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560章 反复小人(上)

“不敢吧?”朴太亨见这个高大的男人面色有异,于是很不屑地一哼,这形象,倒是真有做反面配角的觉悟。

那主持会场的男人,也很重视陈太忠的反应,待听说此人是没闲功夫的时候,眼睛就是一亮,尤其是他注意到了,陈太忠的眼中,没有一丝的不安,有的只是浓浓的不屑。

这就说明,此人不是因为害怕失败而找的借口,只是很单纯的不屑,所以他禁不住走近低声问一句,“你有把握胜过他吗?其实能跑个差不多就行。”

“他不是都退役了吗?”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那女人跟他说了,这个朴太亨最好的成绩,是亚锦赛万米长跑冠军,“没退役的话,跑赢他很难,退役的我还真是不怕,不过……我凭啥要跟他比?”

“这是奥运花絮嘛,”主持人被他这话雷得不轻,我说,你们来都是配合奥运宣传的,你这个态度,可是不够端正哈,“也能树立咱全民健身的正面形象。”

“花絮?”陈太忠眉头一皱,越发地恼火了,说实话,他也看不惯大饼脸的嚣张,不过哥们儿好歹也是堂堂一正处了,你要比我就比,那多没面子?更别说这“花絮”二字,一听就是让人看热闹的,你北京的干部再多,也不能拿区长不当干部吧?

听到他皱着眉头重复这个词,主持人就反应过来了,合着这位是放不下身段,于是他哭笑不得地解释,“柳老大前两天还陪记者打乒乓球呢,这正是展示政府官员形象的时候。”

我倒是忘了这一点,陈太忠微微点头,这时候拿架子确实不太合适,可是看一看那大饼脸,他实在没有比赛的兴趣,于是他冷哼一声,“比也可以,不过跟他比,实在有点胜之不武,提不起兴趣。”

朴太亨的中文很好,刚才对方小声说,他听不到在说什么,但是陈区长这一嗓子声音足够高,他一听到这话,原本得意洋洋的脸,登时就变得铁青,“你说什么?”

“看这点素质,”陈区长白他一眼,不屑地发话。

“需要怎么样,你才跟我比?”朴太亨睚眦欲裂地看着他,接着又不屑地冷哼一声,“打赌也可以,赌注由你说,我奉陪。”

“真是上杆子找虐,”陈太忠白他一眼,又看一眼主持人,“要我比也可以,我要是赢了,奥组委得答应帮我个小忙。”

“这个我答应了,”旁边有人接口了,不是别人,正是奥组委的郭副主席,算是今天镇场子级别的领导了,他微笑着发话,“不过陈主任,你要输了,我想帮也帮不上了。”

朴太亨见那陈主任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就越发地恼怒了,他冷笑一声,“陈主任,可敢接受我私人的赌注?”

“你的赌注?”陈太忠瞥他一眼,似笑非笑地摇摇头,“我赢你根本没有悬念,哪里存在敢不敢的问题?主要是百万美元以下的赌注,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那么……那么,”朴太亨的脸憋得通红,好半天才发话,“那么好吧,一百万美元,我跟你赌了,你的钱呢,不会是空口白话吧?”

“我找点赞助商还是没问题的,”陈太忠一边从手包里摸手机,一边侧头看一眼郭主席,“郭主席,这个收入……应该算合法收入吧?”

“我可没权力做这个判断,超出了我的职责范围,”郭主席听得就笑,才不会让外国记者抓住把柄,他可是奥组委的执行副主席,在奥组委的圈子里级别不算高,但也是领导层,尤其是主席和副主席都在抓宏观,他们这些执行主席和副主席,也就只能抓微观了。

他笑着摇头,“不过在场的工作人员这么多,都可以证明你这个钱的来路……我个人认为,个人所得税还是要交的,当然,前提是你得赢。”

看到陈太忠翻看手机,朴太亨不耻地笑一声,“事关国家和民族的荣誉,我要是赌赢了,一定会拿这钱搞一个体育基金,而不是个人享受……”

“你这个大方叫穷大方,赢不到手的钱,你想怎么慷慨,都无所谓,”陈太忠抬起头来,笑着打断他的话,“而我确定我能赢,所以要问一下收入是否正当。”

说着,他又看一眼郭主席,“既然要收个人所得税,那我就不要了,全捐给奥申委了,不过你们要拿出百分之二十来,拨给我区做教育经费。”

“只要你能做到,我拨你百分之三十,”郭主席笑着回答,慷他人之慨而已,谁不会?

