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61章 反复小人(下)

朴太亨的愤怒,一直维持了十五圈左右,这个时候,陈太忠已经已经领先他差不多整整二百米了,然后他猛地发现,自己不该有这样患得患失的心情。

业余的终究是业余的,纵然是有人帮着领跑,但是绝对的实力面前,也只有被碾压的份,小道阻挡不了大局,我应该相信自己的实力。

意识到这一点,他索性是放开了,你跑你的我跑我的,一时间觉得念头通达块垒尽去。

心情好,成绩就好,他不去关注陈太忠,反倒是觉得自己跑出了些水平,又跑八圈,他看到裁判提示的牌子上写着“3”的时候,知道只剩下三圈了,于是开始调整状态徐徐加速。

好像亚锦赛我夺冠时,也是这样的状态,朴太亨无视前方距自己两百米远的对手,心里很不屑地想着:最后的一千米,你终究是要输给我。

然而,真相往往非常残忍,用比较通俗的话来说就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陈太忠最后加速闯线的时候,朴太亨足足被甩下了三百米。

一万米被甩出三百米,这真的是耻辱了,就像一百米跑被甩出三米之遥一般,这都基本上可以不算同一个数量级的了。

短跑还存在个偶然因素,但是长跑……偶然因素就很少了。

“你输了,这是必然的,”陈太忠站在终点线,笑吟吟地看着冲刺的朴太亨。

“给我报一下成绩,”朴太亨都懒得理会他,气喘吁吁地冲着李社长发话。

“三十分零一秒……这个成绩不是很好,”李社长手里捏着秒表,苦笑着回答,陈太忠的成绩可是二十九分十一秒……

“怎么会?”朴太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平日里的成绩总是在二十八分钟以内,亚锦赛夺冠成绩是二十七分三十一秒,在他的运动生涯中,最差最差也要进了二十九分钟的坎,今天感觉状态不错,居然跑出一个三十分钟以外……没搞错吧?

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能跑出这么样的一个成绩来,相较而言,陈太忠的成绩,似乎更合理一些……二十九分十一秒,这个成绩在专业里几近于垫底,但是在业余运动员里,也是拔尖的了。

这样的成绩,如果经过系统和合理的培训,起码还能提高三十到四十秒,如果能提升一分钟以上,博一个中国的冠军是没跑了。

我明明跑得不错的,朴太亨的愤怒,简直无以言表,他干了十几年的运动员,跑的具体成绩可能不是很确定,但是自己跑得好坏……能不知情吗?

当然,他不知道有个术法叫镜花水月,陈太忠既然参与了,那就必须要赢,想到自己跑得太快,可能会引起某些人的关注,毕竟他不是专业的运动员。

那么,就让对手跑慢一点吧——当然,对手是不知情的,这就叫镜花水月。

严格来说,今天朴太亨跑得真的不慢,但是他选错了对手,跑了也不仅仅是一万米。

朴记者在抱怨,殊不料他的抱怨还没完,场外响起一片热烈的欢呼,不少人一边笑一边骂,说太忠你太过分了,这么好玩的事情,不知道叫上我们一起来看。

“我就是开会的时候打了个盹,不行吗?”陈太忠有点恼怒了,今天趁热闹的人有点多,不但邵国立来了,孙姐和阴京华也来了……还有花自香。

其实他们开始比赛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多人,但是很多人真的是很无聊,听到这样的比斗,就感觉是听到霍元甲跟俄国大力士比武一般,兴奋得紧。

所以在这三十分钟的跑步中,就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这个会场是守卫森严的,但是以这帮人的能量,进这里旁观并不难,当然,也没人捣乱,他们都在京城,知道这奥组委的份量——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所以不摆那些衙内做派。

“你们真的很闲,”陈太忠笑着摇摇头,然后走到朴太亨面前,笑嘻嘻地发话,“朴记者,你的一百万美元,什么时候能到啊?”

