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63章 再见老领导(下)

陈太忠离开之后,就给齐晋生打个电话,说是晚上一起坐一坐,这齐晋生是邵国立的发小,但是自己又在体制外混,应当也有一些门路。

反正陈某人这次来京城,是奠定基础来了,该捋的关系都要捋一遍,至于说赛场外意外出现的何雨朦和花自香……他真的不熟。

齐总很痛快地答应了,说晚上我接你,陈老板来了,大家总要找个地方乐呵一下。

不成想临到五点了,马勉打电话过来,说是张璘在家里做了几个好菜,晚上来家吃?

家里吃是不可能了,陈太忠跟张璘好一通解释,才让她相信,自己带着老主任出去,是为了开辟京城里的人面儿,她只能答应。

马司长倒是很配合,自打他来了京城之后,真的是两眼一抹黑,他的官不小,正厅级干部,但是别人根本不鸟他这一套,在地铁上他还得自力更生抢座位。

陈太忠在京城里请客的地方,也不是很多,他很想把酒席摆在临铝招待所,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于是就在五棵松一家牛肉拉面馆。

地方是小地方,但是邵国立和孙姐听说之后,也一起过来了,大家坐着聊两句,孙姐就表示说,太忠你这下午做的事情,真的是大快人心——好多人翘大拇指。

“翘大拇指也不能帮我把钱弄到,”陈太忠意兴索然地回答,“今天我倒是彻底地平易近人了一次……奥组委也太好说话了。”

“总是有些不得已的,”孙姐无所谓地笑一笑,“对了,下午你想让姓郭的帮你什么忙?”

“我想搞个娃娃鱼养殖场,”陈太忠很坦率地回答,但是多少也带一点悻悻,“他说涉及到什么环保组织,奥组委不好出面。”

“得投资多少?”邵国立皱着眉头发问,“投资不多的话,哥们儿帮你问一问。”

“我自己投资,一分钱拨款都不要,”陈太忠毅然回答。

“我操,你自己投资都批不下来,这个事儿我得合计一下,”邵国立对这些程序,是非常清楚的,一听是这样的性质,马上就缩了,“你这是跑政策,我不擅长。”

“你也就是这点出息,不怪我笑话你,”孙姐冷笑一声,她是真的很有点巾帼英雄的风范,“太忠你别理他,邵缩缩……就是关键的时候总缩,他不是男人。”

“男人见了你,不缩也得缩,”邵国立真的忍无可忍了,男人总不能容忍别人说自己不行,“小孙你得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好了,你俩别吵了,”陈太忠抬起双手,在脸上狠狠地揉一揉,然后才又发话,“这个项目,你俩也觉得为难,是吧?”

“这个我不清楚,得了解一下,”孙姐不是那种冲动的人,可一旦决定做什么,行事也非常果断,“三天之内,我给你个答复。”

“谢了,不用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南宫都说了,要找个大块头直接打招呼。”

“大块头的话,太忠可是不缺,”齐晋生笑着发话,大家闻言,也是心有灵犀地一笑。

马勉面对一帮公子哥,说话是非常小心的,大多时候都是在微笑着倾听,直到晚饭结束,陈太忠开车送他回家的路上,才问一句,“为娃娃鱼这点小事,你找黄老帮忙,会不会有点浪费?”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陈区长说起此事也是闹心,这个项目关系到北崇大量的农民,他必须是要争取的,当然,他不会说自己会先找周瑞商量——或者老马还有什么建议呢。

马司长果然是有建议,“蒙老板最近肯定要来开会,你可以试着找找他。”

“蒙老板?”陈太忠沉吟一下,缓缓地点点头,这个建议真的不错,他和蒙艺虽然也很惯熟,但是仔细算一算,他并没有求老蒙办过多少事,正经是老蒙去了碧空之后,他还帮着办了几件事,比如说搞定那个松峰市长姚健康,又比如说引进曼内斯曼的工程师给松峰。

不过他一直没考虑过用蒙艺,主要是想着为这么点小事,专门跑一趟碧空不合适,可隔着电话求人,又未免太没有礼貌和诚意了,他却是没反应过来,蒙书记肯定要来北京开会。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要捋顺自己的关系,拜见老蒙也是该有的。

将马勉送回家之后,他婉言谢绝了上楼的邀请,在回去的路上,就拨通了那帕里的电话,“那厅,过年好啊,拜个晚年。”

“你也过年好,呵呵,”那帕里笑嘻嘻地回答,这两位各有一摊忙乱,过年都没有联系,不过这感情倒不会因此变得淡薄,“其实马上就端午节了,来松峰吃粽子吧。”

“蒙老板不走吗?”陈太忠一听说端午还能去碧空,就顺口八卦一句。

“这我可是不知道,”那帕里的嘴一向严得很,又是关于自家老板的去向,他哪里敢多说?当然,也许他是真不知道,“太忠这会儿打电话,这是有事吧?”