这时候,陈太忠已经拨通了手机,走到一边打电话,“嗯,南宫,我现在临时要借点钱,你看你方便不……”

会场外不远,就是标准的四百米跑道,大家说说笑笑地走过来,这时候,已经有一些在培训的运动员听到了消息,赶过来表示说,自己也要参加。

朴太亨自然是不允许,运动员一旦退役,离开了系统的训练,水平会急速滑落,以他现在的状态,专攻一千五百米的普通选手,赢他也不难,“当时我已经限定范围了,是会场内的人。”

一边有工作人员拿来运动鞋,陈太忠的衣裤也就算了,蹬一双皮鞋可太影响战斗力了,至于朴太亨,脚上是一双旅游鞋,换不换的无所谓。

陈区长换上鞋之后,就走到了跑道旁,顺便抓住一个人问一下,“目前咱国内,一万米最好的成绩是多少……”

朴太亨则是脱去外套,在场边一会儿弯腰一会儿跳脚,又压一压腿,折腾好一阵,才走到起跑线前,很不屑地看一眼陈太忠,目光里的鄙夷喷薄欲出:小子看到没有?我这预热活动,才叫专业。

陈区长根本不在意他的眼光,笑眯眯地问一句,“老朴,你的一百万美元,在哪儿呢?”

“好像你的也没拿过来吧?”朴太亨的嘴角抽动一下,他是冷暖自知,见到这位真的是信心十足,他心里就打鼓了——这个赌,打得是不是有点冒昧了?

朴记者是运动员出身,又会流利的汉语,作为体育记者,他的收入真的不低,但就算这样,一百万美元对他来讲,也是腰包不可承受之重。

发现冒昧,他自然就要后悔了,像刚才说什么收入要捐出去,那就是表明自己觉悟的同时,想通过挤兑对方,撤销这个赌注——在他印象里,中国人都是自私的。

结果对方不撤销这个赌注,他心里的压力,就陡然增大了不少——这个家伙别是专业运动员,专门设了一个圈套,让我钻吧?

眼下对方又提起钱来,他心里就越发地紧张了,不过他的表面上却不露声色,“先拿出你的一百万美元吧。”

“喏,”陈太忠一努嘴,又冲远处一辆福特商务车摆一摆手,结果那车门一拉,四五个箱子就摆在门边,箱子盖大敞着,远远望去,里面是一叠一叠绿莹莹的美元。

车门拉开大概有五秒钟,然后就又关上了,陈区长笑眯眯地看一眼对方,“我的钱你看到了,但是你的钱我没有看到……这怎么能赌呢?”

见到那绿莹莹的钞票,朴太亨已经不想比了,他觉得自己可能落入了一个圈套中,不过想一想自己这番发难虽然是有准备,但没人提前知道,他心里又生出了一点小小的困惑。

待陈太忠说出这番话,他如醍醐灌顶一般,猛地觉悟了:这家伙应该不是专业的,现在就是想拿赌资做借口,把我吓回去。

大韩民族的优秀儿女,怎么可能害怕你这区区的鬼蜮伎俩?朴记者心里冷笑,他为了狠狠扫北京一番面子,最近也在坚持恢复性的锻炼——专业的他有点怵,业余的还真是不怕。

想到这个,他干笑一声,“一百万美元真的不多,我也有赞助,你不会因为我的钱不能马上到,就不敢比了吧?”

“人要想找死,那真是拦都拦不住,鬼迷了心窍啊,”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走到了起跑线上,“可以开始了吗?”

“李社长,请忠实地记录下这一刻,拜托了,”朴太亨嚷嚷一句,大家循声望去,原来有个眼睛细长的男人,在那里拿个DV把玩着。

这是临时起意的比赛,发令枪什么的是找不到了,但是秒表还是找得到的,“预备,跑,”随着一声号令,两个人就窜了出去。

陈太忠当仁不让地冲到了前面,朴太亨心里冷笑,想打乱我的节奏吗?你还太嫩,男子中长跑我们玩包夹战术的时候,你们中国人还只会傻乎乎地乱跑呢。

所以前面的跑前面的,他就是按照自己的节奏跑,照你这速度,跑七八圈之后,后劲就不行了,节奏会乱套——业余的就是业余的。

然而他这个乐观心理,并没有维持多久,跑了两圈之后,两人的距离已经拉开了一百四五十米,而更令他睚眦欲裂的是——陈太忠前面出现了领跑员!

这真的是没办法,他在北京作战而不是汉,城。

体育场附近,有零散的、参加各种培训的运动员,刚才就有人积极请战,这些人里练长跑的不是很多,但是就算奥申委的工作人员里,也有些有见识的。

一个练跳高的小伙子看到陈太忠跑得有点快,就主动冲上跑道领跑,郭主任也不生气,只是看着笑,大家一看,就知道领导的心思了。

太卑鄙了,太无耻了,朴太亨一边跑,一边心里暗骂,前面那个小伙子领跑了五圈,跑到场外歇息了,结果……又冲上来一个领跑的。

长跑的时候,领跑还能换吗?真是为了胜利,无所不用其极啊。


阅读www.yuedu.info