“呼呼,”朴太亨如同拉着风箱一般,没命地喘着气,对他的问题却是听而不见。

旁观的人见到他的表现,都是抿着嘴强忍笑意,他们是奥组委和场馆的工作人员,不得不注意影响,忍得很勤苦,远处的邵国立等人却没有那么多顾忌,直接大笑了起来。

“只是意气之争,”旁边拿DV的李社长见状,忍不住辩解,他的汉语说得没有朴太亨标准,但也是不错的,他走到主持人旁边,“这是一个玩笑,常先生,你应该看得出来。”

“玩笑?”常先生无奈地笑一声,“或许你会这么认为,但是我想陈太忠绝对不会这么认为,你去向他解释吧。”

主持人也挺坐蜡的,对于韩国人的挑衅,要说他心里不恼火,那是假的,但是既然站到了这个位置,他就要考虑大局,所以他不能明确地支持陈主任索要赌注。

但是指望他帮着韩国人说话?那也是省一省吧,首先这有违他的本心,其次,就算他不得不偏帮,强调一下大局,可看一看陈太忠所表现出来的能量,他也知道自己开罪不起这人。

一百万美元,说拿就拿出来了,比赛的消息传出后,前前后后来了不少公子哥和衙内,虽然里面有些人不识得陈某人,但是“太忠”“小陈”这样议论的主儿,也不少。

奥组委在京城的名头,确实老大了,一切为奥运让路,这口号不是白叫的,所以衙内们不敢在这里惹事,可他要明显偏帮的话,人家看不顺眼,自然就可以打抱不平。

所以常先生断然拒绝对方的要求,有什么话,你跟债主说去——陈太忠比赛前说的话,真是一点都不错,这是上杆子找虐。

李社长却是知道,姓陈的不是个好说话的,那人从一开始就表现得异常傲慢,言语也相当无礼,他不会自己去找钉子撞的。

朴太亨却是觉得颜面扫地,他一边大口地喘气,一边向远处走去,羞惭难当之余,也是悔恨交加,我真是不该如此地冲动。

他想低调地溜走,但是姓陈的那厮真的不要脸之至,居然就这么尾随着他,又走几步之后,他实在无法按捺下心中的怒火,扭头看着对方,“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要钱啊,”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很不解地看着他,“你输了。”

“那只是个玩笑,你没有听到吗?”朴太亨怒吼着回答。

“输了还这么理直气壮,你要是赢了,怕是得让我跪地求饶吧?”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少跟我扯那些,我的钱都到场了,愿赌服输,啊?”

“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朴太亨眼看避无可避,索性耍赖皮了,他伸手出来,“你说有赌注,赌约在哪里?”

后面一句话,他是用韩国话说的,不过旁边有的是翻译,马上就有人把他的话翻成了汉语,围观的人一听就恼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你害臊不害臊?”“刚才说我们的兴奋剂,不是挺正气凛然的吗?原来是这么无耻的一个人,”一时间,诸如此类的话纷纷响起。

朴太亨脸涨得通红,对这些谩骂和羞辱的话,就只当听不见了。

“华夏文明古国,从来讲究一诺千金,所以我并不认为赌约很重要,蕞尔小邦可能不是很理解,契约这种东西,是防小人翻悔的,”陈区长一背双手,笑眯眯地发话,“只要你亲口承认,你是只会吹牛、出尔反尔的小人,这钱我不要也无所谓……谁让你穷呢?”

“你!”朴太亨只听得睚眦欲裂,对方的话,侮辱性实在太强,小邦、吹牛和出尔反尔,这三点指责,是韩国人最忍受不了的,他要这么承认了,回国之后,愤怒的同胞会撕碎他。

更别说……你一个中国人,敢说我们韩国人穷?

“郭主席说了,请你注意一下措辞,”那身材极好的女人走过来,在陈太忠耳边低声嘀咕一句,蕞尔小邦——这个词儿出现在奥组委,实在是太不和谐了。

陈区长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又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怎么样?只要你承认了,一百万美元我就不要了……一百万美元呐。”

“我没有那么多钱,我也不打算向你承认什么,”朴太亨傲然回答,反正已经是小人了,死猪不怕开水烫。

“没钱慢慢还,打欠条,人不死账不烂,”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你要是有勇气自杀,这个钱我也就不要了,你看,我给你多种选择方案,但是我很怀疑……你有勇气自杀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