“也没别的,我现在在北京呢,今天跟人说起来,猛地挺想蒙老板的,就打个电话问一下,他什么时候过来开会?”陈太忠自然不能直接说事。

“这个……明天中午就到了,”那帕里停顿了差不多五秒钟,才吐露时间,“那个,老板问了,你找他要办什么事儿。”

“我是那么市侩的人吗?”陈太忠笑了起来。

“你就有那么市侩……这是老板说的,”那帕里跟着笑了,“快说吧,现在老板心情不错。”

陈太忠大致讲一下情况,又强调一下自己只是跑政策,剩下的就不提了。

电话那边又沉默了五秒,然后蒙艺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明天下午来碧空大酒店。”

“过年没给您拜年,真不好意思,”陈太忠干笑一声,“刚上手一个小县区,忙得焦头烂额,实在是能力有限。”

“这样就挺好,不要搞那些虚的,”蒙书记淡淡地回答,他的语言一如既往的干练,“嗯,一区之长想当好,可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好了,见面再说。”

明天下午吗?陈太忠挂了电话,心说总算还好,见黄老是后天的事情。

当天许纯良还真没来电话,这让陈区长心里异常恼火,心说我再原谅你一天,你要是明天还不来电话,那这兄弟真没得做了。

第二天上午,陈太忠带着徐瑞麟来到易网公司参观,不过荆紫菱是没时间陪他,全国人民喜迎两会,千百度这国内头号搜索引擎要注意的事情真,还的不少。

这个时候,小荆总也要把大部分时间花在这件事上,值此敏感时刻,易网公司内部开会强调和安排是必然的,但也是不够的,荆董事长必须沉得下去。

徐区长年纪虽然不小了,可是还很有学习的劲头,在公司里东走走西看看,时不时还问人两句,他向区长建议,“咱们区里的信息化建设,也应该好好地抓一抓了。”

直到中午的时候,荆紫菱才脱身出来,陪着男朋友一起吃午饭,不过她的情绪比较低落,陈太忠一问才知道,合着受互联网泡沫的影响,易网公司在美国上市的阻力不小,而且预期值也下调了很多。

“其实我就觉得,上市真没必要,”陈区长安慰她,“在国内做也不错,资金缺口……也不是多大点事儿。”

“公司近期在国外的发展,告诉我一个事实,不在美国上市,千百度太难在国际上生存,”荆紫菱轻叹一声,“我可不想只在国内,做个巨大的局域网搜索引擎……而且你看这一到敏感时候,我得忙成什么样。”

总之,中午这顿饭,吃得让人有点难受,不过小荆总也答应了,明天一大早,陪他一起去看黄老,倒是徐瑞麟心里暗暗地羡慕:陈区长能在黄老的门口排上队,小荆总更是得黄老的青睐,这样的机缘,真是想学都学不来。

当天下午,徐区长继续呆在宾馆看电视,陈太忠则是在两点的时候,来到了碧空驻京城的办事处。

蒙书记一行人上午的时候就抵达了,陈区长在前台一打听蒙书记,那帕里倒已经得了消息,亲自走下楼来接他,“老板正休息呢,你等一会儿吧。”

“许久不见那厅,这精神是越来越好了啊,”陈太忠随意地跟他聊着,直到进了一个小接待室,才低声问一句,“我的事儿,老板怎么安排的?”

“他没跟我说,最近他特别忙,”那帕里沉吟一下,又小声嘀咕一句,“这个……下午唐总理要来看望碧空的与会代表,我琢磨着,这是个机会。”

“唐总理,”陈太忠微微颔首,脑中浮起一个面孔,眉毛几乎连成一条线……好像老唐对我的印象,还不算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