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65章 得失之间(下)

“明天晚上吧,”蒙艺的回答依旧简单,但是多少轻快了一点,“准备得翔实一点……我挺想听一听你的施政经过,别让我失望。”

“我不会让领导失望,只会让竞争对手绝望,”陈太忠轻笑一声,“老板,唐总理答应的事情……应该没问题吧?”

“你觉得呢?”蒙书记淡淡地反问一句。

要是有问题,那我明天就跟周瑞说了,这个事情不能耽误了,陈太忠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嘴上却是很恭敬,“那也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改。”

“行了,你也不用矫情了,”蒙艺很不客气地哼一声,“我时间紧,其他的话见面说。”

尼玛,哥们儿跟你见面,也没说过一句话啊,陈太忠对着手机呲牙咧嘴。

第二天上午,陈太忠从粉臂玉腿中爬出来,收拾一下早餐,九点钟的时候,赶到了易网公司的楼下。

荆紫菱已经到了——事实上她晚上都是在公司睡的,敏感时刻她必须注意,意外之所以被称之为意外,那就是具有太高的不确定性,谁也赌不起。

上车之后,她打着哈欠发牢骚,“昨天又封了七家ICP,警告四十二家,还有两家报纸的电子版,这日子没法过了,我都想考虑移民了。”

“那随便你了,”陈太忠现在已经不想就此类事情争辩了,“不过你要敢找外国男朋友……我就灭了那个国家。”

“灭国……你真的行吗?”荆紫菱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你就不该在意这种小道的,陈太忠真的很想说这么一句,不过到最后,千言万语化作重重的一叹,“信不信的,随便你了。”

两人抵达黄家门口,不过是九点四十,门口没有排队,但是周边的车辆,是黑压压的一片,很多人坐在车里张头张脑。

门口有几个人在登记,他俩走过来的时候,男人高大女人漂亮,很是吸引眼球,要知道,这是黄老的家门,这是换届的时刻。

“我陈太忠,这是我女友,荆老的孙女,”陈太忠大喇喇地发话,“跟周主任预约好了。”

“您稍等,”门卫见这位谈吐不凡,又扯上了周瑞,自然要多加一份小心,说是宰相门房七品官,也要看来客可欺不可欺。

不过饶是如此,两人等了大约也有四十分钟,才被叫进去,黄老精神矍铄,虽然身子都不太坐得直了,依旧是目光炯炯,“小紫菱……你爷爷现在,身体还好?”

“他一顿饭还能吃半只鸡,一碗青菜一碗米,挺不错,”荆紫菱笑着回答,“看起来跟黄爷爷您这身体差不多。”

“唉,你直接说他身体比我好就行了嘛,”黄老哼一声,倒也是能直接面对现状,“不过我肯定比他活得久,他现在连字儿都不能写了,我还能参与国家决策。”

你现在还参与国家决策,那叫乱命,陈太忠心里暗暗嘀咕一句,有一天没一天,脑瓜都未必好用了。

事实上黄老还没那么不堪,尤其是经过那次危机,吃了他的药之后,身体机能一直维持得不错,非常稳定,当然,越来越老这也是必然的,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

这只是他的怨气罢了,陈区长感觉到了,自己不在天南之后,见了黄老都没什么话可说了,他可以说恒北发生的事情,但是人家黄老听省长和省委书记的汇报都多了去了,需要听一个小小的区长的汇报?

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他今天带了小紫菱过来,心说我就是过来看望一下你老人家,如果你觉得没啥可说的,可以跟她说。

果不其然,黄老跟小紫菱说起话来,真是兴致盎然,基本上就把他无视了,哪怕小荆总抱怨说现在审查太严,我都有移民的想法了,他也不着恼。

正经是,黄老还跟荆紫菱解释两句,说目前这国际大气候,是难得的发展良机,国内已经落后太久了,必须抓住这个机会,稳定和发展,是当前至关重要的。

“至于说审查,逐步会放开的,但是实际不成熟,”黄老一边说,一边看一眼陈太忠,“小陈抓的精神文明建设,也会逐步强调。”

“嗯,”年轻的区长点点头,“我所在的北崇,面临的也是两个文明的建设。”

“打赌算哪个文明?”黄老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谈了有十分钟,他才终于将谈话目标对准这个年轻人。

“我也是逼上梁山,”陈太忠对这个话题,倒没有多惊讶,他不认为这点小事都应该被黄老关注,但当时何雨朦可是在场,“本来都不想比的……到最后也没赚了钱。”

“吃了兴奋剂,就要认嘛,有错不怕,改了就好,”黄老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接着又微微一笑,“不过你赢得也不错,这是全民健身运动的结果。”

陈太忠听得才刚刚高兴一下,不成想老人家又发话了,“别跟奥组委要钱,大家都在支持北京办奥运……你这成什么体统?”

