,言谈举止也没有问题。

蒙艺是八点过五分回来的,回来之后,吩咐那帕里将陈太忠带进办公室。

蒙书记今天的心情很是不错,见到他进来之后,主动笑着发话,“坐,主政一方的感觉怎么样?”

“呵呵,一言难尽呐,”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别看小小的一个区,忙得我焦头烂额,唯一好的一点就是……偶尔能搞个一言堂。”

“这是你的成长过程里很重要的一步,”蒙书记不动声色地指点他,“不要怕麻烦,县区一把手的任职经历非常宝贵,嗯……也要学会抓大放小。”

“我现在是眉毛胡子一把抓,那里太穷太落后了,”陈太忠笑着回答,“抓大放小……这个结构我正在捋顺。”

“把大致经过说一说,”蒙书记随口吩咐一句,抓起桌上的杯子喝水。

“首先,上任之前,我先去下面乡镇摸了几天,发现下面太穷了,寅吃卯粮现象比比皆是,也看不到什么发展的面子,”陈太忠很自豪地拿出自己的第一个成绩,“所以我一上任,先是把以前的欠账全部停了。”

“嘿,”蒙艺听得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这么做的人不是没有,但是在那种人生地不熟的环境下,也就是你能做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