“我的……我的分管副区长都在路上了,”陈太忠犹豫一下,硬着头皮回答,他确实是安排谭胜利进京了,“就是想趁我在首都的时候,把他引见给奥组委的人。”

“让人回去,”黄老用不容辩驳的语气发话,他怒视着敢跟自己顶嘴的年轻人,“两百多万,你也能看在眼里?”

“我一分钱都能看在眼里,”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您真想不到,北崇到底落后到什么样的程度,而且我这个钱是要用在九年义务教育上的,已经跟奥组委强调过了。”

“告诉你不许要了,”黄老冷哼一声,真是霸气十足,“教育重要?教育当然重要……重要的不仅仅是教育!”

陈太忠这就不满意了,他还待再说两句,猛地看到周瑞冲自己暗暗使个眼色,于是微笑着点点头,“行,我都听您的……现在就打电话。”

看他伸手跟荆紫菱要手机,黄老一摆手,“行,你出去打吧,今天就这样了。”

见到他俩走出院门,他才哼一声,“小周去送一下,刚才又做小动作了吧?”

“呵呵,”周瑞嘿嘿一笑,“他年轻不知道好歹,但是医生再三说了……首长您的心情最重要,没必要为这小毛孩子生气。”

“神圣的奥运会,被他这么折腾,搞得不伦不类的,”黄老哼一声,“你了解一下,北崇到底有多穷。”

周大秘笑着点点头,转身走出去,他其实很清楚首长的心态,就是老话说的老小孩,总觉得自己正确,见不得别人逆了他的意,尤其才两百多万,屁大一点事。

所以他才敢这么暗示一下陈太忠,等老首长缓过这份儿心气,你随便张一张嘴,所得到的,绝对比你这两百多万多得多。

陈太忠在门口领自己的包,有一个小小的耽搁——荆紫菱在这点上混得比他强,天才美少女得了特批,进黄老家不需要交包。

这一耽搁,周瑞就出来了,他笑着发话,“小陈你这也太拗了,得让荆老给你写个‘忍’字才行,首长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情很重要。”

“周叔说得很对,但是……孩子们苦啊,”陈区长轻喟一声,也没有多说什么。

“首长吩咐了,送你到门口,”周瑞知道,这小子如此说,是要落实自己的那个眼色,所以他就很痛快地表示,黄老让我送你到门口,这个意思……你不会不懂吧?

更别说老首长要他了解一下,北崇到底有多穷,这就是说北崇真的非常穷的话,他可以在能力范围内帮一帮小陈。

黄老不会说,这是小陈让步的交换——老小孩最烦提这个了,提了要翻脸的,周瑞也不能点,反正有这两个暗示,他就知道下面该怎么做了。

陈太忠也听得明白,让黄老的贴身秘书把人送到门口,基本上得是杜毅那个级别了,想一想门外的那些小车,想必这个信号,能比较快地传出去。

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年轻的区长很清楚现状,他目前人在恒北,再怎么造势,声明是黄家重点培养的新秀,也没有多大意思,反倒是有点讽刺的味道。

他想要的,只是单纯的、某些事情上的支持,比如说小白的进步,不过此刻他身边跟着正牌的女友,这个话他不能说,于是只得微微一笑,“总还是有点心疼。”

“你不是个吃亏的,”周瑞白他一眼,这话就说得更明白了,他不能说我要帮你,那样太没水平也太不可控了——你不吃亏,那肯定要借这个由头,找回点什么东西来。

至于说你找过来的事情合适不合适,那就不是你说了算了,不靠谱的我肯定要拒绝。

“得好好琢磨怎么找回来,”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即将走出院门的时候,却发现门外走来了杜毅和蒋世方。

杜书记的目光从陈太忠身上扫过,不做任何的停留,他冲周瑞笑一笑,“周主任你好,我来向老首长汇报天南的工作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